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暗至深处 明月相照

    更新时间:2017-09-12 23:39:57本章字数:8027字

    夜入三更,弦月东升,四个人终于推门回来。秦止此却懒得回头去看,依旧静静吹拂着飒爽的夜风,而四人也是一言不发躺下了便休息。

    “事到如今还能怎么办呢。”秦止此无比懊恼,脑海里又浮现白天旭有和自己对话的场景——

    “你难道不知道?月系使者众所知之的弱点啊,惧怕无意识因素的威胁。”旭有表情惊讶,“月系能力可以感知和控制生命、思想、意识,但是越纯的月系使者对于无意识的因素越是束手无策,比如说你用石头砸他他能感知到甚至控制住你,而若是天上掉下的石头,月系使者无法感知到也无法做出对抗。”……

    “又有什么用呢。”秦止此不禁笑了笑,突然看到楼下街道上有一名女子走过,在月光下显得面色柔和、长裙飘飘,身后斜背着一个细长的包裹,秦止此不禁感到有些奇怪,“这么晚了竟然有人在路上走?” 

    忽然吹来的一股夜风窸窸窣窣的扰动了屋顶的瓦砾,一个花瓶被风吹落,正向女子砸去!

    “危险!”秦止此一声吼吵醒了安静的夜,花瓶坠落的瞬间奋不顾身的从二楼一跃而下,用手臂拨开了花瓶,碎在了女子身前不远的地上!

    只有犬吠,没有人声,月色下的双子宫显得如此冰冷。

    “你没事吧。”秦止此看着眼前的女人,和被洗脑的众人完全不一样,她的眼里透着些惊讶又有些欣喜,一头乌黑的秀发,一身飘洒的白色长裙,秦止此万万没有想到,此人正是星月圣殿的月神牧!

    “没事。”牧打量着秦止此,感受到了他热情的内心突然暗淡了下来,变得和这双子宫的基调如此相似,“你看起来有心事。”

    “没错。”秦止此欲言又止,对眼前的女子半信半疑,“你到底是谁,大半夜的游荡在街上,而且从你的神情看来不像是双子宫的人啊。”

    “我当然不是双子宫的人,我只是绕了些路来这里看看罢了,听闻邪佛尘寂当了双子宫王,我很想知道这里的人们过着怎样的生活。”牧这才注意到秦止此背后的时空斗篷,眼前一亮,“你背后的是,时空斗篷?”

    “没错,我叫秦止此,时空使者。”秦止此打量着眼前的女子越来越不像个常人,“那你是第一天来双子宫?记得千万不要去朝拜!”

    “果然是这样,利用佛像的影子控制朝拜的人啊,也亏他想得出来。”牧笑笑,“你的同伴也被尘寂控制了吧。”

    “你……你怎么知道?”秦止此有些惊恐,“你到底是谁?”

    “这种事情从你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了。”牧轻抬手掌,一只白天鹅竟扇着羽翼从天而降,不慌不忙的坐了上去,又示意秦止此坐上,“客栈的大门肯定关了,我们从窗台上回到你屋子里看看吧。”

    “恩……”秦止此恐惧里带着几丝激动,眼前之人仿佛神明般的突然出现,顿时给了自己继续走下去的勇气!

    牧斜靠在墙外,使命力场大作——房间里突然有了动静,有人开了灯,紧接着屋子里便热闹了起来!

    秦止此迫不及待的推门去看,墨铸、墨如是、任盛若、顾怡……没错,每个人脸上都回归了往日的表情,不论是愤怒、疑惑还是欣喜,那都比这几天冷漠的神情要令人安心的多。

    “你到底,是什么人!”秦止此眼里闪着激动的泪花。

    “星月圣殿,月神牧。”牧微微一笑,“若是不喜欢炎阳行宫,以后欢迎来投靠星月圣殿。”

    “月神?”秦止此惊的合不拢嘴,怪不到此人能够如此洞察自己心事,不动声色的就破解了尘寂的控制,再看看她身后背着的包裹,里面大概是使命体了吧,“对了,您作为星月圣殿的月神为何能自由行走在炎阳行宫的领土内?”

    “我想你应该了解过月系使者的能力了吧。”牧走到窗边望着那一轮东升的弦月,“我使用月系能力清除了见过我的人的记忆,没有人能记得我来过,除了你。”

    “除了我,为什么?”

    “第一,你也算是救过我,在月系使者最大的弱点面前救了我一次。”牧转身凝视着秦止此,“第二,我真心希望你能记得我。”

    秦止此有些激动有些惊讶,站在原地说不出话。

    “我要走了。”牧转身乘上天鹅。

    “等等,月神,能留下来帮我们打败尘寂吗?”秦止此突然缓过神来,“双子宫的人们太可怜了,您也看到了。”

    “虽然我抹去了看到我的人的记忆,但是若是做出这么大的动作一定会被人发现的。”牧侧坐在天鹅背上,“如果你真的有正义感,那就自己去打败他。”

    “那……”秦止此纵有千言万语却一时想不出说什么,“那,我该如何打败他?”

    “真的决定打败他?”牧欣慰的笑笑,“他的能力是把自己的思想通过暗影佛珠溶解到影子里传授给别人,一定要有影子,而且影子面积不能太大,否则思想溶进去会被稀释。”

    “我懂了,我怎么之前没有想到。”秦止此恍然大悟,看着这漆黑的夜,“怪不到尘寂要通过佛像的影子控制人而不利用黑夜里现成的影子,原来是怕自己的使命能力在巨大的影子里被稀释啊。”

    “没错,利用夜晚去对付他,而且最好是没有月亮的夜晚。”牧乘着天鹅渐渐越飞越高,看看东边有些发亮的天空,“依照这两天的月相来看,一定要赶在上半夜,好好把握。”说罢朝天际飞去。

    ……

    “这人是月神?”墨铸走出窗外,有些不可思议,“若是没有她,我也许这辈子都要留在双子宫了。”

    “你建造者的能力,一辈子就只能用来建造佛像和佛碑了。”气氛渐渐轻松,墨如是调侃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一点都搞不清楚?”任盛若茫然的看着众人。

    “我们被控制了?什么意思?”顾怡有些疑惑,“为什么去朝拜之后,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些事情慢慢说。”秦止此笑着走回屋里,关上通往阳台的门,还没坐定却听到阳台门上传来咚咚的敲门声,气氛一下子又静了。

    “是我啊,旭有。”打开门是个红头发的小子,秦止此笑着向大家介绍了一番,“这是我刚认识的朋友,破坏王旭有。”

    “带上我吧。”旭有毫不认生的坐到了众人之间,“我一直都跟着你们的,发生了什么我都清楚。”

    “那……”秦止此看看众人,“先听我从头说起!”

    ……

    “原来双子宫传闻中的和平盛世都是骗人的啊!”任盛若愤愤不平,“差点连自己也搭进去了。”

    “所以,我觉得……”秦止此试探性的看了看众人眼神,“我们不能坐视不管。”

    “我第一个要管!”任盛若把桌子拍得晃了两下。

    “当然了!”墨铸表示赞成,一旁的墨如是也一扫之前的逃避情绪,站在了墨铸一边。

    “我没问题。”顾怡表情和往常一样冷静。

    “不用看我啊。”旭有看到秦止此试探的表情,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我都在双子宫等了这么久了,就是在等打败尘寂的这么一个机会!”

    秦止此身周时间快速流淌,在短时间内组织了一下语言,“那就开始讨论作战计划吧,首先我们的战斗力为一轮二轮三轮使者各两名,而对方的情况旭有你介绍一下吧。”

    “尘寂本人是六轮月系使者,大家都很清楚了。”旭有慢声道来,“他手下有三人均为三轮使者,其中蜡烛人清明烛、空气人破阵子是不久前前来双子宫朝拜被控制思想的使者,而剩下的毒蛇奎锐则是从一开始就跟在尘寂身边的心腹。”

    “一个六轮使者加上三个三轮使者,我们有机会吗?”墨如是提出疑惑,“相差两轮胜算就已经非常小了,我们这里最多的和他还相差三轮啊!”

    “所以需要战术啊,需要一个避免正面对抗的方法。”顾怡挠挠红色的长发,“如果能找到机会支开那三个三轮,我们六个对付他一个六轮使者还是有赢面的。”

    “或者我觉得。”一向主意不多的任盛若也加入了讨论,“我们还可以继续假装被他控制着找机会偷袭他。”

    “既然决定逞英雄,就必须拿出点实力来啊。”墨铸双手抱拳坐在一旁思考了许久,突然转脸看一眼秦止此,“一路上走过来,我还是很相信你的主意的,你觉得该怎么办呢,秦止此?”

    “那我就说说我的想法了。”秦止此叹一口气,“我个人觉得,顾怡和任盛若你们俩说的方法都欠妥。”

    “找机会躲开三个三轮使者围攻尘寂,难道不可行吗?”顾怡有些不解。

    “这也不能怪你,这段时间的事情你也只是听我们说了说而已,了解的并不清楚。”秦止此慢慢做起解释,“就目前看来尘寂和手边的几人几乎寸步不离,他很清楚自己作为月系使者的弱点,之前旭有用炸药偷袭未遂也证实了这一点。所以若是想避开他手下三人唯一靠谱的方式是控制住那三人,我们这里有长时间控制能力的人只有我,而少了我一个三轮使者你们不可能能打赢他。”

    “不一定需要你控制。”顾怡眼神变得有些坚毅,“实在不行我找机会隐身进去在他们食物里做手脚!”

    “我们怎么可能会让你去冒这个险?”墨铸摇摇头,“你目前只有一轮而已,遇上三轮使者隐身就暴露了,这太危险了。”

    “那按我说的,假装还被他控制着?”任盛若说了一半被秦止此打住。

    “危险性太大,而且我觉得他应该已经发现了,我若是他一定会故作糊涂最后找机会把我们一网打尽的。”

    “那你觉得该怎么办呢。”墨如是擦擦头上的汗水,整理下茶色长发,“你的意思是,我们必须正面挑战他们咯?”。

    “可以这么说,但也不全对。”秦止此眼里流露出一股神秘,这眼神一路上给了众人无限的信心,“我准备当着尘寂的面前把那三个三轮先收拾了。”

    “什么意思?”旭有有些不明白,“在他面前,你能保证他不会对我们出手?”

    “需要大家做点准备工作,我觉得希望还是很大的。”秦止此信心满满,“多亏了前几天任盛若对我大打出手,我终于明白要如何对抗高轮数的使者了。”

    ……

    日升日落,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浓密的愁云密布夜空,双子宫又像往常那样渐入寂静的夜。地平线最后一丝阳光完全沉没,整个双子宫陷入了彻底昏黑的夜,而月神牧坐在漆黑的屋顶,静静俯瞰双子宫殿,等着秦止此的动作。

    “若能成功便罢,若不能成功,我要不要帮他呢?”牧思来想去,“不行,我不能干涉炎阳的事情,一定要忍住。”再抬头看看浓密的云,起身招来天鹅,不舍的四处看了一番,乘天鹅远去。

    “对不起了秦止此。”牧驾着天鹅在寂静的夜空划出一条直线,“这次真的不能再帮你了。”

    ……

    “我们这边搞定了,秦止此。”墨铸和顾怡从隐身状态下解除了出来,与在双子宫殿外围等候的众人会了面,墨铸和往常有些不同,右手握着一柄水晶长剑,左手则是水晶盾,显然是和顾怡的能力结合制造出的武器。

    “那现在起不用偷偷摸摸的了吧?”倚在树上的任盛若站直身子,将身后靠着的树扛在了肩上——仔细看那并不是一棵树,而是墨如是为他量身打造的武器,一根碗口粗挺直坚韧的树干。

    秦止此抬头看天,无月的黑夜已经完全降临:“不仅不要偷偷摸摸,还要声势浩大。”说罢大步走在前面,径直闯入双子宫殿,门卫尽是些被控制思想的凡人,没几下便被悉数制服。

    挥舞着的树干把地面敲得像口洪钟,配合上破坏王旭有爆炸的响声,双子宫殿里很快灯火通明,秦止此脸上挂着自信的微笑,心里却着实有些紧张!

    尘寂很快走了出来,身后跟着那三个三轮使者,连僧衣也懒得再披上。

    “受死吧!”墨铸和任盛若二话不说冲上前去,来势汹汹把尘寂吓了一跳,连忙招呼清明烛和破阵子上前迎战。

    清明烛握紧手中三轮烛台,蜡液从烛台上融下汇聚成河,在身前立起一面墙,艰难的阻挡住了墨铸手中挥舞的水晶剑,而破阵子伸手朝着任盛若劈下的树干,腰间的空气口袋开始抖动,一股气流凝聚在掌间稳稳的将树干隔空接住,整个人却有些不支的向后退了一步!

    右臂缠着毒蛇的奎锐见状也冲上前去,袖中飞出几发沾满毒液的暗标,却被墨如是遮天蔽日的树木和顾怡的水晶墙壁所挡,秦止此看准时机,突然冷冷的一笑:

    “看看身后吧。”伸手指着夜幕笼罩下漆黑一片的双子大佛,“都不想知道我们为何能从你的能力中解脱出来吗?”

    “身后?”尘寂一紧张,转身向佛像看去,一片漆黑隐约看到大佛的肩上坐着什么人,定睛细看,那是……

    “就是现在!”旭有压低声音,秦止此很配合的展开双臂——

    百倍时速

    除了尘寂以外的所有人被笼罩在秦止此的使命力场里,时间飞速流淌,而背对众人的尘寂只感觉到身后有新的使命力场出现,却没有很在意,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眼前——坐在大佛肩上的人影一头乌黑长发、一身飘洒的白色长裙,似乎在哪里见过,无缘无故勾起了一些恐惧的意识,刚想起什么人影却突然开口说话:

    “月系能力用的不错啊,尘寂,哦不,应该称你双子宫王吧。”

    没错,那正是月神牧!怪不到这几个人能从我的能力里逃出去,原来是这样!尘寂恍然大悟,不禁有些颤抖,月神怎么会来炎阳的地方挑事端?难道就是为了这个时空斗篷小子?那既然她来了现在该怎么办……

    ……

    “怎么回事?”奎锐敏锐的感觉到了气氛有些诡异,自己似乎被笼罩在未知的使命力场中,回头看看尘寂,正背对着自己抬头看着佛像,一动不动,突然明白了什么,赶忙回头想逃出使命力场!

    “快跑出去!”奎锐飞速向后跑,眼看到了时空术的边界却感觉眼前的路越来越长,似乎永远无法跑到尽头,停下脚步向着尘寂大声呼喊却丝毫没有作用……

    “没有用的。”秦止此笑笑,“我们所处区域的时间流动速度是外面的百倍,越是靠近边界你的速度越是会趋向于原来的百分之一,你的声音传出去也会变成低音无法识别。”

    “可恶,区区三轮使者竟然能控制住尘寂大人!”破阵子看着身后无动于衷的尘寂有些不理解,“尘寂大人身为六轮使者,怎么可能……”

    “好样的秦止此。”旭有笑笑,“接下来交给我们了,原计划进行,抓紧时间!”

    “你以为没有尘寂大师就对付不了你们几个了?”清明烛操控起满地蜡液,翻滚着热气向着墨铸扑来,墨铸一边用左手的盾阻挡一边不断后退,蜡液虽被挡住却突然凝固起来,把墨铸手中的水晶盾牢牢的黏在了地上。

    另一边空气人破阵子腰间空气口袋不断抖动,向着挥舞着树干迎面冲来的任盛若伸出右掌,“一个一轮使者也敢来单独挑战我?”话音刚落,任盛若突然跪倒在地,抛开树干双手捂着胸口痛苦的挣扎。

    “没事吧,任盛若!”秦止此站在一边全力操控着身周的使命力场,无法插手眼前的战斗,只能看着任盛若痛苦的挣扎。剩下的三人似乎没有注意到队友的困境而极力围攻着奎锐,墨如是用荆棘控制住奎锐的动作,顾怡的水晶墙壁挡住了奎锐的退路,旭有看准机会手中抓一把红色火药捏在掌心袭向奎锐!

    “快来帮我,都在想什么?!”奎锐奋力挣脱荆棘,沾了满身鲜血,手臂上缠着的毒蛇一口毒液喷在迎面而来的旭有的右臂上,一股刺痛穿透皮肤侵入神经,旭有突然感到手臂一阵麻痹失去知觉,连忙用左手捂住。

    奎锐兴奋的撕扯开困住自己的荆棘,快步向旭有冲去,毒液从毒蛇口中流向指尖,找准机会向着旭有狠狠刺下!

    旭有却出乎意料敏捷的闪过了这一刺,抬起握着红色火药的右臂按在奎锐的胸口!

    “什么?”奎锐觉得胸口一阵剧痛,贴着胸口的爆炸似乎震碎了胸腔,再缓过神来自己已经躺在了地上,“我的毒药竟然对你不生效?”

    “只是一般的蛇毒而已,你的轮数还太低了。”墨如是笑笑,“我早就准备了些草药,人手一份。”

    “不过也只是差一点。”旭有松开握住伤口的左手,朝着思维已经渐渐模糊的奎锐摊开掌心,“幸好草药就握在手心里,差一点来不及。”

    “奎锐你怎么了?”清明烛愈发着急,眼前本来已经完全被蜡液包裹住的墨铸却出乎意料的坚强,蜡液一层一层的包上身体却又一层一层的褪下!

    另一侧的破阵子也处于同样的窘境,任盛若握着胸口已经几分钟了还没有倒下,换做平时应该是早已解决的了!

    “任务很顺利,接下来是这两个!”秦止此站在后方一边控制着时空术一边观察着场上的局势。

    听到秦止此一声令下,墨铸勉强的挥动水晶剑凭借建造者的能力瞬间将困住自己的蜡块从身上切开,而任盛若更是直接放开捂着胸口的手站起身来,重新拿起落在脚边的树干,“真没想到进行的这么顺利,这两人确实思维能力很有限,这么容易就被瞒过去了。”

    “在我的低气压控制下竟然没事?你到底是什么人?”破阵子无比惊恐。

    “这就是信息量的差距。”秦止此松了一口气,“我们可是仔细了解过你们的能力的,你能控制空气压力使人无法呼吸窒息死亡,可是任盛若的怪力可以让他在极低的气压下鼓起胸腔吸入空气,而蜡烛人用蜡液固化的方式封死人的动作,正好被墨铸建造者的能力破解……”话音未落,墨铸却突然倒在地上!

    “哥哥,你怎么了?”墨如是疯了般的跑到墨铸身边,竟发现墨铸全身冒着热气,被蜡触及到的皮肤均已烧伤!“为什么,不是说好了有意外情况发信号的吗?”

    “没事,我能坚持,不要紧……”墨铸说完便晕了过去,墨如是肩头护林之鸟扑扇翅膀——

    草药花园

    若干株草药瞬间破土而出,墨如是挑选了几株摘下,在口中嚼碎了细细的涂抹在墨铸身上。

    “现在怎么办,情况有变化。”顾怡转脸看着秦止此,“一下失去了两个二轮战斗力。”

    “你和旭有对付蜡烛人,我尽量帮任盛若对付空气人。”秦止此有些为难,控制住当前的时空术已经很是费力,眼看时间不多了由不得一点懈怠,若是让时空术外的尘寂反应过来,一切就全完了!

    “怪不得我的蜡这么容易的被切开了,原来是建造者的能力!”清明烛舞动再次融化的滚烫的蜡液,“这次我再看谁能拦着我!”

    一道水晶墙壁强行挡下了蜡液,可眼看着蜡液沿着墙壁爬了上来,顾怡急中生智跑向躺在地上的墨铸,拿起他手中的剑和盾,“我来防守,你看着轰他!”

    “我尽量找机会!”旭有表情严肃,若想穿过蜡液近身上去使用火药似乎是没什么机会。

    ……

    另一边,任盛若挥舞着树干一次次的向着破阵子冲去,却一次次的被空气炮打了回来,无关痛痒的空气炮总是能将任盛若击向空中,有力无处使的感觉让他有些暴躁。

    “注意点,任盛若。”秦止此在一旁压低了声音,“千万别被打飞到我的时空术的边缘,否则你会在空中飞很长时间回不来的。”

    “我尽量吧。”任盛若咬牙切齿,“可是真的拿他没什么办法,我没办法靠近他!”

    “我在想办法,你再上去试一次。”秦止此仔细观察着破阵子的一举一动。

    破阵子一抬手,身前的空气并没有凝聚起来,而是单纯的自身压力增加而向外膨胀,将任盛若击退后变得非常稀释,又渐渐和周围空气混合后恢复原状。

    控制气压,应该是天系使者的能力,兼有流体操作能力,也就是说是个主天副海的使者,这种控制空气的效果自己也能做到,但是是使用了完全不同的时空系的能力,那么不如……秦止此看一眼四周,倒地不起的墨铸、忙着急救无法战斗的墨如是、有力无处使的任盛若还有控制着着巨大的时空术的自己,剩下的只有顾怡和旭有,到底怎样才能打败这两人,怎样才能接近他们……

    秦止此突然想起什么,似乎找到了一丝希望:“任盛若,你去他们那边先对付蜡烛人,这个人交给我。”

    “你?你拿什么对付他?”任盛若有些不放心,“而且你现在的状态撑得住吗?”

    “没关系,快去吧,尽量快就行了。”秦止此深吸一口气,“记住,不仅要打败他,还要让顾怡给他最后一击!”

    “顾怡?”任盛若表情有些诧异,却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原来是这样,我懂了!”

    看着任盛若远去的背影,秦止此伸出手掌向着破阵子:“现在你的对手是我了!”

    “哦?那让我看看你是否比那个大个子厉害了!”破阵子依旧是一发空气炮,却被秦止此扭曲空间产生的空气波正面抵消,一时身周狂风大作,秦止此却突然意识到两个招数同时使用确实有些不协调,身周的时空术会受到不小的影响,这样下去恐怕能争取到的时间更少了!

    “快一点!要来不及了!”秦止此看到时空术外的尘寂已经渐渐的转过了身来,正一脸疑惑的看着这边,“尘寂已经看到我们了,只剩下反应时间了!”

    “把你的火药给我!快!”任盛若看到顾怡和旭有的窘境,急中生智一把拉住旭有,“你能定时引爆火药的吧。”

    “能!”旭有捏了一把红色火药给任盛若,任盛若向着清明烛脚下的地面奋力的将火药扔了过去,清明烛挡在身前的蜡烛墙竟被射穿,火药在脚下爆开,一时恍惚了意识。

    “去,给他最后一击,用水晶打晕他!”任盛若朝着顾怡大喊。

    “我……”

    “快去!来不及了!”

    顾怡定一定神,一边向着清明烛跑去一边在手中造出一块水晶,对准他的背后,猛的一击!

    清明烛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手中的烛台竟褪去了一轮!顾怡突然反应过来,看着自己胸口的水晶饰链竟然冒出来一轮,自己终于成为二轮使者了!

    “成功了,快!让我隐身!”任盛若紧随着跑到顾怡身边,眼看时空术外的尘寂已经伸手向着这边走过来了,有些急不可待,“你现在是二轮使者了,你的隐身能力可以对他们生效了!”

    秦止此依旧和破阵子你来我往的使用着空气炮和空气波,却感觉有些体力不支,时空术也越来越弱,眼看快要控制不住……尘寂只要走进这个使命力场,凭借着六轮很轻松就能击溃这个术。

    就在时空术快要崩溃的瞬间,隐身到破阵子身后的任盛若话不多说,挥起树干一下将其击倒!恰此时,尘寂走进了时空术,秦止此的使命力场瞬间崩溃,整个人体力不支跪倒在地!

    看到眼前的一幕,三名手下全部倒在地上,其中自己的心腹奎锐似乎是已经命丧黄泉,尘寂冷冷的一笑,“好厉害啊你们几个小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