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缘石

    更新时间:2017-12-08 23:26:14本章字数:3001字

    吃过午饭,我急匆匆地马不停蹄地奔向学校,由于我们家的小区就在学校的对面,所以我跑过去只需要五六分钟的时间,终于在上课铃刚刚结束的那一刻冲进了教室里。在推门的那一刻我看见了已然站在了讲台上的老师,这是一张陌生的,未见过的,堪比扑克牌一样的严肃脸。最可怕的是他的眼神同时锁定了我,最最可怕的是班级上所有的同学都齐刷刷的扭头看向我,我余光看到了黑板上的字,写的应该是他的名字,显然是刚刚做过自我介绍。“我天,老师们一个个的总是早到晚退,他们累不累啊,累坏身体怎么办?”,我心里边想着这个世纪难题一边满脸羞愧不好意思地朝着大家吐了吐舌头,小碎步小心翼翼的往前挪着,想要安全地溜回座位。

    正当我溜到讲台位置,还有一半路程即将成功的时候,只听见深厚的嗓音在我身后回响:“这位同学,站住,别走了,上课第一天,上课铃响过了没听到吗?如果每个人都像你一样踩点进那班级会乱成什么样子啊?。。。。。。走吧,回座位上罚站,我允许你坐下再坐下。全班都有听好了,凡是下午第一节我的课,踩点或迟到进都会被罚站。这位同学就是你们的反例,都要以她为戒不要向她学习”。显然我运气不怎么好,遇到了严师,只好表现出自己很懊恼很怂的样子站在座位的位置。刚开始站着椅子和桌子间的空隙比较小,我只能稍微弯曲一下腿,根本站不直,刚想对后面使个眼色,没想到他很自觉的把他们的桌子向后面撤了撤,这样我能站的整体空间就大了起来。“恩,还挺有眼力价的”。我思忖着。

    老师用五六分钟介绍了一下自己以及平时如何预习复习等事情后,大发慈悲的让我坐了下来,随即又说道:“你们班级的成绩单我看过了,成绩最高的应该已经被你们的班主任任命为课代表了吧?来,站起来,让我和同学们认识认识自我介绍一下,分享一下宝贵的学习经验,平时同学们要多向课代表学习讨教,课代表也要善于帮助其他同学共同提高成绩啊!”,话毕,我满脸涨红的又一次站了起来,同学们爆笑成一片,此时,我感觉到身后的桌子好像颤抖了起来,估计是那位“白牙”同学再一次憋笑到浑身抽搐吧。英语老师默默地看着我,想笑又努力控制住并没有笑出来,又连忙装作威严的样子急忙喝止大家的笑声,我深深的怀疑是不是所有的老师都会迅速变脸这项操作,而且一个比一个变得快变得好,佩服佩服。我也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感觉,但无奈教学楼教室建造的质量良好并没有我这般体积的洞可以钻的进去的。

    后面的时间,英语老师讲了一些新课和相应的练习题,他讲题的时候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只讲是什么不讲为什么,所以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只讲是什么。大家一片哗然,这句话注定了我后期的悲剧,那就是后来每次下课有同学问老师题的时候,老师会轻飘飘地回一句:“不要问我为什么”,随即扬长而去,接下来这些问问题的同学像是受了地心吸引力的影响自然而然地聚集到我这,七嘴八舌的问我问题,会的我便一一解答,不会的只好找机会寻求原高一英语老师的帮助,史上最苦命的英语课代表就是我本人没错了。

    晚上刚开始上晚自习的时候,胖子班任不在,教室里面除了同学们沙沙写字与翻书哗哗的声音,几乎没有别的声音,我抬头看了一眼头上的明亮的灯管与窗外黑漆漆黑夜中操场上依然明亮的灯光,窗开着,风徐徐地吹进来,很清爽,此刻没由来的从心底生出一种的幸福的感觉。突然,不知道教室里哪个角落传来了,呼呼的打呼声打破了这幅和谐的画面,大家都循声而看,发现罪魁祸首原来是我们的纪律委员啊的,“哈哈哈哈哈哈,”班级里又是一场爆笑。从这开始,教室就开始躁动起来了,总有一个节点,会突然让大家的原形毕露。说话声,椅桌挪动和其他的声音不绝于耳。

    我以我所在的位置为圆点,视线扫了教室一圈,教室与走廊之间的那面墙上有扇明亮的大窗,我望着它望得出神,恍然大悟,最安全的地方原来是那扇窗户底下的人啊,只要班任窥视的时候不刻意的看靠走廊墙这边的同学,应该不会看到什么属于视线里的盲区。上午班任告诉我们每周我们都会和自己的同桌按顺时针的顺序横向换座,因为教室最左边和最右边的两组座位看黑板的时候会出现反光的情况,会看不清黑板上的字。我正在心里盘算着几周后换座可以换到那个黄金宝地的时候,突然一张胖胖的脸突然出现在窗户上,吓得我猛地摆正头,装作专心学习的样子。有过一年的经验,我总结出一个奇奇怪怪的现象,那就是上自习课的时候,哪怕你一直认认真真的在学习,但只是偶尔神游或和同学闲聊一下,便会被神不知鬼不觉出没的老师抓到,接受教育,教育的严厉程度全凭老师心情。

    不一会儿,庞班任推门而入,也许他看在开学第一天的份儿上,并没有点谁的名字,而是默默地走到讲台旁的椅子边坐下,翻阅自己手里的笔记本。就这样我们安全的度过了美好的晚自习时间。晚自习结束后,我正急着把书本收拾到背包里面,忽地感觉自己被笼罩在了巨大的阴影里面,我一抬头,大概187cm高高的傻大个仲岘就站在我面前注视着我,我第一次认真仔细地看清他的模样,清爽利落的短发,走起路来应该会随着步伐一翘一翘的吧,杏仁状的眼睛不大不小正正好,总的来说五官清秀,脸的轮廓俊朗,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而我把自己喜欢的感觉都称为清爽,不知道是因为他站在灯下的原因还是其他的原因,我觉得他像是发着光的少年,美好而不自知。抛开其他因素就这副皮囊来说是个好皮囊。回过神来,

    不解的问他“怎么?有事吗?”

    “当然找你有事,和你一块回家啊”,

    瞬间,我以为自己的耳朵瞎了,眼睛聋了。

    “什么玩意?”

    “等你一——块——回——家!”

    “哦哦,不必了,不必了,你我无怨无仇,何故如此,何故如此,呵呵。”我急忙用尽全身的力气反对这个建议。

    他哈哈大笑:“你我缘分至深,理应如此,理应如此”。

    我刚想说点什么,刚刚开机的手机响起了电话铃声,定睛一看,是老妈,接起电话听着老妈的话,整个人都不好了,我两眼无神的望着对面站立的像座山一样的少年,对着话筒说好。帅气地挂了电话,帅气地背上书包,帅气地对他说:“跟姐走吧!”。原来就在今天下午的时候,我们家最不靠谱的那位妈妈把我们家空着的一间房外租给了她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而最后这个朋友就是仲岘的妈妈,房间是为了仲岘方便上学而租住的。我们家的幸福小区就在高中对面,会有好多人因为家离学校较远或是外地求学的人家为孩子在学校附近租房子,家里大人一块过来租住呢就叫做陪读,不陪读呢,就让孩子租住在别人家里。

    一路上,我都很帅气的在他前面大步流星地走着并没有搭理他,而他像是一个跟踪少女的小伙,一直尾随着我,我们就这样保持着一前一后的状态行走着。这种诡异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家门口,还没等我把钥匙塞到孔里开门,门哐的一声开了。门开后,我妈的大脸以每秒5米的速度凑了上来,满脸堆着笑一把将仲岘拉进了家中,关切地对仲岘说:“仲岘来啦,快进来,这么晚了,路上冷不冷啊?你们学校的晚自习下课时间太晚了,这样真是不太安全啊。”,我听后吓得脑门冒出了冷汗,咳咳,我!这位夫人的亲生女儿,完完全全的被忽视掉了,而且这大夏天的怎么会冷?这句话倒是把我雷的身体不自主的瑟瑟发抖。晚自习下课时间晚她应该担心的不应该是她的闺女而不是眼前这个高大的男孩儿吧?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老妈这么浮夸,像是表演过于用力的演员。

    我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一把将老头太太的胳膊拉起来,挎着她的胳膊快速地进了大卧室里面,看着我妈嬉皮笑脸的样子我想起了小时候犯了错误的自己,我低声问她,“什么情况?怎么不和我商量就这么决定了呢 。你太让我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