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前因后果

    更新时间:2018-02-23 18:53:24本章字数:3449字

    武岳阳毫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寒冷,他眼前莫名浮出一副画面:漆黑的夜,城隍庙阴森幽静,蜡烛发出萤火一般的微光,一阵似有似无的脚步声响起,门窗上先是映出孩童的身影,并逐渐缩小,紧接着影子消失了,从城隍庙门口走出一个头戴庄子巾、身披阴阳道袍的孱弱的小道士来。

    “这小道是怎么回事?”武岳阳搓着手问。

    “往下听你便知道了。”灰袍老人向林外望了望,黑衣人正蚂蚁搬家一般源源不断地将宝藏从密道中搬运出来。老人继续说道,“那道童出来,这几个老兵都是一惊,相互打量着都摸不着头脑,先前他们在城隍庙中分明仔细搜索过,哪见有人,这个小道童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到底是人是鬼?换做你们,遇到这种事,是不是也会失了方寸?”

    武岳阳点点头,姚青则拄着腮想着什么。

    灰袍老人又道:“道童出来,说道,‘你们别烧这城隍庙。’这几个老兵哭笑不得,

    一个领头模样粗矮的老兵悠悠晃动着手中的火把道:‘怎么不许烧?’道童回答他,‘庙里存放着师傅留下的秘术古籍,烧不得。’那领头模样的粗矮的老兵向四处张望一番,问道,‘你师傅的秘术古籍有什么不同么?他在哪?让他出来!’道童道:‘我师傅在下面炼丹洞里,他仙去已有几日了。那些秘术古籍是师傅费尽千辛万苦从四处搜集来的,全部参悟透了可得不死之法,师傅仙去前曾反复叮嘱,这些古籍事关重大。’那几个老兵听到‘炼丹洞’立即如嗅到鱼腥味的猫儿一样,两眼放出光来。粗矮的老兵面带得意之色,与其余老兵交换了眼色,说道,‘小师傅,你一个人守着你师傅的尸骸,不害怕么?’道童回答道,‘不怕,等师傅过了头七,我就下山去。’老兵问道:‘下山去干什么?’道童说,‘完成师傅的遗愿,下山去送信,将这些古籍物归原主。’那粗矮的老兵又问:‘炼丹洞里除了你师傅的尸骸,可还有别的什么么?’道童道:‘有些草药,半成的丹丸,还有几个炼丹鼎。你们若是喜欢尽可以拿去,只是这些古籍须烧不得。’粗矮的老兵道:‘你刚刚可是藏在那炼丹洞中?’道童道:‘是呀,我原本打算将这些古籍藏到洞中去,可是我年幼体弱,只拿了几本下去你们就冲进来了,我吹了灯,藏到下面密道中去,听你们说要烧了城隍庙,便忍不住出来央求。’粗矮的老兵放下心来,点了点头,咧开大嘴道:‘你带我们去炼丹洞瞧瞧。’道童道:‘你得答应我不烧这些古籍。’另一个老兵抢道:‘尤墩子,跟一个娃娃啰嗦什么……’粗矮的老兵一眼横过去,那急不可耐的老兵便不再言语了。粗矮的老兵对道童笑道:‘我答应你便是。小师傅,带我们去炼丹洞瞧瞧吧。’”

    “道童上当没有?”武岳阳问道。

    “还有什么上当不上当的,你指望一个十二三岁的娃娃力挫群匪,保住城隍庙和古书么?”灰袍老人摇摇头,叹息道,“那小道带着两个老兵进了密道,下到炼丹洞中去。咱们长话短说,他们在炼丹洞中见到一狰狞老者盘膝而坐,那老者白发白须,面色青黑,龇牙瞪眼,似乎经历着极大的痛苦。两个老兵都吃了一惊,举着火把战战兢兢地躲得老远。道童却不害怕,他一个人走上前去,匍地跪倒,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恩师在上,徒儿无能,不能完成恩师遗愿,那些秘术古籍我不能眼看着被他们烧毁……若让他们夺去,他日或可寻回……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师傅,你饶过徒儿吧……’那道童竟大哭起来。旁边的那两个老兵只想速速离开,当下在洞中四处搜寻,可是只找到两个炼丹鼎、一些朱砂和几支长柄银勺,两人收起这些物件,但心有不甘,一人将目光投向坐化的老者,使眼色让另一个老兵去老者尸身上去搜。另一个老兵只得上前去,在老者身上搜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紫竹牌来,对着火把,看清上面写着‘戒牒’等字。那老兵见不是金银,转手丢掉,像躲避瘟神一般从老者尸身旁跳开。先前的老兵拾起戒牒紫竹牌,拉起道童,三人撤离了炼丹洞。”

    “炼丹洞就是那张献忠的藏宝洞吧?”武岳阳插口问。

    灰袍老人没有回答,他微微地点头道:“三人从城隍庙中的密道口钻出,大殿里早聚满了人。原来那匪兵首领孙可望迟迟不见这几个老兵回去,以为他们遇到了埋伏,便领兵来救。这几个老兵将前后经过对孙可望讲了,又将从炼丹洞里搜出的诸般物件交出,孙可望捏起紫竹戒牒来看了半晌,盯着道童问道:‘你师傅姓甚名谁?’道童不敢隐瞒,‘师傅从未对我说过他的名号和身世,不过有一年山上曾来过一个戒疤和尚,他似是到前山佛寺云游,不期遇到师傅,一眼认出,叫师傅‘陶潜’,两人密谈了好一会儿,我不知道这‘陶潜’是不是师傅的姓名。孙可望直勾勾地盯着道童,‘若真是陶潜,可就有意思啦。’他当即亲自下密道进入炼丹洞中去,查看了道童师傅的尸骸。孙可望返上来后立即令下属将古籍全部以木箱封装起来,带着劫来的财物,火速下山去了。”

    “他们没烧城隍庙?那道童呢?他被他们杀了?”姚青急道。

    “道童无父无母,是陶潜自山下捡来的,孙可望不知出于什么目的要带他回成都(注释1),哪知刚下天台山,在邛崃又遇到明军拦截,混战溃退中那道童不知所踪,孙可望只带回了那一箱子古籍和许多金银财宝。之后的事就没人知道了,不过根据前因后果,很容易猜出:孙可望得知张献忠要寻找藏宝之地,便将在天台山所遇之事详细说与张献忠听了,张献忠很快率兵上山来,加固拓宽了通往炼丹洞的密道,将多年掠夺的财宝尽数藏在洞中,并且为了封闭消息,他下令将搬运财物的兵卒尽数杀死,山下峡谷中埋着厚厚的一层白骨,从锈烂的兵器来看,有兵匪也有和尚。再后面发生的事你们大概也知道吧——张献忠在与前来围剿的清军决战,被清军肃亲王靖远大将军豪格部下护军统领鳌拜射死,这藏宝之地便成了孙可望独有的秘密。”灰袍老人眼望虚空道。

    “孙可望机关算尽,当真是计谋深远。”武岳阳道。

    “可成都很快被清军占领,孙可望先投明,后降清,他偷偷将天台山的藏宝地绘出图来,不想兔死狗烹,他被清军利用完,失去了价值,在一次随军狩猎中,被满人射死。他死后这藏宝图也便没了踪影,加上之前张献忠绘制的彭山江口沉宝羊皮图也匿迹多年,两份藏宝图成了那时最大的谜团。”老人道。

    “你和那些国军的特务都能找到这宝藏,定是因为孙可望那藏宝图流落到了你们的手里。”姚青道。

    “你最多只猜到了一半,那些特务定然得了孙可望的的藏宝图,这份藏宝图或许是从孙可望手里辗转得到的,我的却不是。咱们刚才说到那道童在乱战中不知所踪,其实是趁乱逃了开去,他一路乞讨,颠沛流离万里,受冰冻雨淋,烧坏了嗓子,到江西龙虎山时只剩了半条命。天师为他精心调养月余,才救他活转过来,可是那道童却从此变哑。幸好陶潜曾教他读书识字,他讨了纸笔,将天台山上发生的这些事,不分巨细,一一记录下来——唯独遗漏了他师傅陶潜炼丹的山洞,想必是他不想别人打扰到他的师傅吧。那道童的师傅陶潜与龙虎山渊源颇深,他因此得以留在山中,这自不必说。只说龙虎山被陶潜盗去的三卷道经,事关我正一不传之术,确有必要尽快追回。无奈彼时天下动荡,满清入主中原,龙虎山自顾不暇,更兼那三卷道经被张献忠夺去后,随着张献忠兵败身死,那三卷道经也再无音讯,搜寻起来如大海捞针一般。直到前些年,不知何故,张献忠留下的藏宝图突现江湖,传闻藏宝图流入军中,被国军某部所得。那三卷道经是否被张献忠留在藏宝之中,不得而知。我下山来寻你爹回山,正巧撞见几股势力在搜寻张献忠宝藏,就顺便探访,果然三清护佑,尽管费了些周折,最终还是得以如愿,寻回了我们张家的东西。”灰袍老人合拢双手,抱拳举过头顶。

    武岳阳抓过水囊,喝了一口水,道:“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多的波折。”

    老人又道:“上山见到宝藏之前,我也只是冲着那三卷古籍来的。传闻宝藏中最为珍贵的是藏在三个铁箱中的器物,不过我只看到那一个九索铁箱,如果传闻属实,定是那些特务嫌不便搬运,在地下便将另两个铁箱中宝物取出了。换了别人,倒未必能在堆积如山的宝物中挑出那两件宝贝来,可是到了老朽眼中,却只如在瓦砾堆里拾取最璀璨夺目的珍珠翡翠。”

    武岳阳挠挠头,刚要发问,却见姚青竖起食指,示意不要发声。武岳阳向林外望去,见团兵已将财宝装好了车,瞧着很快就会运下山去。老人轻声道:“咱们先行一步,到山下去候他们。”

    “不对,你看他们在干什么?”姚青皱眉道。

    灰袍老人和武岳阳回身张望,却见团兵一阵喧哗,争抢着涌进密道中去。

    “他们这是耍的什么把戏?”武岳阳问。

    灰袍老人看了片刻,道:“管他那么许多,咱们以不变应万变,下山去以逸待劳吧。”

    三人悄悄下山去,还没行到山脚,猛听到山上轰隆隆数声巨响,山石一阵摇晃。黑夜中,一片火光划破夜幕。

    注释1: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张献忠率军攻入成都,自立为帝,国号大西,称成都为西京。此处为灰袍老人转述,以他为出发点,称作成都无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