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黑白善恶

    更新时间:2018-03-27 11:58:35本章字数:3237字

    武岳阳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跟着麻耗子,自然就能找到马长官报仇,可是打好的算盘竟就这么落空了。武岳阳俯身凑到麻耗子头顶,只见麻耗子两眼紧闭,嘴角和脸腮上沾着红黑的血污,面色惨白、气若游丝。

    “你们别只干看着,快救人呐……”船夫手忙脚乱道。

    这条线如果断了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骚猴儿身上了,可是武岳阳一百个信不过骚猴儿,他抓着头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骚猴儿走近,踢了踢麻耗子,“嘿,不是装死嘿。”

    姚青在一旁默不作声地冷眼旁观。

    船夫是个酒鬼,头晌里河上的枪战闹得县城沸沸扬扬,无论是跑水运的货商还是出船捕鱼的渔人、摆渡的船夫,都不敢贸然涉险,大伙不约而同地将船只靠上了码头,都想着先观望几天等风平浪静后再下水。唯独这个酒鬼船夫,大咧咧的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完全不顾他人的劝阻,平时晚起早睡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日得知河上出了乱子,想到囊中酒钱已经用尽,便一反常态,早早到船上等生意。

    酒鬼船夫眼尖,他看这三个少年男女的神色,不像是来救人,又看到武岳阳和姚青身上好像也带着伤,并且武岳阳一只手始终有意无意地放在鼓囊囊的胸口,船夫盯着武岳阳胸口鼓起的管状凸起,猜到八成是枪,他没有胆子蹚浑水,只好退而求其次,“摆渡的银子我也不要啦,只是你们须得给我作证,这人的死活与我没有关系……要么你们行行好,快些把他带走,能救活也未可知。”

    武岳阳见船夫一副急于摆脱瘟神的模样,没好气道:“你的船客,死在你船上,跟你无关,跟我们有关?”

    “小哥儿,话可不能这么说,你们认识此人吧?可得救救他呀……老汉上有八十岁卧病在床的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妻小,你们行行好,可不能让我背这个黑锅啊。”船夫惊慌失措,连连作揖道,“小爷,姑奶奶……”

    武岳阳懒得和船夫理论,他伸手在麻耗子鼻前探了探,抬头询问道:“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一脚踢河里省着埋了。”骚猴儿撇嘴道。

    武岳阳看向姚青。姚青冷冷道:“你下不去手么?”

    武岳阳一言不发到船舱里抄起一只酒坛,自顾自地到水里盛了些水上来。

    姚青和骚猴儿原本就是匪类,杀人越货那是做惯了的,两人在下山砸窑劫道时,手里都沾过血腥。区别在于姚青吃软不吃硬,对于扎手的硬点子,她是半点不肯手软的。对于手无寸铁的老幼妇孺,她可从来都下不去手。骚猴儿倒是生冷不忌,他平日里看管着秧子房,土牢、水牢、火牢和铁牢等关押秧子的牢门钥匙都归他掌控,拷打审问秧子自然留不得情,这些年早就练得心狠手辣了,他在麻耗子身边走来走去,一双三角眼滴溜溜乱转,好似琢磨着从哪里下脚更好。

    姚青对这些特务恨极,她嫌恶地瞧着麻耗子,“时候不早了,咱们耽误不得。”姚青催促道。

    “我要救他。”武岳阳道。

    姚青不解地看向武岳阳,骚猴儿则晃晃悠悠地搂着船夫的肩膀,走到船头去。

    “这人现在还不能死。”武岳阳重新蹲到麻耗子身旁,伸手在他身上轻轻按了按。

    “他伤成这样,你还指望靠他带路?”姚青问。

    武岳阳抬起头来,看着骚猴儿不怀好意地勾着船夫的脖子,嘀嘀咕咕不知说着什么。武岳阳道:“相较那位,我更愿意相信他。”

    “你这么瞧不起我们天台山的人?”姚青挑眉道。

    “与天台山无关。”武岳阳从麻耗子袖口中捏出两把锋利的匕首,包好收在怀里,又将酒坛中的水倒出稍许,为麻耗子擦了擦脸上的血污,“我只是不相信一个赌棍。”

    武岳阳本以为麻耗子脸上沾了水,会立即醒来,不想着手处滚烫,麻耗子浑身筛糠般地哆嗦成一团,完全没有复苏的迹象。

    “你是下定决心了,要在他身上着落出那特务头子的线索来?”姚青道。

    “嗯。”武岳阳应了一声,起身四望,寻找做担架的木杆。

    姚青犹豫了一下,喊道:“骚猴儿!”

    骚猴儿想着自己在赌场输得精光,身上空无一文,若是一时赌气独自上路,免不得要吃许多苦头。可是豁出去脸皮跟着这二人,一路上的吃喝必定全由二人花销,免不得要看人家的脸色,受些肮脏气。他心思一动,便把主意打到了船夫身上,这会儿正软硬兼施,要从船夫身上勒索几块大洋出来。

    船夫是个酒鬼,正是因为家中揭不开锅才不顾死活的出来讨营生,他哪里掏得出大洋孝敬骚猴儿?酒鬼碰上了赌鬼,两人好似嫖客与花楼姑娘一般你来我往,讨价还价。

    听到姚青招呼,骚猴儿赶紧答应一声,他推开船夫,“大公子,什么事?”

    “你当真知道那姓马的特务头子的踪迹么?”姚青直勾勾地盯着骚猴儿的眼睛,“你要是当真知道,咱们就尽快追去,如果不知道,你也别扯谎,事情终有水落石出的时候,你明白我的性子,这件事上你若骗了我,我须放你不过!”

    “大公子,嘿嘿,这……”骚猴儿眼神躲闪,不自然地笑了笑,挠头道,“我是当真听到他们逃跑的消息的。可是咱们耽误了这么久,想追上他们怕也不容易……”

    姚青瞬间就清楚了骚猴儿在胡编乱造,她摆摆手,转头对武岳阳道:“看来只能指望他了,不过,你得让他尽快醒过来,还得想办法撬开他的嘴,这人怕是不好对付。”

    武岳阳将两根木杆用缆绳往返穿梭连结起来,形成一个简易的担架。“你俩谁方便,来搭把手吧。”武岳阳道。

    姚青上前来帮忙,可是刚一发力,肩膀就一阵钻心的剧痛。骚猴儿一对儿三角眼眨了眨,凑到麻耗子身边,不轻不重地踢了一脚,“装死是吧,再不起来给你掀河里喂王八!”

    麻耗子死人一般没有半点反应,武岳阳小心地将他抬到担架上面。骚猴儿满腹怨气地抓起担架,猛地抬起,有意将麻耗子掀到甲板上去。武岳阳看出他的恶意,立即跟着抬起,将担架平衡住。骚猴儿瞪武岳阳一眼,道:“你不走,咱们就这么抬着他在这船上干站着么?”

    “他若是死了,咱们可就没了线索,我们报不了仇,你想夺回那些财宝自然也没了指望。”武岳阳担心骚猴儿继续使坏,好言劝道。

    “哪那么多废话?”骚猴儿翻眼道。

    武岳阳被他呛了一句,不再说什么,两人一前一后,抬麻耗子下船来。姚青也随着二人,从断桥上了岸。

    “这荒山野岭的,去哪找大夫给他疗伤?”姚青道。

    “没办法,咱们被悬赏通缉的告示都贴了出来,旱路水路怕是都不安全。接骨的法子我知道一些,疗皮肉伤的消炎粉我这也还有不少,能不能活过来,看他自己造化了。”武岳阳领路,带着骚猴儿将麻耗子抬到一棵大叶杨下。

    “你们稍等片刻,我去打发那两个船夫离开。”武岳阳道。

    “我去!”骚猴儿拦住武岳阳,返身跑回断桥,船上突然传出一声惨叫,随之响起噗嗵的落水声。武岳阳和姚青暗道不好,正要上前去看个究竟,这时远远见到骚猴跳到另艘船上去,紧接着又是一声惨叫和一声噗嗵的落水声。武岳阳急奔过去,却见骚猴儿面带得意之色跳下传来。

    武岳阳从骚猴儿身旁飞速掠过,跳上船去查看,只见两艘船上两滩血迹,武岳阳趴到船舷向河中寻找,果见两名船夫双双毙命,泡在两团血水中向下游飘去。

    武岳阳怒不可遏地下船来,到大叶杨树下面,一把揪起骚猴儿胸前衣襟,“你杀这两个人干什么?”

    骚猴儿挥臂甩开武岳阳的手,说道:“这二人可看到了你俩的面孔,也知道咱们在这儿下了船,回去少不得去县衙督察处报警领赏,咱们等着被抓是不是?”

    “咱们远远躲开,谁又能找到?”武岳阳喊道,“那可是两条人命啊!你怎么这般滥杀无辜!”

    “小爷就滥杀无辜,你能怎么样?”骚猴儿瞪着小眼道。

    武岳阳掏出盒子炮来,对准了骚猴儿的头,说道:“可没人给你草菅人命的权利,杀人偿命,今日我容你不得!”

    “你不能杀他。”姚青突然挡在骚猴儿身前。

    武岳阳皱眉看着姚青,“这么说,你认为他做得对?”

    姚青道:“未必对,但也未必错。”

    “不对就是错,不错就是对,你替他狡辩什么!”武岳阳咬牙道。

    “你假惺惺地装什么大尾巴鹰?在山上你杀起人来可比谁都多!”骚猴儿从姚青身后探出头来骂道。

    武岳阳叫道:“那不一样……你闪开!”

    “这个世道不是你想的那样非黑即白。这两人不该死,但必须死,他们不死,我们仨就会死。”姚青道。

    武岳阳想不到姚青竟这么毫不惭愧地说出这番话来,他点头道:“不愧是做山匪的,你们的脑袋里压根儿不存在什么善恶观念,也根本没有是非观!咱们果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们走吧,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武岳阳收了盒子炮,独自抬起一边的担架,拖着麻耗子走进密林。

    骚猴儿抠了抠鼻子,“大公子,咱们……”

    “别再轻举妄动!”姚青蹙眉道,“走,跟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