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吧奇遇

    更新时间:2017-09-11 16:32:05本章字数:2292字

    南音,33岁。

    南音,是个33岁的老处女。

    苏荷酒吧里,南音坐在一个靠着角落的双人位置上。手里拿着一杯莫吉托,酒里面薄荷和柠檬的淡淡酸味让南音知道自己此时不是在梦中。

    南音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摘掉眼镜,涂上火红火红的口号,卷着大波浪头发走进酒吧里。在来酒吧之前,南音特地在某论坛上问:第一次去酒吧应该如何装得很自然?里面有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到处张望。

    南音觉得这一点对自己一点用也没有,她就是来寻找猎物的,不东张西望怎么找得到猎物呢?

    难道要猎物自己送上门?

    南音摇摇头,她对自己没有那个信心。虽然现在的自己和平时比一个是白天鹅一个是丑小鸭,但在这俊男靓女中,南音还是最丑的那一个。

    南音躲在角落里看着台上DJ女郎扭动着妙曼的身姿,女郎身上穿着比基尼,已经近乎全裸了。下面的男人眼里充满着欲望和情爱,但她丝毫不介意。男人越疯狂,她音乐就会越躁。南音感觉到忽明忽暗的灯光里,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她。

    那双眼睛来自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西装的扣子全部解开了,衬衫的扣子解到第三个。他盯着南音看,南音不好意思地避开了他的目光,眼睛转向别处。过了几秒钟再次回头看舞台时,那个男的还是盯着她看。南音有点反感地也直愣愣地盯着他。两个人就在躁乱的音乐里和人群发泄的舞台中对视着。

    就像在草原上偶遇的两只老虎,开始虎视眈眈。最后却能愉快的一起玩耍,因为公母老虎各自吸引。

    “一个人吗?”男子走到南音对面坐下。

    “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南音轻声说到。

    “很荣幸结束了你一个人的孤单时光。”男子笑着说。

    “彼此彼此吧!”南音说得更小声了。

    “什么?你能不能说大声点?”男子靠近南音的耳朵喊到。

    “我说,我叫昙花。”南音说完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我是周礼,你为什么叫昙花?”

    “昙花,只在夜里开,美丽却凋零得快。常常在夜里完成自己的盛开和凋零,它的生命安静不打扰别人,就连凋落都是无声的,洁白素雅,片片是寂寞。”

    “我倒觉得你像夜来香,虽没有昙花盛开时的生命力。但却有一种迷人的香味。”

    “你知道我觉得你像什么吗?”

    “我像什么?”周礼表现出极大的兴趣看着南音。

    “你像一个被老婆扫地出门的男人,戴着一副眼镜,但是镜片已经很脏了。居然没有人提醒你去洗,可见你跟你老婆的关系不怎么样?”

    “哈哈哈”周礼一口气把杯里的酒喝光,“你猜对了一点。”

    “哪一点?”

    “和老婆的关系不怎么样是对的,前面都是错的!”

    “那也敬我猜对了一半。”南音举起酒杯,才发现周礼的杯子已经空了。南音从他手里拿过杯子,把自己的酒往他的杯子里倒了一点。

    “来,干杯!”南音喊着。

    “这算不算接吻了?”周礼眼里射出暧昧的光芒,那种眼神让南音觉得自己是个女神。

    “你说呢?”南音用手托着下巴,眼睛迷朦地看着他。

    “我们换个地,刚刚你请我喝酒了,我也要回请的!”

    还没等南音回答,周礼就从桌子把南音的包包站起来了。

    “我们换个地,刚刚你请我喝酒了,我也要回请的!”

    还没等南音回答,周礼就从桌子上把南音的包包拿到自己手里,站起来往门口走。

    “来”周礼伸出他的手过来扶南音。南音把自己的手放进他的手掌心里。

    热。

    当南音与周礼的手相接触时,她只有一个感觉,他的手好热。好有温度。

    两个人推开酒吧的门,耳朵里终于安静了点。

    “哈哈哈”南音挣开周礼的手,一个人跑到前面大笑起来。

    路灯透过树叶撒下橘黄色的光,这光看起来那么温暖。在这光里,还有喝得半醉半醒的女人在傻笑。

    周礼觉得这一刻该发生点什么。

    他快步走上前,看着还在旋转的南音一把拉入到自己的怀里。

    很香。周礼把头埋在南音的头发里,贪婪地吸允着南音身上的香味。

    南音感觉到头顶传来周礼厚重的呼吸声,和他怀里发烫的胸膛。南音此刻像只小猫,乖巧的躲在主人的怀里,而主人此时正用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猫背。猫感觉到温暖通过手掌透过皮肤,慢慢抵达猫的肌肤,然后进入心脏。

    周礼把南音的后脑勺微微地向后倒去,一手扶着她的后脑勺,一手揽着她的腰。然后把头低下,把南音的嘴唇吸到自己的嘴里。

    南音稍微推了推他,但是自己对这感觉也很好奇。

    一个33岁的女人,已经二十年没有和男性这么近距离接触,也没有过接吻的机会。初一时,南音曾经和当时的小男友在晚自习后,偷偷跑到操场上约会。当时的小男生偷偷亲了南音一下,南音没有多大感觉。只感觉自己亲到了他的牙齿。

    那是南音的初吻,一个没有感觉的初吻。

    第二次和别人接吻,南音觉得很晕眩。不知道是自己酒喝多了还是周礼的魔力。南音此刻闭着眼睛,双手紧紧地抓着周礼的衣角。

    真正的接吻就是这样吧!

    哇哇的流水声没有进入南音的耳朵,此刻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动得厉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衰老的信息无处不在。双眼下的暗斑,眼角明显的条纹。还有松弛的皮肤。这一切每天早上照镜子都在告诉南音:你已经是个33岁的老女人了。

    可是,现在走出这一步,就回不了头。

    南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低声说道:人生要勇敢一次。像是给自己加油打劲,又像是出征的口号。

    她关掉水龙头,然后拉开卫生间的门。周礼躺在床上,看着披着浴巾的她,拍了拍旁边的位置说:“过来坐坐吧。”

    南音坐在床上,周礼就从背后抱住她。沿着南音的耳朵一路吻到脖子,把南音抓着浴巾的手松开。就这样,南音一览无余地呈现在灯光下。

    “关灯,关灯”

    南音说。

    周礼把南音平躺在床上,然后伸手关掉了灯。

    黑暗里,南音只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和周礼的喘息声。

    “第一次?”周礼的话突然在她耳边响起。

    南音没有回答。只是把脸埋进他的胸膛

    南音觉得自己的33岁终于有了疯狂的一件事,今晚不是一个简单的周六晚上。

    太阳照进房间,周礼伸手摸摸旁边。怎么是空的?爬起来一看,房间里已经没有南音的身影。

    周礼把南音昨晚睡过的枕头抱在怀里,他不担心不会再见不到她。

    周一他们又能见面了。但,她会认出我吗?周礼心里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