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赌鬼

    更新时间:2018-03-19 16:26:47本章字数:3231字

    那人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一堆三角眼嵌在稀疏的眉毛底下,枯瘦的小脸中-央偏又生着一只大酒糟鼻子,名副其实的尖嘴猴腮相。他抬起头看见武岳阳,也是一愣,回过神来又扭头看了看姚青,“怎么是你俩?”

    武岳阳和姚青不想竟这么巧,前一天刚刚别过的骚猴儿,才过不到一日,就在这货栈门口撞上。三人还未来得及说话,货栈里女人的尖叫伴着脚步声追出,“可了不得啦,救命呀……光天化日抢劫……”何四老婆刚出货栈来,看见骚猴儿并未走远,同时看见武岳阳和姚青还未来得及收回的盒子炮,她喊了一半再也喊不出,张开的血盆大嘴来不及合拢,脚步却展现出与她年纪和肥胖不相称的敏捷来,瞬间躲回客栈,手脚麻利地掩上了门板。

    “此地不宜久留,速退!”姚青见来往行人躲在远处冲三人指指点点不敢靠近,急忙提醒武岳阳和骚猴儿尽快撤离。

    骚猴儿将散落在地上的大洋抓起,撒开腿就跑。武岳阳和姚青紧紧跟随,三人首尾相连,奔着房屋稀少的偏僻处跑去,很快出了县城。

    “你俩别跟着我好不好,等着被跳子(注释1)一锅端是不是?分头跑啊!”骚猴儿见武岳阳和姚青一路跟在身后,忍不住停下来阻止。

    “你一身的金银财宝,怎么还去打劫?而且在这县城里打劫,你不要命了?”武岳阳问。

    “管得着么?你算老几!”骚猴儿瞪武岳阳一眼,扭头又走。

    姚青窜上前去,拦住骚猴儿,“你当真是去那货栈里跑买卖?你的那个黄货呢?”

    骚猴儿扬扬手,走到一旁坐下,掏出水囊灌了一口水,叹口气道:“别提了,跟你们分开以后,我原本打算在县里买个宅院,置办它几百亩田地。哪知一时手痒,碰到有人放台子(注释2),就没忍住,摸了几把,结果运气比狗屎还臭,一输再输,连那金蒲团一起搭进去了。”

    “那黄货可价值不菲。”姚青有些疑惑地盯着骚猴儿的眼睛道。

    “哼,镂空的,没多少斤两,才当了一百块大洋。”骚猴儿打着哈欠道。

    姚青也觉得困倦难熬,她强打起精神,又问,“刚才是怎么回事?”

    骚猴儿瞥武岳阳一眼,道:“我急着翻本,可黄货白货都输光了,好不容易从兜底掏出来一根玉簪,想着那当铺再好的宝贝也换不了几块大洋,就到货栈去换。那货栈的婆娘有眼无珠,死了男人一般,板着脸看也不看玉簪一眼,我让她出十块大洋也不肯。我急着用钱,见左右无人,哪管那么多,踢翻了钱匣,抓两把大洋就跑,哪知道刚出门就撞在这傻儿身上。”

    武岳阳没心思跟骚猴儿斗嘴,他急着找马长官报仇,这时候他只在意关于马长官的线索,武岳阳问,“何保长不在县里,那货栈只有何四婶?”

    “何保长是谁?”骚猴儿问。

    “一个抽水烟的老先生。”武岳阳道。

    “你多此一问,有旁的人在我还能贸然动手么?”骚猴儿撇嘴道。

    希望落空,一股无助感升起,武岳阳想不出还有谁能知道马长官的下落,他想着是否有必要去绑一个长警回来逼问,随即又否定了这个想法——那姓马的狡猾得紧,为防止他人追踪,断不会贸然显露形迹。

    骚猴儿一对儿三角眼瞅瞅两人,“怎么就你们两个,那牛鼻子老道呢?你们不远远逃走,去那货栈又要干什么?”

    姚青自动滤掉骚猴儿的第一个问题,“我们要找那特务头子报仇,你既然一直在城里,可听到什么风声没有?”

    “赌场上还有打听不到的消息么?你们倒是胆大,昨天夜里天台山上好大的响动,准是你们闹的。”骚猴儿仰起头,摆出一副莫测高深的模样。

    “你只说有没有那特务头子的消息。”武岳阳急道。

    “我干嘛要告诉你,告诉你我有什么好处?”骚猴儿梗着脖子道。

    “你要什么好处?”武岳阳道。

    骚猴儿抓抓耳朵,两眼快速地眨了眨,眼珠溜溜乱转,“我卖条消息给你,一百块大洋,怎么样?”

    武岳阳吸一口冷气,他没想到骚猴儿竟如此狮子大开口,他眉头皱起,扭头看向姚青。

    姚青挑眉道:“你要这么多大洋有什么用,还去赌场翻本么?”

    “大公子,我哪好意思张嘴跟你要钱,我是不想你随他去送死。”骚猴儿一张黑脸忽然没来由的变红了,扭头瞪着武岳阳道,“你好不容易脱身下了天台山,不赶紧回家去好好地做你的大少爷,满世界折腾什么?非要把自己小命交待了才肯罢休么?你那老道爷爷呢?”

    武岳阳咬牙道:“那些特务害得我家破人亡。家,我哪还有什么家!”

    骚猴儿当日眼见武岳阳被大掌柜的当众放下山去送信,当天夜里团结会攻山,大掌柜的被埋伏在山下的特务炸死,谢二当家的带领众兄弟大败,险些全军覆没。骚猴儿逃无可逃之际倒地装死,可这时候姚青竟和武岳阳竟重新回到山上,拼死抵抗,在最后关头才随他跳进枯井。骚猴儿一直想不通武岳阳干嘛下了山又巴巴地跑回来送死,先前他一门心思想着如何逃出地道,从没问过武岳阳,并一直带着偏见以为武岳阳这个纨绔少爷是看上大公子了,是以不顾安危赖在她的身旁。这时骚猴儿看着武岳阳通红的眼睛才明白整件事情的原委,他冷哼一声,说不出话来。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说吧,姓马的特务头子在哪儿。”姚青道。

    骚猴儿这一刻似乎面临着极困难的抉择,他闭起眼,下定决心般说道:“好,你们执意去送死,我也拦你们不住,咱们做笔买卖吧,你们同意,我立即带你二人去追那姓马的,你们不同意,咱们一拍两散,你们该找谁问就找谁问去。”

    “什么买卖?”姚青忽然觉得骚猴儿有些陌生。

    “咱们三人结伴上路,你们伺机报仇,我趁势夺宝,咱们团结合作,各取所需。”骚猴儿咧嘴道。

    “好,就由着你。姓马的到底在哪儿?”姚青追问道。

    “现下可不能告诉你们,回头甩了我我都没处喊冤去。”骚猴儿四处望了望,“你们跟着我走就是。哎呦……饿得浑身没力气,咱们先找个铺子啃饱肚子吧。”

    姚青拿他没有办法,只能催促道:“咱们可没工夫耽搁,跟丢了人,我找你算账!”

    “我心里有数。”骚猴儿背着手向码头走去,“县城是不能回去了,能吃饭的怕只有码头上的几个客栈了,据说那观波轩的乌棒鱼汤鲜美异常,咱们去尝尝吧。”

    武岳阳和姚青双双阴着脸,无可奈何地跟在骚猴儿身后。三人到城外林间找到了马,姚青自然独乘一匹,武岳阳和骚猴儿共乘一匹,三人两马,奔码头而来。

    码头上盘查的长警早就撤了,即便如此,武岳阳和姚青仍旧以斗笠遮住了头脸,才敢进到观波轩中去。

    三人在二楼临窗的雅间坐定。武姚二人哪有心思吃饭,武岳阳接连喝了两壶茶,便拄着前额打盹儿。姚青则望着窗外河面愣愣地发呆。只有骚猴儿左一个右一个点了十几道菜,又要了甜点和老酒,将小二支使得团团转。

    酒菜流水般上来,武岳阳草草吃了两个馒头便倒头睡去。姚青更似吃药一般,强迫自己吃了几口饭菜,她看见餐桌当中的辣子鸡,那正是姚大脑袋最爱吃的一道菜,姚青想起父亲惨死时的不甘眼神,吧嗒吧嗒地落下泪来。

    骚猴儿本在挥动双臂饕餮大餐,见到姚青这幅模样,再也吃不下去,他扫兴地丢了筷子,“人是铁,饭是钢。我知道你难过,可是不吃饭,又怎么有力气报仇?”

    姚青转过身去。

    骚猴儿被姚青的哀痛所传染,想起自己从小就无父无母,为了活命,乞讨、偷盗、劫掠无所不为,稍微大一些和几个小贼到山上入伙跟着谢老二当了劫道的胡子,又赶上日寇入侵东北,兵匪混战,谢老二被姚大脑袋残部降服,骚猴儿也跟着做了兵匪,再之后一路辗转进了四川,在天台山扎下了根。相比姚青,虽然失了亲人,可起码知道自己的身世,可自己连爹娘是谁都不知道。

    骚猴儿很少想这些事情,他懒得去想,也知道想不出结果,因此每次被触碰到这块“雷区”的时候,他就有意的绕过去。正如此时,骚猴儿烦躁地斟满一杯酒,仰脖吞下,一股热辣从咽喉蔓延到腹中,紧接着冲上脑门,骚猴儿就感到阵阵幸福的眩晕。他独自“嘿嘿”地笑起来。

    “你有完没完?”姚青怒视道。

    骚猴儿火气上涌,他心道:“你还以为是在山上做大公子的时候么?谁都得宠着你让着你,干嘛每次说话都吹胡子瞪眼的,老子又不欠你半吊子……”可是他仅存的一点理智没让他将心里的话说出来,他压着怒火道:“就喝杯酒也不行么?”

    “你笑什么?”

    “我笑……我笑了么?我……”骚猴儿想不起自己笑过,可大公子说他笑过,那就是真笑过。他挠挠头,努力寻找自己笑的原因。

    姚青忽将手指竖在唇前,示意噤声,她窜到门口,向楼下窥去。

    只见楼下涌进来一群人,一个少年躺在担架上,被抬到客栈门口。

    注释1——跳子:官兵、长警。

    注释2——放台子:聚众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