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塞外好风光

    更新时间:2017-12-30 16:13:47本章字数:2097字

    马车挺稳后,一行人皆下了车。

    为首的人早就先搭好帐篷,将一切打理妥当。罗世嘉跟随前面的才人相继往车上跳了下来。她今日恢复女儿身,穿的是一身素色绣花裙,裙底齐膝,裙身不长不短刚好合身,这是宫中统一专为才人量体裁衣的制度。

    宫中规定,才人专为解皇帝之忧,平日在宫中,罗世嘉以研习理乐射御书数为主,她悟性高,加之在此国多年,平日好奇心重,于生活之处早已学到不少实用性的知识。

    此时出宫是她入宫以来第一次与这么多人,有规模有组织地出行,初步预计时间有半月,她在前一天晚上,也没个商量的人,为安全起见,她将自己房中能用的东西都打包好。

    女人就是麻烦这话一点都不假,罗世嘉运用一百零八种方法,所用的东西依旧占据了一个大纸盒,若非她花了不少银子,提包裹的公公绝对不会允许她的这种“豪放派的做法。”

    罗世嘉一下车,就发现自己来到一片青草地,一眼望过去,远处竟还有一片深黑色的树林,草地上的草早已没过膝,眼前不远的地方,搭建起来的帐篷一个个就像小山丘般耸立着。

    她环顾左右,前方有一人向着她的方向走来。

    “奴才向各位主子请安,奴才是负责此处外巡杂碎事的,奴才小名全安,现在我要带各位主子去住宿的地方,各位主子请跟我来”说完,全安就麻利地往前走。

    罗世嘉和她身边的一众才人互相对视了几秒后,就跟着全安往前走。

    全安带着他们走过一个又一个帐篷,罗世嘉发现这些帐篷也是挺有讲究的,中间那个最大,周围也有四个规模差不太多的帐篷,旁边的帐篷就围着这个原心四处扩散。

    全安与他们保持着一米的距离,罗世嘉平日里和其他人也没什么交集,大家都是才人,原本就来自各个地方,有着各自的秉性习惯,平日里除了几个相交甚好的几个人结为小姐妹外,其他人都各自为营,互不搭理。

    皇宫大院,最大的忌讳就是互相结党营私,拉帮结派。这一条,明令禁止,侯方去世时,写给罗世嘉的书里,只有八个字,“不求富贵,只求安好。”

    每个才人都迈着小碎步往前走着,罗世嘉走到最中央,前方两个女子手挽着手,小声地说着话。

    “我爹说,这次是皇帝为了挑选太子”

    “哦?是吗?”

    “我来之前收到我爹的信,她是文渊阁的大臣,他的消息岂能有半分假。”

    “哦,那我们……”

    “嘘……”

    前面的谈话戛然而止。

    “各位小主,这就是你们今日的住宿之地。”

    “好,多谢全公公”

    “各位小主如果没有什么事,全安就先行退下”

    说完这话,那个叫全安的小太监就退了下去,说是退下去,他并未走远。在距离帐篷约摸百米之外,他就立在那儿,就跟长在那儿一样。

    全安一走,罗世嘉这群人急忙地往里走。

    只见里有睡床摆放在左右两侧,一排约摸十五个,睡床中央,围着两排桌子。

    “这……我们是要住这儿”

    “这也太……”

    “我不住这”

    有个人说完就冲了出去,其他人里,有人赶紧找个自己喜欢的地方就一屁股坐了下去。开始收拾起自己的行李来。

    罗世嘉走到左侧最里头,将自己随身带的东西放置好后,就走出帐篷去。

    外头暗了下去,掌灯的人将烛光点亮。天边最后一抹晚霞落下地时,帐篷里的烛光都亮了起来,就像萤火虫的点点光亮。

    罗世嘉想沿着帐篷外走走,这事有风险,可她就爱干这种有风险的事。她蹑手蹑脚地往前走着。

    穿过第一个帐篷就能看见一道暗影在帐篷上摇曳,走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

    一个声音在她心头响了起来:“再等等吧,再等一等。”

    她又回到帐篷里,刚才那个吵嚷着不睡在这儿的那个杏眼小嘴的女子不知是受到各种安抚,也在这落了户。帐篷里烛光左右摇曳着,像在初学舞蹈的人般,掌握不了节奏,定点,只胡乱地扭着。

    她刚回到帐篷,那名叫全安的小太监也进了帐篷。

    “各位小主,晚膳准备好了,请各位小主安心享用,过两刻钟后,我再安排人来收。”

    说完,全安后面来了来了约摸十个人,每个人手上拿着一个咖啡色的托盘。

    托盘上有牛奶一杯,水果拼盘一份。

    罗世嘉看着这份吃食,胃里泛起陈酸来。

    才人作为皇上身边的御用文人,对身材有着严格的管理,他们一日三餐,所食都有所规定。

    罗世嘉吃着这个营养餐,所有的好兴致都被那杯寡淡的纯牛奶给冲的干干净净。

    身旁的其他人也都安静地围在桌子旁,也一句话没说,闷头吃着眼前的食物。

    胡乱地吃完,等到全安再次安排人来将吃剩的盘子收走时,所有人似乎是为了避免大眼瞪小眼的尴尬,纷纷入了床,盖上了被子,一言不发。

    一整天的赶车所有人都累的半死,罗世嘉醒来时发现桌子上烛光还有一盏,她肚子咕咕造起反来,往日在宫中,每日吃完固定食物后,她都会自己给自己加餐。

    而现在,在外头,一切从简。听着身旁轻微的喘息声,罗世嘉又闭上眼睛。

    辗转反侧,睡不着,肚子就像一个不受控的小怪兽,在止不住发作起来。

    她终于还是起了身,一个人轻手轻脚地出门去。

    按照之前全安的指示,他们放行李的东西在帐篷的最后头,罗世嘉两脚迈出帐篷,将拉链拉上的那刻,看着外头还是黑乎乎一片。

    她悄悄地挪动着脚丫,往后走着,去找那个放着她行李的帐篷。

    出门后就往右走,底下的草还很深,她小心谨慎地走着。听见前方有人走来的脚步声,她一下跳了过去,将自己娇小的身体埋进疯狂生长着的草地上。

    “你说蒙古王明天要带着儿女过来?”

    “是的,圣上让我们快搭建好新的帐篷。”

    “那我们快快前去,这事耽误不得”

    “行行行,你再去多招呼几个人来”

    “好”

    耳边的声音停止了,清晰的脚步声倒是越来越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