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七星山

    更新时间:2018-06-08 17:44:40本章字数:3029字

    众袍哥这时呼啦啦赶过来,姚青和骚猴儿也如武岳阳等人一般无二,被捆住双手,拖拽而行。

    “六哥,这五个找死的瓜娃子凶得很,那个死鱼眼的臭麻子,把邱娃、阿海、刘伢子都给捅了,你可不能饶过他!”一个瘦高的袍哥摸着眼泪骂道。

    众袍哥立即附和道:“就是就是!他们把茶楼都给点着了……”

    “都闭嘴!还有脸哭?灌黄汤、嚼姜片子个个是把好手,办正事一个硬气的也莫得有,连五个娃娃都看不住!别在这丢人,回茶馆去救火!回头看老子咋个收拾你们!”郝老六瞪眼训斥道。

    众袍哥见郝老六动怒,无人敢顶嘴,只是忿忿地瞪着武岳阳一伙儿。

    一行四十余人迤逦而行,回到临涛茶楼。呛人的烟味老远就能闻到。大火虽然已被扑灭,可是茶楼被烧毁半边,草木燃烧后的灰烬浸泡在水里,剩下的木石砖瓦都被烟火熏得漆黑,仍旧冒着青烟,到处都是一片狼藉。茶楼门口并排摆着蒙着白布的两具尸体,在这夜色中尤其显现。

    留在茶楼救火的一众袍哥被烧得灰头土脸,正蹲在空地上喘息,见郝老六将人抓了回来,一齐站起。

    “六哥!”

    “六哥,你可回来了……”

    郝老六下马来,径直走到蒙着白布的两具尸体前,“妈勒批,这两是哪个?咋还把命丢了!”

    “是阿海和刘伢子,他俩一个被切断了气管,一个心窝子遭了一刀。邱娃也伤得不轻,刚送到老苗那医治,不知能不能救得起……使刀的娃下手恁歹毒,成心要人命呦……”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扼腕唏嘘道。

    “六哥,把他几个全沉江里去!”

    “不能这么便宜,得剐了他们!”先前瘦高的袍哥道,他的鼻眼像极了阿海,显然是阿海的门内兄弟。

    “剐了!剐了!”众袍哥齐声喊道。

    郝老六掀开白布,分别瞧了瞧阿海和刘伢子。月光下,两人伤口上的血迹还没有干,死前的痛苦却已凝固在脸上。郝老六又气又怒,转了一圈,没有找到趁手之物,忽然记起蒙面女子收了麻耗子的两把匕首,他暗忖道:“你用这两把匕首害了我的兄弟,现下我就用你的匕首要你的命!也应一场因果报应。”

    “姑娘,那两把匕首借我一用。”郝老六道。

    蒙面女子从袖口掏出匕首,递给郝老六,但见他目露凶光,手一抬,“你要它何用?”

    “我要用它豁了那个死鱼眼!”郝老六咬牙道。

    “你现在不能杀他,师傅可没让我带死人回去。”蒙面女子将匕首收回。

    “你让我怎么跟兄弟们交待?”郝老六道。

    蒙面女子瞥一眼围在周遭的几十名袍哥,若无其事道:“那是你的事。”

    郝老六怒道:“你……”

    “别磨蹭个没完,时候不早了,师傅等着要审他们呢。”蒙面女子催促道。

    “慢着,你不能就这么把他们带走!”郝老六见众兄弟个个面有怒色,自己若不出头,怕以后难以服众。他摸了摸腰间的盒子炮,这铁玩意儿是他从武岳阳身上缴来的,他之前可从没打算用它。

    蒙面女子很是不耐烦,“这么说,你是要违逆师傅的意思了?”

    铁牛在俞府被蒙面女子瞪了一眼,心中一直很不是滋味,此事如鲠在喉,眼下机会难得,不趁机报复,更待何时?他大大咧咧往前走两步,揶揄道:“在这儿可是咱六哥说了算,你狐假虎威个啥子劲儿?”

    蒙面女子冷哼一声,“狐假虎威?你若小瞧我是个女子,咱们比试比试,看看到底是谁狐假虎威!”

    铁牛想着这蒙面女子到底是个女人家,仗着是舵头的徒弟就耀武扬威,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也就算了,竟对六哥出言不逊。她身法纵然灵活些,可终究敌不过自己的千斤之力,须知习武之道,“身大力不亏”,“一力降十会”,难道她不懂得这个道理?是该让她吃点苦头。

    “好!拳脚不长眼,打疼了你,可别说铁牛欺负人!”铁牛指着蒙面女子粗声叫道。他提起一对儿茶壶大小的拳头,就要动手。

    老崔眼见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赶紧阻拦,“自家弟兄,说几句也犯不上动手,凭白的让人看了笑话。姑娘不要着恼,我劝劝他们。”老崔扭头冲铁牛使了个眼色,“铁牛!你莫要耍蛮!”

    铁牛瞪着一对儿牛眼回嘴,“是她不知进退!”

    “你先闭嘴!舵头要审他几个,姑娘也是奉命行事,咱们照办就是。这几个娃娃先是穿黑袍混进咱们码头,后又毁我茶楼杀我兄弟,难道舵头不会按帮规处置他们么?”老崔话锋一转,“可是,若咱们自行处置,那便有理也成了没理,不但违反了帮规,更多了杀人灭口的嫌疑。你们要害六哥挨红棒还是受那三刀六眼的刑罚?”

    众袍哥一时间无言以对。

    老崔到郝老六耳边低语几句。郝老六皱紧的眉头稍作舒展,将盒子炮重新插回腰间,大手一挥道:“兄弟们辛苦了半夜,都回去歇着吧。老子亲自押这几个龟儿子去南岸,好歹跟舵头讨个说法!老崔,你留在这儿替我张罗这摊子事,阿海和刘伢子的丧事你要办得风光一些,他们屋里头得去安抚些大洋……邱娃也仔细盯着,你看着办就好。”

    “你片刻就回来了嘛,又不会在那边长住。”老崔嘀咕一声,拉郝老六向一旁走几步,低声道,“这里的事你放心,我倒担心你……到舵头那谨慎些,收着性子,有什么事回来再说,切不可直言顶撞……”

    “行行行,我知道了!”郝老六上马去,啪地甩了一个响鞭,叫道,“铁牛,挑几个兄弟跟我再跑一趟,将这几个龟儿子押南岸去!”

    铁牛领命去挑选精壮的汉子随行押送,自不必说。

    等人马挑齐,郝老六发一声喊,众人便踏夜色上路。武岳阳一行五人被推到岸边,上了船,被连夜送到南岸去。

    子夜时分,船靠南岸。早有车马在岸边等候,武岳阳五人下船上车,郝老六率着众袍哥骑马护送。一行人头顶星光,脚踏碎石,向七星山而行。

    “哎!傻大个儿,跟小爷说明白,这黑咕隆咚的,再急也不至于赶黑走山路是不是?你们要把哥儿几个发送到哪儿去啊?”骚猴儿躺在木板车上,扭头冲铁牛喊道。

    “送你们上刀山!”铁牛瞪着牛眼道。

    “哦,这秃山叫‘刀山’呦,你们宜宾的傻狍……袍哥可真是没文化,这‘刀山’算是什么名字嘛?”骚猴儿学着铁牛的川地口音挖苦道。

    “山名是老祖宗留下的,跟我们袍哥有啥子干系?你莫得乱扯,这山叫‘七星山’。”铁牛受激不过,直言相告。

    骚猴儿哦了一声,点点头,“这个名字还过得去。傻大个儿,你们送俺哥几个来这儿干啥?”

    “哼,还能干啥?要你们的命!” 

    “为啥要我们的命?”骚猴儿一骨碌坐起身来。

    铁牛粗声粗气道:“你们害了我们智永堂两个兄弟,不该偿命么?” 

    “冤有头,债有主。杀死你们兄弟的是那个麻子脸。”骚猴儿冲麻耗子一努嘴,“都是他杀的,和我们无关,要杀要剐你们找他去,干嘛跟我们平头老百姓为难?”

    “你们不是一伙的?”铁牛憨声憨气地问。

    “天地良心,我真不认识他!”骚猴儿拍胸口道,“我对月亮发誓,这麻子脸不是个好东西……”

    “闭嘴!你们擦干净脖子,等着挨刀吧!”郝老六喝道。他知道骚猴儿在戏弄铁牛,而铁牛毫无机心,再任凭他口无遮拦,必定会被这瘦猴儿套出更多的消息来。郝老六回过头对铁牛道:“你别听他胡言乱语!”

    “嗯。”铁牛答应一声,拨座下马紧跑几步,远离了马车。

    姚青和麻耗子自然知道骚猴儿在与那大个子袍哥耍心眼,也就并不阻止,任由他胡说一气,两人清楚对方随行押送的这么许多人,哪肯轻易听信骚猴儿胡说八道,二人懒得搭理骚猴儿,各自闭目养神,等待相宜行事。

    麻耗子老伤未愈,又添新伤,他腹部的断肋刚刚长好,胸口又受蒙面女子重创,虽未伤及胸椎,却也震动了肺腑,咳嗽更加急促起来。

    艄公老孙没来由地受武岳阳一伙牵扯,卷入到与袍哥的纠纷当中,当真是天降的祸事。原本花几块大洋就能相安无事,哪知现今闹出了人命,袍哥断然不会善罢甘休。他万念俱灰,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星空,悔青了肠子。

    武岳阳则一直没有闲着,他将手压在身下,仰面躺着,手腕不停在车板上磨个不停。一路颠簸,马蹄声,车轮声,骚猴儿与铁牛的争吵声,种种声响掩盖了武岳阳磨绳子的嚓嚓声。这么磨了一个时辰,武岳阳双臂酸痛,手腕发热,手掌边缘磨破了皮,幸好绳子也快被他磨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