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袍哥

    更新时间:2018-04-04 10:42:00本章字数:3172字

    武岳阳掏出盒子炮,将弹匣塞满子弹,“都走这么远了,竟是放我们不过!他们要追到天边去?”

    “不是追兵。”姚青伸手阻止武岳阳道。她肩头的枪伤好了些,只是失血过多,面色仍显苍白。

    “那是谁?”武岳阳问道。

    艄公老孙拍腿道:“袍哥!袍哥啊!”

    袍哥的官方称谓是哥老会,是蜀地最大的公会,相传是从“天地会”中分离出来的,又有说其是白莲教余孽勾结而成,传言众多,不一而足,总之做的是反清复明的买卖。天高皇帝远,公会在蜀地得到了极大的发展扩张,所谓“明末无白丁,清末无倥子”,“倥子”即是指没有入会的百姓,由此可见清末时期袍哥庞大如斯。

    等清朝亡了以后,袍哥成了荒田里的野草,更是肆无忌惮的疯长起来,渗透到各行各业,无论士庶绅商、耕渔樵卒,抑或杂役苦力、贩夫走卒,大多能营生的行当,均有拜码头的袍哥。政-府明令禁止、取缔解散哥老会,蜀地各处袍哥聚集的码头稍作收敛,各堂口表面上收了招牌,可是暗地里仍旧继续发展。川中无论妇孺老幼,哪有不知到袍哥的。

    武岳阳曾听他父亲武团长说过,就连国军队伍中,也有大批的袍哥兵,这是社会风气使然,凭一纸限令可无法在短时间内制止住。

    “他们要干什么?是在对切口么?”武岳阳扒开船舱门帘,从窄缝向外面张望。

    骚猴儿冷嗤一声,说道:“你这不废话么!”

    艄公老孙急道:“几位小爷,莫吵啦!谁懂得‘盘海底’赶紧去递个话吧!”(“盘海底”即为袍哥间的隐语黑话,指初次见面不明底细的袍哥间相互交流沟通,藉此了解双方在公会中的辈分及所属分支)

    四个少年相互对视几眼,都摇摇头。

    骚猴儿抽着鼻子道:“老孙,你常在这江河上跑营生,遇这事该有应对的办法,怎么事到临头你先慌了?”

    “我我……我不是不放心你们么!”艄公老孙跺脚道,“你们火急火燎地催着赶路,既不带货物,又不上港口,问你们干嘛非得夜里行船你们也不说,谁知道你们是什么来路嘛……”

    骚猴儿眨巴眨巴一对儿三角眼,煞有介事道:“哥儿几个是国军特务,奉令入川做项秘密调查。”说着下巴冲麻耗子一扬,“他就是我们的长官。”

    “满嘴胡扯,哪有特务肯将自己的身份公布出来。”艄公老孙心里嘀咕道。他平日里见这四个少年男女神神秘秘,时不时地相互冷嘲热讽,彼此没个大小,哪里是什么国军特务,分明是一伙儿犯了事儿急于逃案的山匪。他记着前几日城里张贴着悬赏抓捕山匪的告示,只因多喝了几杯,并未留意告示上山匪的模样。艄公老孙看一眼麻耗子,虽然未与记忆中模糊的山匪形象对上号,可是瞧他呆愣愣的跟个闷葫芦一样,横竖不像国军长官。

    “你穿红来我穿红,大家服色一般同!”船舱外不依不饶地催促着这小船上的人尽快给出回音儿。

    麻耗子犹豫了一下,自怀中掏出绿皮折子特务证,“别拿我们当山匪流寇,这个只给你看,不能传扬出去!你可懂么?”

    “晓得晓得……”艄公老孙瞧到绿折子上面写着“中华民国”、“绝密”,连计较真伪的心思也没有了,只忙不迭地连连点头应承。

    “去打发他们走开,用什么办法,你自己想。”麻耗子面无表情道。

    “我能有什么办法……”艄公老孙支吾着出舱去。

    武岳阳一行四人凑到舱门口,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左右的大船各自绕了一个弯,向小船靠拢过来,正前方的大船也是调换过船头,在正前方挡住小船,三条大船这么成品字形从三个方向将小船合围在当中。

    三条大船已经钉死了小船。艄公老孙把着船舵,心中暗暗叫苦,拱手喊道:“咱是拜码头的兄弟,和兄弟穿一样的袍子,自己人呐!” 

    先前大船上喊话的那人走到船尾,撩开黑色衣袍的前摆,打算要跳到小船上来,可是江上风浪大,船颠簸得厉害,那人退后几步,就要借着冲劲跳过船去,被身旁的一个手持鱼叉的渔夫样老汉拉住,“郝老六,风浪这么大,可使不得。”

    郝老六看了看滚滚江水,禁不住打个寒颤,他打量了艄公老孙一番,“自己人?你拜的是哪个码头?”

    艄公老孙想了想,说道:“邛崃码头。”

    “堂口呢?”郝老六居高临下审问道。

    “……兄弟拜的是邛崃码头智武堂的香火。” 

    郝老六又问:“没入排吧?”

    “没入排,兄弟还只是个跳滩的。” 艄公老孙挺胸答道。

    “排”指的是哥老会中的内部分工。哥老会按地域分布成若干码头,本着“官绅不与役夫同伍”的原则,每个码头又按袍哥的身份地位分成“仁、义、礼、智、信”五个堂口:“仁”字堂口专门接纳有面子有地位的达官贵人;“义”字堂口则接纳家财丰厚的绅士商家;“礼”字堂口接纳的多是兵匪士卒——所谓“仁字讲顶子,义字讲银子,礼字讲刀子”;至于智、信两堂多由夫役苦力组成,这两堂的袍哥都是难以维持温饱、身份最为低微的底层劳苦大众。有“仁字号一绅二粮,义字号买卖客商,礼字号又偷又抢,智字号尽是扯帮,信字号擦背卖唱”之谚,形象地概括出这不同堂口的特征。

    而不同堂口内部又按“排”划分确定出不同的等级和分工。每堂八排,以一二三五为上四排,六八-九十为下四排。头排大哥即舵头,也称舵把子、老摇、社长,总领帮内大小事务;二排则由大家推举,称“圣贤二爷”,通常此人为人正直、重义守信,或管人事提拔,或为挂名闲职;收管银钱者为当家三爷;五排称“管家五爷”,分红旗五爷专掌传话派人,黑旗五爷掌刀杖打杀;六排“巡风六爷”,专司放哨巡风,侦查官府动静;八排掌管公会纲纪;九排称挂牌,登记会内弟兄排名;十排老幺,多是有身份背景的年轻后生,负责守门、跑腿办事和组织训练新人。四七两排曾出叛徒,为避忌,不立此两排。

    哥老会入会没什么要求,只要“身家清、己事明”即可入会,可是艄公老孙在“身家清”上出了问题,晚清蜀中兵荒马乱,老孙的父亲死得早,扔下老孙五个兄妹。孙母为了将这五兄妹养大成人,毁节再嫁他人。哥老会有条不成文的规矩,可收横刀跃马占山为王的山贼,可收持枪劫掠杀人无数的兵痞,可收地主乡绅土匪流氓,却唯独不收这几样人:偷人养汉的,青楼卖笑的,净身入宫的,母亲改嫁的。

    艄公老孙虽然屡被袍哥拒之门外,可他贼心不死,对于袍哥的事尤其用心,因此对于这些公会组织构成及浅显的切口都有所了解,当下见招拆招,一问一答,倒也没被难住。

    郝老六刚刚截了几条船,切口对过,全是吃这江河饭的袍哥弟兄,不得不放行。这回本以为截住了一条倥子船,却不想又是袍哥,他暗骂道:“他妈的,这江上来往的都是袍哥?老子吃了半天的江风,就不信碰不到一点荤腥!”

    郝老六虎着脸,有意刁难艄公老孙,“你没入排,也该懂得一点事儿来!”

    艄公老孙挠挠头,有模有样道:“操码头跳滩子各有各的规矩,兄弟腿短,少来亲侯,两眼摸黑,条子不熟,还请你老大灯笼高挂海涵海涵!”

    郝老六倒憋一口气,险些忍不住骂出口来,他强压住火,咬牙道:“‘你穿红来我穿红,大家服色一般同’。你对出下句,我立即放行!”

    艄公老孙拱手道:“兄弟出门急,忘了讨要过路海底。”

    郝老六就要发作,他身后的老汉又扯了扯他,冲小船船舱一努嘴,说道:“对面的兄弟,这鬼天气,风高浪大,颠得人头昏脑涨,你准是忘记了。既然船舱中还有别的兄弟,你不妨回船舱去问问,或许有人记得。”

    艄公老孙见对方发现了船舱中还藏着人,再多说就没意思了,固定了船舵,一拱手,回舱去了。

    “这帮天杀的,雁过拔毛!这是跟咱们要买路钱呢!”艄公老孙一脸苦相咒骂道。

    武岳阳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给他们几块大洋就是了……”他探手入怀,只摸到那几个瓷药瓶,猛想起大洋都花光了,尴尬得刷地红了脸。

    “怎么,你还有别的主意?”姚青问道。

    “不是,我突然想起来……钱都用尽了。”武岳阳红着脸道。

    姚青朱唇微启,不知道说什么好,楞在原处。

    武岳阳扭头问麻耗子:“麻……麻六,你身上可还有银元么,借我几块大洋,稍后就还你。”

    麻耗子伸二指从袖筒里夹出一把匕首,“我浑身上下,只有这铁玩意儿。有几块大洋,在邛崃时候就都留给客栈中那些人了。你还是把我那几柄飞刀都还我吧。”

    武岳阳脸腮发烫,当做没听到麻耗子的请求。他和姚青的目光投到骚猴儿身上。

    袍哥相关资料出自:

    王纯五著《袍哥探秘》 ;

    刘师亮著《汉留史》;

    李子峰著《海底》;

    《四川文史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