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更新时间:2017-09-09 11:48:57本章字数:2336字

    睡梦中,白芷又回到了那个地方,沿着熟悉的走廊,走到他的办公桌前,他正在看着一份文件,眼神专注,阳光从窗外,挥洒在他的身上,暖暖的。

    他的眉头轻皱,一会又舒展开,然后取下别在上衣口袋上的黑色钢笔,在文件的下端,潇洒的写着什么。

    很安静,白芷只能听到笔尖划过纸张发出的沙沙声,这是白芷所梦寐以求的场景,她只希望,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不言不语,甚至,不被他知道。

    可是他知道了,他站起了身,挡住了阳光,白芷感到阴冷,害怕,他说:“不要走。”

    白芷摇头,向后退,他走上前来,又说了一遍:“不要走。”

    白芷仍是摇头,周围暗下来,门不见了,白芷靠着墙,找不到门,眼前的他变成了一个黑影,越来越模糊……

    白芷一下子睁开了眼,喉咙发干的疼,她下床去倒了杯水,双手紧握着水杯,却感觉不到开水应有的温度,离开那里已经有一年又十个月了,却仿佛从未离开过,总是会在梦中回到那里,无声地看着他。

    手中的瓷杯冰凉刺骨,让白芷收回了思绪,不对,现在是夏天,怎么可能这么冷!房间里的日光灯忽然变得昏黄,白芷恐惧的冲向门,一把拉开,跑了出去,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想当然的站在走廊里,而是还在房间中,她又去拉开门,跑出去,仍然又回到了房里,接着又试了很多次,仍是如此,白芷累了,坐倒在地上。

    “笃笃!”的声音突然响起让白芷抖了下,站起来,紧盯着门。

    “笃笃!”敲门声又响了。

    “谁,是谁?”白芷问道,声音颤抖。

    “笃笃,笃笃,笃笃……”只有敲门声不停的响着。

    白芷慢慢走近门,深吸一口气,呼地拉开了门,外面没有人,走廊里空荡荡的,她走了出去,忽然发现了什么似的,惊呼道:“啊,我终于走出房间了!”

    回头看了看房里,再不敢回去了,只得往外走了,走廊里静悄悄的,每户房间都是大开着门,里面黑漆漆的,走廊上的灯光似乎照不进去,白芷在每个房门口,声音颤抖的喊着,有人吗,有人吗,但没有一点回应的声音。

    走到楼梯间和电梯间之间,白芷不知道选择哪一个,楼梯和电梯,她都觉得害怕。

    电梯的数字灯忽然开始变化了,从“1”开始往上递增,白芷并没有按电梯按钮,应该是有人要乘电梯。

    “要是电梯里的人是来这层楼就好了!”白芷想着,却不知道要不要按下电梯。

    红色的数字灯已变成 “7” 了,在变到“8”的时候,“叮咚”一声响,白芷松了口气,能见到人,就没那么害怕了。

    电梯门自动向两边打开,白芷站在门边,看到了电梯中的人……

    “唉,醒醒,醒醒……”

    白芷被推醒了,原来还在地铁上,坐过站了,都到终点站了。

    还好还有最后一班回去的地铁,到了小区门口,白芷惊讶的发现整栋楼一片漆黑,现在还不到晚11点,怎么会一点灯光也没有,门卫那也没人,想起刚在地铁上做的梦,还心有余悸,手机也没电了,白芷只好走出小区,去了最近的一家全家便利店,那里可以给手机无线充电。

    全家里人员爆满,根本没有充电的位置,白芷正要走出去,一个人拍了她的肩一下,转身,是白天在机场和Tina一起的人。

    “你好啊,又见面了!”余若轩惊喜的打招呼,没想到还能在这见到白芷。

    “额,你好。”白芷想不起他叫什么,好像在机场时,Tina有叫过他的名字,但白芷没注意,也就没记住。

    “我叫余若轩,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余若轩主动说道。

    “白芷。”

    “白芷?挺特别的名字,”余若轩笑道,“我问Tina,她都不肯说呢,她呀就爱吃醋,不过我和她也只是普通朋友啊!”

    白芷笑笑,并不关注别人的私事。

    余若轩忙换话题道:“你也是住光辉小区吗,那儿停电了,正在抢修线路。”

    “啊,难怪全黑漆漆的,连门卫室都没人。”白芷想着要不要先回去,这儿又充不了电,但对那个梦,还是有些后怕。

    “等电修好了再回去吧,你是一个人住吗,没灯光会害怕的。”余若轩看着犹豫不决的白芷说道。

    “希望能快点修好了,你也住这个小区?”

    “是啊,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啊!”

    白芷轻笑了下,没说话,看着外面,远处的小区大楼,希望能看到灯光。

    余若轩心想,这个女孩和其她女孩不一样,不能太急,得慢慢来,于是也不再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白芷,静静的,静静的,余若轩突然觉得心里好宁静,仿佛只是这样看着她的侧颜,就是一种美好。

    余若轩是浮躁的,面对想要接近的女人,都是大胆挑逗,而今日,忽然觉得这种安静的感觉很舒服,就像是火辣的太阳突然变成了冬日的暖阳一样,宁静而美好。

    “啊,有灯光了!”不知过了多久,白芷高兴的叫道,一转头,才看到余若轩正看着自己,眼神澄澈,与其它时候的眼神似乎不太一样。

    余若轩笑道:“好,我们回去吧!”语气自然得像是两人回的是同一个家似的。

    楚渝觉得快喘不过气了,耳边有个声音一直在说道:“快,她有危险,快,她有危险,快,去救她……”

    可是楚渝的双脚沉甸甸的,怎么也跑不快,楚渝心中焦急,却看着长长的路,怎么也到不了尽头……

    手机响了,楚渝惊醒过来,全身都是汗,点了接听,方婉晴的声音传来,是颤抖的哭腔:“白,白芷……”

    “嗯?我是楚渝。”楚渝想,她是不是拨错手机了。

    方婉晴依旧语调不清的说着什么,任楚渝一个外国人,汉语再好也听不清,但能感觉到是出了什么事。

    “婉晴,冷静点,慢慢说。”

    方婉晴深吸一口气,才一字一顿的说道:“白芷的小区发生爆炸,手机打不通……”

    楚渝呆呆的站着,眼前一片漆黑,脑中一片空白,耳边仿佛又响起梦中那个声音:你怎么不去救她,怎么不去救她……

    “喂,喂,楚渝,说话呀!”方婉晴焦急的叫着。

    “在哪里,我去找她!”楚渝一急,说起了X国语。

    “光辉小区A单元804,”停顿了下,方婉晴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发生爆炸的就是A单元8楼。”

    希望又减低了一分,楚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门,怎么坐上出租车的,他的心,乱了。

    白芷,这个与他没见过几次面,没说过几句话的女孩,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在他的心里扎下了根,他却不自知,只是现在,他怕,怕再也见不到这个女孩了,这个让他第一眼心动,第一次心动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