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一命换一命

    更新时间:2018-04-04 10:39:27本章字数:3123字

    武岳阳回到榕树林的时候,天早就黑了。

    麻耗子醒了一次,挣扎着要起来,无奈两腿酸软,一个跟头栽倒在地。骚猴儿将他拖回到担架上面,姚青喂他肉饼,麻耗子挥手打落。

    骚猴儿掐着腰大骂麻耗子不识好歹,麻耗子转过头去,他紧闭了眼,似睡非睡。骚猴儿跳着要上去动手,被姚青挡住。

    骚猴儿担心武岳阳出事,不敢留在树洞,他跟姚青争了几次,姚青执意等武岳阳回来。骚猴只好独自躲出去。

    姚青从天亮等到天黑,直到明月高悬也不见武岳阳归来。她来来回回走了几十圈,终究放心不下,转身出去接应武岳阳。

    不远处的长草深处传来“咕咕”的鸟鸣声,姚青知道骚猴儿藏在里面,扭头道:“看着!别让人跑了!”说罢向悬索桥跑去。

    “咕,咕!咕咕咕咕……哎!哎!”骚猴儿想不到姚青竟把烂摊子交给自己了,他情急中,鸟语变人言,无奈姚青已经去远,骚猴儿挥手将面前的枯草折断,“真他奶奶的!”

    武岳阳从悬索桥下到南岸,正看见姚青急三火四地跑过来。

    两人面对面远远站住。过了好半晌,姚青道:“你可说日落前赶回!”

    “怕被巡警发现,绕了不少路。”武岳阳有气无力道。

    武岳阳担心被人追踪,掏出从麻耗子身上搜来的匕首,可是看着手臂粗细的悬索铁链,心知万难斩断,便退而求其次,用匕首划断了悬索桥上将木板三三两两捆绑在一起的绳索。 将松散下来的木板抛进河里。

    武岳阳将悬索桥破坏出很大一个缺口,他不想被别人追踪到,也断绝了自己的退路。

    姚青默不作声地看着武岳阳将悬索桥上的木板抛进河中,两人一前一后走回榕树林。

    麻耗子再次昏睡过去,他脸色潮红,急促地喘息着。武岳阳摸了摸他的脑门,觉得麻耗子的体温比白日里还要高,显然是因为落水,得了风寒。

    武岳阳赶紧用湿布为麻耗子敷了额头,又解开他前胸的衣衫,探查他的伤势。

    “他一直没醒?”武岳阳问。

    “醒了一次,爬起来要走,跌倒后被骚猴拖了回去。一直不说话,闭着眼,也不知道是真睡还是装睡。”姚青皱眉道。

    武岳阳给麻耗子重新系住包扎胸口的布条,“他可吃了东西么?”

    “什么也没吃。他脾气大得很!”姚青没好气的出树洞去,寻找骚猴儿去了。

    武岳阳给麻耗子身上搓了酒,看着他虚弱得厉害,心想这么耗着不是办法,得让他尽快吃些东西。武岳阳正琢磨着要不要给麻耗子拍醒,麻耗子一个激灵,自己醒了过来。

    麻耗子见了武岳阳,神色突变,他双臂一抖,要甩出匕首来,哪知匕首早被武岳阳搜走了,他抓了个空,两手相互在袖筒处捏了捏,果然没有摸到匕首。

    武岳阳掏出匕首晃了晃,又塞回怀中,“你的飞刀先放我这存放着,等你伤好就还你。”

    麻耗子想撑起身来,挣扎了几下,不得不放弃。他半坐在担架上,恶狠狠地盯着武岳阳,“要杀要剐由你!只是休想拿我作俘虏!”

    “你们害死了我娘和阿公,对你们,我恨不能食肉啖骨。杀剐那是早晚的事,你急什么!”武岳阳怒道。

    “你带我到此地,打的什么算盘?直说吧!”麻耗子道。

    “你们知道我爹是谁,对不对?”武岳阳道。

    麻耗子没有应声,算是默认了。

    武岳阳又道:“我爹好歹也算是国军的将领,奉令到前线抗战,他前脚刚走,你们就来迫害我们母子,你们这些特务隶属哪支队伍?是戴笠部么?”

    麻耗子皱着眉将头扭到一旁,并不答话。

    武岳阳从麻耗子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嫌恶得到了结果,自己猜错了。

    虽然有着团长父亲这个近水楼台,但武岳阳并未先得到什么难得的消息,这缘于武团长从不将军伍和党务中的要事讲与家人。不过武岳阳在学校中,多少也知道一些党国之事,“难道统辖特务的还有旁人么?”武岳阳心道。

    “只要我将事情原委告诉我爹,他自会查出真相。你知道瞒不住的,到时候看谁肯包庇你们!其实我没必要从你这儿得到答案,只是我一直想不通,更急于知道的是,你们此行明明是冲着那天台山上的宝藏来的,为防止走漏消息不惜杀人灭口,这完全讲的通,可是你们有害死我娘和阿公的必要么?”武岳阳说着说着,两眼又红了,似要喷出火来。

    麻耗子抬起头,木然地看武岳阳一眼,“自己人都能杀,别人又为何不能?”

    武岳阳道:“前几年,孙殿英毫无顾忌地盗了东陵,结果全国轰动,满人哗然,孙殿英四方打点,花费巨万才保住性命。有这样的前例在,你们为了封锁消息而断腕自保,倒也不难理解,难理解的是,我娘和阿公对你们的事毫不知情,你们……” 

    “原因在你身上。”麻耗子打断武岳阳,“你娘将你家的宅院借给团结会做堂口,团结会众团兵才会有了聚集的所在,为我们掌控团结会省了不少心思。我们即便不感谢她,也不至于……”

    “恩将仇报是吧?”武岳阳怒道。

    “我说了,原因出在你身上。”麻耗子无力支撑身体,索性躺下,呼呼作喘道,“你若是不回索家岭送信,她们就不会有事。”

    武岳阳皱着眉头思索,想不通此事与自己有什么关系。麻耗子接着道:“你回来送信,对山上情况必定有所了解,我们能留你活命么?前面你也说过,为了防止走漏消息,我们取宝藏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既然你从局外闯进来,我们自然留你不得。而你下山回索家岭的一路上被许多人看到过,我们担心这消息传到你家里,事后再被武团长知道,凭空惹来许多麻烦,便一不做二不休……”麻耗子的话说了一半,他看见姚青和骚猴儿出现在树洞口。

    不过武岳阳已经将前因后果想通了,他这一刻恍然大悟,攥紧了拳,砰地一拳砸在树藤上。

    姚青和骚猴儿在外面听了好一会儿,也都捋清了事情的原委。两人担心武岳阳怒极失控,怕他冲动间杀了麻耗子,赶紧进来阻止。

    武岳阳瞧了瞧两人,又问道:“杀我娘的是谁?”

    麻耗子犹豫了片刻,道:“不妨告诉你,派去做刺杀行动的有四人,其中三人被与你们在一起的那老道给杀了。活着回来的那人叫宋达有,我们称呼他‘黑狼’。”

    武岳阳盯着麻耗子的眼睛,问道:“你不在场,又怎么知道?”

    “哼,小爷再不济,也不至于敢做不敢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再者说,换做我动手,也不会出这么大的麻烦。”麻耗子不屑道,“这些是我之后听他们说的。事发之时,天早黑了。当时我要去天台山后山布置硫磺,早早就离开了索家岭。”

    武岳阳稍作沉思,道:“那姓马的,真名实姓叫什么?”

    “不清楚,我们称呼他马长官,只知道他叫马三,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真实名讳。”麻耗子舔舔干裂的嘴唇,“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武岳阳挑眉道:“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我可并没有逼迫你。”

    “一命换一命。”麻耗子道。

    “怎么一命换一命?”

    “你救我一命,我告诉你这些,你也好赶紧去逃命。”

    武岳阳老大不解,追问道:“我赶紧去逃命?”

    “马长官来天台山盗取宝藏,他会尽一切努力防止消息传出。铁血团结会近七十人被埋在藏宝窟里,我们别动队近二十多个弟兄随船沉落河中,现在只剩下冲出山去的谢老二一伙和你们一行四人,马长官又哪会放过你们。对了,那老道都被炸死在河里了,又有谁能保护得了你们几个?”麻耗子道。

    武岳阳心道:“原来他不知道二爷爷是因为有事突然回江西龙虎山去了。”武岳阳怕姚青和骚猴儿透露出去,急忙转移开话题,他道:“既然他要杀我灭口,那随他好了,我也正要找他报仇。咱们还是一命换一命,只不过不是用你的生来换我的生,而是用你的生,来换马三的死!”

    “你执意要找他报仇?”麻耗子抬起头来,看向武岳阳身后的姚青和骚猴儿,“你俩也是?”

    武岳阳和姚青一齐咬牙道:“是!”

    骚猴儿摸摸鼻子,没有应声。

    “你们既然铁心寻死,正好我也要去寻他,我带你们去吧。”麻耗子同样咬牙道。

    武岳阳道:“你原本就要去寻那姓马的?”

    麻耗子两眼立即泛起浓雾来,他双唇微颤,哽咽道:“我要找他问几句话!”

    武岳阳见他神色大变,不好继续追问。他掏出贴身的肉饼和水囊来,将这温热的食物递给麻耗子,“你先填饱肚子再说。”

    麻耗子看武岳阳一眼,一言不发地接过肉饼和水囊。

    “嘿,你奶奶个爪的,你不是不吃么……”骚猴儿上前去就要争抢。武岳阳和姚青一人探前一步,如两尊门神一般,隔在骚猴儿和麻耗子中间。

    “干嘛?你俩……这是要叛变呐?”骚猴儿瞪起一双三角眼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