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十二式

    更新时间:2017-09-13 15:15:59本章字数:3391字

    “你必输无疑!”武岳阳轻掀嘴角道。

    老人搓掉脸腮上因易容而残留的蜜胶,他漠然瞥一眼武岳阳,说道:“你好像胸有成竹,早预谋好了?”

    “是啊,上次饿了三天,后悔之余我便一直在想,如果能从新来过,赌什么我才能赢你。”武岳阳得意道。

    “那你想到了么?”老人捋着胡须,沙哑着嗓子问。

    “当然。”武岳阳的一双眼睛闪亮起来,“我知道你的道术是很厉害的,比拳脚比跑步、纵跃我都不如你,连比挨饿也比不过你。可是你想带我去龙虎山做道士,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去的,即便你将我绑了去,终有一天我也会逃下山来,或许也会像我爹当年那样逃跑时放一把火也说不准。我始终搞不懂,你们整日里又是念经打坐又是画符捉鬼的,修炼一些玄玄乎乎神神秘秘的玩意儿,你们拿这些假把戏来糊弄别人也顺手把自己糊弄了,义和团和白莲教的妖人声称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枪子挨到身上立即便显露了原形。”

    老人的红脸立即阴沉下来,“想说什么你便直说。”

    “你让我追查真凶,替奶奶报仇雪恨,那是情理中的事情,我愿意去做。可是要先去龙虎山学本事,那却万万不能。我是相信道术里有真本事的,可我不信有什么道术能敌得过火器。”武岳阳轻蔑道。

    “你是说,道术是糊弄人的假把戏?”老人沉声问。

    “那倒未必,我只是说,如果双方对敌,道术必定比不过火枪!可惜这里没有枪,没法比试,等二爷爷你的腿养好,我回家去偷爹的枪来与你比试。”武岳阳道。

    “有什么好不好的?现下便比!”老人倏忽出手,抓住武岳阳右臂一抻一送,便将他的肩膀脱臼了。

    武岳阳大叫一声,侧歪着身子,皱眉咧嘴,面色痛苦。

    “你不愧是你爹的儿子,你们身体里都流着张家的血,可是不仅不为龙虎山增砖添瓦,相反却都吃里扒外、崇洋媚外,净背逆张家行事,不等外人来诋毁,你们自己便拆了祖坟!道门如何不衰落!正一如何不亡!”老人血气翻涌,呼呼直喘,“火枪再厉害,我卸了你的膀子,你怎么开枪呢?”

    武岳阳一眼不发,他肩膀上剧痛,浑身冷汗一个劲地往外冒,全身上下使不出一点儿力气,他皱着眉咬紧了牙硬 挺着。

    “山上还有些不甚光彩之事,我难以启齿,一直隐着没说,今日说与你知道。”老人背过身去,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道,“你爹下山去,没过几年,天师便在为‘中华民国道教总会’正名的奔波中仙去了,可怜他终究也没能如愿。”

    老人满面悲色,继续道:“你二伯做了天师,很快赶上农民运动、土地改革,挨批斗、蹲大牢,最后虽然幸免于难,但天师再也不是从前的天师了,龙虎山再也不是原来的龙虎山了。”

    武岳阳哪有心思听他讲这些话,肩膀脱臼引起的疼痛使得武岳阳心烦意燥,他不愿求饶,抬起头怒瞪着老人。

    “自己不能接回去么?”老人冷哼道。

    武岳阳面皮抽 动,有意反驳两句,最终却忍住了。

    “两臂曲肘,缓举至胸前成抱球势,屈腕立掌,指头向上,掌心相对。”老人沙哑地指点他,一边抬臂屈腕示范给武岳阳看,武岳阳瞥了一眼,便将头扭到一边去。

    “你能熬那便熬着吧,法门我教给你了,用不用随你。我去打些水回来。”老人抓起水囊,出山洞去山腰打水。

    跑是跑不掉的,武岳阳理智地放弃了逃跑的念头。他发狠以左手抓过右手手腕,猛地向上发力,想自己将脱臼的右臂接回去,哪知刚一发力,立即感到刺骨的疼痛,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喊,龇牙咧嘴地不停跺脚。

    疼死也不能低头求饶,可是自己又接不上,武岳阳夹着胳膊在山洞里转了几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这时他记起老人说的几句法门来,伸头向洞外看了看,老人已去得远了,他抹一把汗,咬着牙默念:“双臂屈肘……胸前抱球……”肩膀剧痛传来,他硬 挺着向上抬臂,可无论如何右臂也抬不起来。

    “举不起来举个什么!”武岳阳大喊着放下胳膊,又是跺脚又是乱踢,胳膊没有接上,倒把脚踢疼了。他这么发泄了几下,终究不甘,又站立下来,学着老人的架势,咬着牙缓缓抬起双臂,可是右臂稍动就一阵剧痛。武岳阳发狠,闭了眼,使出全身的力气向上抬臂,右臂却只是稍稍颤动。

    老人不知何时出现在洞口,他两步跨到武岳阳面前,抓起他的右臂,很随意的一抖便将他的胳膊安上了。武岳阳张大了嘴,但是还没来得及感谢或者怒斥,老人已将一颗药丸塞进他的口中。

    “咳咳……”武岳阳捏着嗓子一阵干呕,什么也没吐出来,他眉头紧拧在一起,“你给我吃的什么东西?”

    “毒药。”老人满不在乎地在一块岩石上坐下,伸出腿来给伤口换药。

    武岳阳倒退几步,故意拉开和老人间的距离,他有些不知所措,心里暗自琢磨,这老人性情古怪、疯疯癫癫,他一边认定自己是他孙子,一边又打伤自己喂服不明用处的丹药。武岳阳知道老人没必要毒害自己,而且他相信以老人的本事,想杀自己有很多的办法,根本不用费事动用毒药,那丹药未必用来害自己,却对自己也未必有什么益处。

    老人看到武岳阳满面狐疑之色,不禁笑道:“你不信么?那确是毒药,虽不至毒死人,却叫你生不如死。”

    “你到底是不是我二爷爷?”武岳阳揉着肩膀问。

    “那还有假?只是碰到你爹和你这样的不肖子孙,我也只能出此下策了。”老人将腿伤换好了药,稍作停顿道,“此药名为烈阳丹,极难炼制,炼制之法与你说了也没有用,你只知道它化于肠胃、融于丹田、游走百脉即可,每日都会释放烈阳之气,焚灼你周身每一寸肌骨,让你感觉有如吞进身体里一座火盆一般。”

    “你这老儿怎么这样狠毒?怕输不赌就是,又犯得着再三耍赖使诈么?算你赢好了,快拿解药给我。”武岳阳气急怒骂。

    “打赌是打赌,这是两回事,我所学的道术低浅,论身法快慢、筋骨强硬都不敌火枪和子弹,这次打赌我输了。但仅仅是我输给你,并不是道术输给洋枪洋炮,三年后咱们再来比试一场。我定会让你心服口服。”老人坚定道。

    “那你逼我吃这劳什子‘烈阳丹’干什么?”武岳阳叫道。

    老人摇头微笑道:“没有解药。给你吃这药是恐你这三年内无甚长进,逼你勤奋上进之用。”

    “你……”武岳阳还没说完便被老人打断,“烈阳丹所散发的阳气淤积在你身体里,会让你燥热难当,骨如蚁噬,只有你每日按我传你的法门勤加练习,阳气自然不会淤积。”

    武岳阳皱着眉头问,“你哪传我什么了?”

    “刚传你的便是,这是强身健体顶好的法门了。”老人站起身,又将刚示范过的动作重新演示。

    “这套慢吞吞的动作还不如太极拳好看。”武岳阳顶撞道。

    “你懂什么?”老人瞪眼驳斥道:“这是咱们老祖宗……祖宗传下来的宝贝,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练得的。别说了,不想受灼肉焚骨之苦便尽快跟我学,我只教三遍,能不能学会看你造化,多一遍我也不教!”

    武岳阳冷哼一声,扭着头装作不加理睬,眼睛却一动不动地斜瞄着。

    老人不管他是否用心,只顾自己演练起来,一边不住地讲解道:“这一式便是刚刚传与你的第一式,‘韦陀献杵’……”

    几日里,老人将十二式强身健体的法门传给了武岳阳,这些动作简单而缓慢,武岳阳记忆出众,通常一遍就能记住,只是动作不到位之处需要老人帮忙稍作调整。另外这套强身十二式须得配合呼吸口诀,初始时武岳阳很是不习惯,等到练习次数增多,才逐渐熟悉过来。等他能毫无差错的演示出来的时候,老人的腿伤已渐渐长好,爷孙俩也在山洞里住了二十余日。

    这二十天,前几日里,武岳阳偶有偷懒,老人也不管他,可每天一偷懒,当夜就会大汗淋漓地醒过来,全身灼痛难当,每逢这时老人就会得意地看着他笑。这样过了三次,武岳阳便不敢再偷懒了,每日都花完了力气,恨不能练到虚脱,半夜也再没疼醒过来。

    第二十五日清晨,老人叫醒了武岳阳。

    “十二式你已练熟,下山回家去吧。记得三年后的赌约,若不想赌输随我回龙虎山,这三年便得勤学苦练,让身体变强,也别忘了把枪法练好。”老人收拾着行囊,一边叮嘱道。

    武岳阳站在旁边,身体起落,比划着第三式‘掌托天门’,说道:“哼,我敢不练么?除非你那烈阳丹失了效。”

    “别做梦了,走吧。”老人微笑道。

    武岳阳对这一天充满了期待,可是这些天他和老人朝夕相处,也隐隐体会到老人的苦衷和无奈。毕竟血浓于水,临别之际,他竟深感不舍,“二爷爷,你这就回龙虎山去么?”

    “不,我还有些事要办,在蜀地还会停留一阵子。”老人抚摸着武岳阳的后脑道。

    “什么事,很急么?要不先去我们那住些时日吧。”武岳阳挽留道。

    “这件事十分紧要,我须得尽快去办。”老人缓缓道,“且你们家未必欢迎我,好孙孙,再会吧。”老人说罢纵身而起,踏大步向山下疾驰而去,转眼便消失不见了。

    武岳阳站在山洞口,望着老人消失的方向发了片刻呆,也急匆匆地向山下跑去,他急着去县城,他也有一件紧要的事情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