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古曼索命(1)

    更新时间:2017-09-17 00:39:16本章字数:3480字

    距离上一次被绑架已经过去了快一个月,贝儿也终于如愿以偿的踏入了人生的新阶段,在去人力资源部报完到,再由皮笑肉不笑的主管领着去财务部报道,简单的自我介绍和欢迎后,贝儿终于见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张办公桌。

    “妹的,老娘一定要揭开新的人生篇章,再也不受那些鬼怪的骚扰!”贝儿面对着活生生的同事们豪情万丈的在心里说道。

    其实这话高中开学说过,大学第一天也说过,然并卵。

    因为总是好景不长,她的那抹练习了好久的纯真中带着点风情,妩媚中有透露着无邪的笑容还没深入,就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空气好像骤然冷了下来,贝儿不自觉的把目光移向门口的方向。

    进来一个女人,三十岁左右,干净利索的短发,优雅职业的套装,高度让贝儿望而生畏的细跟高跟鞋,但是,她妆容精致的脸上,却蒙上了一团死灰般的雾气,周遭都有鬼气驻留。

    “邵阳,你来得正好,”财务部的陈经理看着那个刚进来的女人说道,“这是新来的胡贝儿,接你手中的工作,你先教教她。”

    贝儿眨眨眼,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刚才还在心里呐喊不再管鬼闲事,这下倒好,一来就被分到了一个被鬼缠住的主儿。

    那个邵阳看了贝儿一眼,“你跟我过来吧。”

    贝儿跟在她身后看着她的背影,她是被鬼缠住了才这么冷淡?还是本身就是个不好伺候的主?要不要帮帮她呢?不帮不帮,好不容易找到个还不错的工作,再说了,人各有命,说难听点,她要是走了,正好自己顶上。

    不行不行,怎么能见死不救呢,这不是他们老胡家的风格,但要怎么开口呢?你被鬼缠上了!直接说出来被当成妖言惑众还好,要是被当成神经病赶回家就不大好了。

    正想着,邵阳已经停了下来,贝儿差点撞到她身上。

    “对,对不起,”贝儿赶忙道歉,

    “你以后的工作是负责工资和成本核算……”邵阳直接进入正题,介绍完贝儿以后的工作后,看着有些呆萌气质的贝儿问道,“一周内能上手吗?”

    “啊?”呆萌换成了呆傻,一周,这么快?

    看到贝儿的表情,邵阳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就说了要招个有工作经验的,非找你这种什么都不会的应届生,麻烦。”

    应届怎么了?都招有工作经验的是要让我们应届的去死吗?贝儿心里不爽,脸上却不能表现出来,只见她很恭逊的说道,“邵老师,我会努力的。”

    “叫我邵姐就行了,”邵阳的脸上依然挂着不耐烦,但语气已经好了很多,“我马上就不干了,所以你最好能快点熟悉业务。”

    “不干了!”贝儿拿人格起誓,自己绝对是想控制住那呼之欲出的喜悦的,奈何人生缺历练,职场缺道行,生生是挂着惊喜的笑意问出了这句话。而且目光不由自主的扫向将成为她人生第一张办公桌的桌子,在心里YY起怎么改造来。

    好在邵阳没在意,认真教授起业务来。可是她身上那种鬼缠身后特有的阴冷让贝儿很不舒服,终于挨到了中场休息。

    “邵姐,你刚才是从医院回来的吗?”贝儿帮邵阳倒了杯水,终于忍不住发问。

    邵阳端起水杯抿了一小口,点点头。

    原来如此,贝儿在心里想,难怪她刚进来时四周会有鬼影,原来是从医院带回了不吉利的东西。贝儿可以肯定的是邵姐确实被某只鬼缠住了,但不是医院里那些。

    听爷爷说过通常在医院啊、墓地啊之类的地方徘徊着很多鬼,但鬼是不会主动跟着人走的,人身上有火,他们一般不敢靠近,而且,就算是病人生命力弱的,医院里的鬼也不会去害他们。简单地说,医院的鬼除了跟你有深仇大恨或者怨气很深的的,大多来说还是好的。容易被他们缠上的,只有那些本身就带着鬼气的,也就是邵姐这样的。

    “有什么问题吗?”邵阳看着眼珠子咕噜咕噜的转的贝儿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贝儿忙摆手,喝口水来掩饰自己的慌张。邵阳看着窗外,贝儿看着她,她看上去很累,就算贴再多眼皮贴也撑不起疲惫的眼皮,就算打上半斤兴奋剂也点不亮暗淡的眼神。

    贝儿有些同情她了。可还是坚持不去管这些鬼闲事。

    好在很快就下班了,贝儿总算松了口气,不然自己该纠结死了。

    “下午我家里有事就不来了,你可以看看之前的凭证什么的,我先走了,”到了下班时间邵姐就急匆匆的走了。

    “邵姐再见!”等贝儿反应过来的时候邵阳早就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我是不是该委婉的提醒她,找个大师去看看?”贝儿在心里嘀咕着,毕竟鬼是可能要人命的。可是要怎么开口呢?

    “贝儿!一起去吃饭吧?”同事优优过来招呼道。

    “好啊好啊,”贝儿连忙答应,她最怕的就是自己一个人吃饭了,欢欢喜喜的和优优等几个同事去吃饭了。

    因为优优和贝儿年纪差不多大,所以两人相谈甚欢,还是优优主动聊起邵阳的。

    “贝儿啊,你没赶上好时候,”优优开始八卦,“你要是去年来啊,一定是会遭到很多人羡慕的的,竟然和最温柔贤惠的邵姐一起工作。”

    一听有故事,贝儿闪烁着自己黑黝黝的大眼睛看着优优,满满的全是无知求解,果然就听到优优继续说道,“说来也挺奇怪的,我是前年来的,那时候全办公室就觉得邵姐是最好相处的了,”说完还看了在一边默默吃饭的另一位同事,“老刘哥哥,我可不是说你不好相处啊。”

    “切~”老刘发出一声抗议,优优讨好的笑笑继续说道,“那时候邵姐对谁都挺好的,又温柔又和气,而且工作上也是风生水起,本来都做到财务总监助理的位置了,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了,大约是在……”

    “在半年前,”趁着优优沉思的空,老刘抹抹嘴巴接上,“大约是半年前,小邵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刚开始精神恍惚,神经兮兮的,后来总监就找理由赶她回原位置了,我们总监是出了名的工作狂,所以刚开始还以为是因为工作压力大,但回来后邵姐却变得更古怪了,脾气也越来越大,整天总是阴沉沉的,而且这半年来,她老公的公司业务是一落千丈,这不又出了车祸,她下午估计就是去医院照顾她老公的。她这样领导很不满,再加上他家里除了好些事情,所以就只能辞职了,正好便宜了你。”

    贝儿忽略掉老刘的最后一句话,这么说来,邵姐有可能在半年前甚至更早的时候就被鬼缠住了,

    下午抱着一本本的凭证看,可是根本看不进去,老想着邵姐的事情。

    贝儿想的入神,桌面上突如其来的震动吓得她差点把凭证扔出去,“咦?谁的手机啊”,优优凑过来看了一眼,“这不是邵姐的吗,可能落在这儿了吧。”

    手机上并不是来电,而是闹钟,3点。贝儿的第一反应是还有2小时就下班了,但看着震动的屏幕总感觉心里毛毛的。

    下班后贝儿问同事要了邵姐家的住址,想着正好趁送手机的机会去邵姐家探一下,看看自己能不能顺便帮点小忙。

    邵姐的家不难找,在市里比较高档的一个小区里,看样子她老公之前的生意做得还不错。邵姐的家在十八楼,电梯越接近楼层,贝儿的心跳得越快,以前不是没帮人处理过与鬼沟通的事,但大多是传递个信息什么的,还没有过驱鬼的经历。

    其实贝儿从小就想,要是爷爷能把自己当成一个特殊的孩子对待的话,现在说不定已经是个很不错的小神婆了。

    “进来吗?”邵姐打开公寓的门,看着身后的贝儿,说的是进来吗,而不是进来吧,看来她自己也有所顾忌。

    “好啊,”贝儿倒是充分发挥没眼力见的特质,毫不客气的踏入了邵姐的家门。

    房间采光性很好,大白天的阳光普照,可一走进来还是有一种很压抑的感觉,特别是与主卧相对的那间卧室,本来就在阴面,加上里边的鬼气,贝儿感觉到浓重的黑气几乎要从紧闭的房门中溢出了,而且还能听到里边有乱糟糟的小孩子吵闹的声音。

    难道是邵姐的孩子在里边?还不止一个?

    邵姐看到贝儿紧盯着那扇门的样子,有些讶异,也有些惊慌,“你?”

    “邵姐你家好大哦~”贝儿又换上了那副呆萌装,四下里环视一下,邵姐让贝儿随便坐,自己去给她那喝的了。

    就在邵姐走近厨房的时候,对面的卧室门前出现了一个小孩子的身影,他抬头贪婪的看着邵阳,突然转过头看着贝儿,阴测测的笑起来,声音就像是指甲划过黑板,渗的贝儿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死孩子,看什么看!贝儿也回瞪回去,那个小孩先是一愣,似乎没料到这个女孩不仅能看见自己,还敢这样瞪自己,他举起拳头,此时桌子上的杯子竟然掉在地上碎掉了。

    听到响声邵阳慌张的从卧室里出来,“怎,怎么了?”

    “哦,”贝儿笑着,“是我,邵姐,我笨手笨脚的不小心把杯子摔地上了,对不起啊,我帮你收拾吧。”

    说完借找笤帚的样子竟直直的往哪个小鬼出现的卧室走去。

    “不用了不用了。”贝儿被邵阳拦住,并大力把她往门外推,“我突然记起来家里还有事,贝儿你快走吧……”

    等贝儿反应过来应经站在门外了。而身边还站着那个阴测测的小孩,小鬼伸出苍白的手,可是还没碰到贝儿就被弹了出去。发出恶狠狠地嘶嘶声。

    “不行,人命关天,我得告诉邵姐,让她请个大师收拾了那个小熊孩子。”贝儿看着紧闭的门想到,敲了几声却没人应,只能等到明天上班再说了。转身离开,临走时还对着小屁鬼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谁想第二天邵阳竟然没来上班,等啊等,却等来了警察。

    一切就像电影里演的,几个警察来到贝儿面前,“请问你是胡贝儿吗?”点点头,“请跟我们走一趟。”然后就被稀里糊涂的领进了公安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