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 做贼,心里还是虚的

    更新时间:2017-12-08 23:51:49本章字数:2048字

    日子晃悠悠地走着,皇宫敲起大钟的时候,罗世嘉正在床上,她入宫时,街道两旁芳草青青。

    而今,裹着一件夹袄外加一件外衫都能感觉到一丝寒意。这日,她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离着很远的位置,有一伙人井然有序地迈着步子走来。

    这种仗势罗世嘉每日都能见到,前面的人慢慢走进,只见十几个看上去还有几分稚气的身着飞鱼服的小太监面容拘谨。

    “给主子请安”

    为首的那位身子低了几分,膝盖弯了下,语气之中,是职业习惯一般的敷衍。若在往日,罗世嘉惯常是点点头,便不再多言。今日的这几个,她能直觉上感觉出气氛有别于往常。

    “你们打算去往何处?”

    “回主子的话,真是秋选时候,奴才刚领旨,准备去城墙外贴公告”

    “哦?”

    “主子若没什么事,奴才就下去了。”

    “嗯”

    罗世嘉自是知道是发生什么事,这件事她往日在小说里看过无数遍,而今,竟生生发生在自己身上。她也不往前走,一个转身就回到家中。

    一下子就整个人都栽倒在床下面,伸出手从里面扯出一个黑色的裹的憨实的袋子,一下子就将袋子口给扯开,从袋子里拿出一件肥硕的衣服罩在身上,继而低下身子,坐在梳妆台的镜子前,将自己左手边的抽屉一下扯开。

    抽屉里满是花哨的瓶瓶罐罐,她拿起这个在手心点了下,再拿起那个在脸上抹匀开来。如此这本,三下两下,整个桌面似乎是被炸弹炸裂,乱七八糟,一塌糊涂。

    等到将一个红色塑料瓶子里的东西涂在脸上后,罗世嘉一伸手,拉开抽屉,继而就像收拾垃圾一样用手将眼前的东西都扫到抽屉里。回身,朝着镜子回看一眼。

    镜子前是个稚嫩的少年脸,穿着一身并不合身的太监服,嘴角向上弯了几下,眼里有得意色。

    罗世嘉学着之前看见过的太监的姿势在走上走着,皇宫腹地,任何人都不得造次,她每走一步,眼神都扫向四周,发现没太大动静才继续往前走着。

    入秋后,皇宫里的禁忌越来越多,每日盘查的队伍也较之往日都增了不少。

    罗世嘉刚来那会儿还能轻轻松松化个掩人耳目的妆,蒙混过关,而今,宫中轮岗多了一倍的人。

    这意味着每次她在宫中被人给生生逮住便要受到一次盘问,每一次盘问,都是在打擦边球。

    罗世嘉不想死,至少,不想死的这么冤。她来到这个陌生国度时日不长,侯方去世前,都是嘱咐她要好好活着,侯方去世后,母亲一人在家,后半生所能依靠的人,只有她一个。

    一个人身上一旦有个责任和使命,她会开始学会惜命。

    一想起自己的那个一向安分守节的母亲,罗世嘉心里头无端会生出几分柔软起来。原本还坚定地走着的步子,走着走着,都重了几分。

    前方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传过来时,她一个朝天翻,翻到另一面墙上。等到步子声在耳边熄灭后,她才重新将步子抬起来,刹那之间,一个漂亮的回身翻,干净利落,一如飞机降落。

    提心吊胆来到宫中卖菜的地方,这是一间小房子,她一脚走进去,为首的是个看上去有几分精明的小利巴。

    宫中太监和宫女是按照衣服的颜色来区分长幼尊卑,颜色有三种颜色,分别是蓝、青、黑。蓝色最为尊贵,青色次之,黑色最末。同一种颜色,里面也有差别,以衣服上绣的斜杠来区分,斜杠的最高等有七根,蓝色七根杠是太监之中除了皇帝身旁的那位外,等级最高的一个。这个殊荣,只有曾当面救驾成功的人才能获得。

    罗世嘉今日身穿的是青色的衣衫,衣衫上有一道刺绣精密的斜杠,她前脚刚抬起,身着黑色衣衫的小利巴老实巴交地走过来。

    “请问有啥吩咐?”

    “你们今日要出城运菜吗?”

    “已在准备,马上就要出发”

    “行,我一同前去”

    “嗯?大人也要去?”

    “咋呢?不行吗?”

    “行行行,小的马上安排人”

    小利巴脸上堆着笑,罗世嘉面色中有几分不喜,心里有几分虚。

    做贼,心里还是虚的,可若是多做几次,就会习以为常。

    小利巴马上下去,罗世嘉的眼前是一个个正低头在摘菜的老妇人,一个个脸上早已失了红润,满脸的褶子无处可藏。每个人都埋头在自己身旁的那堆东西上。

    罗世嘉心里数了数,眼前约莫有五十多个人,每个人都像机器人一般,手脚麻利的在将自己身旁的几堆东西细分开来。罗世嘉的耳朵里,除了菜叶子被捏碎的声音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声音。

    一阵阵的青菜被拉扯开来,质壁分离的味道往她鼻子里蹿,蹿来蹿去,空气中满是青菜味儿。

    不一会儿,小利巴就推出一辆马车来,一匹黑色的小马,马毛顺溜溜,马上有一个车夫,马车后面有个极大的棚子。

    “大人,您看”

    刚才的那个小利巴又出现了,底下身子,半猫着腰身,一只手指着眼前的这辆车。

    这是在询问她如何跟出城,车上没有座位这事小利巴不说出来,而是直接摆出事实来。

    罗世嘉也不说话,一只脚,一用力,整个人就轻轻地坐在车夫旁边,在小利巴还未来得及反应时,马车已出城。

    城门戒备森严,京城总共有五道门,分别是东直门,西直门,南直门,北直门,还有一道,叫宣德门。

    前面四道门主要供城里城外的百姓每日进城所用,最后一道门,所能进进出出的,只有宫廷里的人,这里平日防守很严。

    粮食运输这事关系着整个宫廷上上下下好几万人的生存,每日都需要进出城门数次,来补充宫廷中随时都能有新鲜蔬果。守城的士兵能盘剥任何一个人,但没人敢盘剥运输食物的马车。

    这儿有任何差池,轻则掉脑袋,重则累及乡里。

    马车车夫一到门口,将身上的牌子出示之后,罗世嘉就顺利的来到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