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蜕变

    更新时间:2017-12-10 23:30:03本章字数:3125字

    他倒是没忍住笑,“没问题,放心吧姨。我有空就辅导她学习”他愉快地答道。我瞪了他一眼,便头也不回地走回自己的房间。

    关上房门,环视我的房间,充满了粉红少女的气息,这是我妈自认为我喜欢的风格,然而我的内心里住着一个汉子,从来就不像其他的女孩子一样喜欢粉红色的东西,也因为我糙,所以房间不管是什么样子我都不在乎,便任由老妈折腾来折腾去,我像是路人一样冷眼旁观。我的房间向来很整洁,这是有代价的,我必须要忍受老爸老妈因为我的房间乱而每天不止一次的呵斥,我这个人呢,没有什么特别的优点,就是脸皮比旁人厚几倍。听到呵斥只当是垃圾音乐入了耳,又迅速的忘掉这种旋律。即便如此,爸妈呵斥我的场景也每天都在上演着,他们乐此不疲,明明知道我听后仍稳如泰山,岿然不动。他们仍仍旧不放弃不抛弃我,坚信有一天能像唐僧感化孙悟空一样将我感化,从此走上整理房间,脱胎换骨,走向崭新的美好的未来。可他们不知道,我其实不是孙悟空,是个小妖怪,怎么能轻易地被感化呢。他们更不知道的是,我喜欢乱糟糟的感觉,这样会觉得自己的生活才是生活,像刚刚蒸好的馒头冒着热气,热气腾腾的生活。我和他们这群凡夫俗子的生活方式怎么会一样,总结下来也只有一个字可以高度总结概括我这种个性而高尚的生活态度,可以与我的灵魂深度结合起来,这个字就是“懒”。懒出了新高度新境界的我觉得,既然物质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那它就安然无恙的待着吧。拉开椅子,我悠悠地坐下,无意识的大脑空白的愣了会儿神,晃过神来已经晚上十点半了,他倒是没忍住笑,“没问题,放心吧姨。我有空就辅导她学习”他愉快地答道。我瞪了他一眼,便头也不回地走回自己的房间。

    关上房门,环视我的房间,充满了粉红少女的气息,这是我妈自认为我喜欢的风格,然而我的内心里住着一个汉子,从来就不像其他的女孩子一样喜欢粉红色的东西,也因为我糙,所以房间不管是什么样子我都不在乎,便任由老妈折腾来折腾去,我像是路人一样冷眼旁观。我的房间向来很整洁,这是有代价的,我必须要忍受老爸老妈因为我的房间乱而每天不止一次的呵斥,我这个人呢,没有什么特别的优点,就是脸皮比旁人厚几倍。听到呵斥只当是垃圾音乐入了耳,又迅速的忘掉这种旋律。即便如此,爸妈呵斥我的场景也每天都在上演着,他们乐此不疲,明明知道我听后仍稳如泰山,岿然不动。他们仍仍旧不放弃不抛弃我,坚信有一天能像唐僧感化孙悟空一样将我感化,从此走上整理房间,脱胎换骨,走向崭新的美好的未来。可他们不知道,我其实不是孙悟空,是个小妖怪,怎么能轻易地被感化呢。他们更不知道的是,我喜欢乱糟糟的感觉,这样会觉得自己的生活才是生活,像刚刚蒸好的馒头冒着热气,热气腾腾的生活。我和他们这群凡夫俗子的生活方式怎么会一样,总结下来也只有一个字可以高度总结概括我这种个性而高尚的生活态度,可以与我的灵魂深度结合起来,这个字就是“懒”。懒出了新高度新境界的我觉得,既然物质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那它就安然无恙的待着吧。拉开椅子,我悠悠地坐下,无意识的大脑空白的愣了会儿神,晃过神来已经晚上十点半了,他倒是没忍住笑,“没问题,放心吧姨。我有空就辅导她学习”他愉快地答道。我瞪了他一眼,便头也不回地走回自己的房间。

    关上房门,环视我的房间,充满了粉红少女的气息,这是我妈自认为我喜欢的风格,然而我的内心里住着一个汉子,从来就不像其他的女孩子一样喜欢粉红色的东西,也因为我糙,所以房间不管是什么样子我都不在乎,便任由老妈折腾来折腾去,我像是路人一样冷眼旁观。我的房间向来很整洁,这是有代价的,我必须要忍受老爸老妈因为我的房间乱而每天不止一次的呵斥,我这个人呢,没有什么特别的优点,就是脸皮比旁人厚几倍。听到呵斥只当是垃圾音乐入了耳,又迅速的忘掉这种旋律。即便如此,爸妈呵斥我的场景也每天都在上演着,他们乐此不疲,明明知道我听后仍稳如泰山,岿然不动。他们仍仍旧不放弃不抛弃我,坚信有一天能像唐僧感化孙悟空一样将我感化,从此走上整理房间,脱胎换骨,走向崭新的美好的未来。可他们不知道,我其实不是孙悟空,是个小妖怪,怎么能轻易地被感化呢。他们更不知道的是,我喜欢乱糟糟的感觉,这样会觉得自己的生活才是生活,像刚刚蒸好的馒头冒着热气,热气腾腾的生活。我和他们这群凡夫俗子的生活方式怎么会一样,总结下来也只有一个字可以高度总结概括我这种个性而高尚的生活态度,可以与我的灵魂深度结合起来,这个字就是“懒”。懒出了新高度新境界的我觉得,既然物质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那它就安然无恙的待着吧。拉开椅子,我悠悠地坐下,无意识的大脑空白的愣了会儿神,晃过神来已经晚上十点半了,他倒是没忍住笑,“没问题,放心吧姨。我有空就辅导她学习”他愉快地答道。我瞪了他一眼,便头也不回地走回自己的房间。

    关上房门,环视我的房间,充满了粉红少女的气息,这是我妈自认为我喜欢的风格,然而我的内心里住着一个汉子,从来就不像其他的女孩子一样喜欢粉红色的东西,也因为我糙,所以房间不管是什么样子我都不在乎,便任由老妈折腾来折腾去,我像是路人一样冷眼旁观。我的房间向来很整洁,这是有代价的,我必须要忍受老爸老妈因为我的房间乱而每天不止一次的呵斥,我这个人呢,没有什么特别的优点,就是脸皮比旁人厚几倍。听到呵斥只当是垃圾音乐入了耳,又迅速的忘掉这种旋律。即便如此,爸妈呵斥我的场景也每天都在上演着,他们乐此不疲,明明知道我听后仍稳如泰山,岿然不动。他们仍仍旧不放弃不抛弃我,坚信有一天能像唐僧感化孙悟空一样将我感化,从此走上整理房间,脱胎换骨,走向崭新的美好的未来。可他们不知道,我其实不是孙悟空,是个小妖怪,怎么能轻易地被感化呢。他们更不知道的是,我喜欢乱糟糟的感觉,这样会觉得自己的生活才是生活,像刚刚蒸好的馒头冒着热气,热气腾腾的生活。我和他们这群凡夫俗子的生活方式怎么会一样,总结下来也只有一个字可以高度总结概括我这种个性而高尚的生活态度,可以与我的灵魂深度结合起来,这个字就是“懒”。懒出了新高度新境界的我觉得,既然物质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那它就安然无恙的待着吧。拉开椅子,我悠悠地坐下,无意识的大脑空白的愣了会儿神,晃过神来已经晚上十点半了,他倒是没忍住笑,“没问题,放心吧姨。我有空就辅导她学习”他愉快地答道。我瞪了他一眼,便头也不回地走回自己的房间。

    关上房门,环视我的房间,充满了粉红少女的气息,这是我妈自认为我喜欢的风格,然而我的内心里住着一个汉子,从来就不像其他的女孩子一样喜欢粉红色的东西,也因为我糙,所以房间不管是什么样子我都不在乎,便任由老妈折腾来折腾去,我像是路人一样冷眼旁观。我的房间向来很整洁,这是有代价的,我必须要忍受老爸老妈因为我的房间乱而每天不止一次的呵斥,我这个人呢,没有什么特别的优点,就是脸皮比旁人厚几倍。听到呵斥只当是垃圾音乐入了耳,又迅速的忘掉这种旋律。即便如此,爸妈呵斥我的场景也每天都在上演着,他们乐此不疲,明明知道我听后仍稳如泰山,岿然不动。他们仍仍旧不放弃不抛弃我,坚信有一天能像唐僧感化孙悟空一样将我感化,从此走上整理房间,脱胎换骨,走向崭新的美好的未来。可他们不知道,我其实不是孙悟空,是个小妖怪,怎么能轻易地被感化呢。他们更不知道的是,我喜欢乱糟糟的感觉,这样会觉得自己的生活才是生活,像刚刚蒸好的馒头冒着热气,热气腾腾的生活。我和他们这群凡夫俗子的生活方式怎么会一样,总结下来也只有一个字可以高度总结概括我这种个性而高尚的生活态度,可以与我的灵魂深度结合起来,这个字就是“懒”。懒出了新高度新境界的我觉得,既然物质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那它就安然无恙的待着吧。拉开椅子,我悠悠地坐下,无意识的大脑空白的愣了会儿神,晃过神来已经晚上十点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