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下山

    更新时间:2017-11-01 19:51:05本章字数:3116字

    姚大脑袋率一众山匪来到水牢门口。何四一伙人尽皆站起,警惕地看着众匪。武岳阳趁众人不注意,悄悄溜到水牢深处,躲在人群后面。

    姚大脑袋从牢门缝隙看进去,左右看了好一会,皱眉道:“犯羊角风的那个小伙计呢?”

    “在后边呐!”骚猴儿扒着牢门探着头,指着武岳阳大叫,“小兔崽子你再硬气!别躲在后头,过来!大当家的跟你说话!快他妈过来!”

    “有话你就说,我听得见。”武岳阳露出半拉身子,仰头道。

    “你过来,有好事告诉你。”姚大脑袋招手道。

    武岳阳嗅到一丝阴谋的味道,他摇摇头不肯上前。

    骚猴儿一巴掌拍在牢门上,“还墨迹!你不挺有本事的么?快麻溜过来!”

    “你有本事你进来。”武岳阳挑衅地对视着骚猴儿。

    “嘿你奶奶的……”骚猴儿摩拳擦掌掏钥匙要开牢门,结果又在后腰上摸了一个空,他扭头冲姚青讨要开锁的钥匙,“大公子,钥匙给我。”

    姚青将钥匙丢给骚猴儿,却阻止骚猴儿开门,她上前一步说道:“今儿个大当家的要放你们中一个人下山,想下山回家的就往前站。”

    何四、黄脸汉子一伙人相互看看,都没有动,他们没有弄清山匪们打的什么主意,只有武岳阳三步并作两步窜到人群前头来,“妖……姚姑娘,你们可说话算话?”

    姚青凤眸微挑,面如冷霜,“啰嗦什么!你就那么急着下山么?”

    “我跟他们不是一伙儿,我本来就是被你们误抓上山的,失去音讯这么多天,家中人不知急成什么样子,你们行行好,快放我回去吧,到家后我求爹娘多送你们些钱财,算是这几日在山上的吃喝花销还不行么?”武岳阳一口气说道,这些话他倒没有扯谎,言语间流露出深深的委屈,竟险些将自己说哭。

    姚大脑袋微微颔首,骚猴儿疑惑道:“大当家的……”

    “开锁!”姚青催促道。

    骚猴儿只好打开牢门。

    事情转变太快,武岳阳一时间难以接受,他虽然时时刻刻都盼着逃下山去,可山匪这会儿真答应放他,他反倒升起一股因为没有历经艰辛、冲破万难的空虚失落感,觉得这似乎是一个陷阱。他没来由地谨慎起来,茫然四顾,看看姚大脑袋,又看看姚青,再看看何四。

    何四冲武岳阳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应承着,尽快下山再说。

    武岳阳这时候脑袋一片空白,哪里分辨得出何四的意思,他舔舔开裂的嘴唇,瞧着大开的牢门,犹豫要不要出去。

    “他妈的,你属驴的么?牵着不走打着倒退!你到底出不出来?”骚猴抖着锁链哗哗作响,比划着要重新锁上牢门。

    “你不是天天嚷嚷想家么,怎么又不打算回去了?”何四出声提醒武岳阳,“快回去吧,这些天你不见踪影,你老汉保准急坏了。”

    武岳阳脑袋突然转过弯来,他听出何四提醒自己别忘去给何四爹送信。武岳阳想通就不再犹豫,他大步走出水牢。

    “大首领说要放我,可不是耍人吧?”武岳阳故意以言语挤兑。

    “他妈的,废啥话!”骚猴儿横竖看武岳阳不顺眼,借故一巴掌抡向武岳阳。

    武岳阳后撤躲过,骚猴儿哪里肯放过,他得势不饶人,又一脚冲武岳阳小腹踢去。武岳阳早有防备,他不敢还手,又侧身躲过。

    “别添乱!”姚大脑袋怒斥道。骚猴儿不敢放肆,瞪武岳阳一眼,退到旁边。

    姚大脑袋摸摸下巴,上上下下瞧了武岳阳几遍,见他身着藏青的学生装,虽然满身的褶皱,且沾满了灰尘,可依然掩盖不了他身上浓浓的书生气。

    “你和他们不是一伙儿的?” 姚大脑袋问。

    武岳阳不敢乱说,他询问式地看看何四,何四微微点头。

    武岳阳回家心切,便不再隐瞒,他将自己如何混在何四的车队上、如何被劫上山、如何逃跑不成被囚水牢统统说了个明明白白。

    众山匪没有想到竟然误抓了武团长的公子,这个毫不起眼的小子怕是没有说谎的必要,

    众匪一时间议论起来,有人欢喜,有人忧虑。

    姚大脑袋稍作沉吟,问何四道:“何老四,这小子说的是否属实?”

    “他确是武团长的儿子。”何四道。

    姚大脑袋咧嘴笑了笑,“那就更好了,我还愁他能不能活着把信送去呢,这回不用担心了。”他使了个眼色,“瞧瞧他身上有没有夹带东西?”姚大脑袋身后窜出两个喽啰,径直上前来按住武岳阳,不由分说将他衣服扒下。

    “你们干什么!”武岳阳缩胳膊蹬腿拼命挣扎。何四一伙人更是按捺不住,如果武岳阳身上的密信被搜出来,水牢里这一干人等再也不用指望活着下山了,众人一齐涌向牢门。

    骚猴儿赶紧往牢门上拴锁链,可是何四一伙人已涌到门口,将木门扒开。骚猴儿急切间哪里拴得上,锁链被黄脸汉子夺过去,顺手甩在地上。没了铁链缠绕,骚猴儿哪里抵得住众人之力,牢门哐当一声由内而外打开,骚猴仰面跌倒。

    “砰!”一声枪响,一颗子弹钻进门口的土里。何四等人立即止住步子,不敢稍动。

    “锁上!”姚大脑袋举着枪,黑洞洞的枪口冒着烟,直指何四。

    骚猴爬起身,探身捡起锁链,将牢门重新锁好。

    “接着搜!”姚大脑袋收了盒子炮,插进腰间枪套。

    武岳阳身上的衣裤很快被扒下来,一个喽啰按住武岳阳,另一个喽啰翻弄搜查从武岳阳身上扒下来的衣裤,在上衣口袋里翻出两个苞谷饼,又从左右袖筒里翻出一本画有各种招式的图册和一个盛放有灰色粉末的瓷瓶。

    何四扒着牢门栅栏,巴望着武岳阳身上的密信不被搜出,可他知道自己的期盼必定会落空,眼瞅着武岳阳的衣裤被扒下,却没有翻出密信,何四即将消逝的期盼竟又生出一线生机。

    “快放开我!啊……”武岳阳杀猪般叫嚷着挣扎。可山匪们哪管他,连扒带拽,又将武岳阳贴身小衣剥了,仍旧没有搜到什么。

    武岳阳被剥光了上身,他急怒攻心,吸足一口气,胸腹鼓动,奋起踢腿,生出一股大力,将按住他腿的喽啰蹬倒在地。

    那喽啰揉身而起,拼着挨了两脚,重新按住武岳阳两腿。另一个喽啰又去剥他贴身的亵裤,武岳阳哪里肯依,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挣扎。

    “爹……”姚青忍不住皱眉阻止。

    姚大脑袋瞧着武岳阳空瘪的亵裤,根本什么也藏不了,就挥着手道:“行了行了。”

    两个喽啰依言放开了武岳阳。

    “还搜么?还搜么?你们这群天杀的棒老二!爷爷身上藏满了宝贝呐!”武岳阳骂骂咧咧地拾起衣服穿好。

    姚大脑袋不动声色地探手入怀,武岳阳不知道姚大脑袋会不会掏出一把枪来,不敢再骂。结果姚大脑袋只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来。

    “下山去,把它捎给团结会管事的。”姚大脑袋将信扔到武岳阳跟前。

    武岳阳有意反抗,但想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很识时务地将信捡起,塞到胸前。

    “狠话我就不说了,你老子带兵去了前线,这一亩三分地可就成了俺们的地盘。你好好地将这封信送去,你还快活地做你的大少爷。山上的情况也别乱说,你们家可好找着呢。把他眼睛蒙上,送他下山!”姚大脑袋边说边不停地拍着腰间的枪套。

    武岳阳一言不发地揣好十二式图谱、消炎粉包和“蒙汗药”瓷瓶,拍拍身上的尘土,转身向院门走去。他还未出院,被两人堵在门口。

    “这就放人了?”谢老二打着酒嗝,仰头看着姚大脑袋问。肖疤子在他身后不断地拉扯着他,“二哥,你喝多了,快回去吧!”

    谢老二猛地将肖疤子的手甩开,他像座铁塔般,将院门堵得结实。武岳阳不敢硬闯,默默退到一边,冷眼旁观。

    “咋的?”姚大脑袋虎着脸反问道。

    “喜子和顺子的帐怎么算?你真不管咱们弟兄了?”谢老二瞪着通红的眼睛继续问。

    “怎么算我有数!别喝点马尿就耍酒疯,给老子滚回去死觉去!”姚大脑袋突然间怒吼道,他为了山寨上众兄弟的前程费尽了心思,好几天没睡一个囫囵觉,山下团结会的人捣乱也就算了,山上自己人还趁乱拆台,这把怒火姚大脑袋再也憋不住了。

    葛师爷气喘吁吁地跟上来,帮着肖老疤往回拖谢老二,无奈谢老二身强力壮,更借着酒劲,哪里听劝,死活要找姚大脑袋给个说法。

    姚大脑袋气急掏出盒子炮,“反了你了!今儿个我崩了你!”

    姚青急忙阻止,推开姚大脑袋胳膊。

    “砰”地一枪,打在院门旁一颗青石上,将青石打掉一角。

    谢老二受惊出了一身汗,顿时酒醒过来,不再胡乱言语。肖老疤和葛师爷趁机赶紧将他半搀半背弄回他的小屋去。

    武岳阳恐事情多变,不想拖延,扫一眼水牢中何四等人,又瞅一眼众匪,低头往院外疾走。

    “送他下山!”姚大脑袋喝道。

    姚青上前来,将武岳阳的两眼蒙住,押到马背上,亲自护送他下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