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逃出生天

    更新时间:2018-02-02 16:17:16本章字数:3866字

    藏宝窟中的财宝被别动队众特务一批批搬运出来,堆积在城隍庙大殿当中。

    马长官又累又困,却不肯休息片刻,他抓着方木,绕着胡乱堆积在一起的金条银锭走了两圈,在九索铁箱跟前站定。他用方木在铁箱一侧当当地敲了两下,心中暗道:“里面到底藏着什么器物?”

    灰袍老人在房梁上俯视着众特务一趟趟将金银珠宝搬进大殿,他扫了一眼地上的黄白之物,深潭一般的双目不知何时亮了起来,眉头跟着微微皱起,他目光停留在马长官手中的方木上。

    马长官突然停住,侧耳倾听,他分明听到一阵沙沙的声响。

    灰袍老人暗道不妙,自己的行迹有可能暴露了,他双手扣在横梁上,暗暗发力,心中计议已定,一旦下面那人发现自己,立即先行动手。

    又是一阵沙沙声,好似鞋底在地上来回摩擦发出的响动。这回灰袍老人也听清了,响动来自阎罗王塑像下面,老人眉头紧锁,他纳闷自己分明将那麻脸少年击晕了过去,怎么这么快就苏醒过来了?

    马长官不知道个中缘由,之前守洞口的几人不明不白被杀,麻耗子更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定是有高手盯上了这批宝藏,这会儿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对方竟然潜进了城隍庙中。马长官不敢大意,他几步跑到门口,推开门招手让守在外面的两名特务进来。

    马长官做手势让两人从两侧向阎罗王塑像包抄过去,那两名特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俩见马长官掏出盒子炮来,也只好将枪拿出,缓缓向阎罗王塑像迫近。

    阎罗王塑像又砰砰砰猛地传来一阵急促的敲击声,三人都惊起一身冷汗。

    城隍庙里本就阴森压抑,十大阎罗面目狰狞,牛头马面也好似随时会跳过来拿人一般。

    马长官很是恼怒,他想那塑像后面藏着的人小心谨慎还来不及,这怎么还故意发出声响?唯恐别人不知道他藏在那里么?他一手持枪,一手攥着方木,几步走到阎罗王塑像后面,见到并未藏人。而这时塑像下面不单发出砰砰的敲击声,还传出一阵断断续续“啊啊”的呻-吟声。安放塑像的圆桌筛糠般左右摇晃,桌布下面更是露出一双脚来。

    “有这么挑衅的么!他妈的,不对头!”马长官暗骂道,他抬腿一脚将圆桌踹倒,阎罗王喀啦啦摔出去老远。马长官三人成包围状将圆桌下那人围在中间,三支枪口一齐对准了他。

    “出来!”

    “不许动!”

    两个特务同时喊道。但二人立即认出麻耗子来,“唉,麻耗子!”

    “你躲在这儿弄啥?你这是怎么了?”一个特务问道。

    麻耗子蜷缩成一团,面色惨白,好似吸了烟土一般浑身哆嗦个不停。

    “马长官,他这是……”

    “呃……”麻耗子面庞扭曲,双拳紧攥,嘴里含糊不清,显得极度痛苦。

    马长官蹲到麻耗子旁边,掰过麻耗子的头,果见他的下巴被摘掉了。马长官端正他的头,要为他接上下巴,哪知麻耗子竟挣扎起来,瞪着眼拼命地抬头。

    “你别动,我帮你把下巴接上!”马长官道。

    麻耗子先是摇头,之后又一阵抬头,两眼上翻,很是急躁。

    “他不是抽烟土了吧?我来按着他。”一个特务道,说着将枪揣好,伸手来按麻耗子。

    马长官总觉得事有蹊跷,他不解地盯着麻耗子,竟从他眼里看到了一团黑影。马长官暗道:“糟了!”他突然领悟到麻耗子是在提醒他们,有危险从头顶来。

    灰袍老人眼见形迹即将暴露,再躲下去不是办法,他瞅准时机,从天而降。

    那两名特务猝不及防,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灰袍老人掐住脖子。老人知道这些特务心狠手辣,而且都带着枪,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老人出手不留情,直接拧断了两人的脖子。

    马长官应变极快,脚步后退,枪口前抬,砰砰砰砰接连开枪。

    灰袍老人以两具尸身挡住几枪,并掷出尸身砸向马长官。马长官担心灰袍老人跟着这两具特务的尸身追到跟前,不敢封挡,侧身躲到一旁,枪口始终向前。

    老人算盘落空,闪身躲到十大阎罗像后。马长官将方木插到腰后,一手开枪一手迅速换了弹夹,接连开火射击,迫使灰袍老人不停地转移方位。

    大殿中枪声不断,木屑乱飞,塑像大多遭了秧,被子弹打的面目全非。马长官得势不饶人,又是一弹夹子弹打出去,老人左右逃窜,很是狼狈。

    眼瞅着就要被那特务头子逼到大殿角落,到时候没有蔽身之物,自己这条老命怕也要交待了。灰袍老人须发竖起,气冲斗牛,他大吼一声,抓起身前十殿轮转王一腿(注释1),抡起抛向马长官。

    马长官没料到灰袍老人竟有这么大的力气,一时不及细想,俯身一个驴打滚,堪堪避过。灰袍老人逆转了局面,也乘胜追击痛打落水狗,他接二连三地抓起阎罗像向马长官砸去。偌大一个城隍庙,竟在顷刻间被两人毁成一地的碎石断木。

    马长官手里的盒子炮和腰后别着的方木不知什么时候都被甩掉了,他左右逃窜,哪敢空手与灰袍老人较量,当下顾不得捡枪,起身拔腿向外面跑去。

    灰袍老人哪容他说走就走,纵身直追过去。

    眼见即将追上,灰袍老人五指已经快要搭到马长官的肩头,麻耗子忽然斜刺里冲出,他避过了马长官,当当正正挡在城隍庙门口,低头撞向灰袍老人。

    换在别处,灰袍老人大可以直接从来人头顶跃过,可是门口狭窄,门楣也不算高,没法绕过。灰袍老人单掌击在麻耗子胸口,直接将他推飞,摔出庙外十余步远。即便这么耽搁了一下,马长官也抓住时机,踉跄地窜进近旁的密林中去。

    灰袍老人追到密林边上,终究没敢进到林中去,他不清楚马长官身上是否还有盒子炮,他恨恨地站在密林边,无奈地任由马长官逃走。

    麻耗子面如死灰,嘴角不断向外流出血来。灰袍老人走到他跟前,“小小年纪,为虎作伥,今日须留你不得!”老人就要下杀手。忽然有人叫道:“等等!”

    武岳阳拎着两口编钟,从塌陷的密道口爬出,骚猴儿和姚青也跟着一前一后爬上地面。三人一时间不太适应外面刺眼的阳光,不住用手遮挡眼睛。

    三人早就来到了密道口,可是听到外面连珠般噼啪作响的枪声,不敢轻易出来。武岳阳守着密道口,一点点探头向外张望,没有看到半个人影,只听到城隍庙里响声不断。他耐着性子等候片刻,见到马长官先跑出大殿来,钻进密林,紧跟着麻耗子倒飞出来,躺在地上吐血,最后才看见灰袍老人追出来。

    灰袍老人又惊又喜,他没想到武岳阳竟然没死,上前来一把抱住武岳阳:“哈哈,我以为你死了呐。你没死!哈哈,你没死!好,好得很呐!”老人捏捏武岳阳的脸,又拍拍他的头,眉开眼笑道,“总算老天怜我张家,孩子,你被埋在井里,怎么从这儿钻出来……那枯井地下连着这密道?是了,一定是!”

    “二爷爷,咱们稍后再说,先容我问他几句话。”武岳阳说着扭头看向麻耗子。

    “好,好。”灰袍老人急忙答应道。

    武岳阳走到麻耗子近前,掏出盒子炮,顶在麻耗子头顶,问道:“你们为了这宝藏,攻打天台山倒也在情理之中,可我娘和阿公她们怎么招惹你们了?干嘛去害死他们?你说!”武岳阳咬碎钢牙,手指勾住扳机,恨不得立即开枪。

    麻耗子“呃呃”地说不清楚,灰袍老人上前将他下巴推上。

    麻耗子吐出一口血沫子,面容抽搐道:“不知道,你问马长官去!”

    武岳阳抡起枪拍在麻耗子头上,只一下就将他砸得头破血流,晕死过去。

    武岳阳正要补他几颗子弹,骚猴儿忽然叫道:“快开枪,他们追来了!”

    姚青和武岳阳赶紧跑到塌陷的密道口,向下一顿乱射。

    密道里也是一阵枪声,几颗子弹啾鸣着斜飞出来,钻上天空。

    双方都没有伤亡,武岳阳、姚青和骚猴儿仗着地利优势,将密道中的特务打退回去。

    “那逃跑的特务头子怕是下山搬救兵去了,事不宜迟,咱们得赶在他带兵回来之前下山去。”灰袍老人道。他见武岳阳三人仍旧如临大敌地守着密道口,又道:“他们一时半刻不敢冒头,走,进庙中去,你仨都来。”

    三人盯着密道口,不放心地退着进到庙中去。

    灰袍老人从地上捡起马长官遗落的长木,又用脚勾起盒子炮,扔给武岳阳。

    “都别闲着,他们可着先搬运最好的宝贝,这堆东西价值不菲,你们喜欢什么赶紧拿,拿完咱们便下山。”老人说着撕开盛放古书的几个麻袋,翻找一通,挑出一本不起眼的黄皮旧书来,吹落封皮上的灰土,放进背囊。

    骚猴儿一手拎着黄金蒲团不放,一手大把大把地抓起散落在地上的金银珠宝,一股脑塞进怀里。

    “你俩怎么不动?”灰袍老人奇怪武岳阳和姚青并不挑选财宝,急忙问道。

    “我不下山,我要报仇!”武岳阳道。

    姚青一声不吭,只是看武岳阳的眼色中多了一丝赞许。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灰袍老人走近九索铁箱,轻轻敲了敲,“留在山上不但报不了仇,自己的小命都得搭上。”

    武岳阳知道老人说的是实情,他只想着躲在暗处,等那马长官回来,一枪崩了他,杀母之仇也算报了一半,自己的死活,他倒没有过多考虑。

    “仇一定要报,但这事急不得。先下山去,暂避锋芒,他们总不会扔下这些财宝不管,咱们藏在暗处,还怕找不到报仇的时机么?”灰袍老人道。

    武岳阳看看姚青,姚青将头扭向一旁,两人虽不情愿,可也同意了。武岳阳起身到那两个被灰袍老人杀死的特务身上搜寻一番,找到两册特务证,他翻开看了看,留下与自己相貌相仿的一册,另一册甩手丢给骚猴儿。骚猴儿接过特务证,耷拉着三角眼瞧了瞧,塞进怀里,继续手忙脚乱地挑选珠宝。

    “你俩既然看不上这些宝贝,那咱们这便下山吧,反正最好的三件宝贝,我们已取了两件,留下这些也不算什么。”灰袍老人抓过背囊,看着九索铁箱,似有不甘道,“那一件,先让他们代为保管吧。”

    “下山!”灰袍老人踏出城隍庙。

    注释1:“十殿阎罗”是中国古代特有的民间信仰。所谓“十殿阎罗”,就是说有十个掌管地狱的大王,分别居于地狱的十殿之上,因此称为“十殿阎罗”。

    十殿阎罗分别是:第一殿,秦广王蒋,司人间夭寿生死;第二殿,楚江王历,司掌活大地狱;第三殿,宋帝王余,司掌黑绳大地狱;第四殿,五官王吕,司掌合大地狱;第五殿,阎罗王包,司掌叫唤大地狱,并十六诛心小狱;第六殿,卞城王毕,司掌大叫唤大地狱及枉死城;第七殿,泰山王董,司掌热恼地狱;第八殿,都市王黄,司掌大热大恼大地狱;第九殿,平等王陆,司掌丰都城铁网阿鼻地狱;第十殿,转轮王薛,司各殿解到鬼魂,分别善恶,核定等级,发四大部州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