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7-12-19 23:08:37本章字数:3168字

    拉开椅子,我悠悠地坐下,无意识的大脑以空白的状态愣了会儿神,恍过神来已经晚上十点半了,像今天这种类似突发的事情我老妈不是没有做过,她总会突如其来的为我们制造很多惊吓,我这个人呢 ,神经大条不是没有原因的。原因和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被老妈惊吓过度,以至于出现了一系列的后遗症,其中症状之一就是对一般的小事情毫不在乎,甚至可以称得上的麻木无感。对于大一些的事情我也就先惊呆一会儿,然后抱着无所谓,爱咋咋滴的冷处理态度对待了。我慢吞吞地把作业卷子拿出来,摆了一桌子,那叫一个壮观啊,很显然上面的题我都还没做,我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觉得他们就这样保持原貌安静的待着挺好的,为什么我非要用笔来践踏他们呢。看着看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垂着头,抵挡不住重力的自然规律,一点一点渐渐的趴在了桌子上,想起了从小到大受老妈惊吓的无数事件中的一两件事情。

    在我小学的时候,老妈怂恿并且威逼利诱我之后和她看了一部猫妖的电影,电影中的猫妖很妖孽,很诡异,加上看电影之前不知何时何地何人说过猫有九条命很是邪门。从此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对猫咪这种神奇的动物产生了阴影。没过几天,在一个阳光不错同时我心情不错的下午,当我开了门蹦蹦跳跳地往屋里面窜的时候,我看到了这种妖孽的动物,正懒洋洋地躺在我家的沙发上,旁边拿着逗猫棒逗它的正是在下的母上大人。我吓得赶紧又窜出了门,心里默念了几遍,“好可怕,好可怕。看错了,看错了。一定是我的幻觉,一定是我的幻觉。不然就是走错了,不是我家。咳咳”。我清了清嗓门,又一次郑重其事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门还没有完全地打开,就看见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看,左边的眼睛是红色的,右边的是蓝色的。“哇”,的一声,我痛哭流涕,然而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在旁边看着我乐弯了腰。因此,我更加坚定了我一定是某个垃圾堆捡来的孩子,于是哭得更伤心了.我十分委屈地哼哼唧唧道:“妈,你怎么能这样呢,怎么不和我商量一下呢,猫多可怕啊。我不要养猫,把它送走!呜呜”。

    “也没让你养啊,我养啊,为什么和你们商量,哈哈哈。你看的电影是人胡编乱造的,猫咪其实挺可爱的,它是波斯猫,两边眼睛颜色不一样的,你看多漂亮啊,你试着多和它接触接触,你也会喜欢它的。”

    说罢这位“酷似”我妈妈的人用左手手捂着肚子右手指着我哈哈大笑起来。

    “呜呜,我爸呢?我要找我爸!我要讨公道。”

    可是转念一想,公道?我们家?不存在的。我妈就是公道。而且今天我爸出差不在家。我妈一定是被这只小猫施了咒语,我却拯救不了她,想到这我冷静了下来,

    我家里养了一只可爱的猫咪,今天的事情也同样适用于我。 拉开椅子,我悠悠地坐下,无意识的大脑以空白的状态愣了会儿神,恍过神来已经晚上十点半了,像今天这种类似突发的事情我老妈不是没有做过,她总会突如其来的为我们制造很多惊吓,我这个人呢 ,神经大条不是没有原因的。原因和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被老妈惊吓过度,以至于出现了一系列的后遗症,其中症状之一就是对一般的小事情毫不在乎,甚至可以称得上的麻木无感。对于大一些的事情我也就先惊呆一会儿,然后抱着无所谓,爱咋咋滴的冷处理态度对待了。我慢吞吞地把作业卷子拿出来,摆了一桌子,那叫一个壮观啊,很显然上面的题我都还没做,我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觉得他们就这样保持原貌安静的待着挺好的,为什么我非要用笔来践踏他们呢。看着看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垂着头,抵挡不住重力的自然规律,一点一点渐渐的趴在了桌子上,想起了从小到大受老妈惊吓的无数事件中的一两件事情。

    在我小学的时候,老妈怂恿并且威逼利诱我之后和她看了一部猫妖的电影,电影中的猫妖很妖孽,很诡异,加上看电影之前不知何时何地何人说过猫有九条命很是邪门。从此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对猫咪这种神奇的动物产生了阴影。没过几天,在一个阳光不错同时我心情不错的下午,当我开了门蹦蹦跳跳地往屋里面窜的时候,我看到了这种妖孽的动物,正懒洋洋地躺在我家的沙发上,旁边拿着逗猫棒逗它的正是在下的母上大人。我吓得赶紧又窜出了门,心里默念了几遍,“好可怕,好可怕。看错了,看错了。一定是我的幻觉,一定是我的幻觉。不然就是走错了,不是我家。咳咳”。我清了清嗓门,又一次郑重其事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门还没有完全地打开,就看见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看,左边的眼睛是红色的,右边的是蓝色的。“哇”,的一声,我痛哭流涕,然而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在旁边看着我乐弯了腰。因此,我更加坚定了我一定是某个垃圾堆捡来的孩子,于是哭得更伤心了.我十分委屈地哼哼唧唧道:“妈,你怎么能这样呢,怎么不和我商量一下呢,猫多可怕啊。我不要养猫,把它送走!呜呜”。

    “也没让你养啊,我养啊,为什么和你们商量,哈哈哈。你看的电影是人胡编乱造的,猫咪其实挺可爱的,它是波斯猫,两边眼睛颜色不一样的,你看多漂亮啊,你试着多和它接触接触,你也会喜欢它的。”

    说罢这位“酷似”我妈妈的人用左手手捂着肚子右手指着我哈哈大笑起来。

    “呜呜,我爸呢?我要找我爸!我要讨公道。”

    可是转念一想,公道?我们家?不存在的。我妈就是公道。而且今天我爸出差不在家。我妈一定是被这只小猫施了咒语,我却拯救不了她,想到这我冷静了下来,

    我家里养了一只可爱的猫咪,今天的事情也同样适用于我。 拉开椅子,我悠悠地坐下,无意识的大脑以空白的状态愣了会儿神,恍过神来已经晚上十点半了,像今天这种类似突发的事情我老妈不是没有做过,她总会突如其来的为我们制造很多惊吓,我这个人呢 ,神经大条不是没有原因的。原因和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被老妈惊吓过度,以至于出现了一系列的后遗症,其中症状之一就是对一般的小事情毫不在乎,甚至可以称得上的麻木无感。对于大一些的事情我也就先惊呆一会儿,然后抱着无所谓,爱咋咋滴的冷处理态度对待了。我慢吞吞地把作业卷子拿出来,摆了一桌子,那叫一个壮观啊,很显然上面的题我都还没做,我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觉得他们就这样保持原貌安静的待着挺好的,为什么我非要用笔来践踏他们呢。看着看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垂着头,抵挡不住重力的自然规律,一点一点渐渐的趴在了桌子上,想起了从小到大受老妈惊吓的无数事件中的一两件事情。

    在我小学的时候,老妈怂恿并且威逼利诱我之后和她看了一部猫妖的电影,电影中的猫妖很妖孽,很诡异,加上看电影之前不知何时何地何人说过猫有九条命很是邪门。从此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对猫咪这种神奇的动物产生了阴影。没过几天,在一个阳光不错同时我心情不错的下午,当我开了门蹦蹦跳跳地往屋里面窜的时候,我看到了这种妖孽的动物,正懒洋洋地躺在我家的沙发上,旁边拿着逗猫棒逗它的正是在下的母上大人。我吓得赶紧又窜出了门,心里默念了几遍,“好可怕,好可怕。看错了,看错了。一定是我的幻觉,一定是我的幻觉。不然就是走错了,不是我家。咳咳”。我清了清嗓门,又一次郑重其事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门还没有完全地打开,就看见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看,左边的眼睛是红色的,右边的是蓝色的。“哇”,的一声,我痛哭流涕,然而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在旁边看着我乐弯了腰。因此,我更加坚定了我一定是某个垃圾堆捡来的孩子,于是哭得更伤心了.我十分委屈地哼哼唧唧道:“妈,你怎么能这样呢,怎么不和我商量一下呢,猫多可怕啊。我不要养猫,把它送走!呜呜”。

    “也没让你养啊,我养啊,为什么和你们商量,哈哈哈。你看的电影是人胡编乱造的,猫咪其实挺可爱的,它是波斯猫,两边眼睛颜色不一样的,你看多漂亮啊,你试着多和它接触接触,你也会喜欢它的。”

    说罢这位“酷似”我妈妈的人用左手手捂着肚子右手指着我哈哈大笑起来。

    “呜呜,我爸呢?我要找我爸!我要讨公道。”

    可是转念一想,公道?我们家?不存在的。我妈就是公道。而且今天我爸出差不在家。我妈一定是被这只小猫施了咒语,我却拯救不了她,想到这我冷静了下来,

    我家里养了一只可爱的猫咪,今天的事情也同样适用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