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百花盛宴

    更新时间:2018-02-14 10:34:05本章字数:2527字

    花楹坐在自己的轻风阁中,朱红的雕花窗户半开着,窗外的荷花池中菡萏竞相开放似乎也在为了争得这当红花魁的青睐,而这也是她如今生活的真实现照。这百花阁虽为澧城最为文雅的花楼,可毕竟烟花之地哪能如正真的佛门之地,这里也终究不过是滚滚红尘中的一块污泥之地罢了。而她虽只是这阁楼之中的小小花魁但却也凭借着拿手的技艺不用在这乱世之中露宿街头、挨饿受冻,也不用陪酒作乐、任人□□。就这样安安稳稳度过一生何尝不是一种幸运,也算是实现了娘亲的毕生之愿。

    小叶子是花楹的丫头,她们始终是如影随形,大家只知道阁里来了花楹就有了小叶子,大家还知道小叶子从不叫花楹‘小姐’,而是‘姐姐’。她负责红叶的一切日常生活,当然用小叶子的话说就是钱和‘财狼’:钱无非就是花楹的打赏,而‘财狼’就是一切对花楹另有所图的人。只有自己‘保护’好姐姐,她才能真正的安稳,主上也能真正的安心了。

    一年一度的花魁大赛翌日就要举行了,这不仅对于阁里的姑娘意义非同,就连这四国一城也是异常的瞩目,当然这原因却是风马牛不相及。阁里的姑娘无非是想争夺这花魁娘子之名,虽是年年都不如意,却也是精神可嘉,再不济也可赢个幕僚常客,保不准还可飞上枝头变凤凰。身在红尘再无些“痴心妄想”,也真是朝朝暮暮再无活路,只能醉生梦死了。至于这四国却是各有各的打算,大头来也无非是这权势天下而已。小家大家各是家呀。

    若说这百花阁中的姑娘是名闻天下也不算言过其实,阁里共有三十六位姑娘,个个能歌善舞,貌若天仙,当然这并不是最主要的,更为让人刮目相看的是这些姑娘每人读有一种让天下人羡慕的技艺,或琴棋书画,或奇门遁甲……全都是其中翘楚,然而世人更爱把酒言欢,却也只记得“青楼”二字罢了。

    青绿色的绣鞋兀的出现在眼前,花楹轻轻蹙眉,“可惜了一株上好的地黄。”她从那块生长茂盛的花地走了出了,带了淡淡的药香。绿衣女子并不买账直接抓着她向屋里走去,只是这绣鞋刚刚落地就听得一阵抱怨之声“这都什么时候了,那还在做这些无用之事,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在想着法的争这花魁。”看着她如此担忧焦急,花楹笑着摇了摇头,递了一杯茶水却被拒绝,“我知道。都准备好了,放心吧。”听着她的话绿意女子放心的瘫倒在椅子上,花楹知道如果不这么说这丫头这一天都不会放过自己。

    绿衣女子名曰柳阡陌,是这百花阁中名声远远响于她的姑娘,在花楹到来之前她一直都是阁里的花魁,当然原因不止如此。更是因为这柳阡陌是前年难得一见的美人,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尤其是这女子跳的一段绝世之舞,更是让天下男子趋之若鹜。又有多少男子到这百花阁中不是为了一睹芳容,聊以相思之情。

    雪中送炭古以少之,锦上添花却是比比皆是,这朗朗乾坤又何尝不是为这百花盛宴天上一道亮色。不到巳时百花阁中已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真个擂台全部被红色丝绸覆盖,上面却是洒满各色花瓣,风香四溢。台下则是熙熙攘攘、闹闹哄哄,各色看客应有尽有。随着花姑一声令下,比赛正式开始了。

    众人眼前一亮只见一只紫色的“蝴蝶”优美的飞旋在这满是花瓣的舞台之上。跳舞的是紫蝶,她身穿一袭紫色长裙,头戴紫色金花。她最为擅长的就是这只彩蝶舞,并因此的了这“紫蝶”的雅号。只见众人瞬间都化身为一朵朵花儿翘首期盼这美艳的蝴蝶。紫蝶永远会给人一种高贵典雅,让人敬畏之情,而绿萝也就是柳阡陌则是让人□□,趋之若鹜。她穿了件水绿色短衣,迷人的水蛇腰□□在外,下身虽是件长裤却仅仅由几条丝绸组成,若隐若现,风光无限好。脖子上的绿色花朵更是让她人比花艳。这时的台下则是一片叫好之声,人人眼中显露□□之色,好一段靡靡之舞。

    要有多少的信心才能跳出如此惊艳之舞,花楹淡笑着走到台上,如同往常一样的坐在了场中央,她的一切照旧不论妆容还是服饰。一身白衣静若处子,墨发轻绾随意的披散着,褐色的古琴放在膝上。高山流水恍惚间一股清流流入世人污浊的心灵深处,熙攘的人群不知何时安静了下来,整个会场寂静无声,只能看看涓涓清流缓缓流过,奔向大海……《逍遥游》真的会让她逍遥吗……

    “砰”的一声打断了逍遥之声,花楹看看手中的琴轻轻叹了口气,可惜了一把好琴,这琴虽不名贵却是师傅亲手所做,自己用着也顺手。“诸位花楹对不住大家了,琴弦已短,无法继续弹奏,望各位见谅。”说着就要转身离去却不曾料到似有人不想让她如此轻易离开。

    “花楹姑娘我等原道而来只为一饱耳福,你怎能一走了之呢?”有一就有二,顷刻间台下一片混乱全都是言花楹之过,“公子,您看这琴弦已短,我等也是无能为力,你若不嫌,明日再让花楹为您弹奏”花姑站在红叶身前,低声赔笑,奈何这人并不领情,言语之间不断煽动挑唆,群情难平。“我等也并非无理取闹之人,既然琴弦难续,那让大伙看看花魁娘子的真容也算了却我们一桩心事。”花楹听着这人的要求分明是有备而来,再说琴弦为何会断亦不知原因。“那花楹就满足大家的心愿,也算是赔罪了。”花楹对着花姑摇了摇头,看来今日是躲不过了,也罢。所有的人都打起十二分精神,对于秘密不论男女老少只要是人就都想知道。取面纱的手被握住,她这才注意到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不知何时站在了自己身边,他对着自己摇了摇头,暖暖的如同一缕阳光,温煦的声音不大却足以穿透真个会场“诸位,不巧在下手中正有一把古琴,劳烦姑娘再次弹奏”。

    断了的琴弦再次回响在天际,逍遥游也让所有的人再无言语。花楹把琴送到那男子身边“谢谢公子,物归原主。”然而男子却并没有接过那把价值连城的红玉凤尾琴,“此琴与我并无用处,姑娘可愿意和在下合奏一曲。”花楹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只是这古琴太过贵重,“花楹愿意暂时替公子保管。”

    琴瑟和鸣本就是人间乐事,更何况是佳人相奏。琴音古朴纯正,直上云霄,笛声轻灵跃动,相互交织,时而悲伤,时而缠绵,间或分离,终有相聚,一首春江鱼晚真是绕梁三日余音不绝。

    百花盛会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但对于花楹而言今日的工作已算完成,至于那花魁最终花落谁家,她并不在意。其他姑娘还在竭尽全力的争取,奈何琴瑟和鸣已成为一场盛世烟火,永远的留在了人们的心中。

    不远处的柳荫下停着一辆简单却贵气的马,一名红衣男子骑在马上,英俊非凡,玩世不恭的脸上却带着一股肃穆萧杀之气。他回头对着马车说道:“二哥,觉得如何?”

    马车里传出冷淡无趣的声音,“应该是她。不然阿云也不会如此的殷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