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乱世之间 亡国之人

    更新时间:2017-09-09 21:55:57本章字数:4111字

    墨材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百米高空中属于云界天庭势力范围的天岛群上,厚厚的云雾中一个女人坐在镶着流动白云的宝座上摇着一柄晶莹透亮的羽毛扇,扇上有眼,九轮!而跪在地上的人正是铁拳钢三!

    “你说你找到了时空斗篷的继承者,那人呢?”

    “人……人是没有带来,但是他现在只剩两轮了……”钢三语气有些颤抖。

    “废物!”羽毛扇直指钢三,“时空斗篷的主人你都不知道要带回来?他若是以后成了人物,我想第一个死的就是你,限你三天时间,否则……”

    钢三略抬起头看着厚厚的云雾中一只愤怒的眼睛!

    “否则,天刑伺候!”

    ……

    莺语山脉丛林茂盛,苍翠仿佛指引着两人前进的方向,路越深,林越密。

    “前面便是我家了。”墨材一指。

    顺着墨材目光的方向,秦止此看见了一座木制小屋,简简单单的木质材料却搭建的如此坚实牢固,墙角屋檐更是加以精心设计,古朴中透出一丝不苟的工匠之心。

    “这房子竟然建的这么精致?”秦止此不由感叹,整面墙上木质纹理一气呵成井然有序,就连窗沿上也雕刻着精而不繁的装饰。

    “这栋房子是几年前,我和我儿子共同建造的,我是护林人负责提供木材,而我的儿子是建筑师,独自一人筑成此屋。”墨材随即大声招呼,“我回来了,墨铸、墨如是!”

    “爸你终于回来了啊。”一个小姑娘推门而出,茶色的头发迎风飘飞坠饰着清秀的面容,青绿色的长袍在风里如其心情般激动的飘舞。

    身后又走出一名同样面容清秀的男子,面色激动又略带惊讶:“这位客人是?”

    “两年不见长这么大了啊。”墨材一把抱起女儿走进屋里,“给你们介绍下,这位是我回来路上认识的使者秦止此,这两个是我的儿子墨铸和女儿墨如是。”

    “你好。”秦止此略有腼腆的伸出手打招呼,见墨铸很是友好,也稍稍安了心,“不知道您也几年没有回家了,打扰你们家人团聚了。”

    “没事,晚上一起庆祝庆祝吧。”墨材把女儿放下,语气平静了几分,“虽说是庆祝团聚,但是也要做好世道要变的准备了,泰和联盟被击溃,我们已经是亡国之人了。”

    “我也已经听说了。”墨铸有些无奈,“据说是那海军大将昆川叛变投奔了炎阳,才导致昆品战死,泰和亡国的吧。”

    “没错,所以从今以后你们要好好照顾他,看看他背后。”说罢墨材神秘的转身出门,“你们聊一会儿,我出去打点猎物回来晚上好好庆祝下。”

    “你这使命体是?”墨铸眼前一亮,“时空斗篷?!”

    ……

    位于泰和大陆南边,与其一海之隔的逐日岛属于炎阳行宫的势力范围,此时此刻的炎阳正沉浸在战胜了泰和的激动情绪中,随着首领日神鸿云天的一道道令下,炎阳的势力跨过海峡飞速发展,招兵买马、划分势力范围、招收各地使者为其所用,并将炎阳所有占得的领土划分为十二块,命名为“黄道十二行宫”,四处招募实力强大的使者做“宫王”。

    “日神大人,有云界天庭的传令官。”

    鸿云天端坐在烈焰铸成的宝座之上,手握炎阳宝珠,昆川和一鸣分别站在其左右。

    “哦?云界终于还是来交涉了啊。”鸿云天轻蔑的一笑,“果然是那女人的风格,派只鹦鹉来,连商量的余地都不给。”

    “派只鹦鹉来简直是对我炎阳行宫的侮辱!”一鸣手握的八轮雷神之锤响雷暴跳,正如同其性格一般易怒,“这还有什么好商量的!”

    “不用激动,雷神。云界虽未出兵,但是在西部沿海一带无形间给了泰和压力,分散了泰和的兵力和注意力,也算是我们的朋友。”鸿云天抬手示意,“先听听她怎么要求。”

    那鹦鹉也显然是训练有素,不慌不忙的开口:“我们要求的也不多,愁眉海湾、莺语山脉为边界向内三百公里划做云界天庭领地,五天后进行升天仪式,所有工程由我们负责,炎阳行宫只需派人监督即可。”

    “没问题。”鸿云天走到鹦鹉耳边叮嘱了一句,随即将其放飞。

    “泰和大陆东西向一千五百公里,南北向一千公里,这三百公里确实不多。”昆川手持九轮水刀,刀刃上依旧有水在滴。

    “怎能这么说!”一鸣盛怒难遏,“若是星月、龙王也提同样要求,在泰和大陆上的我们将和之前的泰和联盟一样多面受敌!”

    “没关系,浪神没说错。”鸿云天闭目深思,“云界位于空中自然难以防范,而星月和龙王位于海上,即使得到了陆地领土,也只是边缘地带罢了,不可能有大量兵力分布,再说那龙王,呵呵。”

    话音刚落,又有人来报,正是龙王的传令官前来参见。

    两句话不合,鸿云天板下了脸:“龙王神庙也企图分得领地?滚!”

    传令官不敢再言,慌乱退下。

    鸿云天气还没消,又有人来报,星月圣殿传令官求见。

    “让他明天再来!”鸿云天没好气的摇摇手,可是来报之人并未退下,表情有些为难。

    “可是……星月圣殿的月神牧亲自来访,是否……”

    鸿云天有些惊讶,一鸣眼里流露出恶意,而昆川却只是悄悄侧过身去。

    “这牧胆敢独自一人来炎阳?”一鸣不怀好意的笑,“她不怕自己有来无回?”

    “她会来一定有她的理由,千万别小看这个女人。”鸿云天抬头有所思,“虽说是白天,但是今天也是接近满月的日子,她虽是八轮,但在满月的日子里有着超越九轮的实力,而且更加厉害的地方在于,在这个女人能洞察人的心思,她不用说一句话就能得到我们的很多信息。”

    “那还能怎么办。”一鸣握紧雷神之锤,“难道还怕她不成?”

    “你去跟她谈吧。”鸿云天转头看着一言不发的昆川,“要多少地方好说,全权交给你了。”

    ……

    阳光洒在浪尖上,随波起伏,一时间海面波光粼粼,一名面色温和善良的女子坐在海岸边静静看着宽广的海,看着起伏叵测的浪花,手握月光法杖,开有八轮之眼。

    “好久不见,牧。”昆川走到牧的身后,而牧头也不转依旧看着海面,面色平静。

    “知道为何我会亲自来这里吗?”牧闭上眼睛若有所思,“我只想确认你是不是真如传言所说,加入了炎阳,成为了炎阳行宫的浪神。”

    “看来我是让你失望了。”昆川顿了顿,却一时语塞,低头看着自己刀刃上不断流下的水滴落在地上却瞬间在烈日下蒸发,“那你这次来,又有什么要求呢。”

    “东北海以西七百公里范围,我想炎阳应该可以接受吧。”牧站起身来,转过脸看着昆川。

    “可以。”昆川稍作思考,“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了,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牧直视着昆川略有躲闪的眼神,微微的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自己保重。”

    昆川站在原地,目送着牧转身离开,眼里有一丝忧虑,却又在阳光下多了一片温柔,闭上眼睛深呼一口气。

    转身而去,牧抬头看看天,眼里有些许泪意,再看看波涛的海面,看看波光粼粼的浪花冲击在岸上,一时浪花四溅,而阳光也随之碎成星河,嘴角又挂起一丝似乎是喜悦的神情。

    ……

    与此同时,莺语山脉里的那一间别致的小木屋,屋子里秦止此正和墨氏兄妹聊的甚欢。

    “突然从一个小渔民变成了时空斗篷的主人,有点受宠若惊啊。”秦止此坦言,“幸运来的太突然,无缘无故选中了我。”

    “这你就错了,使命体是不会乱找主人的。”墨铸拿出一柄短剑,刀身上开有二轮之眼,“这是我的使命体,斩铁短剑,他的能力是建造武器或者房屋等,他之所以选中我就因为我从小跟着父亲做木匠手艺,对建筑有着超过常人的兴趣与研究。”

    “那我有什么长处呢”秦止此有些不明白,“我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发呆,我可以一个人钓鱼钓一天。”

    “发呆一整天?”墨如是笑了笑,“这还真是一种天赋。”

    “对啊,我可以想一整天的问题。”秦止此有些无奈,“莺语山脉为何有这么多奇怪的植物,愁眉海湾的海岸线为何是如此光滑的一条曲线,云界天庭的岛屿为何能浮在天上,诸如此类。”

    “云界的岛屿能浮着是因为云界首领的使命体是开天七圣之一的‘天’,我也只是略知一二,而莺语山脉的各种植物都是父亲用使者能力制造出来的,父亲不在的这几年一直由妹妹帮忙照顾。”墨铸皱起眉头,“愁眉海湾的海岸线为何真的像一弯愁眉,这个以前好像父亲说过,但是记不起来了。”

    “嘘,什么声音。”墨如是突然打断了两人的对话,门外传来的沉重的脚步声,“爸爸回来了!”

    门砰的被推开,却不是墨材,秦止此瞪大了眼睛。

    右拳上带着一只金属拳套,开有六轮之眼,铁拳钢三如同找到了猎物般兴奋的笑,巨大的黑影投入屋里,恐惧环绕!

    枝繁叶茂

    墨材在不远处急忙赶来,抬手之间身周形成一股使命力场,一直延伸到钢三脚下,随着一声令下草木疯长将钢三缠在原地。

    “哦,竟然有五轮的使者?”钢三不怀好意的扭头看着墨材,一股更加强大的使命力场笼罩开来,众人均能嗅到一股强大的使命力!钢三全身青筋暴突,无奈紧握的右拳被树枝缠住无法发力,被折断的树枝层层剥落,新生的树枝又层层不断的覆盖了上去!

    “快走,我马上跟上来!”墨材知道对方比自己高出一轮,继续拖下去对自己并不利,眼前最好的方法就是找机会逃走。

    “跟我走!”见大门被钢三挡住,墨铸提起短刀在身后的墙上划了两道,木质墙壁瞬间变成了一扇打开的木门,众人推门而出。

    “我们老地方等你!”墨铸回头看了一眼,犹豫了片刻带着妹妹和秦止此向树林里跑去。

    墨材转脸看看跑入森林的众人的背影,微微的松了口气,过了片刻突然反方向逃入密不透风的森林中!

    随着使命力场迅速的削弱,钢三终于挣脱开身周那些突然变得无力的树枝,眼里透着杀气追入森林中,握紧的右拳轻易的击倒一棵棵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哪里跑!”

    ……

    听到远方不断传来树木倒下的声音,秦止此咬咬牙停下了脚步:“不行,我得回去,那人是冲着我来的!”

    墨铸抬起手臂欲言又止,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定了定神,转脸向着墨如是:“你在这等着,我也过去帮帮忙。”

    “我也一起去!”墨如是嘴唇发紫微微颤抖,神情却非常坚定,跟着墨铸向回跑。

    ……

    “哪里跑!”钢三穷追不舍,身后的森林已经瞬间化作一片废墟,眼前还不见墨材的身影。

    突然看到一个人站在前方一动不动,钢三急忙停下脚步!

    那人正是墨材,双拳紧握,眼里流露出一股异样的愤怒:“我护林人墨材,就算是死也不允许你这样破坏我辛辛苦苦培养出的森林。”随即向前伸出拳头,“来吧!”

    ……

    “看来就在前面这片树林里了啊。”墨铸追上秦止此,看着眼前的一片废墟紧张不已。

    “等一下,这是什么?!”墨如是突然停下脚步,一只鸟从树林里窜了出来落在她的肩头,那正是父亲的护林之鸟,却只剩下二轮。

    “父亲的护林之鸟?”墨铸瞬间愣住,和妹妹对视片刻。

    秦止此低下了头,瞪大的眼里布满了血丝,嘴唇咬出的血滑落脸颊,愤怒的拳头握得筋脉突兀,朝天怒吼:“铁拳钢三!”随即转身继续向树林深处跑去。

    墨氏兄妹相互对视一动不动,似乎明白了什么。

    ……

    满身是血的钢三努力爬上自己来时的船,朝天一枚信号弹,船缓缓浮向天际,渐渐消失在被夕阳烧的火红的云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