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所爱隔山海

    更新时间:2017-12-19 19:19:43本章字数:2038字

    从马车夫的车上下来后,罗世嘉一个人上了街。

    约好和马车夫汇合的时间在三刻钟后,她还有充足的时间去“寻找事情背后的真相”。

    下马后,是个十字交叉口,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她找准了那条人多的地方,慢悠悠往前踱着步子,这条街上熙熙攘攘,走到哪儿都是人,她小心地将身子缩着,身旁都是贩卖吃食的小商贩,他们或提着篮筐,挑着担子,担子上放着的都是日常小吃食。

    “请问这个怎么卖?”

    “四文钱一小袋”

    “好,那给我一袋”

    “好嘞,您拿好了”

    罗世嘉从一个贩卖梅子的小厮手里买来一小袋话梅后,就一边沿街走走,一边嘴巴没停歇过,眼神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早已将周围都扫视一遍。她的眼神就像一条长蛇,将街上的每个人和每个地方都扫视一遍后,也没找着一个聚焦的点。

    脚下的步子往前迈着,眼神在四处游走着。

    身后异于常人的脚步她早已觉察出来,话梅在嘴里,酸酸甜甜,手上的话梅一粒粒往嘴巴里送,一颗又一颗,没有一颗籽从她嘴里吐出来。

    手上的话梅终于寥寥可数,最后一颗往嘴里送进去后,只听噗嗤一声,一堆的籽全部往后飞,这些籽就像箭头一样向着飞去,很奇怪,是向着身后某个固定的点飞过去的,没有任何偏差,都集中向着某一处,不偏不倚,正中某处。

    就在颗粒快要凑到某个人身上时,那人身下一弯,这些小颗粒就一下子失去地心引力般,全部落在地上。那人再起身时,发现前面那个身着宫袍的瘦小男人早已消失个干干净净。

    前方是汹涌的人群,那个有些扎眼的男人的身影早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罗世嘉再次来到街上时,身上添了一件深色开衫大衣,头上原本戴的一丝不苟的帽子早已消失的无踪影。 

    之前刚出城门没有顾虑到自己这身官服会惹来此等麻烦,现下变装完成,她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去走在大街上。

    越往前走,走到这个城市的最中央,海星广场,传说这是当年秦国商鞅南门立木的地方。这儿最正中央有一处墙壁上,每日洁白如新,光洁异常。

    朝廷有令,这块地方专门用来贴皇榜,皇城之中的大事小情,任何想要告知于民的东西都会最先出现在这。

    可以说,这是京城最大的八卦集散地。

    罗世嘉的目的地就在这儿,老远她就看见有一大波的人在那儿,她不动声色地也装作是一个吃瓜群众。前方密密麻麻的人,罗世嘉瞅准空子想往前走,奈何前方的人筑成一道人肉墙,任凭她如何小碎步移动,都很难看清前方。被推着有些烦闷了,她脚步立在那儿,不跟随人群往前走。

    前方也不时有人从人堆里走出来,这同样很吃力,每走一步,都遇见一股往后推的阻力。

    前方走来一个被积压的有些变形的人,嘴角有几分泛白,脸上的汗水一粒粒往下渗,那模样,就像大病未愈。走着走着,只听哐当一声,那人栽了下去。

    这声音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大家继续往前挤着,每逮住一个空位,都努着力往前冲。正是盛夏时候,地上暑气日胜,密不透风的人群里,热浪就像蛇信子在每个人身上嘶嘶,说不出的粘稠。

    大汉醒来时,感觉到周遭异常清凉,抬头一看,自己正躺在一条长凳上,身旁有一个模样清秀的年轻小伙子低着头,抿着茶,眼神不知看向何处。

    “请问是这位小兄弟救了我?”

    “你醒了”

    “多谢,告辞”

    “等等”

    大汉的腿刚迈开,往回缩了几步。

    “请问小兄弟有何贵干?”

    “无他,只是想向你打听点事”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皇榜的内容”

    “哦?”似乎是没料想到眼前的人会会提一个这样的问题,大汉再次回了头,余光再将眼前的人上下打量一番。

    “陛下要选妃,日期就在这月底”

    大汉说完,就火急火燎地离开了。

    罗世嘉坐在原地,心里头无端由一阵烦闷,背上已铺上一层密汗。似乎是想起什么事一样,她拔腿就跑。

    跑到门口,赶车的马车夫还没来,她立在门口,深色的衣服上颜色更加一分黑。

    也不知道那一日她是如何穿过士兵的重重巡检回到宫中的,一回房,就瘫软在床上,半夜被一阵似有若无的叹息声给惊醒,醒来,见周遭黑乎乎的一片,心里头堵得慌。

    第二日醒来,太阳早已将整个被窝晒的暖和极了。

    按照宫中规定,今日是才人们集体进宫陪伴皇上外出巡视的日子。巡视的日子为期三天,每年的这个日子选在11月中旬,每年这时,都是皇帝会带领宫中的妃嫔媵嫱和皇子皇孙一块儿出门。

    这一日,皇族的军队会穿过最热闹的大街,让民间一睹皇家威严。

    皇城的马车分三六九等,第一等,当然是皇帝本人,端坐在一个金碧辉煌最中央,皇帝的四周都端坐着武艺高强的侍从,这些侍从都是从小开始训练,一身的职责都是在守候皇帝的身家性命上。

    罗世嘉乘坐的是第六等马车,车是八头身的马车,车上可容纳40余人,窗口被捂得严实,罗世嘉随着马车出城,能听到外面脚步纷乱,各种声音都杂糅在她的耳朵边。

    “听说皇帝戎马一生,看上去真尊贵”

    “皇帝有四子,你们说会传位给哪一位皇子呢?”

    “这个很难说,我跟你说,听说大皇子脾气暴戾,四皇子脾气温和,最小的皇子是皇帝的心头好。”

    “你别说,皇帝还年轻,以后的事谁说的定呢?”

    “听说皇帝巡视归来就开始选妃,你们知道这事吗?”

    “知道啊,我家闺女已经得到“通行证”月底就进宫”

    “真的呀?”

    “骗你们作甚?”

    罗世嘉的耳边不断有信息流入,她眯着眼睛,将两只手强塞在耳朵上。

    也不知在什么时候,车子停止了晃荡,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