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狭路相逢

    更新时间:2017-12-02 23:22:09本章字数:3007字

    今天英语老师讲了一些新课和相应的练习题,他讲题的时候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只讲是什么不讲为什么,所以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只讲是什么。大家一片哗然,这句话注定了我后期的悲剧,那就是后来每次下课有同学问老师题的时候,老师会轻飘飘地回一句:“不要问我为什么”,随即扬长而去,接下来这些问问题的同学像是受了地心吸引力的影响自然而然地聚集到我这,七嘴八舌的问我问题,会的我便一一解答,不会的只好找机会寻求原高一英语老师的帮助,史上最苦命的英语课代表就是我本人没错了。

    晚上刚开始上晚自习的时候,胖子班任不在,教室里面除了同学们沙沙写字与翻书哗哗的声音,几乎没有别的声音,我抬头看了一眼头上的明亮的灯管与窗外黑漆漆黑夜中操场上依然明亮的灯光,窗开着,风徐徐地吹进来,很清爽,此刻没由来的从心底生出一种的幸福的感觉。突然,不知道教室里哪个角落传来了,呼呼的打呼声打破了这幅和谐的画面,大家都循声而看,发现罪魁祸首原来是我们的纪律委员啊的,“哈哈哈哈哈哈,”班级里又是一场爆笑。从这开始,教室就开始躁动起来了,总有一个节点,会突然让大家的原形毕露。说话声,椅桌挪动和其他的声音不绝于耳。

    我以我所在的位置为圆点,视线扫了教室一圈,教室与走廊之间的那面墙上有扇明亮的大窗,我望着它望得出神,恍然大悟,最安全的地方原来是那扇窗户底下的人啊,只要班任窥视的时候不刻意的看靠走廊墙这边的同学,应该不会看到什么属于视线里的盲区。上午班任告诉我们每周我们都会和自己的同桌按顺时针的顺序横向换座,因为教室最左边和最右边的两组座位看黑板的时候会出现反光的情况,会看不清黑板上的字。我正在心里盘算着几周后换座可以换到那个黄金宝地的时候,突然一张胖胖的脸突然出现在窗户上,吓得我猛地摆正头,装作专心学习的样子。有过一年的经验,我总结出一个奇奇怪怪的现象,那就是上自习课的时候,哪怕你一直认认真真的在学习,但只是偶尔神游或和同学闲聊一下,便会被神不知鬼不觉出没的老师抓到,接受教育,教育的严厉程度全凭老师心情。

    不一会儿,庞班任推门而入,也许他看在开学第一天的份儿上,并没有点谁的名字,而是默默地走到讲台旁的椅子边坐下,翻阅自己手里的笔记本。就这样我们安全的度过了美好的晚自习时间。晚自习结束后,我正急着把书本收拾到背包里面,忽地感觉自己被笼罩在了巨大的阴影里面,我一抬头,大概187cm高高的傻大个仲岘就站在我面前注视着我,我第一次认真仔细地看清他的模样,清爽利落的短发,走起路来应该会随着步伐一翘一翘的吧,杏仁状的眼睛不大不小正正好,总的来说五官清秀,脸的轮廓俊朗,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而我把自己喜欢的感觉都称为清爽,不知道是因为他站在灯下的原因还是其他的原因,我觉得他像是发着光的少年,美好而不自知。抛开其他因素就这副皮囊来说是个好皮囊。回过神来,

    不解的问他“怎么?有事吗?”

    “当然找你有事,和你一块回家啊”,

    瞬间,我以为自己的耳朵瞎了,眼睛聋了。

    “什么玩意?”

    “等你一——块——回——家!”

    “哦哦,不必了,不必了,你我无怨无仇,何故如此,何故如此,呵呵。”我急忙用尽全身的力气反对这个建议。

    他哈哈大笑:“你我缘分至深,理应如此,理应如此”。

    我刚想说点什么,刚刚开机的手机响起了电话铃声,定睛一看,是老妈,接起电话听着老妈的话,整个人都不好了,我两眼无神的望着对面站立的像座山一样的少年,对着话筒说好。帅气地挂了电话,帅气地背上书包,帅气地对他说:“跟姐走吧!”。原来就在今天下午的时候,我们家最不靠谱的那位妈妈把我们家空着的一间房外租给了她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而最后这个朋友就是仲岘的妈妈,房间是为了仲岘方便上学而租住的。我们家的幸福小区就在高中对面,会有好所人因为家离学校较远或是外地求学的人家为孩子在学校附近租房子,家里大人一块过来租住呢就叫做陪读,不陪读呢,就让孩子租住在别人家里。

    看来,我敬爱的老妈始终是没有与钱财斗争取得胜利啊。我曾想过,我想自己是世界的一个bug,不用遵循自然界的种种规则,父母家人不必老去,人际关系一向简单;不必承担这世界上种种的磨难不管是心理还是身体上的磨难,不必遭受金钱的困扰。但是就像头脑特工队中忧忧,乐乐,厌厌等情绪工作者存在的理由一样,这些情绪是缺一不可的吧。金钱也是不可缺少的。

    我想起 五月,牙市一个寂静的夜晚,调皮的微风挠着树叶的痒,树叶忍不住发出咯咯的笑声。而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半了,我气定神闲的在桌子前伸了伸懒腰,尽可能的把胳膊往上面伸展。伸过懒腰后他迅速地把埋在书里面的手机拔出来一把抓到手里,仔细的看了看手机上面设置的明天早上五点的闹钟,反复看了三遍,放心的舒了口气后整个人便倒在床上睡着了。

    当我妈蹑手蹑脚的走进房间的时候,我正皱着眉头虽在睡梦中但嘴里不断哼哼唧唧着一些话:“独立..恩。。寒秋,湘江北。。额。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她看着孩子稚气又严肃认真的脸庞,听着我断断续续背出的古诗词,无奈的笑了笑,此刻的她既心疼又有些欣慰,心疼我每天只睡四个半小时全力以赴应对六月份即将到来的高考,但是对我自主刻苦学习的劲头感到十分的欣慰。她小心翼翼的把洛兹脚下踹成一团的被子拿到手上又轻轻地帮盖上被子。谁知这时我突然睁开了眼睛,砰的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等她反应过来我已经快速地穿好鞋夺卧室门而出了,随即她听到了一句随着女儿脚步渐行渐远带着浓浓怨气声音飘过来:”妈!你怎么不叫我呢!我上课要迟到了,哎呀呀。。。”。我正惊慌失措的想严格的班主任会不会真的像平时对他们说的那样对待她吗——班级里任何人迟到后教室外罚站一节课并且写检讨。她所在的班级是年段重的尖子重点班,毕竟还没人迟到过,没人挑战过老师的权威,最重要的是我迟到的这段时间老师所讲的内容肯定听不到了,现阶段最重视的便是学习,想有好的成绩想进好的大学一刻都不能懈怠,所以一分钟都不想错过老师的授课。正在懊恼,突然看到客厅窗外竟然是黑色的,我揉了揉瞪大眼睛看了看墙上的钟表,扑哧一声自己笑了出来,心里想:“还好,还好不是真的,可能近几天过于紧张了,按自己姥姥的话说就是睡觉睡毛愣了。”于是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母亲同样也向客厅走来,四目相对的时候,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她走近我,疼爱的轻轻拍了拍我的脑袋,笑着说道:“你的”英雄事迹“又开创了历史新高度,继忘记带书包回家以及星期日去空无一人的学校上课之后的又一壮举啊。再接再厉!革命尚未停歇,同志仍需努力。天不早了,抓紧睡觉吧,明天还早起呢,睡着了妈妈会叫你的啊,放心睡吧。”我对着妈妈做了一个像军人一样敬礼的动作,回答道:“yes,my lady”便又回到床上躺着去了。在我们经历了一些让我们感到不愉快,愤怒或委屈的事情后,不知道你会不会听到身边某朋友这样的声音,“至于的么,别和某某人计较啦,狗咬你一口你还咬狗吗?”;“别拿别人的错误惩罚你自己,何必呢。”第一次听到感觉好像是这个到了,但是次数多了之后再听到这种话后反而会更加生气觉得没什么作用只是火上浇油而已。朋友应该做的是倾听发泄才是最重要的。像之前一样慵懒有趣的日子会不会因为这个刚刚加入的人而发生一些改变呢?感受各种不同的情绪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力,我们可以适度调整控制负面的情绪,但不要压抑他们。有时在我们经历了一些事情而不自主的感到悲伤失落的时候,压抑这些情绪的往往是一些旁观的人。对此,做自己,适当发发脾气,也是有益于身心将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