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再遇黑云派

    更新时间:2017-09-09 21:56:38本章字数:5548字

    战火渐消,平静重生,树林间光影斑驳,日已偏西。

    墨材安定的躺在林间,脸色冰冷苍白,生机不再。

    墨铸握起他冰冷的手,眼泪滚落脸颊,墨如是则扑在父亲的身上大哭,肩上还停着那只二轮的护林之鸟。

    秦止此低着头一言不发,突然跪倒在地:“我对不起你们,我真是个灾星。”

    “这里不需要你。”墨铸语气冰冷,拿出腰间的斩铁短刀,走向跪在地上的秦止此——一刀刺入地面。

    刀插在土壤里,划了一个框,地面随即塌陷了一个大坑,墨铸用冰冷的脸色看了一眼秦止此:“我再说一遍,这里不需要你。墨如是,弄点木头来。”

    秦止此起身走到一旁,满怀愧疚的远远看着两人。

    手起刀落,找来的木材瞬间被打造成一具棺材,又是随意的三两刀,一块巨石成了墓碑,插在坟前。

    ……

    确实哪里都不需要自己,不知从何时起,自己已经是一个灾星。秦止此叹一口气转身离开,这无比熟悉的莺语山脉和不远处依稀可见的愁眉海湾之中,到底何处是家,自己又该如何继续走下去。

    几只鹦鹉飞过,或是停在树梢上,或是继续飞往树林深处,用干涩的嗓音重复播报着同样的通知:“愁眉海湾、莺语山脉以东三百公里将被划归云界天庭地界,三天后的中午将进行升天仪式,请所有无关人员离开该区域,否则,后果自负!”

    喜鹊报喜、乌鸦报丧,而此刻这些鹦鹉聒噪的声音无疑如同乌鸦的哀鸣般让秦止此心如刀绞,到底应该何去何从,身后的时空斗篷又到底有何用,秦止此看着天,心中一片茫然,漫无目的的的向前一直走……虽然自己喜欢思考,但是并不喜欢饿着肚子思考,眼下最现实的事便是拣点柴火回去,家里应该还剩着不少粮食。

    ……

    夕阳如燃火般弥散在百米高空中的天岛群间,红云深处,天神元夕端坐镶云宝座,一身白裙与浮云融为一体,九轮羽扇轻抚缭绕的云雾,冰冷面容若隐若现!

    “对不起,天神大人,我遇上了一名六轮使者,没能把那小子带回来。”铁拳钢三跪在镶云宝座之下,身周红云缭绕仿佛仙境。

    “算了,这事先放一放。”元夕手握羽扇语气平和,“既然我们所要的土地都得到了,这件事也就免了,我也不会食言,这座岛升天之后你便是东王。”

    “谢天神大人恩赐!”

    “下去吧,把地神叫来,我有事情吩咐。”羽扇一挥,若有所思。

    ……

    迫不及待的秦止此推开家门,却感觉到了一丝不安,打开厨房竟发现家里剩下的粮食不见了,微热的锅中却有些剩食。

    “一定是黑云派的那些人!”秦止此环顾四周,却意外的发现家中值钱的东西反倒还在,不像是流使所为,也就顾不得那么多,就着锅边大口的吃了起来。

    “还有三天就必须要离开这一带,走出去还需要一天多的时间,时间已经不多了”。秦止轻声自语,收拾收拾家里值钱的东西,准备明天一早就出发,从莺语山脉穿到南边的边界处。

    ……

    日出东山普照四方,也照亮了黑云派的聚集地——莺语山脉靠近悬崖边的一个小寨子,一个几乎透明的身影毫无察觉的潜入了黑云派的厨房!

    “果然有老鼠!”手持三轮之瓶的何涛推门而入,身边跟了四五个,明显已是等候多时。

    屋子里一片安静,不见一个人影,却传出弱弱的喘息声。

    唯独何涛清楚的看到,一个弱女子靠在墙边一动不动,眼神惊慌的盯着众人同时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呼吸。

    “怪不得守卫没有发现可疑人物,看来是个有隐身能力的一轮使者啊。”何涛笑着走近女子,语气算是平和,“我比你高出两轮,在我面前隐身是没用的,说吧,你是什么人,来做什么。”

    女子这才逐渐现身,鲜红的长发下明亮的眼睛里闪着恐惧的泪花:“我叫顾怡,父母死于乱世,只是来找些食物真的没有其他目的。”

    “虽然还得感谢你没在食物里放毒,但是随意进出黑云寨也必须受到惩罚。”何涛思虑片刻,握紧手中三轮之瓶,一股沸水喷涌而出!

    高大的身影跳到顾怡的面前,徒手硬挡沸水:“大哥饶了她吧,她只不过是找点吃的罢了!”

    “你好大的胆子,任盛若!”一旁拿着二轮之镜的海八方有些愤怒,“刚进黑云派没多少天的一轮小子竟敢多次无视纪律!”

    “上次让你把那个时空斗篷小子的二轮收下,你不动手,现在你却站在我面前为一个偷粮食的小女子求情!”何涛看看任盛若烧伤的手臂,语气从愤怒收回了一些,“怪力任盛若,我很赏识你的使命体怪力护腕,但是你毕竟只是个一轮!”转身走出厨房,留下一个眼神,将两人交给了愤怒的海八方。

    ……

    秦止此起了个大早,背着家里仅有的一些贵重物品,看一看这熟悉的愁眉海湾,看一看自己熟悉的小屋子和海边的渔船,转身向南出发。为了能在两天内走出即将进行升天仪式的土地范围,他必须要再穿越一次莺语山脉。

    尽可能避开了墨氏兄妹住的屋子,秦止此愧于面对两人,又对自己充满失望。一路走一路想,自己到底能做些什么,身后的这时空斗篷虽说已经略知一二,但是还没有真正领略其厉害的地方,而自己的使命体究竟有多么的厉害一路上已经听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思考这件事情对于秦止此来说再容易不过,平日里每天可以思考十个小时,仔细琢磨一番后,秦止此一边走一边练习了起来,渐渐的能熟练的操控起自己身边的时间空间,时空观略有深化。

    不知不觉又有些饿了,似乎使用使命能力特别消耗体力,秦止此这才注意到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寨子,于是满是期待的走了过去。

    ……

    “什么人!胆敢闯入黑云派!”果不其然,秦止此刚走近便被拦在门外。

    原来这就是黑云派的领地,秦止此有些紧张又有些激动,再三思考一番,拿出包里几样值钱的东西:“我只是想拿些钱财换些食物,不知可否。”

    “笑话!黑云派向来只抢不换,再不滚你包里的东西都得留下!”

    “请听我说,我只是想换点食物,不想……引发冲突。”秦止此特意压住了略带激动的语气,打量一番站在面前的几个无名小卒,眼里露出一些敌意,“我只是食物被贼人偷走罢了,与你们黑云派也算没什么过节,我劝你们最好不要横生枝节。”

    一听到秦止此语气略强硬了起来,几人也消了气势,却依然故作不屑:“你从这往西边走,那里刚好抓到个偷食物的贼,我们大哥也在那,有什么话找他说去!”

    偷食物的贼?秦止此有些愠怒,不再多管眼前几人,顺路向西走去。

    ……

    一路向西走到了黑云寨的另一个侧门,秦止此刚想跟门卫商量,正好看到何涛甩门而出,赶忙侧身躲在树后。

    何涛走出不远,提着二轮之镜的海八方拎着一根粗麻绳走了出来,麻绳的另一端捆着一个红头发的小女生,眼里满是泪花。

    门里又走出来一个人,秦止此一眼便认出了他,正是上次自己落败时迟迟没有对自己下手的“怪力任盛若”,但此刻低着头仿佛犯了什么错,手臂上流着血,染红了右臂的一轮护腕。

    “这会隐身的女人不杀必是后患,若是来日想报复我们简直易如反掌。”海八方看一眼低着头的任盛若,“还有你,你已经不是黑云派的人了,拖着这个女人离开升天仪式范围!”

    “是。”力大如牛的任盛若一把将捆着的女人举过头顶,转身向门口走来。

    “我让你拖着她走,听不懂么?!”身材瘦小的海八方严厉的训斥高大魁梧的任胜若,“潜入黑云寨厨房偷东西,怎么能让她这么舒舒服服的走呢?”

    “是。”任盛若把她轻轻放在地上,抓着麻绳的一头,慢慢拖出门外。

    “快点!”海八方大喊一声,任盛若不得不加快了速度,而被麻绳捆着的顾怡疼的咬紧牙关。

    任盛若却突然站着不走了,对视着顾怡满是泪水的眼睛,突然再次将其举过头顶,向着门外一路飞奔,那正是秦止此藏身的地方!

    “一个一轮使者,还不把人放在眼里了。”海八方翻转手中分身之镜,瞬间三个分身挡在任盛若的身前,一时间双拳难敌六手,本已沾着血的右臂更是皮开肉绽。

    二话不说,秦止此从树后一闪而出,一瞬间仿佛真正体会到了“使命”这两个字的含义,此时此刻,挺身而出便是自己的使命,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作为一个使者而站了起来,思绪如泉涌,时空观空前活跃!

    身周时间快速流淌,秦止此跑向两人,将大个子任盛若和红发女子顾怡分两次从海八方分身的包围中抬走,随后自己一个人站在他们的身前。

    由于秦止此扭曲了身边的时间,一切显得如此突然,众人只看到海八方的三个分身中包围着的人如一缕清风般脱身而出,而一个披着墨绿色斗篷的年轻人突然站在他们的身前!

    “竟然是时空斗篷。”海八方有些愠怒,“还敢回来找我们!”

    “我不叫时空斗篷,我叫秦止此。”秦止此气定神闲,“我是不知道他们两犯了什么错,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保护他们是我的使命。”

    “别太不识好歹了秦止此。”海八方的三个分身渐渐包围上来,“请你加入黑云派你不加入,现在还要来插手黑云派自己的事情?”

    “我不会与你们这些流使同流合污的,没有志向,只知道抢夺和欺负弱者。”

    “说的好听。”三分身一拥而上,乱拳挥打。

    定一定神,秦止此身周时间再次快速流淌,包围着自己的三个分身动作显得异常迟缓,那些毫无力道的拳脚被如数接下!

    “不可能!他竟然能同时应付三个分身!”海八方有些吃惊,秦止此更是突然风一般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翻转分身之镜,海八方本体突然幻做三人,秦止此却不假思索的一拳击中最右边分身的腹部!

    海八方应声倒地,分身在阳光下逐渐消散!

    “你是如何分辨出我的!”

    “果然如此。”秦止此第一次洋溢起充满自信的微笑,“果然时空斗篷对于时空系使命体有很强的克制作用,你的分身之镜利用空间的瞬间扭曲制造幻象企图蒙蔽别人的判断,而在我特有的时空观作用下简直是破绽百出。”

    话音未落,笑容还挂在脸上,天色却突然黑了下来,抬头看见密布的黑云,秦止此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霎时间暴雨倾盆,沸腾的雨点向秦止此冲刷而下!

    情急之中,秦止此下意识的举起双手扭曲了头顶的空间,雨点纷纷绕过头顶落向别处!

    虽然有些吃力,但这次自己的使命能力并没有被完全抵抗,秦止此松了一口气,却又感到有些不妙,体力消耗的有些厉害,肚子里已经空空荡荡的没了力气,手上有些发软似乎快要坚持不住。

    雨滴依然不停落下,似乎分秒不能喘息!

    既然分秒不能喘息,那何不减缓身周的时间流动,让自己在消耗战中处于时间上的优势呢?秦止此逐渐减缓了身周的时间流动,自己的体力消耗没有减弱,但是同样时间里对方却消耗着更多的体力,但这样做也有风险,减缓自己的时间流动意味着别人的动作和反应速度会比自己快,眼前何涛若是识破这一点,突袭自己胜算是非常大的。

    “这小子好能耗啊!”海八方有些诧异,这已经僵持了快十分钟,秦止此却站在沸腾的雨里一动不动滴雨不沾,再看看何涛,已经有些疲惫。

    雨停云散,阳光再次洒满大地。

    秦止此缓过神来,汗水顺着脸颊低落,已经是饿的头晕眼花再没一点力气。

    何涛喘着粗气,打量着已经无法硬撑的秦止此,笑了笑,握起沸水之瓶。

    “给,你一定饿了。”秦止此转过头来,惊讶的看到顾怡抓着两块面包塞到自己面前,顾不得多想三两下吞了下去。

    “什么?”海八方突然意识到什么,转身看到厨房的门半开着,“竟然在我眼皮底下偷黑云寨的食物?”愤怒的向顾怡飞速跑来。

    “谢谢你。”秦止此擦擦嘴,如同一缕清风瞬间消失不见。

    “别动!”海八方还没跑出两步,转眼看到秦止此已经站在何涛的身后,单手搭在其肩上,何涛还想躲闪,瞬间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海八方楞在原地:“好快。”

    “这也是时空斗篷的能力么。”何涛缓过神来,全身似乎有一些麻木疼痛,手中三轮之瓶的眼中黑轮竟逐渐消散浑浊,渐渐褪去一轮,“竟然能在短时间内运用到这种程度,看来时空斗篷没有找错主人。”

    “虽然至今还不清楚时空斗篷为什么会找我,但感觉确实挺适合我。”秦止此看都不用看就能感觉到身后的时空斗篷添了一轮,心中有些压抑不住的喜悦,“刚才那一招仅仅是简单的混乱了一下你体内的时空而已,一点点轻微的混乱足以让人的生理机能瞬间瘫痪!”

    “看来我成了你使者道路上第一块垫脚石啊。”何涛站起身来,“升天仪式没几天了,黑云寨也快解散了,想走的人都走了,我这个大哥做不成了也罢了,我想三轮的你应该没有兴趣接任我的位置吧。”

    “我说过了,我不会与你们这些流使同流合污的。”

    “那你这次来黑云寨是为了什么。”

    “为了食物而已。”秦止此有些不屑,“本想用钱财换取食物,但现在你败于我,主动拿出点也算是情理之中吧。”

    “那你觉得现在的你和我们这些流使有什么区别么?流使也只是为了生存,利用自己的使命能力获取食物维持生计而已,就如同现在的你一样。”何涛转身走入厨房,拎出一大袋面包。

    秦止此心里咯噔一下,一时沉默不语。

    “没几天就要升天仪式了,赶紧离开这一带吧,最好带上这小子。”何涛转脸看一眼任盛若,语气突然变得温和起来,“这小子在我们黑云寨有些屈才,他正义感太强,跟着你也许能干出一番大事业。”

    任盛若睁大了眼睛有些惊讶,平时对待自己非常苛刻的大哥此刻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以他的性格,从不对正义之人出手,在黑云寨永远也只是一轮。”一旁的海八方也叹一口气,“他是块好材料,拥有怪力护腕力大无穷,而那股正义感正是我们这些年磨灭掉了的,我跟大哥都不希望看到这种正义感再次消失,请带走他吧。”

    “这两人我都想带走。”秦止此走向任盛若和顾怡,“一个当初在我最危难的时候没有乘人之危,一个在我无路可退的时候帮助了我一把,你们俩愿意一起走吗?”

    “你准备接下来去哪里?”任盛若有些疑虑。

    “向南边走出升天仪式的范围,然后再看吧。”秦止此拍拍任盛若的肩膀,“我有着和你一样的正义感,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些事情就放心吧。”

    疑虑的表情从任盛若的脸上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欣喜。

    “那我呢。”顾怡抱着膝盖坐在树下,红色的长发下流露出一丝伤感,“我只是个四处偷食物的贼罢了。”

    “其它我不清楚,但是我相信你也是有难言之隐的。”秦止此微笑着伸出手,“有什么话路上再说吧。”

    惊讶而又迟疑的看了秦止此片刻,顾怡最终还是接住了他的手,站起身来。

    “对了,你们不走么?”秦止此回头略带疑惑的看着何涛和海八方。

    “出去人生地不熟不会好混的,我们几个兄弟准备躲在寨子里随着升天仪式一起升到天上,想必也不错。”

    “那,有缘再见了!”秦止此回头向何涛和海八方挥挥手,三个身影结伴离开了黑风寨,何涛和海八方远远的目送着,眼里有些欣赏,又有些期待。

    阳光洒在黑云寨木质的门楣上,斑驳点滴,如同往日一样。

    但,也许明日就不再一样了,黑云寨将何去何从?无人知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