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狠因何而起

    更新时间:2018-02-14 10:36:48本章字数:2376字

    花楹坐在池塘边上,手里拿着断了弦的古琴,虽说丢了有些可惜但失去功用的东西终究只能是被抛弃。只是让她不明白的是,是谁弄断了琴弦?又是何时做的呢,琴从未离身?而自己也未得罪过任何人?……花楹对于想不明白的事也从不深究,既来之则安之才是她一贯的态度,随即招来小叶子把琴送到了后厨的张妈处。

    虽说同在一片蓝天下,但也是晴雨两不同,正如同此时的蓝花阁和紫云亭。这里明显更为华丽贵重,美轮美奂,只是这屋里的状况却不太友善:屋内一片狼藉,满地的青花白瓷,只可惜已看不到原貌,绫罗锦缎也是丝丝缕缕不成原形,四个身着青色衣衫的丫头哆哆嗦嗦的跪在门外,头低的似要钻入门外的青阶。柳阡陌进退两难的站在门口,早知道是这情况打死也不回过来自找没趣,但又不能离开,因为榻边的人恰巧也看到了她。

    “这么,你也是过来看本宫的笑话的?”

    “哎呦,我的好姐姐,瞧你说的。妹妹我这不是惦记着紫姐姐爱吃这杏仁酥,才特意和花姐姐讨了来,送给姐姐嘛。”绿萝挑着能下脚的地方稳稳地走了过来,看着紫蝶的脸色稍有缓和这才坐到他的身边,她拉起紫蝶的手,眼中满是羡慕,“我们阁里的姑娘哪一个能比得上姐姐,不是我绿萝嘴狂,就是那些王宫里的公主恐怕也没有姐姐这才色双全的,这可惜这花魁……哎呦,看我这嘴。”

    绿萝没再说什么,她只是静静的的看着满脸得意的紫蝶,她眼中的嫉妒和恨她当然也看的一清二楚,若论恨这里的人个个对她的“花姐姐”可都是恨之若骨,可她本人并不知道,真是单纯还是愚蠢。

    绿萝长长叹着气,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不远处的阁楼。

    “有什么就直说,不要吞吞吐吐的”紫蝶看着一脸藏不住心思的绿萝,不耐烦地开口。

    绿萝左右看了看,小心翼翼却又神秘兮兮的对紫蝶眨了眨眼,“紫姐姐我听人说,花姐姐服侍过阁主……据说阁主是北坤的战神楚少礼,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闭嘴,你知道什么。”绿萝的话突然被打断,她看着刚刚脸色好转的紫蝶再次变得满脸愤怒、眼神阴鸷。吓得直发抖。脸色惨白,哆哆嗦嗦的对跪在地上的丫鬟说:“紫姐姐今天身体不是,你们好好伺候着。”说完就急急忙忙跑了出去,还差点被门槛绊到。

    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有一点说的没错,想她西紫鸢可是西垠国第一美人,论才华更是绝不会输给任何人,凭什么要屈居人下。虽说她是帮过自己,可正如绿萝说的也许一切都是她在演戏,尤其是你不该总是在我的面前得这花魁,夺了这风头。只听着一声笛声,一名黑衣男子出现在黑暗的角落里,似要与这夜色融为一体,“遵命。”

    花楹轻弹着凤尾琴,月光照了进来,整个蓝花阁内的陈设异常简单:两张简单的床铺,分别摆放在月光可以照的地方,一张圆桌放在北面的墙边,桌上放着两个瓷质茶杯和一个没有印花的茶壶。小叶子趴在床上听着一曲千金的《逍遥游》。琴音突然停了下来,“小叶子明日把花冠当了,银两拿去给城西的李奶奶。”

    “姐姐,都给她一个人吗?”“恩,白发人送黑发人,她的两个儿子都死在了垠河之战。”她又从枕头下拿出一叠银票,直接交给了小叶子“这些给城东的张大爷。”

    “蓝花楹!”小叶子从床上弹了起来,异常气愤“我们虽为花魁可是却穷的叮当响,平时什么都听你的,可这次不行,这是我们仅有的积蓄。”

    “那我们留下三张吧。”花楹讨好的走过来抱住气鼓鼓的人,可对方并不领情,“那就四张?”,她一边撒娇一边把银票放到小叶子的枕边。可谁曾料到一夜之后这仅剩的四张银票就成为了她的救命稻草。

    百花盛宴的次日历来是花魁的首次公开表演,所有人一律免费观看,但是酒水钱还是要付的。花姑早已乐得合不拢嘴,看着白花花的银子不停的进入口袋,任谁也难以抵挡。花楹微微蹙眉,谁说她早已料到今日必定是人满为患可却没想到今日更胜往年,就连三楼的过道都水泄不通了。红姑站到台上一声罗响,终于开始了。花楹还是一如既往的弹奏她的《逍遥游》,奈何她终究也不能逍遥天下……

    一阵嘈杂的喧闹之声打断了众人的享受,大伙义愤填膺,当看到鱼贯进入的士兵身穿北坤服饰,也就泄了气。澧城原是独立于四国之外,可随着东篱被灭,西垠战败,南风联姻,北坤就一跃成为这天下第一大国,自然也就只能忍气吞声了。花姑立刻陪笑上前,随手递了两个金钉子,“官爷,您这是何意?这里是澧城啊。”

    然而士兵并不买账,对他的暗示也是视若无睹,老气横秋的开口:“本官收到密报,百花阁藏匿东篱国余孽,谁敢阻拦就是与我北坤为敌。”一声话下,在无人敢言语。花楹看着台下进进出出手拿大刀的士兵,放在琴弦上的手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古琴发出低低的呜咽之声。不到一刻钟他们就走马观花的搜查完所有的房间,士兵分两列站在台上,红叶被包围在内。只见一名士兵走到红叶身边抓起琴就狠狠摔在地上,一封印有凤火图腾的信件出现在千万双眼睑之下,天下无人不知东篱国崇尚凤火图腾并以其为国印。

    花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自己的琴中何时藏有信件。看着花魁被带走也无人想阻拦,都只是好奇的看着,甚至言语攻击生怕自己惹了一身腥。花姑也没敢阻拦她只是悄悄对身边的人打了个手势。小叶子刚刚回来就看到花楹被五花大绑的拖着,立刻冲上去拦下那领头的士兵,“你们凭什么带走我姐姐?她犯什么罪?”

    “让开,她是东篱国余孽,我皇有令东篱国人一律杀无赦。”

    小叶子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袖,强装正定,“你们……你们有何证据?”

    “证据?”那士兵冷笑着看了眼那断了的凤尾琴和琴上的信件,“这些证据难道还不够吗?”

    小叶子突然笑了起来,一双黑眸扫过所有的人,“大家都知道,这琴是一位公子送的,并不是我姐姐的。”“这么说,还有同党了?”

    “你们带我走吧,我知道谁正真的东篱人和她的同党。”

    “小叶子,你不要胡闹,这不是儿戏……”

    花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小叶子一边愤恨的看着她一边说出了百花阁里所有姑娘的心声“你凭什么年年的花魁?大家都比你强太多。”她一一审视所有人的表情,一定是她们故意陷害姐姐的,奈何所有人都面露喜色,她们果然都希望姐姐出事。就这样她们主仆二人被带了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