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铁血团结会

    更新时间:2017-10-15 17:36:56本章字数:3229字

    天台山劫匪顺子领了传话的差事下山来。说票是份难得的美差,苦主家里担心亲人遭受鞭打虐待,哪敢不处处上贡哄着劫匪开心?虽说这次说票是去团结会的堂口,与之打交道的也不是苦主家属,可是一次绑了这么多人,“鱼多不收空网”,这一趟油水指定海了去了,顺子一路上想着美事不住地傻乐,恨不能立即插翅飞到索家岭去,只好接连不断地挥鞭催马。

    本来要半天的路,顺子快马加鞭,将时间足足缩短了一半,他赶到索家岭时,村寨里的百姓们刚吃完早饭。山坡上的雾气还未散去,和炊烟混在一处,给山村铺上一层薄纱,很是诗情画意。偶有犬吠鸡鸣,但并未破坏山村清晨的宁谧。

    骚猴儿原本猫在村口的芦苇丛里迷迷糊糊地正打着瞌睡,听到马蹄响起,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他用双手狠狠地在脸上抹了一把,拨开面前的芦苇,向村口大路上跑近的马匹望去。

    来到村寨东口,顺子拉动缰绳,让马慢下来。他在村口四处张望了一番,瞧准一个飘着蓝牙白条旗的大围院,驱马上前。围院在集市西侧街旁,房屋规整,青砖青瓦,红门红窗,院子很大,呈四合院式构造,这在蜀地是极其罕见的。围院外更有一株焦黑枯萎的梧桐树,树枝上还挂着几片卷曲的树叶。

    围院角落新筑起四个砖垛子,这是抗日团结会值守的岗哨,上面持枪的团兵挺着胸脯站得溜直。骚猴儿扫一眼墙上值守的岗哨,轻蔑地笑了笑,驱马径直来到正门。

    外面白云悠悠,风平浪静,可是厅堂上却另一番景象,团结会的几个主事的头目正吵得火热。

    “咱们枪也到手了,子弹也充足,人数更远远超过他们,干嘛还守在这里?兵贵神速!趁早打上山去才好。”满脸络腮胡子的粗壮汉子瞪着杀牛大眼道,他身上的粗布褂子沾满了油污,袖口胸襟磨得锃亮。

    “孟屠子,须知道打仗可不是你屠猪宰牛,这是真刀真枪的对杀,儿戏不得的!从长计议,从长计议……”一个扁脸塌鼻梁的秀才样中年人皱着眉头、噤着鼻子,苦口婆心地劝解道。

    孟屠子最不愿别人提及他的营生,仿佛受了极大的侮辱,他撸起袖子,“屠猪宰牛怎么了?咱是粗人,虽然没有连篇的大道理,却也不偷不抢,从没勾搭别人的婆娘、丢读书人的脸!”

    “你说谁勾搭别人的婆娘?”酸秀才的扁脸顿时就红起来,他年轻时做过一起糊涂事,最不愿别人提及。他气得浑身发抖,上前来揪住孟屠子和他理论。

    有人急忙分开他两人,“吵个什么!咱们再啰嗦,怕也别指望营救何四他们了!”这人生得臂长腿长,十分枯瘦,如竹竿一般挡在孟屠子和酸秀才中间。

    众人帮着一起劝说,将他俩分开到厅堂两侧坐了。瘦竹竿样的高个男子举起胳膊挥动一番,高声道:“大伙儿别吵了,这么吵也没什么结果,咱们赶紧商量个办法出来吧!”

    “有什么商量的?你们怕死,我带着我们索家岭的弟兄去好了!”孟屠子刚被众人按坐在藤椅上,突然重重拍了茶几一下,腾地站起,“都是一群孬种!”

    酸秀才针锋相对地站起来大叫:“匹夫!勇而无谋!活够了想死,你只管自己去,可没什么权利带村寨里的老少爷们一块送命!”

    “廖秀才说得不错,咱们枪弹虽然弄到了手,可这还没捂热乎呢。团结会现在挂名的团兵是不少,先不说枪法准的能有多少,只说会上子弹能将枪摆弄出响动的能有几个?咱们现在去攻山,可不是送命是什么?你们索家岭的骁勇善战、刀枪不入,只管大胆去,可别拉上我们徐家坝的兄弟做垫背。”孟屠子对面的一个白胡子老汉放下手里咕噜噜作响的水烟筒,吐着青烟道。他身穿崭新的青布长袍,头上带着一顶瓜皮帽,脑后仍旧留着大清的辫子。

    “咱们就不顾何四他们了么?”瘦竹竿般的高个男子轻按作势欲起的孟屠子,他扭头看向厅堂正中一直端坐在太师椅上保持沉默的军装中年人。此人脚蹬高筒皮靴,方脸盘,高个子,长得较魁梧,眼睛闪闪发亮,右眼下有颗黑痣,大嘴上面一只鹰钩鼻子,整个人显得阴鸷而有城府。

    军装中年人轻咳一声,众人立即安静下来。

    “现在不能攻打天台山。”军装中年人淡淡道。

    “怎么不能?咱们不管何四他们了?”孟屠子连珠追问道。

    军装中年人轻叹出声,眼皮耷下来,说道:“何四他们已经被杀了。”

    “啥子?!”众人一齐睁大了眼惊问道。

    “麻耗子,你把你看到的都跟大伙儿说说吧。”军装男人冲人群中一个脸上有着少许雀斑的蓬头少年使了个眼色。

    那少年用手背在鼻子下一抹,鼻子顺势吸溜一声,狠狠地抽动一下。他像根橛子似的直直地杵在厅堂当中,一动不动地看着军装男人道:“马长官,昨天我奉你密令潜伏到天台山上,伺机搭救何四等团结会中的兄弟。哪知……”

    “你冲大伙说!”军装男人马长官打断他。

    麻耗子转过身,将讲述对象换作了孟屠子,他直勾勾地盯着孟屠子道:“哪知何四一伙人被天台山上的土匪绑在木桩上,更有喽啰持枪警戒。我见土匪们看守得紧密,短时间很难把他们营救出来,就打算回来报信。可没想到,我刚要下山,一伙土匪们高声叫喊着‘报仇’冲出来,一枪一个将何四他们全打死了。”

    “全打死了?何四呢?”一个短须老者顷刻间红了眼睛,颤抖着抓住麻耗子的胳膊问。

    麻耗子见何四爹情急失控,不敢再刺激他,喏喏地退后几步道:“老人家节哀。”

    “天杀的棒老二!我跟他们拼了!”何四爹哭嚎着随手不知从哪抓过一根木棍,就要去找山匪拼命。另有几人也激愤地抄起家伙,呼喊着要跟何四爹一起去拼命。

    “我昨晚就说过要尽快打上山去,你们谁肯听我的?”孟屠子瞪着杀牛大眼道。

    “站住!你们是要去送死么?” 马长官见众人有些失控,急忙站起,突然抬高了声音,“咱们就是昨晚攻上山去,怕也救不了他们。匪徒凶恶,杀人如儿戏,哪会给咱们救人的时间?”

    厅堂中众人停止吵闹,马长官又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仗肯定是免不了要打的,至于什么时候打?怎么打?咱们得好好布置一番。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要将他们连根拔除!”

    “什么时候出手?”孟屠子急不可耐。

    “不是现在。”马长官道。

    “遭瘟的棒老二!还我儿子,呜啊……”何四爹将木棍摔在地上,老泪横流,他嚎啕大哭起来,却不再吵着要去和匪徒拼命了。

    何四的威胁排除掉,剩下三村四岭八寨的小头目各自为战,毫无主见,马长官辖下的黑水寨一伙团兵成了整个“邛崃抗日铁血团结会”十五个队伍中最为精锐的一支,加上他出自行伍,屡经战阵,有枪法有胆识,自然而然成了这“邛崃抗日铁血团结会”的主心骨。他大权在握,手里掌握着近千名团兵的指挥权,更有充足的枪支弹药、粮草蔬果,正打算规划布置一番,不日便去攻打天台山,忽听到外面传来一声枪响。

    厅堂中众人急忙跑出屋外,东厢房的房门大开着,从门口望进去,可见一个人仰面倒在地上。众人围过去,屋内仰倒在地上那人旁边慌慌张张站起一个浓眉长脸团兵,他手里拎着枪,枪管口透出的青烟还未飘散。而地上那人并未死透,他大睁着眼,嘴唇不停地颤抖,手指也在有一下没一下的抽动着,胸口枪眼处仍往外一股股涌着暗红色的血,这些血顺着他身体流到地上,很快形成一个血泊。

    中枪这人正是天台山上下来说票的山匪顺子,这一枪打在他胸口心脏的位置,大罗神仙也救不活了。顺子不甘地看着虚空,视野逐渐模糊,眼神变得空洞,他的呼吸先是急促起来,继而转慢,不一会儿就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这是?他是哪个!”马长官厉声问道。

    “马,马……马长官,他他他,他是天台山的棒老二!他混进山寨,意图不轨!”

    “没头没尾的,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点!”马长官阴着脸逼问。

    “他骗过门口值守的岗哨,我以为是县上来送信的差人,引他来厢房歇脚,领他进门时我就瞧出他鬼鬼祟祟的不像好人,所以留了心眼,故意转身试他,哪知我刚转过身,他就将手探进怀里掏枪。我哪能容他先开枪?你们看他胸口鼓鼓的,定是藏着枪呢。”浓眉长脸团兵一口气解释道。

    众人都吓绿了脸,团结会虽然成立了有些时日,可这些团兵都是农夫走卒混杂而成,连枪都没摸过,更没临过阵仗、真正打杀过,这时亲眼见到人死在枪下的惨状,短时间难以接受,众人表情各异,更有人跑到院子里呕吐起来。

    “他混进山寨来,就为了杀你?”马长官皱眉走上前来,他俯身撩开顺子衣襟,在死者腰侧果见别着一把盒子炮。马长官抽出盒子炮,顺带勾出一个黄色纸封。

    有人眼尖看到那黄色纸封,道:“哎,有封信……”

    马长官捏起信封,对着阳光看了看,将信封打开,抽出里面的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