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离乡

    更新时间:2018-03-29 10:19:03本章字数:3009字

    武岳阳在林子里搜索马长官的时候,曾发现一处榕树林,几十颗榕树交织缠绕在一起,树下形成宽阔的树洞一般的封闭空间。此处榕树林较为隐蔽,离河岸又不算太远,武岳阳计较已定,拖着麻耗子向榕树林走去。

    姚青和骚猴前后脚跟上来,武岳阳气还未消,他停下来,回身瞪两人一眼,知道无法奈何这二人,他冷哼一声,拖着麻耗子一步一步向前蹭。

    姚青冲骚猴儿努努嘴,示意骚猴儿上前去帮忙。骚猴儿撇嘴道:“他有力气爱逞英雄你就随他去嘛……”

    姚青略一皱眉,骚猴儿赶紧答应道,“行行行,我去我去!”他紧走几步,追上武岳阳,抬起拖在地上另一端的担架来。

    武岳阳停下来,回身看着骚猴儿道:“你放下!”

    “嘿,你奶奶个爪的,好心当成驴肝肺呵?别他奶奶的不识好歹!”骚猴儿挺起胸来,瞪一双小三角眼骂道。

    “我不用你帮忙,咱们说好各走各的!”武岳阳怒道。

    “谁跟你走了?别不要脸,你放下这麻脸小子,爱哪去哪去,看谁跟着你!”骚猴儿往回拉了一把担架,武岳阳险些被他拖倒。

    武岳阳没想到骚猴儿和姚青打的是麻耗子的主意,一时间不知如何反驳。姚青上前劝解,“别争了,救人要紧,你俩这么争个没完,等着他咽气么?”

    武岳阳想想也是,自己没必要跟一个浑人争这一时之气。他瞪骚猴儿一眼,转过身,抬着担架向榕树洞走去。

    骚猴儿手上毫不用力,任由武岳阳向前拖拽着前行。武岳阳回头不满地瞥他一眼,骚猴儿立即嚷道:“看什么看?不是小爷好心帮你,怕等到天黑你也拖不了多远。”

    武岳阳懒得和他计较,幸好离树洞不是很远,三人片刻间就赶到了。

    武岳阳将麻耗子胸前衣服解开,只见麻耗子两肋赫然两个手掌印清晰可见。武岳阳在他两肋按了按,找到骨折的位置。肋骨骨折,医治起来与腿或手臂不同,不宜用木板夹紧固定,多是在骨折处外敷化瘀通络的药膏,以软布环胸包扎,令断骨自动愈合。武岳阳对于这点粗浅的医理还是懂得的,他从怀中掏出白、蓝两个瓷瓶,从白瓷瓶里倒出一抹白色粉末,在麻耗子断骨处涂抹均匀,又从蓝瓷瓶里抿出稍许黑色药膏,覆盖在白色粉末上面。

    麻耗子闷哼一声,双眼仍旧紧闭。

    武岳阳撕破衣袖,绕麻耗子胸口包扎了两圈。

    骚猴儿噤了噤鼻子,“涂的啥啊,胭脂么?”

    武岳阳不想理他,又担心他无理取闹,不耐烦道:“是药。”

    姚青从不记得武岳阳身上有这么两个药瓶子,她狐疑地盯着武岳阳。武岳阳见姚青盯着自己,又补充道,“二爷爷换下湿衣服时留给我的。”

    姚青想着这药是灰袍老人给武岳阳的,自然不会很差,不知疗效比不比得过消炎粉。她感到肩头一阵痒痛,打算向武岳阳讨些药膏涂抹,却见武岳阳宝贝似的将两个瓷瓶塞回怀去。

    “你们看着他,等他醒来喂他吃些东西。”武岳阳掏出两个油纸包来递给姚青,里面是从观波轩中带出的肉饼和桂花糕。

    “我们照顾他,那你去哪?”姚青问道。

    “我有些事要去做,日落前赶回。”武岳阳留下几个弹匣便向树洞外走去。

    骚猴儿拦住他,“你要耍什么幺蛾子?哪也不能去!”

    武岳阳冷冷道:“还轮不到你来管我!”

    “嘿呀,玩儿横的哈?”骚猴儿摩拳擦掌,挡住武岳阳不肯放行。

    “让开!”武岳阳掏出盒子炮来。

    骚猴儿恨自己没有偷着留下几支枪防身,以致今天受制于人。“好,你行,小子你有种!”骚猴儿指点着武岳阳,退到一旁。

    武岳阳出了树洞,径直向河岸走去。姚青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们只等你三个时辰!”武岳阳充耳不闻,迈开了大步,沿着河岸向下游走出不远,上悬桥,回到河南岸,先去邛崃城外找到了马,驱马拐上小路,绕道驶向索家岭。

    武岳阳没有告诉姚青和骚猴儿,他是要在离开四川之前,再回索家岭一趟,娘和阿公肯定还没有安葬。武岳阳要回去看看武家大院,也要去看看阿公的老宅子,更要去跟娘和阿公道个别。

    小路绕远不少,加上道路崎岖,尽管武岳阳快马加鞭,赶到索家岭时也到了黄昏时分。

    武岳阳不敢堂而皇之地骑马进村寨去,他在路口竹林里栓了马,沿一条羊肠小道绕进村寨。集市口几处显眼处都张贴着悬赏通缉的告示,灰袍老人、武岳阳和姚青的头像一字排开。武岳阳克制住去撕下告示的冲动,他谨慎地转过几条街,靠近了阿公的老宅。

    老宅对门的街口,倚着墙站着两个农夫模样的汉子,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视线总是有意无意瞟向老宅。武岳阳不敢冒险,可又不能这么白跑一趟,他远远绕着阿公的老宅转了几圈,始终没有找到进去的办法。

    武岳阳探手入怀,攥住了盒子炮的把手,做好了硬闯的打算,他正要出其不备地先结果掉那两个乔装成农夫在老宅门口监视的探子,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糟糕!”武岳阳没想到这么快就形迹暴露了,他转身的同时抽出了盒子炮,枪口对准了来人。

    没想到来人竟是何四爹,武岳阳不知他是何用意,说道:“是你!何老爷。”

    何四爹向后半步,盯着武岳阳的枪口,“你先把这铁家伙收起来再说。”

    武岳阳赶紧收了盒子炮。

    何四爹压着嗓子道:“你好大的胆子,怎么还敢回来?你别说话,跟我来。”何四爹四处张望一番,带着武岳阳回到自己的院舍。

    武岳阳谨慎地掩了院门,随何四爹进到一间厢房中去。

    房中无人,何四爹挑亮一盏油灯。

    “娃子呦,满世界都在通缉你,你怎么还敢自己送上门来!”何四爹数落道。

    武岳阳见何四爹双目红肿,脸颊还带着泪痕,显然是已经得到了何四身亡的消息,悲痛所致。武岳阳想到自己同样失去了最近的人,可是自己连披麻戴孝的机会也没有,武岳阳神色黯淡,道:“我要去见我娘和阿公一面,送他们最后一程。”

    “你有这份心就行了,眼下不比往常,你一旦被抓住,万难幸免。赶紧跑吧,跑的远远的。逃出四川,去找你爹武团长,把这里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他,让他带兵回来报仇!”何四爹老眼浑浊,噙着泪道。

    “何老爷,你信我了?那告示上写着……”

    “他们那告示鬼也不会信!天底下哪有儿子带土匪血洗自己家的事情?”何四爹恨恨道,“快别磨蹭了,快走,找到你爹,让他主持公道!”

    武岳阳摇摇头,“不行,我得埋了我娘和阿公。”

    “他们故意留下你娘和你阿公的尸骸做诱饵,等你自投罗网!我们这些老街坊还能瞅着你娘和你阿公暴尸荒野不成?他们的后事我们自会料理。你也不小了,男子汉大丈夫做事不拘小节,保住自己,去给你爹送信才是当下最紧要之事。你若是死了,再没人给你爹报信,也没人给你娘、阿公还有那一干糊里糊涂死在天台山上的民兵报仇,他们被人利用啦!死得冤呐!”何四爹跺脚道。

    武岳阳被何四爹训得哑口无言。

    院子里一阵脚步声走近,一个穿着粗布大褂的老者来到厢房门前,挑着灯笼叫道:“谁在厢房?”

    武岳阳紧张地摸出盒子炮来,凑到窗口。

    何四爹拦住他,摆摆手,冲门外喊道:“老宋,是我,在跟一个朋友商量事情,你去忙你的吧。”

    “是,老爷,前街的范老大来送话,说……说棺材都已经打好了。您用不用抽空去看一看?”管家老宋犹豫着问。

    何四爹叹了口气,“……你去瞧瞧,你做主吧。” 

    “哎,那好,我这就去。”管家老宋答应一声,出院去了。

    何四爹听到门响,知道老宋去远了,又对武岳阳道:“打了七口棺材,有你何四叔的,也有你娘和你阿公的,都是上好的木料……你放心吧,夜长梦多,恐生变故,你赶紧走!去找武团长回来!”

    武岳阳当即跪倒,冲何四爹磕了一个头,“葬母之恩,来日再报!”

    何四爹赶紧扶起武岳阳,“你若找武团长回来,为我儿和那些冤死的民兵报得了仇,我给你下跪叩头也不妨。快走吧,孩子……”

    武岳阳起身,对何四爹一拱手,出厢房,翻墙跳出围院,消失在并不浓郁的夜色中。

    何四爹看着武岳阳从墙头消失,他抹了抹眼角,愣愣地在院子里站了好半晌。

    武家大院仍被铁血团结会占据着,武岳阳无法凑到近前观看。他远远望了望院墙下的梧桐树,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索家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