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节外生枝

    更新时间:2017-11-01 19:51:32本章字数:3354字

    下山之前,姚大脑袋将姚青唤到跟前叮嘱她一路小心。

    姚青微微皱眉道:“爹,你总是不放心我。”

    “不是对你不放心,是有人不愿意让他们下山。”姚大脑袋这话自然是指谢老二一伙人。

    姚青自然能听懂,她点了点头,压低声音道:“爹,谢老二和葛师爷他们这些日子走得很近,难保没有商议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咱们不可不预防啊。”

    “哼,谢老二脑后生着反骨,我一早就知道了,反正大伙儿在一口锅里吃饭的时候也不多了,随他去吧。”姚大脑袋意兴阑珊道,“这些以后再说吧,你好好看着这小子下山去,尽早回来,是打还是和,咱们做两手准备。”

    姚青点头答应后就押着武岳阳下了天台山。到得山下,姚青拉住了马,将武岳阳头上蒙眼的黑布扯去。

    “老老实实把信捎过去,团结会几百条人命可就看你的了。”姚青跳下马来,将缰绳甩给武岳阳。

    “我怎么就不信呢。”武岳阳用手遮住刺眼的阳光,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姚青道。

    “不信什么?”姚青柳眉轻挑。

    “最初我的确担心团结会不敌你们天台山,可是,这几日被你们囚在山上,虽然没有瞧见什么,可多少还是感觉到,你们天台山似乎有什么不利的情况,你们怕着团结会呐。”武岳阳摇头晃脑地分析道,“所以,我不信团结会的人命掌握在你们的手里,包括水牢里何四一伙人,你们可不敢要了他们的命。”

    姚青气恼,顷刻间粉面含霜。她可不管武岳阳是怎么分析的,她只是看不惯武岳阳骑在马上居高临下、小人得志、趾高气昂的嘴脸,“你说我们不敢?”

    “何止不敢,你们连去送信的人也挑不出来一个,你倒告诉我这又是为什么?”武岳阳笑谑道。

    姚青紧咬着贝齿,直盯着武岳阳道:“你下马来,把信给我。”

    “好啊,整个天台山只有姚大公子最是有种。”武岳阳探手入怀,去拿姚大脑袋交给他的信。

    武岳阳竟然用“有种”来形容她,姚青简直气炸了肺,她伸手去接信,可武岳阳却不下马来,他从怀中掏出一团黄乎乎的东西扬手抛给姚青,“接着!”

    姚青接过一看,分明是块啃了一口的苞谷饼,她甩臂地将苞谷饼扔下,跨步上前拦马。武岳阳哪容得她近身,他两腿一夹,用力一巴掌拍在马臀上,座下黑马瞬时飞窜出去,转眼间将姚青甩到后头。

    武岳阳心情大好,这回可出了一口心头恶气,他回身大笑,“哈哈,你来追我啊,棒老二跑得可比马还快呐!”

    姚青咬碎了银牙,迎着马蹄刨起的尘土直追过去。

    武岳阳占够了便宜便策马飞奔,他虽然断定天台山上的山匪不敢将何四一伙人怎么样,可是事关重大,他不敢马虎,何四给他的密信还藏在他的裤裆里,刚才险些被山匪搜出。他心里琢磨着,这封信必须尽快送给何四他爹何保长。

    在县城中何四的货栈里,武岳阳曾见到何保长捧着水烟筒靠在货栈门口的躺椅上晒太阳,他要将密信亲手送给何保长就得去县城,可是武岳阳这时急着回家,他在岔路口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纵马驶向县城。

    姚青追到岔路口的时候,马蹄扬起的尘土已经散尽,她远远望见武岳阳拐到去县城的大路上去。姚青恨恨地一跺脚,“我看你能绕到哪儿去!”她反向奔索家岭方向跑去。

    很快进了县城,武岳阳驱马直奔何四的货栈。

    何四一伙人被天台山的山匪劫去多时,何四的婆娘失去了男人的音讯,每日寝食难安,他几次到索家岭找公公何保长,追问何四下落。何保长遮掩不住,只得告诉她何四被山匪劫了去。何四的婆娘知道男人怕是性命不保,本着破财免灾的愿望,翻出箱底陪嫁的金银首饰给何保长送去,指望公公能尽快将何四赎回。何保长怕她承受不了,不敢将听到的坏消息告诉她,只能反复催促马长官早日出兵攻打天台山。

    何四的婆娘整日扒着门框,向外翘望,期盼街口能出现何四的身影。这日清早她听到街口传来一阵马蹄声,赶紧迎出货栈门口。

    “四婶,何保长呢?”武岳阳下马问道。

    武岳阳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和当初干净整齐、意气风发的书生判若两人,何四婆娘险些没认出他来,“他不是在索家岭么?几时回来过?”

    武岳阳暗叹竟白跑了一趟,他更不答话,跨身上马,拨转马头,抖缰绳绝尘而去。

    何四婆娘高叫道:“你找他干嘛?”

    武岳阳急着回索家岭,哪有时间理她,他双脚一磕马腹,转眼间就去得远了。

    索家岭这几日很是热闹。团结会很快就要与天台山开战,马长官为了便于集权指挥,打乱了团结会之前的村寨家族式结构,重新以射击、投掷和骑兵的功能性调整分队,这几日正抓紧时间操练,索家岭周边划分出几个训练场,每日枪弹射击、刺刀拼杀和骑兵马蹄声不断。同时团结会担心天台山的前来探查情报,在索家岭周围远近布置了数十个岗哨,所有靠近索家岭的贩夫走卒,都得经过盘查后才能通过。

    除了这些明地里的岗哨,马长官又私自布下几处暗哨,专门用以截断来自天台山的消息。那被马长官称为“麻耗子”的麻脸少年就奉了命令,到索家岭东口路旁的竹林埋伏起来。这里位置极佳,是进出索家岭必经之地,而且离道路很近,行动起来完全可以出其不意。

    这几日里,麻耗子出手三次,杀了三个可疑的过路人。他出手没有什么准确的依据和参考,只要感觉来人像是天台山送信的,就果断出手,他只记得马长官的命令:宁杀错,不放过。

    麻耗子在竹林里趴了一早晨,只见到从索家岭往外去了些挑送茶叶和菜果的农夫,并不见从外面向索家岭里来人。他回身看看用杂草和枝叶草草掩盖的三具尸骸,琢磨着用不用挖一个深坑掩藏得仔细一些,正犹豫着,忽听到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麻耗子伏下身子,从草丛间向外观望,那人很快跑得近了,麻耗子再仔细观看,发现来人竟是个女子。

    来人正是姚青。

    姚青远远望到索家岭四周遍布岗哨,道路上多处设卡,她不敢靠近,又瞧到岭口一片竹林,竹林离路很近,姚青当下决定到竹林等候武岳阳。她想起武岳阳骑着快马,到时候自己未必拦得住他,就从路边搬了些枝木、石块摆在道路当中。

    麻耗子好奇地看着姚青来来回回搬弄杂物阻隔道路,他眯起小眼,心头充满了疑惑,“这丫头是马长官另派过来的?怎么从没听说过队伍里有这么一个女成员……”

    姚青布置妥当,拨开长草,进竹林来。

    麻耗子还没来得及掩埋那三具尸骸,只在上面铺了些枝叶遮挡,根本掩藏不住,这时正被姚青看到。麻耗子索性站起身来,侧身而立,左肩在前,右脚靠后,整条右臂被身子挡住,袖口漏出刀柄,右手两指夹住刀尖。

    两人四目相对,谁也没有枉动,竹林中骤然变冷。

    对峙了好一会儿,麻耗子率先说话,“黑鞋黑袜黄皮带。”

    姚青呆愣住,她听出对方显然是在跟她对暗语,她哪里对得出。姚青看了看旁边树枝下面的几具死尸,又瞧瞧对面麻脸少年蓄势待发的姿势,暗道今日若要脱险怕少不了一番争斗。姚青瞧着麻脸少年的架势就自知不是他的对手,她对不上暗语,就闭口不答,偷偷瞅准了逃跑的方向,腿上发力,迅速跑向林外。

    不等姚青跑远,麻耗子袖中短刀已经出手,那短刀三棱尖刃,在空中翻着跟头,快速旋转着飞向姚青。姚青只见一束青芒射向自己的咽喉,急忙扭头躲避,一边抽出腰间的盒子炮。她堪堪躲过第一刀,麻耗子第二刀又到,“叮”地一声脆响,盒子炮被飞刀击落,姚青右手的虎口也被飞刀刺伤,划出一道血痕。

    麻耗子见到姚青竟然携有枪支,断定她的身份绝不简单,或是天台山的山匪,或是流窜于此的共党分子。麻耗子庆幸自己多亏抢先动手,并决定生擒了她,以从她身上着落些有价值的情报。

    姚青左右躲闪,转眼间逃出竹林,麻耗子在后面紧追不舍。姚青一边跑一边回头查看,以防被麻耗子飞刀所伤。麻耗子拾起一枚飞刀,攥在指尖,瞅准姚青扭头之际抖手甩出,刀柄正中姚青膝盖后窝,她登时摔倒。

    麻耗子上前来扭住姚青双臂,将她反绑得结结实实,塞住了嘴,拖回竹林。麻耗子擦一把汗,从前胸掏出一支炮竹,打算招来帮手,将姚青秘密押回审问。麻耗子掏出洋火来,忽听到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他赶紧揣好洋火,又潜伏起来。

    武岳阳很想掏信出来看看上面写着什么,他强忍着好奇心,一路紧赶,终于在晌午前赶到了索家岭。这时他又饥又渴,还憋着一泡尿,正急着将信送妥,好尽快回家去,可绕到岭口,远远看到竹林旁的道路上堆满了石块和树枝,他不得不收了收缰绳,将马喝停。

    “谁啊?有病啊!好好的路摆这些树枝干嘛……”武岳阳下马来,抓过几根树杈甩臂扔到路旁。那几块石头他倒懒得管,他觉得马可以直接跃过去。

    搬完了枝木,武岳阳瞅瞅前后都没有人,就到路旁解开了裤子,这一泡尿再憋一会儿可就要尿裤子了。他方便完长出一口气,顺便将裤裆里的密信掏出,这封信硌了他一路,搞得他浑身不舒服。武岳阳捏着信,再也忍不住好奇,他又前后瞅一眼,舔舔嘴唇,刺啦一声,撕开了信,取出信纸,对着阳光默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