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毒气封山

    更新时间:2018-01-10 11:00:10本章字数:3183字

    姚青远远见到黑树林方向一片亮光闪过,紧接着轰隆隆一阵震天巨响,地面随之颤了又颤。姚青座下马突然受惊,前蹄扬起,险些将姚青掀下马背,她紧抓缰绳,将马控制住,隐隐觉得心惊肉跳,暗道:“不好!”拍马急速回奔。

    很快到得黑树林,路口处一片惨象,血腥之气扑鼻,姚青木愣愣地看着满地的死尸,“哇”地张嘴呕吐起来。她腹中空空,吐尽了酸水,跳下马来,四处寻找,“爹,爹……”她的声音颤抖起来。

    最终在断树前,姚青找到了还未断气的姚大脑袋。

    “爹,这是怎么了……”姚青泪水连珠般顺着脸颊流下,她看着姚大脑袋空荡荡的左臂,左胳膊齐根而断,露出白森森的骨头,胸口一片血肉模糊,两腿都以怪异的角度扭向一旁,腿骨显然早已断成了几截。

    姚大脑袋嘴角一阵抽搐,姚青赶紧附耳上前,可是姚大脑袋只是急促地喘息着,说不出半个字来。他又竭力地抬起右臂来,姚青托住他的手,抽噎着问:“你想说什么?爹……”武岳阳这时赶了过来,姚青竟没听到。

    武岳阳不动声息地凑到姚大脑袋身旁,姚青抬头看他一眼,眼神空洞,也不知有没有看到,依旧俯身抓着姚大脑袋的手,“爹,你有话要说……是不是?”

    姚大脑袋再次挣扎着抬起右臂,嘴唇蠕动个不停,可是仍旧说不出一句话来。

    武岳阳顺着姚大脑袋的目光,看到一顶军帽端端正正地落在草丛上面。武岳阳捡起军帽,吹落上面的尘土,递给姚青。

    姚青见父亲死死地盯着这军帽,明白了他的意思,她接过军帽来,轻轻地戴在姚大脑袋的头上。姚大脑袋右臂落下,睁着大眼,停止了呼吸。

    “爹,爹你说话……”姚青慌乱起来,摇晃着姚大脑袋的手臂道。

    姚大脑袋一动不动,大睁着眼,好似在看着虚空思考着什么。月光下,他空洞的眼神充满了向往和不甘。

    “他走了。”武岳阳从草丛中捡起一片碎布,想要遮住姚大脑袋的头脸。姚青一把将武岳阳推翻,冰冷冷地瞪着他。

    武岳阳也刚刚经历了这种惨痛,他理解姚青此时此刻的心情。武岳阳虽对姚青同病相怜,可是他并没有也没打算告诉姚青自己的遭遇,他看着姚青将姚大脑袋的尸身背到树林中挖坑掩埋。

    武岳阳一言不发地从四周搜寻起几十个弹夹,统统塞在怀里。他看姚青一眼,想说些安慰的话,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索性不说。正巧前面传来了密集的枪声,显然团结会开始攻山了,武岳阳牵马绕过地雷炸出的大坑,打算尽快赶到天台山去。

    姚青冲上前去,一把拉住武岳阳,夹手将武岳阳腰间的盒子炮夺过。

    武岳阳任她夺去盒子炮,俯身又去满地死尸身上搜寻,很快就找到一把沾血的盒子炮。武岳阳满不在乎地将盒子炮在腿上蹭了蹭,塞进怀中。

    姚青翻身上马,回身望了望掩埋姚大脑袋的坟包,毅然咬牙离去。武岳阳又在乱草间挑了两支马枪背在身后,牵过马来,尾随姚青奔向天台山。

    天台山上,团结会倚靠兵力和武器装备上的绝对优势,一个个拔掉天台山各处岗哨,快速向山腰的大寨推进。

    谢老二带着众匪拼死抵抗,无奈团结会兵多弹足,倚靠火力压制,使得众匪地势上的优势完全无法发挥。眼见阵地一片片失去,谢老二急红了眼,可是丝毫没有办法,他和肖疤子借着一个石块砌成的碉堡硬守了片刻,最终还是被团结会一轮手榴弹给撵了出来,他们身上多处被弹片炸伤,众匪多有伤亡,虽然在反击中也给团兵造成一定损失,可相对于团兵众多的基数,这点损失对他们的战斗力完全不构成什么影响。

    随着一声巨响,山腰处的一个道观被炸断了拱柱,轰然倒塌,天台山众匪只得退回到山寨中去。

    众匪若是固守山寨,或可抵挡一阵,可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一旦被团结会围困住,怕是插翅也难逃了。葛师爷见情势危急,谢老二却仍旧安排众匪死守大寨,他急忙阻止道:“山寨这就要被人家围上了,还守个什么?趁着他们还没围拢,赶紧撤吧!”

    “撤他爷爷个蛋!老子跟他们拼了!妈了个巴子的。”肖疤子侧头叫骂道,他一只耳朵被炸聋了,幸好另一只耳朵渐渐恢复了听觉。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火烧眉毛了,这工夫哪是置气的时候?”葛师爷苦劝道。

    肖疤子朝手心吐了口唾沫,搓搓手,将盒子炮的空弹夹卸下,一颗颗填满了子弹,“爷爷咽不下这口气!杀一个保本儿,杀俩赚一个!”

    葛师爷正不知该如何说服他,谢老二仰头望着山寨外,突然说道:“咱们还能撤到哪里去?”

    “后山,从后山下去,赶紧绕道青草坡撤离。再磨蹭想走也走不了啦!”葛师爷催促道。

    谢老二眼见团兵正在山前集结休整,犹如搬家的蚂蚁,黑压压的一片,当下不再迟疑,亮开破锣嗓叫道:“收拾弹药和银元,三分钟后在这儿集合撤离山寨!”

    众匪一哄而散,飞奔着去收拾各自的物品。葛师爷抓过早已收拾妥当的行囊,站在院子里不断催促,“快点快点……衣服鞋帽就别带了……还拿什么行李!”

    团结会推进到距山寨前门不足五百米处,团兵牢牢将山寨通向山下的几条道路占住,马长官更下令以树木和乱石阻断道路,就地设置掩体。他后悔没有随军携带铁锨和镐头,以致无法挖掘战壕,否则就有十足的把握将天台山众匪尽数剿灭。

    “停下干嘛停下干嘛?”孟屠子不忍看到自己拼了命获得的优势就这么白白放走,他气势汹汹地冲到马长官跟前,瞪眼叫道,“趁势直接冲进去连窝儿端了他们,干嘛留一口气?”

    其他几个头目也不明白为什么不一鼓作气直接冲进大寨,一齐不解地看着马长官。

    马长官掏出一方手帕来,仔细地擦拭着手中的盒子炮,缓缓道:“穷寇莫追,这山寨已经是咱们的了,还怕他飞了去?”

    “你要是怕里面有埋伏,我率领我们索家岭的投弹手打先锋,一轮手榴弹扔进去,将整个山寨炸平算了!”孟屠子叫嚷道。

    “你可知道还有多少手榴弹么?”马长官不动声色地问。

    孟屠子回答不出,扭头喊道:“齐敦子,手榴弹还剩多少?”

    “哪还有了!”不远处有人扯嗓子回答道,那人又道,“你等下,”过片刻后喊道,“还有十一颗!”

    “不能吧,怎么才剩这么点?他妈个傻儿……”孟屠子低声嘀咕道,也不知道是在骂别人还是在自责。

    马长官也不理孟屠子,他抬头向山寨望去,见群匪集结完毕,开始向山后转移。马长官令团兵舍弃马匹,就地埋伏,又招招手,将一名团兵叫到近前,吩咐道:“去吧,是时候了。”

    那名团兵点头答应一声,从身后背囊中取出一只炮竹,点燃了举在手里。嗖嗖几声过后,炮竹在半空中噼啪地炸裂开来,夜幕中短暂地显现出几朵绚丽的烟花。

    麻耗子带着十余个黑衣人在后山潜伏了大半个晚上,听到爆豆般的枪声,断定交战激烈非常。麻耗子一行人早早在后山各处备下干草和硫磺,可是迟迟不见马长官发射的信号弹,有人想去山前打探一番,被麻耗子制止住。麻耗子不善言辞,只用了一句话将其余黑衣人安定下来,他说“按计划行事”。

    看见了夜空中的信号弹,麻耗子立即率众黑衣人点燃干草和硫磺,顿时刺鼻的烟雾升起,滚滚浓烟很快将后山笼罩其中。麻耗子一伙黑衣人不敢耽搁,迅速绕向山前去与团结会大部会和。

    众匪这时已经冲出大寨,呼呼啦啦一队人马绕向后山,对于后山的陷阱竟无半点察觉。麻耗子一伙黑衣人躲入草丛,避过众匪,顺利回到山前与马长官碰头。

    谢老二一路忐忑,心里估摸着团结会可不会轻易放任他们离开,他担心后山下去的道路已被团结会封锁,可是又不得不硬着头皮闯上一闯,因为这是他所知道的仅有的一条逃生之路。谢老二不知道另有一条近路直接通向山下,不过即便知道他也不会走这条路,缘于这条近路陡峭,根本无法骑马。

    姚青绕过山脚,见山前各处要地都已经被团结会占了,火把密密麻麻地遍布各处。她跳下马来,悄悄顺着山谷间一条羊肠小道向山上爬去。这条小道崎岖曲折,沿溪流延伸到山寨,夜色中根本无法发现,正是山脚下通往山腰大寨的近路。

    武岳阳跟着姚青攀上小路,他不动声色地尾随在姚青身后。

    “别跟着我!”姚青直接掏出盒子炮来,枪口对着武岳阳。

    夜色中,武岳阳看不清姚青的表情,可是他可以感觉到姚青由愤恨和绝望滋生而出的浓浓的杀意。武岳阳犹豫了一下,咬牙道:“团结会中,混进去一些国军的特务,我要杀光他们。”

    姚青微微一愣,没有追问,但也没有再轰赶武岳阳,“你敢不老实,我立即崩了你!”姚青收回了盒子炮,转过身去,快速向大寨进发。武岳阳仍旧不动声色地尾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