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分道扬镳

    更新时间:2018-02-08 16:40:03本章字数:3130字

    山寨受剿被毁,群匪几近全军覆没。下山时,四人看到天台山一片惨象,原本葱翠的树木在战火舔舐后变得枯黄,山坡上断木残枝随处可见,满目疮痍,许多屋舍都被烧成了白地。明火虽都已被团兵扑灭,可仍有余烬不断地向上飘起薄烟来。

    武岳阳、姚青和骚猴儿三人随着灰袍老人下了天台山,来到县城。一行四人在集市上买了斗笠,遮了头脸,又买了许多竹筐、竹篓,扮成过往的篾匠和杂货商,悄悄潜入一家偏僻的小客栈。

    “缘来相聚,缘尽人散。喝一杯酒,各奔天涯吧。”客栈二楼的一间客房内,四人围桌而坐,酒菜上齐,灰袍老人抓过水酒坛子,自斟自饮。

    武岳阳知道二爷爷这是在撵人,他这番话自然是说给姚青和骚猴儿听,他不信任两人,而且不愿意被二人拖累。武岳阳跟姚青和骚猴儿相处时间不长,谈不上有什么深感情,可不知为什么,竟隐隐对这二人有些依恋,不愿就此分离。他心里虽然五味杂陈,嘴上却不好说什么,只是一言不发地端起碗筷,大口往嘴里扒拉饭菜。

    骚猴儿巴不得早些离开,他早就厌恶着武岳阳,一直苦于找不到机会坑他一顿,如今又多了这一位古里古怪的牛鼻子老道,骚猴儿更是横竖瞧他不顺眼,他听到老人这么说,正好顺坡下驴。他大口撕下手中鸡腿上的肉,瞪着小眼吞下肚,抹抹油腻腻的嘴,“也好,咱们在一起目标太大,少不得被官府四处通缉,就此散了也好。”

    天台山垮了,骚猴儿想着自己没什么营生的本事,又出不了苦力,心中计议许久,想着川地混乱,到处劫匪,说不得也只能重操旧业,挑个大点的山头上去入伙,凭着自己的机灵劲,混碗饭吃应该不成问题。现如今更是因祸得福,凭空捞了这么多金银财宝,身上黄白之物坠得他心中无比踏实。这许多钱财何时才能花完?怕以后住在花楼里,日日逍遥快活也足够了。

    骚猴儿唯一放心不下的是姚青,以往有大掌柜的娇宠和庇护,山上的兄弟都让着她,养成她大小姐般跋扈的性子。离开了天台山,世道险恶,她这性子给人做奴做婢自然万万不肯,可又有谁肯像少奶奶一样供着她?

    “大公子,你有什么打算?”骚猴儿小眼滴溜溜转道。

    姚青没动一口饭菜,她眼前时常浮现出姚大脑袋临死前大睁着眼、伸手讨要军帽的面容,她心中暗暗发誓,那些特务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报仇!”姚青冷冷道。

    武岳阳和灰袍老人对视一眼,不知道该劝她什么,只好继续埋头吃饭。

    骚猴儿讪讪道:“大公子不要意气用事,再怎么说你也是一介女流,哪能跟他们硬拼。听我一句劝,如果能找到二当家他们,尽可催他们招兵买马,去给兄弟们报仇,到时候别管出人出力,别忘喊我一声。如果寻他们不到,还是暂且隐姓埋名吧。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你闭嘴!”姚青打断他。

    “大掌柜的在天之灵,必定不愿你贸然涉险。忠言逆耳,你不听也罢……”

    “你还说!”姚青拍桌子站起,说着就要动手。

    “你别恼,我不惹你厌就是。”骚猴儿灰头土脸地冲灰袍老人一拱手,下楼去了。

    武岳阳跑到楼梯口,想叫住骚猴儿,却找不到留下他的理由,站了片刻,垂头而回。

    灰袍老人喝尽坛中最后一滴酒,瞧一眼正瞅着窗外发呆的武岳阳,道:“小子,吃饱了么?吃饱咱们走吧。”

    武岳阳回过神,他看看姚青,又看看老人,嚅嚅道:“二爷爷,她怎么办?”

    “你操心的事倒不少,管好自己吧。走!”老人阴沉着脸,站起身,径直向外走去。

    武岳阳站起身来,磨磨蹭蹭地走到门口站住,回头问姚青道:“你可有亲戚在这县城?

    我们送你过去。”

    姚青面无表情地看着武岳阳,并不答话。

    “那……你保重吧。”武岳阳冲她拱了拱手,追灰袍老人出客栈去。

    灰袍老人不急不缓地走着,武岳阳几步追上,他惦念着姚青,不知道她到底还有没有亲人可供她投奔。武岳阳想自己还有爹和二爷爷可以依靠,可姚青若是没有亲人就只能自己孤苦伶仃了,他想到此处心情黯淡,闷不做声地跟在老人身后,不住回头张望。

    “你就那么放心不下那丫头?”灰袍老人道。

    “他爹是那天台山匪徒们的头领,日前铁血团结会攻山,他爹被炸死在山下,我猜测她没有别的亲人了,即便有,这关头也没人敢收留她。”武岳阳道。

    “怎么不见你这么关心刚才那尖嘴猴腮的小子?”灰袍老人嘲笑着问。

    “他带了好多金银出来嘛……”

    “果然和你爹一样,倒是个情种子呢。”灰袍老人耳朵微动,停止言笑,在一个拐弯路口,将武岳阳拽到身后,低声耳语,“别说话!”

    武岳阳不敢稍动,屏气静听,果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来人很快追到墙角,灰袍老人闪电般扑过,探手抓向来人咽喉。他五指已触到来人领口,忽然猛地收回,老人看清来人竟是姚青。

    “你跟来干嘛?”灰袍老人阴着脸问。

    “跟你们回天台山报仇。”姚青淡淡道。

    灰袍老人瞥武岳阳一眼,问他道:“是你告诉她的?”

    武岳阳使劲地摇头,满脸无辜道:“你可别冤枉我,再说你也从没跟我说要回天台山啊。”

    灰袍老人想了想,自己的确没对武岳阳说过要回天台山,他眼中闪过一抹厉色,“丫头,你敢诈我!”

    姚青道:“下山前,你曾无意中说过‘三件宝贝已取了两件,留下那铁箱,先让他们代为保管’,是不是?”

    灰袍老人一愣,丝毫不留情面道:“那又怎么样,我是说让他们代为保管,但并未说什么时候取回来,也未必要回天台山去取,你缠着我们有什么用?”

    “我要是有一手好枪法,也不来烦你们了。你们自管去夺宝,我跟着二位,相机报仇,绝不拖累你们。”姚青道。

    武岳阳感慨姚青表面看起来泼辣蛮横,却粗中有细,仅从灰袍老人无意间的一句话就能分析出他要回天台山夺宝,比自己要强上许多。

    武岳阳于心不忍,道:“二爷爷……”

    “你莫多事!”灰袍老人对武岳阳不耐烦道,“走!”他话音未落便转身疾走。

    武岳阳充满歉意地看姚青一眼,追老人而去。

    姚青腿脚要比武岳阳快上许多,很快追到武岳阳身后,不急不缓地跟在他身后。

    灰袍老人本可一走了之,可又不放心丢下武岳阳,想携他一起走又怕招摇过市引人注意。“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老人暗道,他面露杀机,在一个空巷子里停下站定,背手等武岳阳和姚青赶来。

    片刻后,武岳阳和姚青一前一后赶到。

    “姑娘,老夫最后劝你一句,速速去吧,跟着我们你未必便能如愿。”灰袍老人沉声道。

    “听闻道人悯世人疾苦,今日一见,不过如此!”姚青讥讽道。

    灰袍老人冷笑道:“你莫用言语挤兑,我又不是和尚,哪讲什么慈悲。眼下好言相劝,你若仍旧无理纠缠,休怪老朽不留情面。”

    “我一个人可没法报仇。反正这世上一个亲人也没了,你杀了我倒也干净。”姚青道,“你们要么带上我,要么杀了我,否则我一路缠着你们,让你们无法顺利夺宝!”

    老人怒不可遏,“敢威胁老夫,那便如你所愿!”他身子直挺,臂不微晃,腿不弯曲,却突然暴起,如鬼魅般一道幻影径直移到姚青跟前,右臂抬起,五指箕张,抓向姚青咽喉。

    “二爷爷,不可!”武岳阳情急所致,竟掏出盒子炮来。

    灰袍老人已抓住姚青的脖子,只要手指稍稍发力,就能扭断姚青的喉咙。他扭头见武岳阳紧紧攥着盒子炮,虽然情急,却始终没有抬起枪口。老人心中稍安,想这么结果了这丫头,那小子难免会记恨自己,且自己出活人坑,下仙水岩之时,老祖宗反复叮嘱不可喜怒无常,由着性子行事。

    “你当真不怕死?”老人松开手,“老夫杀人无数,可手里没有一条冤魂,今日有意让你知难而退,你竟执迷不悟。看着傻小子面上,今日饶你一回,你还要跟着我们么?”

    姚青惊诧于老人鬼魅般的身手,更想不通他和武岳阳是什么关系,武岳阳虽然叫他二爷爷,可两人却不像是爷孙俩,她干咳两声,“死有什么?”。

    灰袍老人瞥她一眼,对武岳阳道:“这县城不能住了,随我速速出城。咱们先找个地方歇歇脚,我有些事要交待你。”灰袍老人也不待武岳阳答应,转身顺大道向县城外走去。

    武岳阳松了一口气,他做了个让姚青先走的手势。

    姚青面无表情地看武岳阳一眼,迈步向灰袍老人追去。老人虽未同意,可也没有再赶她离开,算是默许了。

    武岳阳无奈地摇摇头,刚要尾随姚青前行,身体内突然传来一阵灼骨剧痛,他心道:“糟了,烈阳丹怎么在这会儿又发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