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后会有期

    更新时间:2017-09-17 18:30:39本章字数:1869字

    离阳城内最为热闹的地方,定要数这常德楼,过往的商旅,江湖的侠客,就算不识藏芳楼头牌红玉为何人,也不会没听过“过离阳不品常德菜,枉来离阳走一遭。”这句广为流传的话。

    所以常德楼内往往座无虚席,门口摆了三十来个方凳,供人等候用餐,并且每桌都摆有波斯进口的沙漏,从上第一道菜开始计时,过了时辰,就得让桌离开。

    据说开始也有自视武功甚高的江湖人不肯遵守这规矩,结果被常德楼的打手好好修理一顿后扔了出去,还有财大气粗的商人想通过收买小二来早点入内,结果小二随手掏出身上佩戴的红玛瑙佩环,商人就再无多话,这块佩环用来换套像样的宅子都绰绰有余,这样的成色多为收藏保管,可这小二竟拿来当配饰,显然也不是能收买的主。

    久而久之,不管贫富贵贱,只要来常德楼吃饭,就都遵守这常德楼的规矩。

    “诶,我说你一姑娘,行为举止也算得体,怎么一吃起饭来,就跟饿狼扑食似的。太煞风景了!”本坐在落花右侧的李骋玉一脚踏在长凳上,身体不觉往后倾了不少。他们来这常德楼的时候赶巧,正好有五六十同样穿着白袍的男男女女从楼内出来,所以他们几乎没等,就轮到他们入内了。

    “抱……抱歉。”落花确实是饿了,这么多天的风餐露宿,基本上都是饥一顿,饱一顿,加之这常德楼饭菜实在可口,落花一下子吃得忘了规矩。

    落花怕李骋玉再次笑话,停了筷子,不敢再夹一块菜。

    “得,我不说了,可以吧,你就安心吃饭吧。”李骋玉转头看向门外的街道,不再盯着落花。

    “李大少,你刚才不是说饿了吗?怎一口未吃?”落花不明,刚才嚷着肚子饿的人,怎到了酒楼,却不动筷子。

    “这……这是因为本大少一看你这吃相,瞬间没了胃口。我跟你说,你得在这沙漏漏完之前,把这桌子菜全吃完,这常德楼的菜可贵的很,别浪费了本大少的银子。”

    “抱歉。”落花提起筷子又吃起来,只是动作收敛了不少。

    “快吃。”李骋玉毫不客气催促起来。

    刚在藏芳楼太过紧张,落花未仔细看李骋玉的容貌,现在这时候她才偷偷打量起来,要说李骋玉长相算不上俊俏,皮肤稍显黝黑,嘴唇颇厚,但胜在目光清明,鼻梁高挺,如严肃起来,定看上去一派正人君子之相,可他偏就一脸痞气,行为举止也都随性而就。

    “少爷,总算找到您了。”只见一男孩十二三岁的模样,梳着四方髻,恭敬的拱手立于落花他们桌前。

    “何事?喳喳呼呼的。”李骋玉斜眼看向男孩。

    “太夫人知道少爷您来了离阳,却不进府拜见她老人家,正在发脾气呢,纤纤小姐也吵闹着要见少爷您。”男孩脸都憋红了,一脸着急模样。

    可这李骋玉不紧不慢的抽出把折扇,轻轻摇了起来。

    “这一老一少的实在烦人,回府后,奶奶定要拉着本大少说‘我的乖孙儿又瘦啦,要多吃东西,要照顾自己身体,莫让我这老太婆担心’,而那纤纤就是一刻不停的在本大少身边打转‘哥哥我们去吃好吃的吧,哥哥我们去看戏吧,哥哥给我讲故事吧……’哥哥长,哥哥短的,实在烦人,烦人!”

    李骋玉一人分饰两角,一会儿哑着喉咙演老婆婆,一会儿又掐着喉咙演小女孩,讲的激动了,还不忘手脚并用。

    落花看着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随后又觉不好意思,赶忙埋头吃饭。暗自盼着李骋玉未发现。

    “原来你除了会拜人,会说抱歉,还是会笑的啊。”落花一抬头正对上李骋玉眯成一条缝盯着自己的眼睛。

    “我……”

    “你这人真没意思,笑就笑呗,本大少浑身上下都是幽默细胞,逗笑别人也是本大少的本事。”李骋玉拿着扇子呼啦呼啦得扇着,气鼓鼓的看着落花。

    “得了,小五我们回李府,外头太阳太毒,给我找辆马车来。”

    “是,少爷。”

    李骋玉吩咐完,又扯着嗓子喊了声“小二,结账。”

    结完账回头看向落花,只见落花正欲拿放在桌上的包裹和剑,看似正要离去。

    “你有地方去吗?我现在住在我大伯府里,你如果愿意,可随我一同前往。”李骋玉起身,抖了抖弄皱的衣袖和下摆,看似不漫不经心的问。

    “李大少先是救了我,后又请我吃饭,我怎可再叨扰府上,我们就此别过吧,再次感谢你的款待。”落花也起身,利索地将包裹背于身后,本想躬身答谢,想到之前李骋玉说的话,只得尴尬的立于原地。

    “好吧,我不勉强。”说着李骋玉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这银子你拿去,出门在外,总要有些钱防身的。”

    “万万不可,你救了我,我怎可还要你的银子。”落花连忙摆手。

    “我李大少不缺这一锭银子,再者说,我何曾说过这银子是赠予你的,我不过借给你过渡一下,等你有钱了,随时来城西李府还这一锭银子,后会有期。”说着李骋玉便径直朝门外走去,留个背影,举着扇子向落花摆了摆。

    落花跟着出了门,看李骋玉正在上马车,小五立于身旁伺候着。落花朝马车摆了摆手,便默默的朝东大街走去。

    “小五,派人跟上,老规矩暗中保护。”李骋玉掀开马车的帘子,小声嘱咐着。

    “是,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