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胡子横行

    更新时间:2017-09-13 20:17:32本章字数:3243字

    武岳阳下山来到县城,正赶上何四的车队收拾正在装车,很快就要出发。武岳阳嫌车队太慢,他归心似箭,急匆匆地找到何四,打算借匹快马先行回去。

    “那可不行,天台山早有一群棒老二住起,哪个敢独自从山下过?”何四头摇成拨浪鼓。

    “棒老二?就是他们说的胡子兵么?我怎么从没见过?就算有,我一个人快马加鞭,转眼便冲过去,等拦路劫道的出来,我早去远了。你快借我一匹吧,回去我好草好料伺候着,绝不会让它掉了膘。”武岳阳不住地央求道。

    “不行不行。”何四连连摆手,他将武岳阳拉进货栈里,瞪着眼睛半吓半劝道:“你老老实实在我这货栈小住两天,等四叔押完这趟车,亲自送你回去。”

    “你回来还不得三两天以后?我哪能等得起!不借便是,你的车队什么时候出发?”武岳阳走到门口向外张望。

    何四一把拉住他,“这趟车不是去索家岭,你莫得胡闹,乖乖在这待两天,想吃啥子跟你婶子说嘛,千万别再乱跑喽,等我回来一早送你回家。”何四神情慌张地拦住武岳阳,一边喊婆娘过来叮嘱她做些武岳阳爱吃的饭菜。

    武岳阳无奈上楼去。杂役们装好了车,喊何四过去清点,何四应声而出。

    武岳阳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头,他将窗口推开一条细缝,往下面张望,何四正在和那几个杂役凑在一起低声交谈着。武岳阳猛地发现,那几个杂役竟瞅着有些眼熟,细细想来,好似前几天武岳阳搭车进县城时车上同行的那几个人。

    “他们不是那几个讨论‘抗日团结会’的农夫么?怎么换了杂役的打扮?”武岳阳暗道。他满腹狐疑下楼来,何四婶刚炒好一盘腊肉,她笑着招呼武岳阳坐下吃饭,又问他还想吃什么菜,她立即去做。

    何四婶可不是大方的人,她的腊肉哪有人能随意吃了去?只因这武岳阳乃是武团长家的大少爷。根本不用他男人叮嘱,她是懂得这点眉眼高低的,哄住这娃娃,对何家肯定是有莫大好处的。

    武岳阳毫不客气的抓起筷子,夹了一块腊肉就塞进嘴里,他随口问道:“何四叔怎么这么晚才出发,天黑前能到固驿坝么?他们怕是要赶夜路了。”

    何四婶道:“哪是去固驿坝,他们这趟是回索家岭。”

    “哦。”武岳阳不动声色道:“四婶子,我馋回锅肉了……”

    “好好,我这便去做。”何四婶立即转回后厨去烧菜。

    武岳阳几口吃完了一碗饭,他将饭碗抓起,迅速跑上楼。他推开半扇窗,探出一只胳膊,将饭碗对准车队最前面的黄骠马头上砸去。

    这一下没有砸准马头,先砸在了马脖子上,又贴着马腿跌在地上,啪地一声摔得粉碎。黄骠马登时受惊,希律律叫着高抬起一对儿前蹄,继而带着马车向前疯跑出去。

    何四正躲在一旁和杂役们低声交谈,见马受惊奔跑,立即喊人前去追捕拦截。

    武岳阳瞅准了空当溜下楼来,猫着腰蹿到最后一辆马车上,他扒开布匹和茶叶,将身形隐藏在杂货下面。

    何四一干人追回了受惊的黄骠马,大骂几句“哪个傻儿捣蛋惊惹了马,逮住可得打死”,众人骂骂咧咧地收拾妥当,便挥鞭出发了。

    何四婶听见外面叫嚷,出门来看见车队已经走远了,他回屋上楼去喊武岳阳吃饭,可二楼客房里窗户半开着,屋内却哪里还有武岳阳的踪迹。

    武岳阳躺在柔软的棉花口袋上,枕着茶叶,身上盖着花布,不冷也不热,很是舒适。马蹄得得,车轮悠悠,武岳阳捏了一撮茶叶塞进嘴里细嚼,他想不通何四叔为什么不肯带上自己,或许是为了让自己在他货栈中多住几天,日后也好赚爹娘一个人情吧。武岳阳胡乱寻思着,打个哈欠,渐渐睡去。

    没过多久,武岳阳的美梦便被一声枪响惊走。紧接着几声呼哨,四下里传出“站住”、“别动”的喝斥声。车队众人立即纵马疾驰,可紧跟着前面又是一阵枪响,车队行进速度马上缓慢下来,继而完全停住。车马拥挤在一起,武岳阳一个激灵惊醒,他推开面前的布匹,侧耳倾听。

    “还跑!”

    “再跑老子崩了你!”

    “谁敢扎刺儿!”

    “给我老实点,别他妈乱动!都给你们包饺子了,还往哪儿跑,妈了个巴子的!”

    四周一阵叫骂呼喝声,又响起喀嚓喀嚓的子弹上膛拉枪栓的响动。车队中众人不敢应声,都脸色煞白地聚在一起。

    一个粗壮的秃头汉子举起手中马鞭,示意众山匪安静下来,“谁是管事的?站出来!”他破锣般的嗓音在峡谷里响过好几个来回。

    何四跳下马来,紧走几步,拱手道:“哥儿几个是天台山的英雄吧?幸会幸会,小老儿便是这车队的管家,不知英雄们有何教益?”

    “你叫何四儿?”秃头汉子问道。

    “正是小老儿。”何四恭恭敬敬回答道。

    秃头汉子斜睨过众杂役道,“你们这趟车,拉的啥货物?”

    “是茶叶和花布,还有一些粗盐。”何四示意杂役上车搬开货物给山匪看。

    “别动!”秃头汉子瞪眼道,“我怎么听说你们这趟车是拉了些会喷火的铁家伙?”他使了一个眼色,立即从马背上跳下十几个喽啰,他们很利索地分散开去,跳上马车翻寻搜查。

    喽啰们将货物翻弄个底朝天,茶叶和粗盐口袋都被刺刀挑破,白花花的盐粒和褐绿色的茶叶车上车下撒得四处都是。几个杂役欲上前阻止,何四拦住他们,以眼神示意不可妄动。

    “没有,二当家的,这车上没有!” 

    “没有!”

    “这车上也没有!”

    这几辆车很快被检查完毕,喽啰们失望地大叫着跳下车来。

    武岳阳藏身的马车跳上去一个瘦小的尖嘴山匪。他左右扒拉着布匹,武岳阳不敢出半点声,只顾蜷缩着身子,将自己藏在布匹和茶叶间的缝隙里,可是他钻得再深也躲不过一时,那尖嘴山匪掀开布匹,去挪武岳阳身上压着的的茶叶口袋。武岳阳使劲护住,那尖嘴山匪拽了两下竟没拽动,立即大怒,撸胳膊挽袖子,叉开腿拉开了架势,非得将这个装着茶叶的口袋弄走。

    武岳阳也犯了倔,胀红了脸死也不肯撒手。

    “骚猴儿,你吭哧瘪肚的,生孩子那!”秃头汉子叫骂道。

    眼看武岳阳即将被翻出来,千钧一发之际,山后一阵枪响,紧接着一匹快马从山上飞奔下来。马上那人远远地高喊道:“二当家的,不好啦!中计啦!”

    转眼快马来到近前,马上的喽罗滚下马来,呼哧带喘地指着山后道:“跑啦,从后面……他们过去……”

    秃头汉子唰地一鞭子抽在这喽啰面前地上,留下很深一条鞭痕,他瞪着牛眼问道:“给老子说清楚点,山上怎么了?”

    那喽啰以为这鞭子要挨在自己身上,忙不迭的伸手去格挡,见鞭子抽在土里,急忙哆嗦道:“二当家的,咱们中计了,他们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他们绕道……从后山绕过去啦!”

    “废物!你们吃屎长大的?大掌柜的呢?”秃头汉子厉声问道。

    “大掌柜的派大公子带人追去了。”那喽啰道。

    “快去增援!” 秃头汉子一招手,拨马便行。

    一个骑青马的刀疤脸男子拦住秃头汉子,“二哥,那这些人怎么办?”

    秃头汉子稍作迟疑,“你带十个崽子,把他们全押回山去!”说完再不停留,带着众喽啰,策马绕道向山后跑去。

    武岳阳擦一把满头的汗水,他听到马蹄声渐远,又听到留下的山匪呵斥车队前行,胁迫着车队往山上走去。

    上山的路算不上很陡,可是这些车上满是货物,一路走来很是缓慢。这几个山匪押在后面,他们着急回山寨喝酒,就在后面不停地催促。

    武岳阳蜷缩在布匹下面,悔青了肠子,他心中暗道:“怎么这么多的波折,回个家也这么难。”他拨开面前的茶叶口袋,从缝隙中向外张望,伺机逃跑。

    何四见那刀疤脸像是个头目,就凑到他近前,一路哀求,说这些货物本就不值几个钱,权且当做礼物送给天台山上的英雄们了,这些赶车和押送货物的杂役都是穷苦出身,他们没见过世面,家里也都上有老下有小,就放他们回去吧。

    刀疤脸懒得搭理他,被他絮叨得心烦,张嘴就骂:“滚他妈犊子,你们都是‘抗日团结会’的团兵,耍了俺们天台山的老少爷们,还想蹽?”拎起马鞭照头就向何四抽去,何四哪敢站着挨他的鞭子?这一下挨在身上,非得皮开肉绽不可,他赶紧躲到马车前面去。

    刀疤脸也不去追赶,只是阴着脸放下鞭子。他身边几个喽啰奉承地大笑起来。

    等车队到了山寨,秃头汉子等人也刚好骑马回来。

    “咋的,没撵上么?”刀疤脸跳下马来,仰着头问。

    “点子扎手,撵急了咬人。”秃头汉子道。

    “狼还能让兔子咬着?”刀疤脸皱眉道。

    “兔子可都带着喷子呢。”一个披着墨绿刻丝披风的妙龄女子跳下马来,气急败坏地走进大厅中去。

    武岳阳侧耳细听着山匪们的黑话,突然一句似曾相识的声音传来,这脆生生的声音,让他想起在县上药铺中遇到的那个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