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血夜

    更新时间:2017-11-24 10:39:05本章字数:3202字

    何保长押两人向外走去,院中三四个巡视的团兵扬起火把照了照,见到何保长就没有过问。三人提心吊胆地走到门口,被两个值守的警卫拦住,这时值守的已不是白天的两人。

    “这是怎么回事?”其中一人问道。

    何保长迎上前来,说道:“这两人是天台山的奸细,今晚咱们要围剿天台山,马长官早有安排,他让老朽务必将他俩押去,以作谈判之用。”

    那警卫疑惑道:“他们怎么不自己押送呢?还有,你怎么这会儿才出发?马长官率着大队人马,上路已快一个时辰了,你们还赶得上么?”

    何保长略作沉吟,说道:“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任务,正如两位小哥儿在这守卫咱们堂口,他们才无后顾之忧,放心去剿匪,大伙儿都是为了团结会。马长官安排我这时候出发,自有他这么安排的道理吧。”

    “可是他们走时将马都骑走了,你押着他俩走去天台山么?”那警卫又问道。

    “小哥放心,马长官在村寨口早为我们留好了马。”何保长焦急万分,他冲武岳阳和姚青使了个眼色,呵斥着催促两人快走,“你俩给我老实点,这儿可不是你们天台山!”

    “等等!”另一个一直没说话的警卫拦住何保长。

    何保长、武岳阳和姚青一齐站住,三人都感到不妙。武岳阳左右张望,偷偷寻找逃跑的方向。姚青暗暗将手从绳索里抽出半截,她的盒子炮早被麻耗子夺去了,她盯着警卫拎着的步枪,做好了抢枪夺路的准备。何保长默默用身子挡住两人,打算一旦事情败露,就用身体挡住团兵,舍了老命也得让两个娃娃跑出去。

    “你一个人怎么能押送了他们俩?给你这个。”那警卫从肩上卸下枪来,递给何保长。

    三人谁也没想到那警卫竟是担心何保长押送不了两人,何保长木然接过了枪,感激道:“还是小哥儿想的周到,这枪我回来就还你。”

    “枪里上好了子弹,拉栓就能打。”那警卫叮嘱道,“明早换班前可得还我,要不我可不好交差。”

    “忘不了,我得赶紧走了。”何保长冲两个警卫点了点头,立即押着武岳阳和姚青奔村口而去。

    转过了集市口,姚青扯掉手腕上的绳索,道:“村寨口当真有马么?”

    “你做梦呢!”武岳阳揶揄道。

    “你……”姚青怒视武岳阳。

    “没工夫吵了!”何保长拦住两人,“我那院子里还有几匹瘦马,脚力不算好,却总比徒步要快上许多。”

    姚青瞥武岳阳一眼,随何保长向前街疾行。武岳阳站在原地未动,“咱们在这儿分开吧,跟着你们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何保长有些傻眼,他回身道:“那谁去山上报信……”

    “不用他!咱们快走!”姚青头也不回地催促道。

    何保长一步三回头地带着姚青消失在黑夜里。

    武岳阳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暗暗埋怨自己不够义气,何四叔一伙人还关在水牢里,自己脱离了危险就不管他们了?可是还能怎么样?送信有姚青一个人就够了,自己总不能随她上山公然和团结会对抗吧?况且说破了天,土匪终究是土匪,天台山一伙儿怎么说也算不得好人,团结会前去攻打,不管打着什么旗号、抱有怎样的目的,也是堂堂正正的剿匪。武岳阳一路上劝慰着自己,向后街外公家奔去。

    天台山上,姚大脑袋将夜里的砸窑行动部署完毕,山上众匪各自准备,一片混乱。

    姚大脑袋心神不宁地坐在忠义堂的虎皮座椅上,他右眼皮一个劲儿地跳个没完,跳得他心烦意乱。姚大脑袋暗骂了一句“妈了个巴子的”,起身出大堂来,高声喊道:“疤子!肖疤子!”

    肖疤子答应着从东侧砖房跑出来。

    “召集兄弟们,收拾家伙,走!”姚大脑袋挥臂道

    “天刚刚黑,走这么早?”肖疤子道。

    “早去早准备,咱们这呼呼啦啦一大群人,跟在何四他们后面肯定瞒不过去。咱先走,到索家岭候着他们。”姚大脑袋道。

    “嗯。”肖疤子答应一声,跑出院去,很快将人马召集整齐。

    谢老二和葛师爷也双双赶来。“是不是早了点?”葛师爷上前问道。

    “青儿还在他们手里,我可等不起。”姚大脑袋牵过马,按马鞍翻身上去,“谢老二,水牢里那些秧子你可看好,记得半夜放人,别早也别晚。今晚让兄弟们精神点!”

    “大掌柜的,你放心吧,我备好酒菜,等着你们的好消息。”谢老二瞪着大眼道。

    “走!”姚大脑袋拍马率先跑出,肖疤子带着众匪紧随而去。

    见到姚大脑袋一伙人去远,葛师爷和谢老二对视一眼,葛师爷使了个眼色,和谢老二一前一后走进忠义堂。

    “布置妥当了么?”葛师爷低声问。

    谢老二摸摸光溜溜的脑袋,笑道:“万无一失。”

    “事关紧要,可容不得丝毫马虎!”葛师爷老脸肃然,沉声说道。

    “我知道,派去的人都是我的心腹,已经在黑树林里埋伏好了。过半夜后,等水牢里那些秧子下山通过后,他们会立即在黑树林那段路上埋雷,二十颗,整整二十颗!保证让他姚大脑袋有去无回。”谢老二咬牙道,他破锣般的嗓音在这空旷的大堂里显得尤其沙哑。

    “那就好。”葛师爷捋着胡须道,他又问,“你跟肖疤子透风没有?”

    “没有,你不是怕走漏了风声,不让我告诉他么。”谢老二道。

    “没告诉就对了!成大事当有割舍,无毒不丈夫!”葛师爷恶狠狠地说道。

    谢老二仰头看着头上的“忠义堂”的牌匾,缓缓地叹了口气,道:“我有些不踏实,总觉着这事咱做得是不是太绝情了?”

    葛师爷冷哼一声,说道:“是他不仁在先,他闺女被人家捉去他才着急,咱们兄弟被人家点了两个,他可曾有过什么动作么?他闺女的命是命,咱们兄弟的命就不是命了?他一门心思想着重回军伍,可曾给咱们兄弟打算过?”

    谢老二闻言额头青筋暴起,当即一拳砸在桌子上,道:“去他娘的!就干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熬着慢慢流逝的时间,等候着半夜来临。两人坐立不安,都如初进洞房前的新娘子一般,目光里充满了慌张,也充满了期待。

    这时的武岳阳同样目光闪烁,充满了慌张和期待。他心急火燎地向外公家奔跑,再绕过两排房子就能抵达。忽然几声枪声响起,紧接着一阵马蹄声接近。借着月光,武岳阳见四匹马正向自己跑来,前面三匹马上的黑衣人一边催马快跑一边不住地回身射击,最后那匹马只驮了一副马鞍,马背上空无一人。四匹马后面一团黑影踏着大步正在追赶。

    武岳阳不敢迟疑,赶紧躲到路边墙角后蹲下。

    四匹马呼啸而过,后面那追赶的黑影也飞速从武岳阳身前掠过,那人一边追赶一边挥臂向前,好似在投掷什么。果然前面相继传来惨叫声,接着是扑通扑通的坠马声。

    武岳阳隐隐觉得那黑影有些熟悉,这种僵直着胳膊腿跑步的姿势他绝对见过,他琢磨着什么人能徒步追赶马匹,猛地想起二爷爷灰袍老人“活死人”张元顺来,再回想刚才月光下掠过眼前的那团黑影,更加确定必是二爷爷灰袍老人无疑。

    二爷爷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追赶的又是什么人?武岳阳寻思道,他感到大事不妙,立即向外公家跑去。

    拐过了巷口,武岳阳看到外公家的大门敞开着。他舔舔干瘪开裂的嘴唇,不想进院去,仿佛不去看,里面就不会发生什么。可是他仍旧一步一步走进院来。

    门口一动不动地躺着一个黑衣人,满面的鲜血,头顶有颗拳头大小的石块,上面被血染红了半边。他显然是被灰袍老人用石块击碎了头骨死去的。

    武岳阳往里走,绕过满院子被打烂砸碎的桌椅板凳、盆罐、竹筐和棉花袋。

    外公俯身趴在一个大木箱上,木箱里散乱着满满的古书,那是外公的命根子。武岳阳看到外公后背铜钱大小的枪眼,已经没有血液流出。他上前去,触了触外公的伤口,还没有凉透,再将手伸到外公鼻下,感觉不到一丝气息。

    “阿公,阿公……”武岳阳叫了两声,又摇摇外公的胳膊。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娘,我娘呢?娘!”武岳阳扭头向屋里跑去,打着踉跄跑到内室。

    内室木柜上的油灯仍在燃烧着,屋里一片狼藉,箱柜全部敞开,衣服被褥满地都是。林淑芳倚靠着床腿半坐在地上,眼皮一下一下地抖动着。

    武岳阳飞扑过去,抢倒在林淑芳腿旁。武岳阳爬起来,爬到林淑芳身旁,“娘……娘……”武岳阳用手堵住林淑芳腹部的枪眼,“怎么办……娘……你说话啊……”他的眼泪扑簌簌落下来。

    林淑芳涣散的目光似乎重新找到了焦点,她眼珠微转,看到是武岳阳,她欣慰地露出一丝笑容来。

    林淑芳嘴角带着笑,一动不动地盯着武岳阳看了好一会,终于集起最后一丝力气,说道:“岳阳,你回来了……好,你没事娘就放心了……”

    武岳阳慌张起来,他感到母亲腹部不再有丝毫的起伏。

    “娘,娘……”武岳阳嚎叫道。

    林淑芳躺着她儿子的怀里,带着微笑,慢慢闭上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