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恐怖的月系能力

    更新时间:2017-09-12 23:39:56本章字数:6185字

    空气有些安静,气氛紧张的令人窒息,一行人离开了双子大佛却一路上没开过口。任盛若和顾怡面色有些呆滞,神情却有些悠闲的走在前面,而剩下的三人脸上都有着藏不住的紧张,只敢眼神沟通却不敢开口说话。

    “我说,我们要往哪去呢?”任盛若漫不经心的开口打破了沉默,却把身后三人紧张的屏住了呼吸。

    “就去路边客栈休息一晚吧,时间不早了。”秦止此加速身周时间,思虑了片刻,在半秒内给出了答复。

    “什么不早了?”顾怡表情漠然的抬头看看太阳,“这刚下午啊。”

    “是啊。”依旧只有秦止此敢开口说话,身周的时间不停的加速流动,只为了在短时间内能有更多思考的余地,“但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早点休息,这两天都没好好休息过,尘寂大师随时可能需要我们,必须有良好的状态才行啊。”

    “这倒也是。”任盛若点点头,握住拳头看看自己手臂上的怪力护腕,“不知道我的能力能否为尘寂大师所用。”

    “那就去这家客栈点几个菜吃完休息吧。”秦止此指一指身边一个两层的小客栈,隐约能看见客栈里坐着的人都在吃馒头。

    “行,就这吧,不过不是说附近的客栈都只卖馒头了吗?”顾怡好奇的向里看去,确实没看到桌上放着菜。

    “我觉得我们还是赶快离开双子宫吧。”墨如是有些害怕的紧紧靠在哥哥身边,咕哝了一句。

    “什么?”顾怡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众人脸上略带恐惧不安的表情,“你们到底什么意思?”

    “别理他们了,走吧。”墨如是语气有些哆嗦,茶色头发下的脸显得有些苍白。

    “不行。”墨铸想了一路终于开了口,“大家朋友一场,我们不能就这样放着他们不管。”

    “朋友?”顾怡坏笑着语气有些愤怒,“我记得我说过吧,若是不忠于尘寂大师,我们再也不是朋友!”

    “都冷静点,这只是个误会!”秦止此挡在众人中间。

    “误会?”魁梧高大的任盛若一把将秦止此抓了起来,似乎毫不费力,“你听到他们说要离开双子宫了吗?这只是误会?!”说罢狠狠的将秦止此甩了出去!

    “好大的力气。”秦止此飞在空中,心中不禁暗自感叹:虽然任盛若只有一轮而自己有三轮,但怪力这种能力不需要通过使命力场来传播,无法被抵抗,这种时候只能——

    时空扭曲

    身前的空气瞬间向外扩散,形成了一片真空,身边的空气则飞速的填补进这一片真空形成了一股巨大的风,从秦止此的身后猛的拖住了他的身体,在窒息了一秒后终于是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地面上。

    墨如是肩头二轮的护林之鸟挥起了翅膀欲有动作,顾怡突然拍了拍任盛若:“算了吧,毕竟一路上走过来的,再多相信他们一次吧。”

    “请相信我们吧。”秦止此丝毫没有愤怒,依旧笑脸相迎,心里甚至有一点欣慰:从两人身上还能感受到属于自己原本的性格,暂时还没有完全被同化。

    ……

    转眼夜已落幕,众人也都纷纷在客栈住下入睡了,秦止此悄然起身走出房外,深吸一口带着湿气的晚风,真是一整天没这样轻松的呼吸过了。

    “情况不妙啊,秦止此。”墨氏兄妹紧随其后,秦止此并不吃惊。

    “果然双子宫的和谐、繁华都是虚假的啊。”秦止此叹一口气,“结果还把同伴搭进去了。”

    “我的错。”墨铸低下了头,“我不应该提议来双子宫的,当时就应该想到的。”

    “算了,这事不提了。”秦止此整理一番思绪,“现在要搞清楚的东西太多了,敌人似乎是使者,但我从没见过这一类的使命能力。”

    “这是月系的使命能力。”墨铸回想当年父亲对自己的教导,“使者分为七系,时空、日、月、星、天、地、海,分别利用时空、温度、生命、光芒、力与运动、固体、流体的能力。”

    “而其中月系能力可以控制生命、思想、情绪等,那双子宫王尘寂多半是个月系使者了,但是具体的能力还不清楚。”墨如是接过话来。

    “既然确定是使者了,我倒是对他的能力有些推测。”秦止此略带自信,“刚才你说星系使者能够操作光影是吧,在我看来,那尘寂的能力很有可能也与星系有关。”

    “也就是说,这尘寂是个主月副星的使者咯,你是怎么做出这个判断呢?”墨铸有些疑惑。

    “首先是大佛的朝向,特意在原有佛像背后重新铸造一面而弃用朝南的佛像;其次是时间,一定要在上午九点到下午两点举行朝拜仪式,中间不得休息进食,如此不合理的安排背后一定有蹊跷,凭这两点我猜测,尘寂控制人思想的途径,很有可能是影子!”秦止此有条不紊的分析道,“朝南的佛像正面是没有阴影的,而朝北就会产生出很大的一片阴影区域,而上午九点到下午六点,大佛的影子刚好能从朝拜人群的一端扫到另一端,笼罩过所有人!”

    “而我们之所以没有被控制思想,则是因为影子落下的时候,我们正在你的时空术里?”墨如是豁然开朗。

    “没错,他的影子笼罩的时间越长,就越能发挥作用,我们在影子里的时间很短,所以没有受到影响”

    “真的很有可能。”墨铸回想起白天发生的事情,“还有那双子宫佛碑的废墟,你们也许并不在意,但作为建造者的我注意到从那遗迹来看,似乎是要建造一座上百米的巨大佛碑!如果说他需要大量制造阴影,那便说得通了。”

    “好在他的能力并没有那么的绝对。”秦止此压低了声音,“起码不是最糟的情况。”

    “对了,你白天的那些话是在试探他两吧。”墨铸想起了什么。

    “是的,首先他们还是具有自己的思维的,我说天不早了他们能判断出有误,说明自主判断能力并没有完全被剥夺。”秦止此闭上眼睛整理思绪,“其次,当时任盛若对于自己的能力尘寂是否需要等问题并没有清晰的答案,说明有些问题上并没有收到尘寂的控制,尘寂只是单方向的灌输了一部分的思想而已。”

    “看来尘寂只是给他们灌输了一些思想,并没有从他们这里得到任何反馈的信息。”墨铸沉思片刻,“简单的说,他们之间不存在交流,尘寂很有可能还不知道我们是使者,所以我们目前还很安全。”

    “接下来我又试探性的问他们吃什么,而他们的想法是吃菜而不是吃馒头,这是一件好事情。”秦止此思绪片刻接了下去,“一路上走来,所有人都只吃馒头,省钱交给双子宫建造佛碑,而他们还有吃菜的想法,说明有些方面并不是一次就能完成洗脑的,思想的改变需要多次的洗脑!”

    “正是这样,所以对于第一次朝拜者最深刻的洗脑便是‘对尘寂的忠诚’,这样他们每天都会去朝拜,可以不断的接受洗脑。”墨如是回想起下午的一幕幕,“所以在是否忠于尘寂这件事情上,他们显得异常认真。”

    “没错,所以我们现在不能离开他们。”秦止此凝视着墨如是,“我必须每次都跟着他们去朝拜,在影子笼罩的时候用时空术避免他们再次被洗脑,就像我们今天一样。”

    “虽然很危险,但也只能暂时这样,具体下一步怎么办也只能静观事变了。”墨铸赞同的点点头,“只要他们和尘寂没有交流,我们就还是安全的,从现在起要尽量不让人发现我们是使者就行。”

    “可是……”墨如是眼里依然闪烁着恐怖,“若是已经被发现了呢?”

    ……

    双子宫殿位于大佛所在的佛寺内,外表看来朴实粗糙的寺庙里却装饰的金碧辉煌,如山堆砌的珠宝也成了一道风景,尘寂脱去僧衣,整个厅堂里便再也没有佛门的气味,三个同脱去僧衣的男子侍于左右,其中一个毒蛇缠臂的走上前:“双子宫王,今天前来朝拜的人群里有些新面孔。”

    “啊,我知道,多了几个以前没感觉过的灵魂。”尘寂捻一捻手中的佛珠,“他们很特殊吗?”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其中一个背后披着的好像是时空斗篷,目前只有三轮。”

    “时空斗篷?”尘寂一惊,手中捻着的佛珠停了下来,“三轮,要真是时空斗篷,岂不是?”

    两人会心一笑,毒蛇男俯身凑到尘寂耳边,“岂不是可以像清明烛、破阵子那样为您所用了?”

    “奎锐你果然是我的心腹啊。”尘寂再次捻动佛珠,心生邪念,“清明烛、破阵子,你们俩明天朝拜的时候注意一下新来的人,若看到有使命体的人,带到我这里来!”

    “是!双子宫王。”两人异口同声,表情严肃谨慎不多一句话。

    ……

    天微微亮,秦止此靠在墙边迷迷糊糊的醒了,起身走进房间。特意放轻的脚步惊醒了浅睡的墨氏兄妹,而顾怡和任盛若依旧睡的香甜,秦止此挥手示意墨氏兄妹出来。

    “我想好了,今天我一个人陪他们去朝拜,你们在外面静观事变。”秦止此清了清嗓子,“危险性确实太大了。”

    “这样不太好吧。”墨如是不由提出了疑问,“虽说看来他们两和尘寂之间没有信息交流,但是尘寂很有可能对朝拜的人有印象的,要是发现我们两昨天去了而今天没去会出事的。”

    “我知道,这我都考虑进去了。”秦止此点点头,“我想了一晚上才做出的这个决定,如果大家一起去,必须记得两点,第一不可暴露我们未被控制思想,正面和尘寂对抗会全军覆灭的;第二必须避免被他的影子控制到,否则无异于自投罗网,但是这两件事万一不能同时做到……我们必须减少牺牲,至少不能全军覆没!”

    “没错,首先要装作被控制的样子,其次必须时刻跟在你身边避免被二次控制。”墨铸想了想,“但还是一起去吧,方便见机行事,就算只有你被控制了我们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也觉得。”墨如是点点头,“隐藏好自己的使命体,被注意到的可能性还是很小的,不去反而容易暴露。”

    “那也好,也许是我想多了。”秦止此长舒一口气,“希望他不会注意到我们吧。”

    ……

    和前一天一样的朝拜过程,从上午九点安安静静一言不发的站到了下午两点,为了不让顾怡和任盛若发觉,秦止此只在影子从众人头顶划过的那一点时间里使用了时空术,剩下的若干小时则是老老实实一分一秒的熬了过来。眼看朝拜就快结束,大佛的影子落到了人群的最边缘,三人刚有些放松……

    “使者把手举起来!”两名穿着僧衣的男子走入人群,正是前日侍于尘寂身边的清明烛、破阵子,“这是尘寂大师的要求。”

    任盛若和顾怡刷的把手举了起来,人群里零零散散的也有些手举着。

    “快放下!”墨铸和秦止此用力想按住任盛若高举着的手,却又一次的感受到任盛若怪力的恐怖,眼看手持烛台的僧人清明烛已经转脸走了过来,两人只能故作镇静。

    “我是水晶使者顾怡,他是怪力任盛若,那几位是我的朋友,护林人墨如是、建造者墨铸和时空使者秦止此。”顾怡略带兴奋的介绍了起来,这是昨天以来第一次看到顾怡微笑的表情,而此刻看来确是那么的恐怖……

    众人有序让开一条道,直通佛脚下尘寂所在的位置,三人紧随顾怡任盛若快步的走上前去,非常无奈的走进大佛脚下的那片阴影。

    “一定不能被揭穿啊,否则会全军覆灭的!”秦止此暗暗提醒自己,走到佛脚下却按耐不住自己的紧张,用手轻轻碰一下自己的脸竟然是滚烫的,只能装作激动糊弄过了尘寂的目光。

    他竟然没有发现什么?秦止此扫一眼墨氏兄妹,表情多少有些不自然,而尘寂的表情里却没有一点察觉,看来是对自己的使命能力过于自信导致的。

    “你们叫什么,都有什么能力?”尘寂一边欣然看着身前几个使者,一边挥手示意朝拜结束。

    “我叫顾怡,拥有制造水晶、隐身的能力。”

    “我叫任盛若,怪力使者。”

    三人也只能接下去一五一十的汇报,不敢有任何支支吾吾。

    “护林人、建造者,还有时空斗篷,很不错,那么……”尘寂有些欣喜,却突然不说话,只是轻轻捻动着佛珠,顾怡和任盛若却突然如得了命令一般齐声道:“是!尘寂大师!”

    不好!秦止此突然意识到什么,尘寂正在用使命能力通过影子向众人灌输命令,这样下去自己会被……而此时想不了太多,在尘寂的面前使用时空术躲避洗脑是肯定会被揭穿的……怎么办,怎么办,若是平时一定加速时间流淌多争取一些思考时间,可是现在又不能……

    两秒钟的时间,秦止此只能想这么多,眼看是无路可走却听得一声轰响,抬头只见双子大佛的双臂竟被炸断,从天而降!

    “又是他,破坏王旭有!”尘寂暴跳如雷,“清明烛、破阵子,去把他抓来,对了还有你,秦止此!”

    “是!尘寂大师!”秦止此迫于无奈只能和着两人的声音,随着两人的脚步跳上屋檐追了出去,回头看一眼站在原地的墨氏兄妹,不知道他们能不能逃过这劫,可自己又不能站出来帮助他们,只能将眼泪吞到腹中,谁让自己只是个三轮使者呢……

    ……

    “分头追,别让他跑了!”破阵子一声令下三人分头搜索了起来,无心追击的秦止此跑进一个深邃的巷子里,脑海里想的却依然是墨氏兄妹的安危。

    “等一下,秦止此!”身后传来一声低喊叫住了秦止此,转身却看到一个红色头发的男子,那张脸好像在哪里见过……没错,此人正是告示上通缉的破坏王旭有,没有到竟然自己找上门来了。

    “破坏王旭有?”秦止此明显没有恶意,心里很清楚对方很有可能和自己是同一路人,“刚才是你替我解围的?”

    “没错,看来你……也已经知道了不少吧。”旭有扫一眼身后无人,便拉着秦止此走到巷子深处,“我知道你的同伴有麻烦了,他们一定是和那些朝拜者一样受到洗脑了吧。”

    “没错,你有好办法?”秦止此心里有些焦急,又不敢赶回去,自己的行动一旦被看出不正常会很容易被尘寂控制住,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眼前这个陌生人的身上。

    “办法倒是没有,但是我想我对双子宫的了解一定比你多。”旭有严肃的看着秦止此,“听好,双子宫王尘寂是六轮月系使者,使命体便是手中捻动的佛珠,他能通过影子控制他人的精神、思想,他手下有三名使者,其中毒蛇男奎锐是他的心腹大将,而另外两人——清明烛和破阵子是前段时间在朝拜中被控制住思想的使者……”

    “我最想知道的是,我如何把我的同伴从他的思想控制中解脱出来?”秦止此打断了旭有的话,“如果没有找到对付这种月系能力的方法,我们根本无法正面与之对抗啊!”

    “如果我找到了方法,也就不会整天潜伏在黑暗中偷偷摸摸行动了。”旭有叹一口气,“我就是看双子宫的群众受到的残害太深所以留在这里的,但是至今只能对尘寂的行为进行一些骚扰,根本无法拯救这些无辜群众。”

    “对手是六轮月系使者,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在他的面前不能被影子覆盖到。”秦止此叹口气,思忖了一番,“一旦被他注意到,正面对抗一定会被控制的,在六轮使者面前你我几乎没有任何抵抗能力。”

    “没错,我还试过月系使者共同的弱点。”旭有摇摇头,“我之前在他的行宫布置过炸药,可是被他身边几个手下轻易解决了。”

    “月系使者的共同弱点?”秦止此有些惊讶。

    “你难道不知道?月系使者众所知之的弱点啊,惧怕无意识因素的威胁。”旭有显得更加惊讶,“月系能力可以感知和控制生命、思想、意识,但是越纯的月系使者对于无意识的因素越是束手无策,比如说你用石头砸他他能感知到甚至控制住你,而若是天上掉下的石头,月系使者无法感知到也无法做出抵抗。”

    ……

    不知不觉太阳有些偏西了,再这样逗留下去一定会被人发现的,秦止此告别了旭有重新回到佛像脚下,却已不见尘寂身影,环顾四周空无一人,急忙赶回客栈。

    “你要去哪里?!”秦止此刚走出两步突然听到头顶上有人喊自己,这声音是如此的令人毛骨悚然——没错,这正是墨铸的声音,却已不是墨铸的语气。

    抬头看见佛像上有几个人影,秦止此惊呆了,眼前与自己一路走来的四人正分工有序的修缮着被炸毁的佛像,在建造者墨铸精湛的技艺下大佛已经基本恢复了原样。

    “墨铸……”秦止此看一眼攀爬在佛像上墨铸的眼神,突然颤抖了一下,那眼里透露出的是谴责和冰冷……这一路上走过来对这样的眼神再熟悉不过,再转眼看一旁的墨如是……秦止此彻底心凉了。

    “你这是去哪?!”墨如是远远的欲喊住秦止此,“大佛还未修复,你却不出一分力,这是对尘寂大师的不敬!”

    “完了。”秦止此叹口气,自己的四个同伴已经全部被尘寂控制住了,也许自己也暴露了,似乎已经无路可走,难道就要像那些凡人一样终身被剥夺思想控制在双子宫了吗?秦止此不甘心,再回头看看佛像上忙上忙下的四人,更是心如刀绞。

    在四人的指责声中秦止此头也不回的走回了客栈,脚步迟缓,心已漠然。“真的没有希望了,一切都完了。”秦止此看着空无一人的客栈小屋却无心坐下,推门走出阳台。无月之夜,整个双子宫沉浸在昏沉的阴影中,街边看不到一个人,也看不到一处灯火,那么冷清、那么孤寂,仿佛世界上只剩下自己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