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说票

    更新时间:2017-10-15 17:37:23本章字数:3261字

    马长官抖开信件,众人一齐看到了信上的内容,因为那信纸上只有四个大字: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众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马长官将信纸丢下,扭头瞥一眼那浓眉长脸团兵道:“这不就是个送信的么?”

    “那……那他干嘛要掏枪?”浓眉长脸团兵道。

    “他分明是在掏信!你也用不着急着推卸责任,杀就杀了,咱们很快就要攻上天台山去,早晚要跟他们火拼,杀了倒也干净,免得他探清了咱们团结会的底细回去报信。”马长官语气转重,“以后莫再这么鲁莽!要惹麻烦的!”

    浓眉长脸团兵急忙点头答应,马长官冲他一瞪眼,道:“还愣着干嘛?不赶紧收拾干净等长警(民国初年警衔区别为简任官、荐任官、委任官和长警,后在简任官之上增加特任官一级)来拿你归案么?”

    那浓眉长脸团兵忙不迭地将顺子尸体拖出屋去。

    捧着水烟筒的白胡子老汉凑到马长官身旁,低声道:“马长官,出了人命,这可是天大的事啊!咱们还是报官吧,连着何四他们被害,一并报上去,让县里督察处出兵去清剿天台山不是更好一些嘛?”

    “督察处要是能管得了这些土匪,还用得着鼓励百姓自主建民团么。报官有什么用?自打868团调出邛崃、随二十一军出川后,督察处的长警(民国时期职务较低的警察)多半携家逃亡,谁还顾得上百姓的死活?咱们的‘铁血抗日团结会’虽然以‘抗日’为名,可真正的敌人多半是这些趁乱鱼肉百姓的土匪和强盗。以后正面的对抗是免不了的,先零零碎碎试探着打几次,倒也没什么意外。”马长官冷哼道。

    “那咱们还是临阵磨枪,赶紧准备吧,好歹让新兵蛋子们摸摸抢,打两发子弹练练手撒。”孟屠子叫嚷道。何四被土匪害了,索家岭众团兵群龙无首,孟屠子觉得自己刀快手狠,杀伐果断,没少见血腥,很有取何四而代之的资本,他急于争取到团兵教官或队长之类的头衔,咋咋呼呼表现得越发积极。

    廖秀才暗骂孟屠子后知后觉,他一百个看不起、一千个不屑挂在脸上,“孟屠子,你不是新兵蛋子么?你几时摸过枪?”

    “姓廖的,你不用在这跟我泛酸,咱俩到外面比划比划,我只用一只手就打赢你,我要是输了咱们索家岭的队伍就让你来带,你敢不敢?”孟屠子摩拳擦掌就要和廖秀才动手。

    “我从来可没那么大的野心,没啥子能耐带领索家岭的兄弟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却也不能任由酒囊饭袋胡作非为,白白葬送了众兄弟的性命。”廖秀才摇晃着脑袋针锋相对。

    孟屠子气得呼呼直喘,指着廖秀才的鼻子喝问:“你说谁是酒囊饭袋?”

    众人怕两人动手,又将两人分隔开来。廖秀才见孟屠子被众人拉住,便跳脚回嘴道:“说谁谁明白……”

    “别内讧!”马长官微微抬高了声音,“现在用人之际,团结会人数众多,而且每日都有村民申请加入,各种事务都要烦劳诸位,大家都有事情做,一切行动都商量着来。万万要抱成一团,切不可各自敌视、相互指责攻击。”

    孟屠子和廖秀才听到“大家都有事情做”,就不再争执。众人见马长官丝毫没有兵爷爷的臭脾气,也不见他盛气凌人、独断专行,都放下心来,听他部署指挥。

    天台山上,武岳阳天不亮就早早醒来。他蓬头垢面地扒着牢门,嘶哑着嗓子大喊大叫:“水!渴死人啦!人都死了?我要水!”

    山上众匪自然没人理他,水牢内何四一伙人蹲坐在地上,或轻松嘀咕,或埋头睡觉,或掏出烟袋有一口没一口地吧唧几口。

    “莫喊了,你喉咙都喊哑了。”何四劝道。

    武岳阳没听见一般,又叫道:“马桶连盖子都没有,熏死人了!这是关人的地方么?你们听见没有!你们抓错人啦,我和他们不是一伙的!我只是搭乘他们的车回家啊!骚猴儿!瘦猴儿!妖精!蛇精!白骨精!”

    姚青拎着马鞭来到后院,武岳阳见她拎着马鞭,不敢再骂。姚青阴着脸走到地牢门口,星眸微瞪,“你怎么不骂了?”

    “快放我出去,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我只是搭他们的车回家,你们抓错人了!”武岳阳舔着嘴唇道。

    姚青唰地一鞭子抽下,武岳阳怕她发难,提前做了防备,见姚青扬起马鞭就退后躲闪,那鞭子啪地抽在牢门上。

    武岳阳:“干嘛这么粗蛮,你没读过书么,有本事你把牢门抽断……”

    “你再敢说一个字!”姚青皱眉指道。

    武岳阳张了张嘴,他看着姚青面色如霜,显然是动怒开始较真了,武岳阳终究没敢倒捋虎须,他眨眨眼,又舔舔干瘪裂开的嘴唇,盯着姚青没有说话。

    姚青没有料到武岳阳竟没有顶撞,又看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嘴唇干裂出一道道的血口子,水牢中其他人也是饥渴难耐,大多瘫软在地上。姚青恼怒骚猴干嘛不给这些团兵一些水喝,她回头喊道:“骚猴儿!”突然想起骚猴儿早上去索家岭,做顺子的跟背风去了。她见武岳阳的可怜模样,心中有些不忍,打算去水井处拎些水来。

    武岳阳见她耀武扬威,不可一世,顿时气恼,哑着嗓子大叫:“啊……”

    姚青吓了一跳,回身看武岳阳,武岳阳捏捏鼻子嘀咕道:“这是嚎叫,可不是说话。”

    牢中众人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姚青瞥武岳阳一眼,没有回来为难他,径自出院去了。

    “哎!你怎么走了?水呢!放我出去!”武岳阳拍着牢门栏杆大叫,他见何四一伙都默不作声,忍不住埋怨道:“你们倒能沉得住气,这里很舒适么?”

    何四身旁的黄脸汉子正半躺着闭目养神,听到武岳阳埋怨,懒洋洋地半睁着眼道:“不舒适又能怎么样?你能逃出去么?听天由命吧。”

    武岳阳肚子饿得咕咕叫,懒得和他辩,他喊累了,蹲坐在牢门口,眼巴巴地望着外面。不一会的功夫,姚青端着一个竹筐重新来到后院,她身后还跟着一个拎着木桶的喽啰。

    何四一伙人如嗅到蜂蜜的狗熊一样连滚带爬地扑到牢门上,每人都好似看见救命稻草一样盯着木桶,口中吞咽着口水。

    “踩着我了!哎,说你呢,别挤!我的腿!啊……”武岳阳发出一连串的嚎叫。可众人挤到门口争抢水喝,哪顾得他的死活。

    原来那木桶里盛的是米汤。姚青将几只碗摆在地上,“别抢!都有份。”她将碗里都盛满了粥,分发下去,又从竹筐里取了白面馒头分给众人。

    众人分得了米汤和馒头,退到牢里大口吞咽,武岳阳这时才得以翻身爬起,他知道姚青是成心捉弄他,心里想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打算先厚着脸皮填饱肚子再说,可又拉不下脸来吃那“嗟来之食”,他犹豫着,姚青已开始收拾木桶和竹筐。

    武岳阳急道:“我还没领,怎么就不发了?”

    “你不饿。”姚青浅笑道。

    “怎么不饿?”武岳阳火冒三丈。

    “你饿还有力气骂人?”姚青拍拍手,美滋滋地逗着武岳阳。

    武岳阳涨红了脸,他强压下怒火道:“我已说过我不是他们一伙的,你们误抓了我,干嘛还要羞辱我?士可杀,不可辱!你们要么放了我,要么杀了我。”

    “我既不杀你,也不放你,你能怎么样?”姚青悠闲地转着竹筐道。

    “你……你讲不讲理?我骂人是不对,可全由你们误抓我引起,你放了我,我给你赔礼道歉。”武岳阳正色道。

    姚青将竹筐往地上一顿,板起面孔道:“你说不是一伙就不是一伙?你说误抓就误抓?别使诈了,谁信你的鬼话!”

    武岳阳恨不能掏出心肠来证明给姚青看,他回到水牢里面将何四叔拉起,疾步走到门口,“何四叔,你跟她说,我是不是你们一伙的?”

    何四来回看几眼两人,不知从哪里解释。姚青冷笑道:“你们不是一伙的,也从来不认识,只是你不该叫他何四叔。我懒得跟你闲扯,你就老老实实在这待着吧。”姚青说罢欲走。

    “你别走!”武岳阳越发着急,他可不愿一直在这耗着,他催促何四,“你倒说话啊!”

    何四知道解释也没用,山匪哪肯轻易放人,但他被武岳阳纠缠不过,想帮他解释几句,还没张嘴就听前院伴着马蹄声,远远传来喊叫声:“不好啦!大掌柜的!出事……出事啦!”

    姚青急忙跑回前院。

    骚猴儿拍马冲进围院,他不等马停住就从马上翻下,顺着势头迈开步子,毫不停歇地跑进大堂。

    姚大脑袋正从里面往外走,两人在门口处撞了个满怀。

    “咋了咋了,出啥事了?”姚大脑袋急问道。

    骚猴儿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着,他咽了口唾沫,“顺子……顺子挨了飞子,被他们用喷子点了!”

    “什么!”姚大脑袋揪着骚猴儿胸襟喝道,“他们把顺子点了?”

    “嗯,我猫在离他们老巢不远的长草丛里,亲眼看到顺子进了他们的大门,很快……很快听到枪响,不大一会顺子就被拖出来……拖出来埋了。”骚猴道。

    “操他妈-的,跟他们拼了!”谢老二和刀疤脸齐声骂道。

    姚大脑袋扬起手,大堂中的众匪安静下来。

    姚大脑袋将头凑近骚猴儿,两人的鼻子挨着鼻子,姚大脑袋咬着牙问道:“你亲眼看到的?”

    “亲眼看到的。”骚猴儿肯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