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升天仪式!

    更新时间:2017-09-12 23:38:55本章字数:6422字

    终于与黑云寨告别,前方却是更加陌生迷茫的一片密林,前路如何,前进的路又会如何?顾虑夹杂着憧憬,心情一言难尽。

    “三个人一起走,以后也算是有个照应了。”秦止此走在最前面,步履轻快,“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要赶在升天仪式之前离开莺语山脉。”

    “我们这样走出去以后做点什么呢?”任盛若扛着一麻袋的食物跟在后面,“从这里向南去便是炎阳行宫的势力范围了。”

    “再说吧,我对留在炎阳行宫没有什么坏感,你们呢?”秦止此看一眼闷不作声、表情有些警觉的顾怡,“不用这么紧张吧,三个人一起走没什么危险的。”

    “我没有很紧张啊,在没有遇到你们之前我走到哪里都是隐身着的。”

    “一直使用使命能力消耗多大啊,怪不到要到处偷食物。”任盛若笑笑,“以后就好了,有三轮使者在身边,大可不必担心了。”

    话音刚落,身后不远处一匹骏马飞驰而来,风沙飞扬马蹄急促!

    顾怡意识到了什么,颈上一轮的水晶饰链突然亮了起来,三人逐渐隐匿了身形,秦止此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渐渐变得透明,身体与周身环境融为一体,不自觉了屏住了气息。

    骏马飞驰而过,身后的土地上留下了一刀深深的裂痕,马上之人面色严肃,扫了一眼三人突然停下了马!

    对方能看到隐身的自己,也就说明对方同是使者而且轮数不低,三人同时捏了一把冷汗,秦止此仔细打量着马上之人,右脚的靴子上开有一只八轮之眼!隐约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使命力场压迫着自己,迫使自己不敢使用任何使命能力!

    身骑骏马之人看一眼秦止此背后的斗篷,思索了片刻……

    这一刻似乎时间都停止了,安静的能听见三颗心脏怦怦跳动!

    片刻过后,对方似乎对秦止此等人并不感兴趣,再次驾马扬长而去!

    直到骏马消失在树林间,三人才长舒一口气。顾怡褪去了覆盖在三人身上的隐身,满头是汗的坐在地上,眼里密布着惊恐。

    “这家伙不是一般人啊。”任盛若仔细看着地上的裂痕,沿着骏马的足迹看不到尽头,而且似乎不是对地表简单的划伤,“仅仅一瞬间,就能对地面造成这么深的伤痕,不愧是八轮!”

    “看来还是很危险啊。”秦止此也是一身冷汗,“八轮,应该是某一位神级人物了吧!”

    “我还以为我们要死了。”顾怡坐在地上惊魂未定,“如果我没猜错,这人应该是云界天庭的地神方岩。”

    “云界天庭的地神?”秦止此听到云界几个字本是异常的愤怒,而听到地神二字又不得不吓得有些惶恐,不禁联想起之前与钢三等人发生的一系列冲突,语气里也有了几分颤抖,“他为何来这里,不会是在找我吧。”

    “找你?”任盛若有些不解。

    “应该是与你无关。”顾怡缓过神来站起身,打量着那条长长的裂痕,“这应该就是升天仪式的前序工作了。”

    “这和升天仪式有什么关系?”秦止此有些不解。

    “升天仪式由云界天庭的两名首领天神和地神共同完成,地神负责切断土地之间的连接,然后交由天神将整块大陆升上天空。”

    “看来这裂缝比想象的还要深啊。”任盛若双手塞入缝隙中,利用自己的怪力将土地向两边用力拉开,果然感觉到了整个大地都在颤抖。

    “那也就是说,我们已经走到升天仪式的边缘了?”秦止此打量四周,应该是已经到了莺语山脉的边缘。

    “继续向南走吧,这一带太荒芜了。”任盛若跨过脚下的缝隙,“据说炎阳行宫把泰和大陆和逐日岛上的领土划分为黄道十二宫,往南边应该就要到双子宫了,那里人会多一些。”

    ……

    向南边没两步,逐渐翻过山岭,呈现在三人眼前的是远处山脚下一座面朝自己的巨大的佛像,面容端庄严肃,在夕阳下显得气势恢宏令人肃然起敬,佛像脚下似乎是热闹的集市,人流密集。

    “看来双子宫就在前面了。”秦止此有些疲惫,停下了脚步,凝视着大佛庄严的面容却觉得似乎哪里有些诡异。

    “就在这歇一会儿吧,也走了一天多了。”任盛若放下肩上背着的麻袋,转脸朝着莺语山脉坐下,“明天这里就不复存在了,我还想再多看他一眼。”

    “那今天就在这里过夜吧,升天仪式不管怎么说也挺难得的,我也想看一看。”顾怡也就地坐下。

    明天就要和愁眉海湾、莺语山脉告别了,秦止此心里有些凉凉的,自己的故乡竟落到了被人瓜分的田地,那是种说不出的滋味。

    ……

    也许是旅途过于疲惫,再醒来已是天亮,顾怡揉揉惺忪的睡眼,赶忙叫醒身边熟睡的二人。

    “要真想看升天仪式就赶快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顾怡四处扫视一番,“估计再过不多久这里就会来很多大人物了。”

    “真难想象一块大陆升天会是什么样的场景。”任盛若站起身来四处看看,迷糊的眼里突然看到树林间有两个身影,“小心,那边有两个人过来了!”

    黑影也是一惊,背身躲到树后。

    “别怕,我去看看。”秦止此定睛细看,缓步向树林走去,顾怡很配合的使用使命能力隐匿了秦止此的身形。

    树后的男子悄悄探出头来看了一眼,却发现向自己走来的人不见了,心里不由的一惊,肩膀上突然搭着秦止此的一只手!

    “自己人,不用怕。”秦止此放大了声音,紧张的气氛一扫而空,眼前正是紧张的握着斩铁短剑的墨铸和肩头停着护林之鸟的茶发女子墨如是。

    “秦止此?你怎么也在这里。”墨如是长舒一口气。

    “想看看升天仪式,你们呢?”

    “我们也是,之后准备向南去双子宫投奔炎阳。”墨铸收起短剑,转身看着秦止此。

    “对不起,是我害你们沦落到这般田地的。”秦止此想起了什么,语气从有一丝兴奋转为愧疚不安。

    “别提那件事情了,这是乱世所致,也不能怪你。”墨铸用拳头顶着秦止此的胸口,看看身后的二人“他们是你朋友?”

    “没错,这位是拥有怪力的一轮使者任盛若,这位是拥有隐身能力的一轮使者顾怡。”又转身向着墨氏兄妹,“这位是二轮使者建造者墨铸,这位是她的妹妹,墨如是,应该现在也是使者了吧。”

    “没错,父亲死后,护林之鸟找我做了新主人,我现在也是二轮使者了。”墨如是很友好的打了个招呼,“那中午就一起看升天仪式吧。”

    “其实,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继续同行一段的。”顾怡疑惑的看着秦止此,“我们不也是要去双子宫吗?”

    “行啊,我没意见,人多一点也好相互保护。”秦止此又转脸看一眼墨铸。

    “好啊,我也很乐意。”墨铸眼里透出愉悦的神情,欣然答应,“据说双子宫的平民百姓过的非常幸福,我觉得在那里扎根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泰和大陆刚被炎阳接管统治,百姓就能过的幸福?”顾怡有些惊讶,“看起来双子宫王一定是个德高望重之人了。”

    “没错,听说是一名高僧。”墨如是接过话来,“一位非常德高望重的宫王,刚到没几天就受到了极大的拥护。”

    “高僧而不是使者?”任盛若有些诧异,“我听闻炎阳行宫四处招募能力强大的使者作为黄道十二宫的宫王,还没听说过其中还有高僧。”

    “这样也好。”秦止此思忖片刻,“如果说双子宫王是高僧的话,使者力量便会相对薄弱,也许我们几个可以加入双子的卫队以填补其空缺。”

    “没错,我就是这么打算的。”墨铸有些激动,却突然被墨如是打住。

    “看那边,有人来了。”墨如是指着东边不远处,一队僧侣模样的人快步穿梭在树林间。

    “都别动,安静。”顾怡暗自发力,胸口的水晶饰链开始闪烁,众人渐渐隐匿了身形。

    僧人们踏着树梢呼啸而过,向着莺语山脉海岸一侧赶去。

    “看来是双子宫的人,也许双子宫王也在里面。”墨铸打量着众人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跟过去看看吧,也许是升天仪式快开始了。”

    “走,远远的跟着他们吧。”秦止此起了兴致,众人纷纷跟随。

    ……

    “再往前是悬崖了啊。”秦止此紧随僧人身后,小声嘀咕了一句。

    “他们停下来了!”众人也立即停在树梢,躲在树后静静的看。

    众僧人停在了悬崖前,看着悬崖下波涛汹涌的海面像是在等着什么,从几人的站位能看出来其中似乎确实有一人为首领,站在悬崖的最边缘凝视着汹涌异常的湍流。

    湍流愈发急促,汇聚成漩涡扭曲了海面,漩涡的最中心突然扭曲颤动,蹦出一团水花!

    定睛细看,一个背后长着鲨鱼鱼鳍般的人稳稳的落在悬崖边,全身还沾着海水。

    “看那个鲨鱼鳍!”墨如是有些惊讶,“七轮!”

    果不其然,鲨鱼人背后的鱼鳍上确实开有一眼,密密麻麻的布满七圈黑轮,众人瞬间紧张了起来,屏息凝视,顾怡又几乎是下意识的发动了使命能力。

    “别动。”任盛若一把按住了顾怡,“没有用的,对面轮数高你太多,使用使命能力只会让别人感觉到你的存在。”

    “他们似乎不是很在意我们,不用太担心。”墨铸继续仔细的观察几人,鲨鱼人和僧人首领交谈了起来,“嘘,安静些。”

    “你这一带界限划分没问题吧,双子宫王?”鲨鱼人语气略带轻慢。

    “您放心吧,双鱼宫王。”僧人笑了笑,“全部核实过了,划分确实和预先谈好的一样。”

    “从口气来看,似乎这双鱼宫王要高出一级啊。”秦止此有些疑惑。

    “就算招募的都是厉害的使者,个人之间也还是有实力差距的,况且这双子宫王只是一个僧人,见到使者当然要低一等。”任盛若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到头顶一片阴影压了下来!

    众人纷纷抬头,只见西边空中云界天庭的天岛群上若干艘船乘云而下,遮天蔽日!一时狂风大作、尘土漫天,鸟兽惊逃,林间一片大乱!

    鲨鱼人和僧人停下交谈,仰起头严肃的看着停在云间的舰队,纷纷退到地表裂纹外围。

    云界天庭的舰队用响彻天际的声音播报起了最后通牒:“升天仪式即将开始,请所有无关人等退出地面裂痕之外,否则,后果自负!”

    秦止此和任盛若的心里捏了一把冷汗,黑云派应该还留在莺语山脉里,不知道升天仪式会对他们带来怎样的影响。

    三次警告过后,众人已退出范围近百米,只见眼前突然下起鹅毛大雪,雪花纷纷扬扬的散布在了整片大地之上!

    “下雪了?”秦止此有些疑惑,看不真切又不敢再靠向前。

    “你看天上。”顾怡手指云界的空中舰队,隐约看到一个女人走下船头,步履轻盈的行走在天空中,挥着一把羽扇,羽毛便从上面不断落下,如纷扬的雪花随风飘舞,却又无比精准的落在大地裂痕范围之内。

    “原来不是雪是羽毛啊。”墨如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看来这人就是所谓的天神了吧。”

    “应该是的。”墨铸抬头看着天空,“那柄羽毛扇应该就是开天七圣之一,浮云羽扇。”

    羽毛雪渐渐停了,众人这才看清每一根羽毛都直挺挺的插在了地面上,不由的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任盛若扫了一眼,鲨鱼人和众僧也只是安静的看着这一切,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

    片刻过后,天神突然仰起头,张开双臂掌心朝天做托举装,霎时天崩地裂,鸟兽再次受惊四处逃散,众人顿觉脚下不稳纷纷坠落枝头,再缓过神来那块熟悉的土地,已经与整块大地断裂,断层清晰可见!

    整块大陆不断上升,范围之大放眼望不到边际,若是事先不知道这是一场升天仪式,一定会以为自己脚下的土地塌陷了!

    整块陆地越升越高,与脚下的大陆渐渐脱离,阴影遮天蔽日,那种极强的压迫感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好厉害。”任盛若向前几步看着土地深深的断层惊得目瞪口呆,“就算是九轮,我也不可能举得起来这么一块大陆啊!”

    “小心点,快后退!”秦止此听到海水咆哮的轰响,放眼望去,海水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远方奔腾而来,迅速填补着大陆空出的区域,看来一场规模宏大的海啸是避免不了了!

    “不仅是后退了!”顾怡上前一把拉住愣神的任盛若,“海啸要来了,赶快跑!”

    “可恶,这么明显的事情竟然没有想到!”墨铸咬咬牙转身看着身后奔腾不止的海浪眼看就要冲到岸边,这个浪头只要撞击到岸边,激起百米巨浪冲毁这一带绝对不在话下!

    “来不及了,回头吧!”墨如是已是上气不接下气,转脸看着鲨鱼人和众僧平静的站在岸边,“况且他们还站在那呢!”自顾自的停下脚步,转身释放使命能力——

    百木参天。

    瞬间眼前立起一排树木,枝繁叶茂的挡在众人身前。

    顾怡也停下脚步,胸前水晶饰链开始闪烁,一面巨大的水晶墙拔地而起。

    两个女人都停下了脚步,众人也不再一味逃跑,秦止此加快了身周的时间流动,却依然迟迟想不出好的主意,环顾四周也没有找到经得起巨浪冲击的隐蔽地……

    海浪击中岸边的瞬间,巨浪腾天一片哗然,云界天庭的空中舰队以及天岛群全部遮蔽在巨浪之后,眼前的一排树木和水晶墙风中摇曳显得无比渺小!

    危急关头不远处的鲨鱼人突然跳入巨浪之中,只见百米高的浪头仿佛瞬间有了生命,化作两股巨浪转脸绞杀在了一起!整座浪峰轰然崩塌,水泄百米,飞速的水花溅到了树木和水晶铸成的两堵墙上,几乎就已将其击溃,众人更是惊得动弹不得!

    转脸海岸线的另一侧,岸边突然立起一面高过浪尖的石壁,巨浪抨击在石壁上被迫折回海中,发出的巨大轰响将眼前的水晶壁瞬间震碎!飞溅的水花将众人连连击退,晃过神来顿觉天昏地暗,却又是一股巨浪迎头而下!

    “完了。”秦止此身周时间快速流淌,抬头看着巨浪呼啸着向着自己落下却束手无策,感觉到被狂风冲刷的衣服颤抖的像自己脆弱的生命,静静的吸一口气,满是海风的味道,“也许就到这里了吧。”

    恰此时,一个身影如一片轻柔而又苍劲的落叶飘落到众人的眼前,那一刻谁也无法忘记,飘逸的黑发半遮一张略显英俊的脸,青色的披风下露出一柄长笛,笛上开有七轮之眼,整个人如同在海风中摇曳,就连落地的动作都是那样轻盈,脚尖刚点地便是一股强大的使命力场——

    破云之风

    一时狂风四起,啸叫如笛音长鸣,肆虐的狂风瞬间将巨浪击得千疮百孔,无奈的退回海中!

    ……

    一波又一波的海浪席卷过后,海面终于显得稍许平静了下来,而众人的心却还迟迟未能平定,脚下的土地已经全部淹没,只能站在树梢上任凭湿润的海风吹拂着湿透的衣衫。

    鲨鱼人跳上岸来,众僧依旧站在岸边一动不动。手握长笛的使者一个健步乘风而飞飘到了鲨鱼人的身边:“双鱼宫王,何时能与我同去监督炎阳与星月的地界划分?”

    “原来是星月圣殿的白虎星官,风行者络绎绝啊。”鲨鱼人打量一番眼前之人,正是星月派来交涉的使者,四相星官之一的白虎星官,“等升天仪式完全结束,我立即与你去划分室女宫和星月的交界线。”

    ……

    海岸线另一侧挡住巨浪的石壁突然崩塌,其后有一人驾着棕色骏马在天神的操控下逐步升天,天马行空般落在了云界天庭的空中舰队上,从那地系的使命能力和那匹骏马来看,此人无疑是刚刚擦身而过的地神了。地神刚刚回归,舰队便开始逐渐扭头驶往天岛群,看来升天仪式大概是到此为止了,众人既是兴奋又是紧张。

    “有生之年能看到升天仪式正是万幸。”顾怡的声音颤抖着。

    秦止此却没那么高兴,兴奋之余依稀还记得那是自己的家乡,现在就这样被别人夺取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再见了愁眉海湾,再见了莺语山脉,再见了,爸。”心里再清楚不过,云界天庭,必将永远是自己的敌人。

    任盛若则是兴奋之余带着担心,毕竟黑云派收留了自己那么久,心里总是牵挂着他们的安危,尤其是何涛和海八方,不知道他们在天岛上能不能过上好日子。

    墨铸和墨如是也只是暂时被兴奋麻痹了神经,逐渐平静下来,失去故乡的痛、失去亲人的痛不可避免的涌上心头,墨如是趴在了墨铸的胸口上,眼泪流了下来。

    顾怡也被这股伤感气氛所感染,想起了乱世中死去的父母,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可又能怎么办呢,战乱频发、世道混乱,家破人亡再常见不过了。

    ……

    本以为升天仪式就要这样结束了,兴奋也罢,伤感也罢好歹也就要告一段落了,岂料……

    “你们快看!”墨铸指着刚升天的那块大陆,漂浮在空中看起来只有岛屿般大小的那块土地,看起来正在微微的倾斜!转眼再看,云界的舰队停止了运动,天神还站在空中,看着新升天的岛屿伸出手臂,仿佛操控着这一切!

    “她想干什么?”看着天岛倾斜的角度越来越大,任盛若意识到了什么,怒不可遏!

    “不会吧!”秦止此呆住了,刚升天的岛屿被整个翻了过来,无数草木、石块、动物、房屋等等等等纷纷坠落海中!冥冥间能看到几个慌张舞动的人影,仿佛能听见惊恐刺耳的尖叫声!

    “混蛋,我饶不了她!”任盛若想起了还留在天岛上的黑云派的兄弟,顿时失去控制,踩着地上的水花向海边跑去!

    “别!”顾怡吓得捂住嘴,想拦却拦不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眼泪挂在两颊如断线的珍珠!

    “黑云寨,就这样,没了吗?”秦止此恨得咬牙切齿,“云界天庭,我饶不了你!”紧随任盛若跑向海边,脚下水花四溅,一片泥泞!

    ……

    好在天神并没有注意地面上奔跑的两个黑点,只是用响彻天际的声音警示着众人:“违背云界天庭命令,不撤离升天区域,下场就像这样!”说罢挥动手掌,天岛又翻转回来,却仅剩一片死气沉沉,再无生机!

    秦止此向天握拳,却只能看着天神转脸走上舰队,看着舰队缓慢行驶在云际间,回归到天岛群上……

    升天仪式真正的结束了,众人却呆在原地,一片沉默中有哭泣、有愤怒,直到夕阳烧红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