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黑云派与墨氏家族

    更新时间:2017-09-09 21:56:00本章字数:4267字

    不知睡过去了多久,秦止此渐渐感到身上有些凉意,从浸满海水的船里爬了起来。

    天色已是全黑,抬头能看见一轮暗月下天岛群有些模糊的黑色轮廓,透露出令人发寒的厌恶,这才想起了刚才发生了什么,却只能看着略有波涛的海面,感觉头有些晕,脑袋有些热。

    秦止此咬咬牙,用力扶着船边站了起来,浸在水里的小腿已经冻僵,全身唯一能抗寒的只剩背上这不知何处来的斗篷,拉紧了斗篷,抓起船桨,用力的向海岸划过去。

    看着不远处依旧亮着灯火的家,秦止此很是心急,想象着这只是一场噩梦,不知何故身边的海浪渐渐滞缓,扫一扫四周,无论海鸟也好、鱼群也罢动作纷纷慢了许多,似乎伸手就能抓到脚边的鱼,可秦止此此刻完全没有这等心思,到了岸边便急冲冲的奔向家中。

    ……

    愁眉海湾紧邻的莺语山脉里丛林密布,被一些自称黑云派的流使长期占据着,这些流使大多是些没有太大志向,靠着一点小实力搜刮凡人的使者,其间也有不少跟着使者混饭吃的凡人喽啰。

    刚才发生的一切惊起了莺语山脉的骚动,几个为首的亲自站在山崖上观望,只见那已经在海面上漂泊了许久的船上突然站起来一个披着墨绿斗篷的人,过了没多久便突然如一道绿光划过海面,再转眼船已靠岸,人已不见。

    为首的名叫何涛,手握一瓶,开有三轮之眼,站在山崖边似有所思:“海八方,你说这会不会是时空斗篷?”

    “你的意思是,船上那人是时空神昆品?”站在其身边的使者身材瘦小,手持一面镜子开有二轮之眼,脸色有些紧张,“他怎么可能亲自来愁眉海湾,我们最近没有惹出什么事情吧。”

    “刚才云界的那些人看起来并非大人物,而且似乎很容易的就把他打败了。”何涛转过身来,“我觉得也许和今天的传闻有关。”

    “你是说,泰和联盟被炎阳行宫击溃,昆品被杀?”

    “没错,也许此人便是时空斗篷的继承使者,我们去会会他。”说罢走入漆黑的山路中。

    ……

    空荡荡的屋子里没有一个人影,秦止此感觉脸上滚烫,顾不得多想一头栽倒在床上,看着头顶上摇曳的灯光迷迷糊糊的喘着粗气,想闭上眼却怕再也睁不开。

    咚咚的敲门声惊醒了在床上喘着粗气的秦止此,随后推门而入的是莺语山脉的流使,秦止此认识这几个人,是这一带流使的头头,瞪大了眼睛身体却动弹不得,心情也从惶恐中平静下来,淡定的等着自己死期的来到。

    “果然是个新面孔。”何涛稍稍翻开秦止此的身体,看到他背上只剩二轮的时空斗篷,“和我想的一样,似乎发热的有点厉害,而且时空斗篷只剩下两轮了。”随即用手轻点秦止此的脑门,秦止此瞬间眼前一片模糊,失去了意识。

    “你这是做什么。”众人不解。

    “先给他驱驱寒。”何涛指尖下的秦止此全身冒着热气,“是个可用之人,如果他能加入我们会对我们很有利。”

    “如果他不愿意呢?”

    “不愿意,那就把他交给一轮的兄弟们。”说罢转身离开,“明天再来找他。”

    ……

    阳光投进屋里,渐渐扫过秦止此的双眼,秦止此这才微微的醒过来,感觉自己清醒了很多,身上渐渐有力了。

    明媚的阳光并不一定能带来美好的心情,秦止此恨不得自己还是记不起事情。

    但是又能怎么办呢,模模糊糊的记得有几个使者来找过自己,多半不是好意。想起自己父亲的死,想起那天岛上落下来的一船人:“铁拳钢三!”秦止此又想起了这个名字,咬牙切齿拳头紧握。

    从床上跳起来,秦止此看看这明媚的阳光推开门想出去散散心,岂料昨天那几个使者就守在门外。

    “别怕,我们不是那些袭击你的人。”何涛倚在墙边,“昨天攻击你的是云界天庭的人,我们是附近莺语山脉一代黑云派的使者,特来请你一同加入。”

    “我不是什么使者,你们找错人了。”秦止此又低落了下来。

    “现在加入我们还可以有个避难的地方。”海八方站在何涛的身边,“想要攻击你的人非常多,想要你命的也一定不会少。”

    “我与他们无冤无仇,又不是我想要当使者。”秦止此愤怒的脱下斗篷扔在了地上,却发现地上的斗篷渐渐消散却又重新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为何要害我家人!我只想继续做个凡人不行吗!”

    “使命体的主人一旦死去,它便会自发寻找适合他的下一任主人,你必定会是成大事之人。”海八方拍一拍秦止此的肩膀,“你背后的时空斗篷不仅是泰和联盟的首领昆川的遗物,更是开天七圣之首,虽然现在只剩下二轮,但在一天前它还是九轮使命体。”

    “那又怎样。”秦止此扯开搭在肩膀上的手,转身欲走。

    海八方手中的镜子翻转一圈,瞬间出现一个一模一样的分身,站在秦止此的面前挡住了去路:“拥有开天七圣的使者现在无一不是八轮九轮的大人物,你若加入我们,将来可以一起对抗这些外来的使者势力不是吗。”

    “没兴趣。”秦止此再次转身欲走,眼前又出现一个海八方。

    “小子别太傲慢了。”海八方一把抓住秦止此的领子,“你现在不过是一个连使命体都没能操纵的二轮小子罢了,不加入我们你觉得你能就这样走掉吗?”

    “让开!”秦止此奋力的一拳打在眼前海八方的脸上,随即便和三个分身扭打起来,顿时觉得双拳难敌四手,身后挨了数拳!

    看着一片乱拳挥来,秦止此心里一急,突然感觉到海八方的动作慢了下来,挥舞在半空中的拳头被轻易躲过,再仔细一听,仿佛身周燥热的空气都安静了几分,风声化作低沉而古怪的声响。

    “想必这便是时空斗篷的能力吧。”秦止此心中暗喜,脑里有一股从没有过的感觉在流动,那仿佛是多了一种感官,一种能操纵时间空间的感官。没错,就算是别人不说自己心里也清楚的很,这确确实实是一种对时空的控制能力,时空仿佛握在自己手心里一般真实而又能随意摆布。

    “那该看我反击了。”秦止此嘴角上扬,握拳挥向海八方的本体,岂料拳头在接近其身周时也渐渐变得迟缓,仿佛融入了同一个时空,秦止此赶忙收手,三步并作两步逃出了海八方的包围。

    “好快!”海八方瞬间恢复了动作,惊讶的看着逃出重围的秦止此。

    看着海八方的表情,秦止此心中有了底,拥有时空斗篷的自己有着比任何人都强的时空观,他明确的意识到自己在刚才的紧要关头本能的加快了自己身边的时间流动,导致别人眼里的自己移动迅速而自己眼里的别人动作迟缓。

    “看来渐渐学会了使用使命体了啊。”何涛示意让海八方让开,“不过你还有太多不懂的地方。”随即将手中的三轮之瓶指向秦止此——

    天海银河

    瓶中涌出一股沸腾的水流,夹着着喷射而出的雾气径直冲向秦止此,雾气迷了视线,沸水喷涌而来,满天是热浪滔滔的响声!

    能见距离只剩下几米,秦止此虽然看不清眼前水流的来向,却自信满满的听得见沸水奔腾的响声,加快了身周的时间流动以便获得最快的反应速度。

    沸水的响声渐渐变得深沉,秦止此经过了刚才一战已经有了几分自信,双眼紧紧盯着前方,企图第一时间躲开那接近自己而被减速的水流。

    时间容不得多做思考,水流依旧以奔腾的速度闯入了秦止此视野范围,如水龙般撕咬着他的膀臂,秦止此摆脱不及,一时间左臂剧痛,鲜血直流!

    秦止此忍着剧痛甩开那不再纠缠的水流,听到雾里传来何涛的声音:“使者的事情你还是懂的太少了,时空斗篷固然厉害,然是体现使命体实力的最重要因素是它的轮数,高一轮的使者可以相对轻松的抵抗对方的能力,而高出两轮基本不会战败,纵观使者界历史也很少有例外。”

    “我真的不明白,你们何必拉我入伙呢,我只是个才刚刚莫名其妙成为使者的人罢了!”秦止此语气强中带弱,明知道这些人四处抢掠、拉帮结伙,却又狠自己没有站着说不的实力,“我是一定要向这云界天庭复仇的人,请恕我不愿加入你们。”

    “如果你真的不愿加入黑云派的话。”何涛不怀好意的笑,四周不断收缩的雾气凝聚成了朵朵黑云,地面上的水流也不断蒸发汇入黑云之中,渐渐汇集成团,越升越高,“交给你了,怪力任盛若。”

    身后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看神情应该是刚加入了不多时的新人,受到首领这样的对待有些受宠若惊,眼里还有着一丝犹豫和莫名的亏欠,右手手臂带着一只棕色护腕,开有一轮之眼。

    “犹豫什么,上去抢了他的二轮,有大哥的黑云在头上,他不敢怎样你的。”海八方挥一挥手中的镜子,“只要将他打败,让他失去意识,你就有极大的可能性变成二轮。”

    高个子看着秦止此,眼神里有一些动摇,但还是不快不慢的向秦止此走了过来。

    “又在这欺负人了啊。”秦止此身后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肩上还停着一只鸟。

    不对,那不是一只鸟,走近了秦止此才看清,那只鸟眼里有五道黑轮!

    “你是,护林人墨材!”何涛突然敌意大作,双手上举,朝着天空中的黑云摊开掌心,“听说你回来是因为打了败仗吧!”——

    黑云雨

    黑云突然扭动了起来,顿时暴雨倾盆,每一滴雨都因沸腾而颤抖着,空气中又是雾气弥漫,沸声轰鸣!

    “你刚说的话怎么自己不记得呢。”墨材纹丝不动,只是轻轻的摇摇头,身后突然长出一片巨大的荷叶挡在头顶,被沸腾之雨一阵冲击后竟然仅仅像沾了些露珠般晶亮无损。

    “这孩子我带走了。”墨材笑着向秦止此伸出手来,“来吧,我不是流使,我叫墨材。”

    ……

    “请问你为何要救我,又是要带我去哪里。”这两天事情来的太过突然,秦止此已经不知道该相信谁,唯一知道的只是眼前这个人若是想取他性命自己太容易了,也只能相信他了。

    “正如他们所说,我是打了败仗回来的,前面就是我的家了。”墨材皱了皱眉,“我本是泰和联盟陆军的成员,可是炎阳行宫突袭泰和联盟,海军大将昆川叛变杀了昆品大人,整个泰和联盟土崩瓦解,附属军队也自然不战而败全部解散了。”

    “我身后的时空斗篷就是昆品大人的吗?”秦止此长期生活在泰和联盟的疆域,却对使者的事情只是有所耳闻,听别人提过泰和的首领是什么“时空之神”,但是也只是略知一二。

    “没错,一天前它还是九轮使命体,但是因为战败和主人的死使命体受到重创,一般都会下降不少轮。”墨材语气略微放慢,“但是……降到二轮也太多了一点。”

    “本来还有六轮的,被云界天庭的一群混蛋……”秦止此愤怒的眼睛都红了,“为首的叫做铁拳钢三,他们不仅把我的使命体降到了二轮,还杀了我爸……我……一定会。”

    “你会的。”墨材轻抚秦止此的头,“你的使命体说明了你必将是一个大人物。”

    “仅凭使命体能说明什么吗?”秦止此一直有所疑惑,“他们说我这是什么开天七圣之首?这是什么意思?”

    “使命体创世之源为七样圣物,按次序分别代表着时空、日、月、星、天、地、海,你背后的时空斗篷便是代表着时空的七圣之首。”墨材看看秦止此惊讶的双眼,“所有的使命体全部都是从这七者演变而来,或多或少是其中几个的衍生物,比如刚才与你交手的分身之镜属于时空系,沸水之瓶属于日系与海系的结合,而我的护林之鸟主属于地系。”

    “那开天七圣除了是使命体的起源,还有其他特别的吗?”

    “当然,开天七圣一般很少被克制,对战自己的衍生系使命体还有特别的克制能力,所以如今除了你以外的六把开天七圣,全部都是八轮或者九轮。”

    “原来如此。”秦止此咬紧嘴唇,“我一定不辱使命,这仇我一定要报!”

    墨材的眼里流露出一丝担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