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物是人非

    更新时间:2018-02-25 20:01:27本章字数:1977字

    花楹醒来已一月有余,可从未说过一句话,归云甚至以为她不止眼睛看不到而且嘴巴也不会说话了因为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红叶始终都没有任何反应,如同行尸走肉。归云如同往日一般,端了饭菜过来却发现一直躺着的人今天居然坐了起来,虽说活着却面目苍白,整个人形如枯槁,眼上的白色纱布更是显得异常凄惨。不止如此,她还吃起了东西,往日她几乎什么都不吃,自己只能用药吊着一个想死的人。

    “别着急,还有很多。”

    花楹突然伸手去捉归云的胳膊,她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到头来却只是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这些天这个名为归云的男子对自己照顾有佳,原来他就是那日送琴给自己的人。听着他日日弹奏《逍遥游》,自己虽然看不到可却听得出,那不正是本已被打碎现在却完好无损的青竹白玉琴吗。她再次伸手抓住正要离开的归云,不料却突然打翻他手里的汤碗。寂静的屋里异常的响亮,似乎是被这声响吓到了,抓着归云的手微微颤抖着。

    “放心,我不会离开的。”归云没有理会碎的满地的瓷碗,他轻拍捉着自己的手,拿起一边的丝质手帕温柔的拭去她嘴角的汤汁。

    花楹这才回过神来,立刻松开手,用一双看不见的眼睛看着他,声音异常的沙哑,如同干瘪的车轮碾过,“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归云看着眼前的女子,甚而觉得她能够看得到自己,一双清澈见底的明眸中不含有一丝的杂质。他微微摇头,平淡的开口“谁知道呢。”

    偌大的屋子再次安静了下来,两个人都没有再开口,各自陷入了沉思。双方似乎都在找一个可以留在彼此身边的理由。时间在慢慢流失,阳光钻进了屋里,为这冷寂凄凉的房间增加了些许温暖。他的话就这样乘着阳光的翅膀飞到了她的心里。

    “没办法就这样放着你不管啊。”

    五日后。

    归云按着花楹的请求帮她准备了一套男装,刚进屋子就发现原本在屋里的人没了踪影,他在院子里找了一圈才发现她一个人坐在池塘边,“小叶子很是喜欢荷花。”归云什么也没有说,走过去把她扶回了屋子,然后把衣服放到她的手里就出去了。可是在门外等了很久都没看到她出来,于是只能又返了回去。只见花楹很是苦恼的往身上套衣服,可惜却把上下弄反了。听着他的轻笑声,花楹很是无奈的开口,“看来还得你帮忙。”这些天来她的一切起居都是归云在操劳,自己从没想到有一天会沦落至此。就连吃饭穿衣都要假以人手。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归云不止帮她打理好了衣服就连头发也整理的井井有条。“你是谁家的小官偷跑出来的吧。”

    归云有一瞬间呆愣,然后大笑了起来,一边牵了花楹的手往外走一边笑意姗姗的说道“是呀,所以你可不能再抛弃我。”

    花楹沉默了下来她原本也不过是打趣一个男子居然什么都会还样样精通,可是听着他的话却突然想到了小叶子,她经常对着自己说“小叶子会永远跟着姐姐的,哪里有花,哪里就有叶子,花不离叶,你可不能抛弃我哦。”到头来,却是她抛弃了自己。

    “小心。”归云抱住被门槛绊到向前摔去的花楹,她这才回过了神慌乱中胡乱的扯住了归云的衣服,却不料把他的衣服至衣领处扒了下来。归云放下花楹后有些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事,这个世间居然还有人敢扒自己的衣服。

    花楹经过刚刚的事故再也不敢胡思乱想,聚精会神的跟着归云,一路安然无恙的到了百花阁。再次来到这里心情以不同往日,原本以为是家的地方因为少了重要的人已不再是家。

    她们刚进百花阁就引来一阵骚动,当然最主要的原因不是他一个瞎子而是归云。她听着阁里的姑娘个个惊艳赞美着归云,不停地悄声嬉闹。自己虽然和归云见过一面,但当时彼此都遮了面,所以她至今都无法得知这个时时刻刻和自己待在一起的人,到底是和模样。她知道这里没有人认出自己,这也多亏了这身装束和这顶纱帽。这是红姑的声音,每当他看到客人都会异常亲切活络,当客人给银两时她的笑声就如同鸭子一般咯咯的叫,如果客人出手大气她就会立刻叫来所有的姑娘,果然下一秒就听到她异常洪亮的喊声,“姑娘们,快出来,来了一位天仙般的公子。”其实在她没叫之前大伙儿应该就站在了这里。淡漠疏远的声音传来,是归云。

    “紫蝶仙子。”

    花楹不知道自己再次听到这个名字是是情大于恨还是恨大于悔,当初自己真不该救下她……突然觉得自己的手被人紧紧握住,这才发觉自己整个人不停地发抖。

    “我们这里的姑娘多得是,何必点紫蝶仙子呢。”

    “我舍弟是对紫蝶仙子慕名而来。”

    舍弟?花楹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自己,真是荒唐。在她看来也许有些荒唐可在别人眼中他们衣着服饰八分相似,甚至神情气质也有些许相同,唯一不同的是“弟弟”是个瞎子。

    “客官,实不相瞒,这紫蝶仙子早已离开我百花阁了。”

    “她去了哪里?何时离开的?”问这话的是花楹,她声音急切,甚至站了起来。

    “姑娘是一个价,至于情报嘛……”

    “好说好说。这死丫头两个月前就突然离开了,您也知道我们这百花阁里的姑娘是自由身。至于她去了哪里奴家也是无从知晓。”

    花楹失望的坐了下来,虽说早知道紫蝶不会在这里等她,可到底还是抱了些许希望,如今看来终归是痴心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