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大西王宝窟

    更新时间:2018-01-31 11:17:55本章字数:3162字

    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鬼神明明,自思自量。

    姚青逐字读罢碑文,目光落在碑文落款处的“大顺二年”上面,她心中疑惑愈加浓重,“大顺”是闯王李自成的国号,但闯王新建的朝廷第二年就被大清推翻了,这个短暂的政权夹在明清之间,更多时候都直接被百姓忽略掉,闯王世人皆知,可是无论汉人还是满人都很少有人记得“大顺”,又有谁会冒着杀头的罪过敢以“大顺”立碑?怕是只有闯王自己的人了。

    “闯王的碑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此地是李自成的墓?”姚青暗忖道,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问武岳阳,“这石碑有些古怪,你来看看……” 扭头发现武岳阳没了踪影。

    “哎!那个谁……”姚青叫道,没有人答应。她只好绕过石碑,追进后面的山洞中去。

    山洞很大,扑面而来的锈烂潮湿气中透着一股树油味,四周石壁上插着黑衣特务留下的火把仍旧燃烧着,照得四下里通亮。但见满山洞的刀枪器具和金银珠宝,铜钱和长刀长矛都长满了绿锈,遍布各处,银锭金砖如小山丘一般,虽未结锈,却也被漫长的时光磨去了光泽,蒙着尘垢,乌秃秃地堆积在一起。

    武岳阳一动不动地盯着金银珠宝,下颌微张,呆若木鸡。

    “你中邪了?”姚青唤醒武岳阳。

    武岳阳揉揉眼睛,俯身拾起脚边的一枚铜绿轻些的铜钱来,擦拭几下,露出“开元通宝”四字,他随手将铜钱递给姚青。

    “外面那石碑上刻着‘大顺’,这莫不是闯王李自成的墓?”姚青道,她接过铜钱,很是惊讶,“开元通宝?这……这怎么又出来唐朝的东西了?”

    “快走!”武岳阳猛地转过身,夺过姚青手中的火把,拉着她就向藏宝窟外跑。

    姚青一头雾水,在这谜一般的古墓中,她的心神本就紧绷着,这会儿哪管发生了什么事,只顾大步随武岳阳跑出洞去。

    武岳阳直奔到先前藏身的土屋洞口,俯身钻入。姚青虽有一肚子的疑问,但也跟着爬回土屋中去。

    姚青靠着土墙坐到地上,呼哧呼哧不待气喘均匀便问,“怎么了?你看见什么了?”

    武岳阳舔舔嘴唇,瞪着发红的眼道:“那山洞里满是金银财宝,团结会的黑衣特务还会回去。”

    “回去就回去,犯得着这么跑么?我以为你看见鬼了。”姚青不屑道。

    “你想被他们堵在山洞里?”

    “反正逃不出去,密道外面怕是也被他们守住了,藏在这土屋里,咱们能撑多久?而且,这土屋也不见得安全了。”姚青道。

    武岳阳当然知道姚青指的是骚猴儿,他很难逃出去,而一旦被黑衣特务捉住,则极有可能供出两人藏身之地。

    “听天由命吧。”武岳阳道。

    “哼,那你还跑什么?”姚青道,“你还有子弹么?”

    武岳阳从怀里掏出一把子弹,丢给姚青。姚青自腰间取下盒子炮,卸了弹夹,将子弹压进去。武岳阳也将身上几只长枪短枪都填上了子弹,又取出身上所有的干粮,分给姚青一半,“都吃光吧,攒些力气好多拉几个陪死鬼。”

    姚青接过干粮,没说什么,不过看武岳阳的目光中多了些柔和。

    两人各自想着心事,土屋中一时静寂下来。武岳阳反复擦拭着长短几支枪管,姚青小憩了片刻,忽然睁眼对武岳阳道:“有几件事我始终想不通。”

    “什么事?”武岳阳拿起一支盒子炮将子弹塞满。

    “我始终想不通,闯王李自成怎么会将墓建在这里。”姚青柳眉微蹙。

    “你怎么知道这是闯王的墓?”

    “那石碑上分明写着‘大顺二年’,‘大顺’是闯王的国号,还有谁能用这二字立碑。”姚青道。

    武岳阳忍不住冷哼一声。

    “你哼什么?”姚青怒道。

    “那‘大顺二年’是题在石碑末端吧?”武岳阳问道。

    “正是。”

    “此‘大顺’,非彼‘大顺’,叫‘大顺’的不止是李闯王的国号,他同时代的另一个农民起义领袖也用了“大顺”二字,不过这二字是被用为年号,这个人在成都称帝,建立了大西政权。”武岳阳将刚擦拭完的盒子炮别在腰后。

    “你说的是张献忠?”姚青问道。

    “除了他还有别人么?”武岳阳反问道。

    “是了!应该是他,就该是他,这是张献忠的墓!”姚青豁然开朗道。

    “你凭什么敢断定这是张献忠的墓?”

    “那洞口石碑上的碑文。”

    “都写着什么你还记得么?”武岳阳正色道。

    姚青捏了捏眉心,道:“字数倒不多,好像写着什么‘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鬼神明明,自思自量’。后面还有一些模糊的小字,我不记得了,只记得碑额刻着‘圣谕碑’,碑石尾刻着‘大顺二年’。”

    武岳阳倒吸一口气,“墓碑的碑文大多走的是歌功颂德的路子,它这哪是墓碑的碑文,倒像是起警示作用的暗语。”

    “怎么?难道这不是张献忠的墓穴?”

    “不像,当年满清铁骑入川,肃亲王豪格派鳌拜等将领,分率八旗护军轻装偷袭,在太阳溪射杀张献忠,并枭首示众。张献忠在放弃成都之前就杀光了妻妾和儿女,他手下的部将也随着兵败死的死逃的逃,又有谁给他修建这么大的墓穴?”武岳阳道。

    姚青凤目含嗔,“你倒分析分析,这到底是谁的墓?”

    武岳阳丝毫没注意到姚青态度的变化,他悠悠道:“我虽未见过大墓,可想必墓穴都有独特的建筑格局,那山洞胡乱劈凿而成,毫无章法,哪里是什么墓穴。且蜀地一向流传着张献忠宝藏的各种说法,我自然怀疑那山洞便是藏宝窟。”

    “那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了。”姚青面色如霜。有谁会想到天台山群匪竟守在宝藏上十几年而一无所知,当真是造化弄人。

    “原来团结会攻打天台山是为了这宝藏,难怪他们不肯招抚整编我们,更不愿与我们和谈。”姚青逐渐理清了整件事情的原委。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武岳阳感慨道。

    武岳阳眼珠一转,他突然没来由地想起二爷爷灰袍老人来,前些天两人分开时,他曾问老人“你这就回龙虎山去么”,老人含糊道“我还有些事要办,在蜀地还会停留一阵子”。武岳阳心道:“二爷爷在蜀地逗留,莫不是也是为了这宝藏?”

    “你发什么呆?是不是怕死了?”姚青道。

    “我……”

    武岳阳没说完,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武岳阳急忙熄灭了火把,但脚步声还是直奔他和姚青藏身的土屋中来。来人到了洞口,更不停留,手脚并用,迅速掏开遮掩洞口的泥土,俯身爬了进去。

    武岳阳退后一步,以枪指着来人。

    借着外面溶洞中火把传来的微微光亮,武岳阳和姚青看清了来人,正是先前追着黑衣特务离开的骚猴儿。

    “你怎么又回来了?”武岳阳道。

    “枪口别对着我!”骚猴儿瞪眼道,他挥手示意武岳阳移开枪口,一边迅速重新掩埋了洞口。

    “你怎么又回来了?”武岳阳从姚青手中接过洋火,重新点燃火把。

    “嘘!嘘……别出声!”骚猴儿瞪眼低声道。他趴在洞口,从手指捅出的一个孔洞向外张望。

    溶洞里一阵人影晃动,几个别动队特务去而复返,继续搬运藏宝窟中的财物。

    骚猴儿重重几拳砸在泥土堆上,低声咒骂数句。他一扭头,看见武岳阳仍旧拿枪对着自己,当即怒火上涌,瞪眼站了起来。

    武岳阳不好意思地收了枪,退后两步,坐在树根上,问骚猴儿道:“你这是……”

    骚猴儿看看姚青,拾起武岳阳遗落在洞口的几根红苕干,塞进嘴里,狼吞虎咽地吃下去。

    “他奶奶个爪儿的,外面出口处他们守着人呐!”骚猴儿喝一口水道。

    灰袍老人眼见别动队的特务们从密道里扛出一个铁箱和许多塞得满满的麻袋来,这些东西见不得光,特务必定不会露天堆放,难保不会藏到城隍庙中来。灰袍老人急忙从房梁上跃下,抓起麻耗子,将他打晕塞进阎罗王塑像下面的桌布底下。

    正如灰袍老人预料的一样,别动队众特务为遮人耳目,直接将从藏宝窟中盗出的宝物抬进城隍庙中。马长官推开庙门的时候,灰袍老人刚刚跃上房梁。

    “先搬运贵重的金银珠宝,武器先不急。”马长官吩咐道。

    “是!”中特务抓起竹筐和麻袋,重新跳进密道。

    “黑狼你等等。”马长官叫过黑狼,贴耳密言几句,黑狼谨慎地点点头,最后一个回到密道中去。

    骚猴儿逃跑不成,心中希望之火被浇灭,绝望的怒火燃起,燎得他坐立不安,一个人在土屋中来来回回走个不停。

    姚青检查了下手里的盒子炮,确定子弹填满,就要出土屋到溶洞中和黑衣特务拼命。武岳阳拦住她,“现在还不是拼命的时候,三十六计走为上,咱们须得先逃到地面上去,再寻机报仇。”

    “到地面上去,他们有人守着洞口,你莫非真要土遁么?”姚青揶揄道。

    武岳阳摇摇头,他的目光迥异而坚定:“不是,我想到了一个办法,虽然有些冒险,可是到了这个关头,不得不拼死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