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蒙汗药

    更新时间:2017-09-13 10:15:11本章字数:3235字

    姑娘明眸皓齿,青蛾眉,丹凤眼。上身穿着猩红的湖绉滚宽边小口长袖夹袄,下身穿一条暗青的男式长裤,脚蹬骑马长靴,肩披一件墨绿刻丝披风,娉婷矫健,飒爽英姿。药铺小伙计和武岳阳两人竟双双看呆了。

    那姑娘将马鞭往药柜上一拍,星眸微嗔,“倒是有药没有?”

    店伙计一个激灵惊醒过来,忙道:“有倒是有,什么伤嘛?需用多少哈?” 

    姑娘忽视掉他的第一个问题,直接道:“有多少要多少。”

    小伙计挠挠头,说声“稍等”。看头痛发热、抓几味草药或拿几张膏药这些小事是难不住他的,可碰上了大事他可不敢擅自做主,急忙去后面喊掌柜的出来。

    掌柜是一个身体微微发福的圆脸老汉,他挑帘出来,店伙计拢着手在他耳畔低声细语。那掌柜微微打量了眼堂中的一对儿少年男女,走到药柜后面去,“老夫乃这药铺理事之人,敢问这位姑娘,买这许多消炎粉有何用处?”

    “除了救人,这东西还能蒸白面馒头么?”那姑娘冷冷道。

    “这……”药铺掌柜被她一句话噎住,“这,这老夫自然知道。客人的隐私,店家是不该过问的。可这眼前战乱四起,百姓屡有伤亡,这消炎粉大多自西洋流入,从上海一路辗转来到蜀地,虽不敢说贵重万分,却已是稀罕物。老夫不指望以它发财,只求多救一条人命,也是积下莫大的功德。”

    那姑娘见老掌柜摇头晃脑满口仁义道德,挑眉道:“我买你这么多的消炎粉,就是上门来送给你天大的功德,你又啰嗦鸹噪什么!”

    武岳阳也是焦急万分,二爷爷在山上等着这药医腿呢,晚一分回去,他就多一分危险。可这时候他不敢离开药铺去找何四叔借钱,他担心这姑娘买走了所有的消炎粉,只急得抓耳挠腮想不出办法。

    老掌柜立时体会到“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的滋味,不等他说话,店伙计上前两步给他帮腔道:“掌柜的是怕这药流入歹人之手,那便助纣为虐喽。眼下咱们邛崃县土匪流寇众多,那天台山上便有群棒老二住起。你一次买这许多药,得够医治多少人?掌柜的当然要问清楚些嘛。”

    那姑娘柳眉倒竖,杏目圆瞪道:“谁是‘棒老二’?‘棒老二’的命就不是命?”

    老掌柜见店伙计的话说得过了,又见那姑娘穿着打扮好似大户人家的千金,见她动怒,忙劝解道:“姑娘不要恼怒,姑娘天仙般的人物,若是强盗,这世上怕也没有好人了。这些药还没有拆封售卖,分量都是一样,不会有错的。只是一人最多可买二十包,多一包也不卖。”他将满满一药匣的消炎粉倒出,以油纸封好,又拨弄几下算盘,将药钱仔细核算清楚,“一共要三十八块大洋。”

    武岳阳跳上前来抓住店伙计胸口的衣襟道:“她抓的消炎粉比我几十倍还要多,怎么才三十八块,你这黑店见到生面孔就漫天要价么?”

    店伙计从武岳阳手里挣脱出来,憋得满脸通红,他道:“清热丸!清热丸!你还抓了清热丸!”

    “那几粒清热丸值什么钱?”武岳阳不依不饶去抓店伙计,他算盘打得精明,既然自己身上没有银子,这点药钱好歹要找个出处。

    店伙计着实多收了几角药钱,他做贼心虚,左躲右闪。掌柜老汉连连阻止,两人却只如不闻。 

    突然“啪”地一声脆响,那姑娘从后腰处摘下一个钱口袋拍在药柜上,她面似寒霜,“别吵了!还有多少消炎粉全拿出来,钱一分少不了你的!”

    武岳阳和店伙计停止追逐,一齐看着那姑娘。

    掌柜老汉正色道:“一怕此药去处不明;二怕此药售罄,他人哄抬物价。确是不能再卖了。”

    “我再说一遍,有多少要多少!”那姑娘竟从怀中掏出一支盒子炮来,举过头顶退到门口,拉门闩掩了门。

    掌柜老汉不敢再说,哆嗦着将几个药匣中的消炎粉全部倒出。姑娘上前去,抖开包裹,一边将消炎粉塞进包裹里去,一边将算盘扒拉给掌柜老汉,“算账!”

    掌柜老汉不敢不算,颤着手将药钱算出。

    武岳阳见那姑娘竟将自己的药也塞进她的包裹,气得咬紧了钢牙,他突然抡圆了胳膊,猛抽店伙计嘴巴,同时大叫道:“我让你多收我药钱!我让你开黑店!我让你多收我药钱……”

    武岳阳拎起瘫坐在地上的店伙计边打边骂,店伙计十四五岁年纪,比武岳阳矮了半头,哪里有武岳阳力气大,他哭喊着捂头后退,武岳阳追上去继续打。那姑娘转身刚要喝止二人,武岳阳已来到药柜旁边,探手闪电般抓过盒子炮,并迅速退后两步,他倚墙而立,单手持枪,枪口指着那姑娘。

    “你要干嘛?”姑娘又气又恼,怒瞪着武岳阳道。

    武岳阳计谋得逞,咧嘴而笑,“小妹妹,你买你的消炎粉,我买我的消炎粉,咱们本来井水不犯河水,我才不管你是买是抢,也懒得管你买多少,可是你不该将我的药也塞进你的包裹中去。”

    “把枪给我!”那姑娘伸手向前。

    “别动!”武岳阳松开保险杆,手指按在扳机上,枪管后部的击发锤便微微张起,如猎豹蓄势待发时绷紧的肌肉。

    姑娘毫不停歇的继续走上前来。

    武岳阳没想到她竟如此胆大,他双手持枪,单膝跪地,将枪端于胸前,“再动我开枪了!”他大叫道。

    “可惜了这么标准的射击姿势,你杀过人么?”那姑娘径直走上前来,劈手将盒子炮夺了回去。

    武岳阳呆愣住,仍旧单膝跪在地上。

    那姑娘到药柜处丢下两包银元,将包裹斜挎在肩上,向门口走去。走到门口时她忽地停住,回转身来,从包裹取出武岳阳的消炎粉扔给他,“你为什么不开枪?”

    武岳阳接过消炎粉,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开枪,便反问回去:“你怎么料到我不会开枪?”

    姑娘冷笑一声,拨开门闩,“我管你开不开枪,这弹匣子里又没有子弹!”她出门上马而去。

    那姑娘虽然走了,可掌柜老汉和店小二仍旧惊魂未定,偷偷地看着武岳阳,武岳阳不好意思的起身来,一边赔笑一边对店伙计道歉,解释说刚才的举动都是为了替大家解围,不想枪中没有子弹,还让店伙计白白挨了十几个嘴巴。他执意要店伙计打回来,店伙计哪有胆子敢打,抹着眼泪跑到后屋去了。

    武岳阳也不敢多做停留,他急着带药回山去。可出门时忽然间想起什么,又走回药铺,掌柜老汉见他又走回来,满面担忧。

    “老先生,忘了问你,”武岳阳左右查看一番,低声问道:“有蒙汗药么?”

    药铺掌柜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两个人都充满了迷惑,大眼瞪着小眼。

    “你指的是那种伤者用来施以手术之用的麻药吧?那种西药只军伍中才有。”掌柜问。

    “麻药我还不知道么?”武岳阳摇头道,“‘吴用智取生辰纲’你看过吧?我就要迷倒杨志的那种蒙汗药。”

    掌柜忍不住心头火起,他板着脸道:“休要胡闹!我这又不是江湖郎中,哪有什么蒙汗药!”他俯身从旁边药柜里点几味药合在一处,道:“这只有催眠安神的药末,成分以洋金花和风茄子为主,取一匙尖融入酒中,吞服有强效。”掌柜以为他买此药只为充当手术的麻醉剂使用,倒也并未多想。

    武岳阳连忙道谢,“我先拿药回去,稍后便来送药钱。”他揣了药便夺门而出。

    掌柜眼巴巴地看武岳阳跑远,望着门口无可奈何。

    武岳阳又去何四叔的货栈,借了纸笔留封报平安的信给家里。何四见他慌慌张张地又四处乱跑又捎信回家,怕他出去惹祸,不肯放他走,哪知一转眼的功夫这小子便不见了。

    回到小荒山,灰袍老人正端坐在岩石上闭目养神,他早武岳阳一步回来,换回自己原本的装束,从容不迫地候着武岳阳回来。

    武岳阳急冲冲跑进山洞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张着嘴大口喘息。

    “我已经做好了你一去不回的打算。”老人笑道。

    “你以为我愿意回来?”武岳阳掏出消炎粉和清热丸递过去,“这些药来得不容易,出去时竟忘了与你要钱,我自己身上又没带半个铜子儿。”

    老人接过药包,“那这药是怎么来的?”

    “放心吧,没偷没抢,用这个。”武岳阳指指自己的脑门,显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老人淡淡一笑,他知道武岳阳油滑,除了耍赖使诈怕也使不出什么光明的手段,便不去去追问他买药的详情。

    “咱们之前的那个打赌,不算了吧。”老人道。

    “怎么不算?”武岳阳抬头问。

    老人缓缓道:“我赢得有些不光彩,且你替我买了药回来,这条腿好歹保住了,我可不白白受你恩惠,免得以后觉得亏欠。”

    “你答应放我回去?”武岳阳激动得站立起来。

    “上次赌的不算,咱们重新再赌一场。你如能赢,我定当送你下山,绝不反悔。” 老人捻着胡须道。

    武岳阳心中暗喜,却由于吃过一次亏,不敢贸然答应,他沉思片刻,舔了舔嘴唇道:“一言为定,但这次赌什么我说了算。”

    “便依你。”老人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