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复兴社

    更新时间:2017-10-15 17:38:14本章字数:3245字

    姚大脑袋盯着葛师爷,等他说出妙计来。

    葛师爷不紧不慢地捋着胡须卖着关子。

    谢老二沉不住气,他不耐烦地挥挥手,“师爷,有办法你就说啊!”

    葛师爷轻咳一声,道:“兵者,凶器也,出师讲究天时、地利、人和,讲究不战而屈人之兵,所谓上兵伐谋,咱们既然不占优势,更不易力敌,只好智取了。”

    “怎么智取?”谢老二催促道。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咱们现在必须做的只有一点:尽快探听到他们团结会的虚实,先整清楚水牢里那烟袋老儿所说的到底是否属实,然后趁早下手。肖疤子说趁夜火攻,这招儿想想也挺好,只是这火不好放,听说他们的窑建得结实,又是院墙又是炮楼的,外面放火怕烧不进去,里面放火更加不易,那得提前派个兄弟去卧底,而团结会招募团兵听说盘查严格,面生的人都混不进去,咱们兄弟多半是关外跟来的,一张嘴就漏了馅儿,要是打算砸响这窑,就得玩点阴招。”葛师爷上身前倾,目光狠毒。

    姚大脑袋看葛师爷的表情就知道他准是想出了一个阴狠损毒的办法,他皱眉问道:“什么阴招?你直说吧。”

    葛师爷环视众人一眼,见大伙都一言不发地瞧着他,有些得意地捋了捋胡子,故意压低了声音道:“咱们挑个天黑风紧的夜里,假装看守不力,被他们逃出去,他们必定回索家岭去报信,咱们提前在索家岭埋伏好,等他们叫开院门,兄弟们一起杀进去,夜里看不清,他们的喷子就变成了烧火棍,近身战,咱们兄弟砍他们还不跟切瓜一样?”

    众匪互相对视,交口称赞道:“妙计!妙计!师爷妙计!”

    姚青眉头微皱,“他们围院里有多少驻守的团兵你知道么?你就不怕这窑砸不响,咱们反被人家包了饺子?”

    葛师爷早料到会有人这么问,他不紧不慢地回答道:“因此我说要先探听他们的虚实。不过这是以谨慎为上,没多大的必要。试想他们团结会由村民自发组织成立的,粮草军饷不比正规军,有国家供应,自筹的话怕短时间很难准备充足,团兵怕也招不够数目,那院子里房屋不多,团兵夜里多半还得各回自家过夜,因此我断定他们值守的人多不了,这窑绝对能砸响。”

    “砸!”谢老二喊道。

    “砸他奶奶的!”肖疤子带着一群喽啰跟着起哄。

    众匪围着姚大脑袋,等他拍板同意,姚大脑袋却只是微微摇头。

    “大当家的,你还犹豫什么呢?”谢老二问道。

    姚大脑袋虎着脸扫视一圈,众匪立即安静下来,他道:“索家岭可不是咱们的地盘儿,那院子更是武团长家的,咱去人家的家里动武,你们也不考虑考虑后果么?”

    “这……”谢老二说不上话来。

    葛师爷略作思索,说道:“武团长随军出川去了,团结会聚在他的院子,是借用还是霸占谁也说不准。”

    “哼,你保准他不回来了么?”姚大脑袋冷哼道,“我跟他武兴华见过两次面,虽然谈不上什么交情,可是咱们天台山从没遭受过川军大规模的围剿,一方面是咱们讲道义,跟别的山头儿的绺子不一样,没给他们添什么大乱子,另一方面必定是武兴华留了情面,咱们可不能趁人家不在,毁了人家的宅子。”

    “那依着大当家的意思,这事怎么了结才好?”葛师爷问道。

    姚大脑袋拍了拍座椅扶手,“我怀疑团结会是在闹内讧,水牢里关的那些人票是被利用的冤大头,肯定有人盼着借咱们手除掉他们,借以挑起事端,咱们得想办法传出信去,让他们的同伙知道,这几个人正活蹦乱跳地在山上作客呢,可没谁宰了他们,他们再敢胡来,咱们可真不客气了!”

    “怎么传信?咱们可没时间跟他们穷耗,得尽快派人直接送信过去,可是他们连说票的都敢动,咱们还能派谁去?兄弟们没必要再冒这个险了。 ”葛师爷看一眼众匪,面露忧色。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有什么婆婆妈妈的?非要送信的话,我去,我看他们敢动动我试试!”谢老二撸胳膊挽袖子,满脸的不忿。

    “你不能去,我不能再让咱们山上的兄弟有什么闪失了。”姚大脑袋道。

    “那派谁去送信?”葛师爷问完,很快猜到姚大脑袋的心思,他慌忙劝阻道:“大当家的,你……打算让水牢里团结会他们自己人去?那可不行!咱们山上的布置可就全都暴露了!”

    姚大脑袋意味深长地说道:“那就找出这么一个人来,他既不会泄露咱们山上的机密,也不会莫名其妙、悄无声息地被团结会的除掉。”

    “去哪找这样的人?”肖疤子挠着后脑勺问。

    “我哪知道!要么从水牢里揪出几个来,咱们派人押他们一起去索家岭送信,要么下山抓几个村民去传话,总之得竭力避免冲突。”姚大脑袋道。

    谢老二双眉上挑,鼻翼狠狠地抽动了一下,他破锣般沙哑的声音这时尤其低沉,“大当家的,你是不是还打算回军伍中去?”

    肖疤子偷偷冲谢老二使了个眼色,谢老二故意侧过身去当做没看见。

    姚大脑袋倒是没有追究谢老二言语不敬,叹口气道:“落草只是权益之计,如今天下大乱,小日本咄咄逼人,正是咱们兄弟建功立业的时候。在小日本面前,大伙怎么说也都是中国人,国共都合作了,咱们犯不着跟团结会的硬碰硬。”

    “喜子和顺子的仇咱不报了?天台山丢的场子也不找回来了?”谢老二沉声问。

    葛师爷担心谢老二激怒姚大脑袋,连忙道:“大掌柜的,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呐,团结会那姓马的分明是打算拿咱们天台山开刀。瞅这眼前的局势,别说合作了,咱们就是服软认怂,人家怕也放咱们不过啊!”

    “打吧,大哥!”

    “大当家的,跟他们拼了!”

    众匪群情激奋,都憋不下这口气。。

    姚大脑袋闭上了眼,他满脸的倦意,无力地道:“今天就到这吧,都回去歇着,我自有主见。”

    “大当家的,让我带三十个弟兄,今晚就摸到索家岭去,瞧我砸了他们的窑!”谢老二嚷道。

    “谢老二!”姚大脑袋忽地站起,瞪着眼训斥道:“你可消停点吧!咱们手里的武器缺得厉害,拿什么跟人家打?反了你是不是?”

    谢老二央求道:“大当家的……”

    “别说了!滚回去!”姚大脑袋骂道。

    谢老二气鼓鼓地出忠义堂去。

    姚大脑袋又冲葛师爷道:“今个夜哨换双岗,喊崽子们把招子放亮,明天再派个人去给索家岭传个信,我倒要瞧瞧,那姓马的到底有几斤几两!”

    葛师爷点点头,答应一声,带众匪退出忠义堂去。

    姚青上前来,问道:“爹,你真打算明天再派人去索家岭送信?”

    “那又有什么办法,爹看出这些人和那姓马的似乎不和,我想着把他们全放回去让团结会内斗。”姚大脑袋叹气道。

    “那可不行,全放了他们可就没什么顾忌了,再者说,天台山上兵防布局也会就此泄露掉,咱们以后还怎么在天台山长住?”姚青皱眉反对道。

    “兵防布局倒是可以更换,麻烦些罢了,不说这个了。”姚大脑袋摆摆手,低声自语道:“泄露了又能怎么样……”

    姚青眼前忽然间浮现出一个充满朝气的面孔来,他想起了武岳阳,立即拍手道:“爹,我想起一个适合送信的人来!”

    “谁?”姚大脑袋急问道。

    “水牢里关着一个不会泄露咱们天台山兵防的人,这人上山时藏在车里的货物下面,山上布置他想必一点也没看见。”姚青喜道。

    姚大脑袋稍作沉吟,问道:“你是说那个时常吵闹犯羊角风的小伙计?”

    “正是他!”姚青肯定道。

    “青儿,拿纸笔来,这次给那姓马的送封信去。”姚大脑袋冷笑着取过纸笔,刷刷书写起来。

    烛光虽然黯淡,可“血债血偿”四个大字仍旧十分清晰。马长官捏着信纸,凑到火苗上,将信纸烧作几片碎灰。

    “黑狼,今天你险些坏了事!”马长官淡淡道。

    浓眉长脸的团兵站得笔直,两手贴近大腿外侧,挺胸抬头,站军姿般将双脚后跟并在一起,他回答道:“报长官,是属下办事不力,该受责罚!”

    “我说多少遍了,私下里咱们不用这么正式,你坐着。”马长官拨过一张长板凳到那代号为“黑狼”的浓眉长脸团兵面前,黑狼恭敬地坐下。

    马长官又冲屋子里的另一人道,“麻耗子,你也坐着吧。”

    “是,马长官。”脸上生着些许麻子的蓬头少年也依言坐下。

    马长官吹落信纸烧成的灰烬,扫了一眼两人,说道:“能不用枪尽量别用,搞出那么大的响动怎么收场?算了,其实今天事发突然,也怨不得你们。是我考虑不周,他们上门来才匆忙应付,明日得提前去半路拦截,务必断掉天台山传来的一切消息!”

    “是!”黑狼和麻耗子齐声应答。

    “这事拖不得,早晚得露馅。我设法鼓动团结会早日清剿天台山,黑狼帮我留意着各村各寨的风声,有事立即汇报;麻耗子去山口埋伏,遇见可疑人等,宁杀错别放过,今晚就行动。咱们的别动队能否光大复兴,成败在此一举!”马长官两眼闪闪放光。

    “驱逐倭寇、复兴中华、平均地权、完成革命!”三人举拳齐眉、异口同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