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绝处逢生

    更新时间:2018-02-19 17:46:35本章字数:1509字

    一束明媚的阳光照过了荷塘,照亮了朱红的窗格、朱红的高门,一直照到空旷寂寥的屋里,可是却偏偏照不到墙角的床上。花楹看着自己眼前一片漆黑,嘲讽的开口,:“就连死了都是一个人吗……”

    “放心,你还活这。只是眼瞎了。”身着紫衣的男子坐在窗边,看着荷塘里争奇斗艳的菡萏,谁说这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本在污泥中何来不染尘。

    红叶似是没听到他的话,又或许是根本就不在乎。她并没有因为活着而激动,也未因失明而悲伤,就那样死尸般挺着,直到一遍的男子以为她睡着了时却听到清水般淡漠的声音,“你不该救我的。”

    男子弹起了琴,一样的《逍遥游》却是不同的感觉,深沉内敛,气势磅礴,一曲终了。“你误会了,我没有救你。救你的是你那丫头。只可惜我没能收下她的尸骨,终究……”

    “她被吊在城楼之上?”

    男子感觉到了她情绪有了些许的波动,走到她的身边,俯身在她耳边轻轻地开口“没有,当我赶到时她的尸身以被……”,他停顿了下来似乎想看看红叶的反应,但也许只是有些气虚罢了,咳了几声才慢慢的开口“被野狗叼了。”

    “你说什么?”红叶冲了起了想要抓住他却由于看不到东西生生的摔到了地上,可她并不在意,再次冲了起来却又磕到床上,鲜血欢快的向外流着,终于抓到了男子的衣襟,死死地握着如同抓着最后一缕希望“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你那丫头为了救你,不但死了,就连尸身也被野狗叼了去,真是可怜啊……”男子温柔的话里不但没有丝毫的怜悯,反而带着无关紧要的平静,姣好的面容甚至挂这似有若无的笑意。

    花楹双手抱头嗷嗷的叫了起来如同一只失去幼崽的狼,鲜红的血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染红了雪白的纱布,染黑了血红的窗幔,“为什么?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我蓝花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我的小叶子……”

    归云推开门就看到花楹一口血喷到楚少坤的脸上,然后直直的栽倒了地上。他走过去把花楹抱到床上,从新替她的眼睛敷上药,把了脉,然后又喂了一颗黑色的药丸给她。动作一气呵成,轻车熟路,可见是常常为之。

    归云就是那日送琴给花楹的白衣男子,今日依旧是一袭白衣,光看布料就知道是一等一的上品,衣服上隐约可见的祥云图案更是为他凭添三分平流不定,如云如风,如梦如幻。他的头发随意的披散着,只是在额头上系着一条同样是白色的发带,整个人儒雅俊朗,神采非凡。看到他进来,楚少坤千年难得一见的称赞道“阿云可真是天人之姿,难怪……”

    “公子,这次不同,她可是……”归云知道他怎么说的原因,立即开口劝阻。可楚少坤似乎早已拿定主意,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没什么不同,和以往一样只要她爱上你,愿意嫁给你,这就足够了。”

    “但是,她可是要做……”

    楚少坤冷冷的口气,淡淡的说道,“对我来说谁都一样,没有任何差别。这里就交给你了。”

    花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是昏昏沉沉的睡了醒醒了睡,她不想醒来,醒来就要面对自己无法面对的事情,就这样醉生梦死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可是就连这样昏睡对她来说都是一种奢望,睡梦中不停地看到小叶子的脸,她满身是血……到处都是野狗,不时紫蝶也会到来,她大笑着最后变成了一具白骨,那白骨死死地掐着自己的脖子……漫天的大火怎么都无法停下,到处都是哭喊声,鲜血染红了整个天空,烧焦的尸体味道弥漫在整个天空中,令人无法逃脱……一个小女孩坐在火光和尸体里傻傻的看着这一切……恍惚中听到有人在轻轻地呼唤着自己,温柔温暖,美好的令人向往,这是自己穷其一生都在期盼的,然而至始至终都没有得到过……是谁?是谁在叫自己?是娘亲吗?不可能,娘亲从来都没对自己笑过……花楹努力睁开眼睛虽说什么都看不到,可她感到有光照在自己的眼前,知道有人坐在自己身边,是她在叫自己吗,可是……花楹没有动,生怕惊扰了这美梦……

    “二十日了,你终于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