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六爷拜山

    更新时间:2018-04-28 17:16:59本章字数:3153字

    老崔咂嘴道:“他们几个娃娃,哪里是什么棒老二。你想,他们是从上游而来,都带着铁家伙,且那瘦猴儿又操着外地口音……重重迹象表明,他们或者是碰巧挖到张屠子(传言张献忠屠川,杀人无数,后世往往贬称其为“张屠子”)宝藏的纨绔子弟,或者真如他们说的那样,是国军派来的特务。我觉着后一种可能性更大一些。”

    郝老六目光发直,喃喃道:“你这么一说,是有点古怪。”

    “不好!”老崔惊道,“或许更糟,他们即发现了张屠子的宝藏,又是国军的特务!” 

    “那还往堂口送啥子?咱们自己审,使些手段,不信撬不开他们的嘴。”郝老六道。

    老崔眼皮一翻,“就算你审出宝藏的下落,能有锤子用?”

    郝老六眼睛泛着贼光,“有锤子用?咱们吞了那宝藏……”

    “你倒吞得下!你想吞也得有那么大的肠胃才行,贪心不足蛇吞象!”老崔瞪眼道,“大西王张献忠的宝藏,可不是寻常的财富。头几年,孙殿英盗了清东陵,从乾隆和慈禧的地宫中盗出来的金银财宝,装了三十辆大车!你以为张屠子的宝藏会有多少?”

    “那依你的意思,咱们巴巴地看着到嘴的肥肉从眼前溜走?”郝老六咧咧嘴,言语间充满了惋惜。

    “别惦记啦,那笔财富莫说咱们未必能寻到,即便寻到了,也不是咱们能消化得了的。你看着是场荣华富贵,到手就变成亡命的祸根了。”老崔劝着郝老六,想起自己读了半辈子的书,无非为了功名,可是现如今机会真来了又怎样,眼瞅自己头发都白了一半,哪还有半点雄心壮志。“唉……冯唐易老,李广难封,自古以来好男儿的遭遇都是一样的。”老崔长叹道。

    郝老六不明白老崔为啥子突然发这么一句感慨,他只关心如何能从武岳阳这几个来历不明的少年男女身上捞点好处,“妈勒批,日他个先人板板,难不成咱们白忙活了一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这几个龟儿子……”郝老六做了个刀抹脖子的手势。

    老崔摇头道:“不可!你不记得他们原本是五个么,咱们只从水里捞起四个,另一个要是沉到江底倒也安逸,若是潜水走脱了,早晚会带人回来寻仇。”

    “瞧你分析的头头是道。可把他们送到堂口里面,有咱们什么好处?”郝老六道。

    “舵头让咱们把守宜宾的水路,盘查形迹可疑之人,又不肯交待清楚‘形迹可疑’的人是啥个模样,越是这么遮遮掩掩,我越觉得有问题,将前因后果串联起来,我觉得堂口里八成是在拦截从邛崃下来、跟张献忠藏宝沾边儿的人。既然这几个瓜娃子身份着实可疑,咱们索性顺水推舟,把他们送堂口里去。若是恰巧碰对了,咱们自然居功至伟,得了宝藏,他们吃肉,咱们分一口汤也好;若是踢上雷了,挨炸的也不是咱的脚,咱们只是奉命行事,天塌了,脑壳高的顶起。”老崔道。

    郝老六点点头,“那还磨蹭什么,尽早给他们送去算逑!”

    “不可妄动!你先去堂口,将这事儿说与舵头,是咱们自己将人送过去还是她派人过来取,让她做主。”老崔抓几个白面馒头,又拉开地牢暗门,说着侧身下到甬道中去。

    “你还真这么伺候他们!”郝老六咂舌道,“你快些上来哈,稍后你和我一起去堂口。”

    “你自己去就好嘛……”

    “有什么事情,你也好帮我出个主意!”郝老六对着甬道口喊道。他想着去见舵头少不了要受些盘问,自己没读过一年书,文绉绉的话半句也不会说,平日里带众兄弟在水路上打打杀杀倒没手软过,今日可是要去拜会舵头,一身的本事都要使在嘴上,自己是个粗糙汉子,不会说好听的话,没来由地惹恼了舵头可为祸不小。

    老崔亲自给武岳阳一伙人解了绑,又端来火盆,拿来热乎的饭菜给他们填肚子。这几个阶下囚都揣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思,想着不管怎么样,先吃饱了再说。三个少年男女一边烤火,一边大口吞咽,唯独艄公老孙,苦着脸捏着半拉馍馍发愣。

    武岳阳一伙儿阶下囚吃饱了肚子,烤干了衣服,分别将目光投到牢门外面,这几人是否开始琢磨着如何逃跑,暂且不表。只说郝老六带着老崔和铁牛来到宜宾最大的茶楼“三江社”,这里明面做的是茶楼生意,暗地里却是宜宾地界上袍哥聚事的堂口。

    舵头很少露面,帮会中的大小事务平时都由乔三爷打理。乔三爷年过五十,是个精明干练的老者,他头上扣着瓜皮帽,鼻梁上架着老花眼镜,正捧着一根细长的烟袋杆,一边喷云吐雾,一边翻看流水账本。

    “乔三爷,兄弟给您问安。”郝老六拱手道。

    “今儿是什么日子?”乔三爷微微低头,从老花镜顶部望出去。

    郝老六左右看看没人,压着嗓子道:“今儿艳阳天,兄弟打着鱼了,听说舵头要吃金尾鲤鱼,咱正好网到了四条。”

    乔三爷触电般站立起来,放下账本和烟袋杆,沉声问道:“‘金尾’鲤鱼!你没看错了?”

    “兄弟打了三十年的鱼,不会看错。现已捉回舱中,都是活的。”郝老六道。

    “你三人路上辛苦,楼上沏了好茶,喝两杯润润嗓子。我去去就来。”乔三爷拱手辞了三人,去后院安排人手送信去了。

    郝老六、老崔和铁牛三人到楼上,用过茶水,小睡一觉,午后忽被一阵马蹄声惊醒,得知回信到了。乔三爷传话令三人立即去南岸舵头府上说话。

    三人乘船过江,上到南岸,又走了一个时辰的山路,终于在天黑以前,来到宜宾南郊的七星山。

    七星山下,石子路尽头是一栋青砖红瓦的大宅子。

    糙汉子如郝老六者看着紧闭的朱漆院门,竟如厌学的顽童被长辈强扭到学堂,满心的不安和惶恐。

    这栋宅子郝老六只在三年前来过一次,那一次“单刀会”上,郝老六受提拔成为智永堂的“巡风六爷”。

    要知道“单刀会”是哥老会中最隆重的聚会,一年仅一次,定在每年的农历五月十三,相传这一天是关羽单刀赴会的日子。每年此日,哥老会中所有大小码头、堂口都要隆重举办盛会,杀雄鸡,喝血酒,礼关公,念誓言。燃放鞭炮,敲锣打鼓,排香案,大摆宴席。在会上对会中骨干论功行赏,或提拔,或降职。对于初次参加的袍哥,要挂牌排名,确定其在帮会中的地位,辈分是顶重要的大事,是万万不能出错的。聚会的袍哥除吃吃喝喝藉此相互结识以外,还要借此机会解决内部仇怨纠纷,由各方头面人物站出来“捞梁子”,由舵头裁决孰是孰非,并划下道道了结恩怨。

    郝老六受提拔是因为在那年单刀会之前的几个月里,他曾率码头上的众兄弟数次与一股自金沙江窜来的水匪缠斗,并在最后一次激战中,全歼了这股水匪。郝老六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也有当官的一天,虽然这个官摆不上台面,却也让他一阵狂喜,在宴席上便多吃了几杯酒,以致宴席结束后,在去拜见舵头俞青红时,错坐了五排黑旗五爷的席位。

    黑旗五爷没说什么,可眼红“巡风六爷”落到别人头上的八爷九爷不干了,两人不肯善罢甘休,嚷嚷这个新上任的巡风六爷目中无人,刚刚受了提拔就触犯了十大帮规中的第二条“尊敬长上”和第九条“上下宜分晓”两条帮规,当受“打红棍”之刑。

    打红棍又称打法棍,量刑轻重郝老六当受法棍八十。八十法棍倒也不至于将人打死,要命的是乍一得到提拔就挨八十法棍,这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在码头上混?郝老六宁肯受“三刀六眼”的重刑也不愿受八十法棍,当即拔出刀来,叫道:“是兄弟瞎了眼看错了座位,当挨三刀六眼!”说着提刀对准自己大腿就扎下去。

    这一刀闪着寒芒刺下去,郝老六眼瞅大腿不保。忽“叮当”一响,他手腕被震得发麻,一枚“袁大头”随着尖刀掉落地上。一个老妇人的声音传出:“今天是个好日子,还是别见血了吧。”

    郝老六愣在那里。乔三爷提醒道:“还不谢舵头免罪大恩!”

    郝老六当即跪地砰砰磕头。

    “他也不是有意,你们只记得第二条和第九条,不记得第五条了么?我今日身体不适,不见你们了,都回去吧。”老妇人道。从始至终,老妇人竟都没有现身。

    “舵头让咱们‘兄宽弟忍’,以后大家相亲相爱,不能忘了舵头的话!”乔三爷对着虚空拱手道。

    众袍哥齐齐拱手答应一声,各自出了俞府。

    从那以后,郝老六再也没见过俞舵头——如果那次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拜访算是见面的话。

    郝老六挥去记忆中的画面,叮嘱老崔和铁牛道:“你们谨慎些,别乱说话!”

    老崔不用叮嘱,这话是说给铁牛,铁牛瞪着大眼,使劲地点点头。

    郝老六拾阶走到俞府门前,抓起门上铁环,“嘡,嘡,嘡”,缓慢地扣了三下“拜山扣”。

    院内有人问道:“月黑风高,何人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