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圣谕碑

    更新时间:2018-01-19 16:04:24本章字数:3126字

    马长官虽然宽慰众人炸药不会炸塌岩壁,可是他心里也没有底,不敢直接将炸药塞到巨石和石壁之间的缝隙中去。等众人在巨石上打好了炮眼,他又让手下在炮眼外遮了几块石头,避免炸药直接炸裂石壁。

    一切布置妥当,别动队众人远远躲开,黑狼将炸药长长的引信点燃,轰隆一声巨响,碎石激射,烟尘弥漫。

    武岳阳在密道中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终于选定了尽头密室内的封板,这处封板四周有木梁支撑,坍塌的危险相对小一些,而且地上有一块树根可以踏足,使他能更接近封板。武岳阳甩下肩上的汉阳造,划开刺刀,一手抓着枪托,仰起头小心翼翼地探着上方的封板。他慢慢撬开一根撑柱,正全神贯注地以刺刀一点点挑开封板下面的泥土,武岳阳仿佛走在悬空的绳索上,当真是千钧一发,豆大的汗滴从他耳前流下,这时猛听到爆炸的声响,吓得他脚下一滑,一个后仰摔倒在地。他以为自己弄塌了密道,就地向后几个翻滚。

    狼狈地滚出密室后武岳阳才敢回过头来,他见到密室上方的封板依旧牢牢地嵌在泥土和碎石当中。武岳阳惊魂未定,爬起来,谨慎地绕过撑着封板的梁柱,他再次走到密室尽头的土墙前,侧耳倾听,仍旧没有任何声音,但武岳阳断定刚才的声响是从土墙后面传出的。

    武岳阳擦擦额头上的汗,将刺刀插进土墙,一下一下地挖起来。

    烟尘散尽,卵状巨石纹丝未动。别动队众人围上前来,只见炸药仅仅将巨石的炮眼削平,顺带着将巨石后面的岩壁崩出一条裂缝。虽然没能完全炸碎巨石,不过马长官的目的已经达到,众人清理干净碎石,岩壁上不大不小地显现出刚好能容一人进出的洞口。

    黑漆漆的洞口向外透着凉飕飕带着潮气的冷风,几支火把凑到洞口,只照出几步远,洞内多年未见光亮,火光如雨滴落在龟裂的干土上一般,立即就被吸走了。

    马长官扒着洞口,将火把向洞内伸进去,火苗呼啦啦微微摆动,马长官回头看看众人,冷哼一声,说道:“我一直没有详细交待此行的目标,是担心走漏了风声。不过想必你们早已经猜出来了。没错,张献忠的那些宝贝,就在这洞里,现在咱们就进去把宝贝取出来。看看,有风,有风就好,不用担心憋死在里面。谁打头阵?”

    别动队众特务相互对视几眼,黑狼冲一个粗矮敦实的特务使了个眼色,“老苟,你身手好、行事稳妥,当仁不让。”

    叫老苟的粗矮汉子瞥黑狼一眼,目光中闪过一丝怨憎,他一言不发地接过火把,俯身钻进洞内。

    黑狼带着余人尾随进去,马长官若有所思地回头向溶洞内另一端进来的密道处张望几眼,也跟进洞去。

    洞内一条弧形密道,没几步就走到尽头,进入到一个颇为方正、十分宽广的石洞中。

    一股带着古怪腥味仿佛锈蚀多年的金属潮气扑面而来,别动队众人捂住口鼻连忙后退数步。

    “胆子就这么大?”马长官冷眼瞧了瞧黑狼,面露不悦。他将火把抛进石洞中去,火把在地面石板上弹了几下,掉落许多火星,又在地上烧了片刻才缓缓熄灭。“这儿又不是古墓,怕有机关么?走!”马长官带头走进石屋。

    “长官且慢!”黑狼拦住马长官。

    “怎么?”马长官扭头打量着黑狼。

    “这是什么?”黑狼举近火把,向洞口旁边一块立着的石板上照去。

    “有什么不对劲?”

    “上面好像刻着字……这是一块石碑……”黑狼大睁着眼,皱眉道。

    马长官凑上前去,在火把的光亮下,细细打量石条,只见那石条果然是座石碑。石碑底端陷在土里,地表部分就有一人余高,半扇门板般宽窄,一尺余厚,表面青灰色,上面斑斑点点地结满了红褐和灰绿类似苔藓般的尘垢。马长官划出刀刃,在石碑表面刮了刮,发出金属摩擦的刺耳声响,随刀刃掉落下的尘垢粉末如铁锈铜绿一般,呈片状沙沙落地。

    清理后的石碑如铜镜般平整光滑,碑首刻有龙纹,碑文楷书竖排篆刻,额题“圣谕”二字。

    马长官打量着石条道,“石碑又怎么了?石碑有什么让你害怕的……” 马长官看清石碑上的碑文立即猛地倒吸一口气。火光下,石碑上的字迹在光和影的罅隙中波动,虽然陈旧,但很清晰: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鬼神明明,自思自量。

    石碑底部落有“大顺二年”等字样,后面的字迹看不清楚,显然是落款时间。

    众人纷纷对视,均有惊骇之色。

    “看什么看?绕过去!”马长官道。

    “它杵在这洞口,怕有什么说道吧?上面这些字是啥意思?” 老苟皱眉问道,“这……这石头莫不是就是那‘七杀碑’?”

    马长官咳嗽一声,道:“不许乱猜!”他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展示给众人,“咱们此行有着可靠的情报,你们把心搁在肚子里吧。绕过去!”

    众人犹豫着不敢上前。

    “怎么着,还得让我亲自去探路么?”马长官淡淡道。

    老苟看黑狼一眼,不等他下令,抓起火把,贴着密道一侧绕过了石碑。

    武岳阳只用刺刀在墙上掏了几下就收到了成果,土墙被他掏出一个盘口大小的凹洞,他不敢停歇,一下一下刺个不停。忽然武岳阳感到刀头一顿,刀身传来一丝异样,他觉得刺刀明显碰到了一块硬物。武岳阳血气上涌、心跳加速,他试探着用力推了推枪柄,刺刀微微前进了分毫,他知道刀头抵住的绝不是岩石,武岳阳加大力气,刺刀又向前刺进稍许。片刻后,随着咔嗤一声,武岳阳感到刺刀刺穿了阻碍物。

    又花了片刻工夫,武岳阳清除掉硬物四周泥土,将凹洞完全清理出一个规则的圆形出来,这才发现,刺刀刚刚刺中的是冰一样的钟乳石。

    “怎么会有钟乳石?难道还没到外面?”武岳阳满脑子的疑问,他正专心致志地清理洞口,身后一个身影由远及近,慢慢走进土屋。等武岳阳发觉脚步声的时候,那人已来到他的身后。武岳阳吓得险些失禁,他掉转枪口对准来人,“谁?”

    “他们挖了几年也没挖通,你还白费什么力气?”姚青幽幽道。

    武岳阳被她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恨恨道:“你好歹出点声,吓死人吶!”

    “你的心思全放在挖洞上,我轻咳了几声你都没听到,这怨得着我么?”姚青柳眉倒竖,粉面含威。

    武岳阳被她呛住,无可反驳,又不愿认错,索性闭口不答,只是呼哧呼哧地将洞口扩大。

    姚青也懒得跟他吵,独自走到一旁,背对着武岳阳,解开肩上早已被血浸透的绷带,重新敷药包扎。

    武岳阳回头看见她血肉模糊的肩膀,心中不忍,一边轻轻撬开洞口外面的钟乳石,一边问道:“你肩头的伤可不轻,能熬到出去么?”

    “姑奶奶可没那么柔弱,不劳烦你担心!”姚青头也不抬道。

    “哼。”武岳阳后悔自己多余问这一句,他冷哼一声回过头来继续挖洞。

    由于担心洞口外面有铁血会团兵,武岳阳谨慎地将撬开的钟乳石放在地上,他俯身将眼睛凑到钟乳石间撬出的缝隙前,向外张望。武岳阳看到了外面宽敞的大溶洞,也看到了对面巨卵一般的圆石,并闻到一股刺鼻的火药味,他立即掩上洞口。

    姚青听到武岳阳手忙脚乱的声音,回身瞥他一眼:“你鬼鬼祟祟地在干什么?”

    武岳阳呼吸急促,道:“我我……我,我挖通了!那边是个溶洞。”

    姚青立即起身上前来,动手就要扒开洞口的泥土。武岳阳制止住她,“别动!火光会暴露了咱们!”

    “那就熄了火把算了。“姚青说着伸手去拿插在墙上的火把。

    “不用!我不怕暴露。”一个声音从两人身后传出,骚猴儿不知什么时候悄悄来到土屋,他推开武岳阳,双手齐上,三两下便扒开了洞口,低头弓身就向洞口外钻去。

    武岳阳还没来得及阻止,骚猴儿如偷蜂蜜挨蜇的狗熊一般,迅速又倒着钻了回来,又手脚麻利地用泥土重新遮住洞口。

    姚青和武岳阳好奇的盯着骚猴儿。

    “还他妈真有人啊,对面一颗大石块上插着火把呢,好像还有火药味。”骚猴儿惊魂未定道。

    “应该是团结会的人,不知道这土屋是否有孔洞和缝隙,火光传出去就不妙了,快把火把熄掉!”武岳阳急道。

    骚猴儿罕有地立即照办,他抓过火把按在地上滚动,火把熄灭,土屋中一片漆黑。

    “嘿嘿嘿嘿……”骚猴儿忍不住笑出声来,“天不亡我,天不亡我啊!”

    “你欢喜个什么?外面这溶洞通向哪里还说不准,而且有团结会的人在外面,想逃出去,怕少不了要费一些周折。”武岳阳低声道。

    “他们怎么进到这儿来的?咱们顺着他们进来的路出去便是。如今他们在明,我们在暗,我非得阴死他们,臭秧子,想活埋本小爷,看我今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骚猴儿咬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