• 第七十五章 彼岸花

    更新时间:2017-12-07 18:25:05本章字数:1449字

    罗世嘉在心中细细思量。

    日子一日接一日,就这般行进着,有些时候,罗世嘉都忘记自己身在何方,究竟去往何处。

    遇见罗成那天,她正在青石板上,低着头数着板块上的蚂蚁,快要隆冬,忙碌的蚂蚁纷纷从自己家里走出来,开始囤积食物。罗世嘉的眼睛直溜溜望向地面,那里有一堆黑不溜秋的小玩意,来来回回,也不知道具体是要做些什么。

    黑溜溜的小玩意背上背着一个个小白点。

    几只小脚丫在随处转啊转,也不知道要转向何处去。

    罗世嘉看着底下这些柔弱的小东西,在原地不停转圈圈,心里可真是急的慌。

    手和脚都不受控的也跟着移动,止不住的动呀动,手指好几次要往下伸,刚刚往下时,又触电般缩了回来。

    青石板上原本还在忙着转圈圈的小蚂蚁又换了一个地方开始转起圈圈来。

    唉,一声长叹,为这群还在地上慢悠悠走着的小家伙。

    叹息声里,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在。

    罗世嘉一面叹息着,一面思量如何救助这群“可怜人”。面前的这只身兼“小米粒”重担的小蚂蚁一个不留神,全身滚了下来。罗世嘉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手也往前伸了伸,后又缩了回去。

    那只掉在坑里的小蚂蚁,楞了半秒钟神后,马上又打鸡血一般,重新斗志昂扬,继续爬坑。罗世嘉的眼神随着小蚂蚁背上散落的那个小白米粒暗了下来。

    唉,又是一声长叹。

    眼前的地面黑了一圈,她原先只以为是太阳下山,也没太在意。这一声长叹后,似是觉察出什么来一般。

    猛的一下,抬起头,正迎上眼前一双颇有探究意味的眼神,再一看,鼻子眼睛和嘴巴,拼凑在一块。

    嗯?

    “给皇上请安”

    扑通一声,五体投地,发出一声清亮的撞击声。

    “起来吧。”

    “谢主隆恩”

    罗世嘉心里早已将两人重逢的场景演了千万遍,而当心里日思夜想的人真正立在眼前,反而紧张的说不出任何话来。空气极其安静,罗世嘉嘴里没说话,眼神早已将罗成周遭扫视个千万遍。

    一个人,他这一个人。

    一天长街上,日头西沉,最后一丝余晖将整个大地都镀上一道柔和的光圈时,整个世界静谧而安详又美好。

    草在结它的果子,草在摇它的叶子,我们就这样站着,就已经十分美好了。

    想到这点,罗世嘉慢慢将头低了下来,这动作慢吞吞,以一种极低的频次下降着。

    “你刚在作甚?”

    对方的一句话让她刚低下的头马上昂了起来。

    “我……没作甚”

    “你可知欺君之罪要遭受何用刑法吗?”

    “臣有罪”

    一声清脆的东西掉落在地的声音将周遭的安静给打破。

    罗世嘉再一次全身扑了下去。

    “唉”

    这次的叹息声出自对方,这声叹息绵长,似是抽烟时吐出来的烟圈,一圈又一圈,向外旋着圈圈,四下散开。

    罗世嘉再次抬头时,眼前早已没了人影。

    是天黑了下来。

    “朕问你”

    若非对方发出声音,很难知道这暗处,有人存在。

    “若是想哭的时候,你一般都会如何做。”

    “啊……”

    原以为是个巨让人头痛的国家大事,没想到是这样一个问题。几秒钟迟疑过后,紧接着是一连串的哈哈大笑声。

    一想到面前这个冰山严肃脸会向她问这样一个青春期少女提问频次最高的问题,这其中一种迷之反差萌让罗世嘉的笑持续了好几分钟。

    若不是考虑到再笑下去可能会有死无葬身之地的危险性,罗世嘉世很难停止住内心的窃喜的。

    “我一般会抬头”

    “哦?这是为何?”

    “我小时候原本寄居在爷爷奶奶家,是个爱哭鬼,每日吃不到饼干都会哭鼻子,在我六岁时,被接到我爸,不,我父亲家,第一次哭时,我爹就让我将头扬起来。我那时问我爹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爹说这是为了让眼泪回流。”

    “哦?是吗?”

    “当然不是,这方法也太扯了。”

    “哦”

    “不过可以尝试一下”

    “好。我懂了。”

    话毕,眼前的人早已不见了踪迹。

    罗世嘉的心里,还停留着那轻微的,很难觉察的越来越轻微的走路声。

    她一直侧耳聆听,直到那声音被风给完全取而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