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古曼索命(2)

    更新时间:2017-09-17 00:52:46本章字数:3216字

    贝儿是到了公安局才知道,邵姐竟然死了。而她作为公寓监视器里拍下的最后一个见过邵姐的人,并且关键是她离开前还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于是便很荣幸的作为了嫌疑人带来问话。

    听警察说邵姐是从楼上掉下来摔死的,可能是自杀,当然也不排除他杀,18楼啊!贝儿皱着眉头,后悔自己昨天的离去。

    贝儿根本听不见警察问的是什么,满脑子里都是懊恼和愤怒,“警察叔叔,哦不,警察哥哥,我可以打个电话吗?”看出了警察的迟疑,“我就当着您的面打,不是串供!”这么说倒有些此地无银的感觉了。

    完全没有经过挣扎,贝儿就拨通了唐队的电话。

    “喂,贝儿?”唐队的语气里带着惊讶,也带着惊喜。

    贝儿听到他这开心的语气,却突然有些退却了,脑海里闪过一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可是她管不了这么多了,除了唐队她实在想不起还能找谁帮忙。

    “唐队,不好意思,能麻烦您帮个忙吗?我被当成杀人犯带到城北分局来了。”贝儿直接说道。

    “等着”,说完就挂了电话。虽然就简单的两个字,却使惴惴不安的心安定了下来。贝儿长长的舒了口气。

    大约半个小时,看着贝儿的小警察接了个电话,“局长,是,是,好的,知道了。”

    打完电话看了贝儿几眼,“你可以走了。”

    贝儿垂头丧气的走出警察局,如果自己不是那么自私,也许邵姐就不会死了,都是自己害了她……

    “美女,上车!”一辆黑色的牧马人挡在了贝儿面前,陌生人,长得很帅。贝儿看了他一眼,帅也不理你,老娘烦着呢。绕过继续走路。

    “胡贝儿,”帅哥竟然知道她的名字,贝儿不禁停住了脚步。

    “你是谁?”

    “我叫钟离翼,也是咱们九队的。”这个男生自我介绍道,他笑起来露出整齐的白牙齿,“我正好在附近办事,所以唐队叫我来接你。”

    “哦,谢谢”车门已经被打开,她只好上了车。

    贝儿把头靠在车窗上,邵姐那张精致却毫无生气的脸就在眼前,明明做好了不管闲事的准备,明明知道不是自己杀了人,可是为什么还是会这么自责?只因为自己能看得见鬼吗?

    “到了,下车吧。”钟离翼把车停好后拍了拍贝儿的肩膀。

    “这是?”这不是邵姐家吗?为什么会来这里?贝儿不解的望着钟离翼。

    “你不想找到答案吗?走吧,这个案子我们接手了。”他依然笑着,推着贝儿往前走。

    “我,我不想被牵扯进来”,贝儿嘴上还在狡辩,

    “那你为什么给唐队打电话?”

    “哈,你懂我?”贝儿白了他一眼,顺便把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扔掉,“我只是想赶紧从警察局里出来,顺便再看看X九队是不是有这个本事!”

    “那你为什么满脸自责?”钟离翼把笑脸凑近,明亮的眼睛盯着贝儿。

    贝儿从他的眼中看见了自己,那个渴望普通的自己。

    电梯口竖着大大的正在检修的牌子,贝儿看着钟离翼,18楼,怎么办?

    “走楼梯吧,我们正好聊聊天”。钟离抓起贝儿的手腕就往安全楼梯拽,贝儿嘟着嘴老大的不愿意,想甩开钟离的手又甩不开,哎呦,这人怎么这么自来熟呢。

    爬了两层,还是贝儿先开口了。

    “我昨天来的时候”,贝儿有一瞬的迟疑,她还不习惯跟别人说自己看见鬼的事实,但转念一想,这个人可是X九队的人(如果是真实存在的话),有什么离奇没见过的呢。“我昨天来的时候见到过一个小鬼,大约六七岁的样子。”

    “你怀疑跟那个鬼孩子有关?”

    “嗯,当时就感觉那小东西很危险”,贝儿皱起了眉头,

    钟离翼看着眼前这个女生,她的嘴角她的眼里她的眉心都满是自责,他看过她的资料,九队也在这两年里观察过她,确切的说贝儿虽然不认识他们,但九队的人对她并不陌生,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小的女生,却从小就要承受巨大的压力和挫折。“这不是你的错。”

    “谁说这是我的错!”贝儿刚才还低垂的眼眸翻上来,黑黝黝的大眼睛看着钟离翼,“我才没有自责,我只是,只是有正义感,看我不把那个小鬼个捏死!”小小的拳头举到钟离翼眼前晃了晃。

    “对了,你说你叫什么?”贝儿才想起来刚才光顾着郁闷了都没听见他的自我介绍。

    “钟离翼”。

    “离异?!”贝儿看着这个人,他是充话费送的把,家里竟然给起了这么个不吉利的名字。

    一定是看出了贝儿的疑问,钟离翼翻个白眼主动解释,“复姓钟离,单名一个翼,OK?”

    “哦!”贝儿做恍然大悟状,“好洋气的姓啊。”

    “上次听唐队说除了他和那个美女姐姐,你们都有特异功能的。”

    “我的可算不上是特异功能,顶多算是谋生技能吧”钟离翼谦虚的说道,等听到下一句,贝儿终于明白了他谦虚的理由。

    面对着贝儿这双充满求知欲的大眼睛,钟离翼不太情愿的解释道:“技能是,就是,只要我想要的东西没有拿不到的。”

    “哎?”好别致的回答呀,“就是偷东西呗”。

    “小姑娘怎么说话的呢”钟离翼回头敲了贝儿的脑门,“不过也对,我家世世代代梁上君子,后来竟然没节操的被政府收编了。”钟离说着,看着贝儿笑意渐浓的眼睛,以为她在嘲笑自己的技能,“干嘛?”

    “没事,只是觉得你跟唐队的名字都挺好玩的”,贝儿忙笑着解释,都是些什么名字啊,不是离异就是撒疯,你们真逗!

    才到6楼,贝儿已经气喘吁吁了,看看钟离却还是气定神闲不急不喘。同样是人,表现得就像两个星球生物一样。

    “你们队抓到过外星人吗?”贝儿突然问道。

    “外星人啊?”钟离摇摇头,“外星人等事件是由三队负责的,我们九队只负责灵异事件。”

    “还有三队?”贝儿很惊讶,非常惊讶。

    “是啊,术业有专攻吗,”钟离轻松的回答,“唐队没跟你说过?”

    贝儿摇摇头。

    “哦,正好哥给你普及普及”,听唐队说过上次因为自己还有任务就没跟小贝儿细说,再说贝儿进不进九队只是时间问题。

    “X成立初期还是一个队,调查各类棘手的、不方便公开的案件,随着后来行动的有了分支,于是就分成了十个不同的小分队,但是后来又做了各种调整,有的队被国安局等部门收编了,有的直接就解散了,现在剩下的就只有研究未知生物和外星案件的三队和我们九队了。”

    “那就只有两个了呀,我还以为会有9个呢”贝儿笑着说,心中有小小的波动。

    钟离边随着贝儿的龟速前进边介绍,“嗯,因为叫习惯了,所以编号也就没改。不过留下来的这两个数字倒是很巧妙,3、9”.

    贝儿摇摇头,不懂。“以后再解释给你听”,钟离笑着,“每一组可都是精英哦。特别是咱们队。”

    “谁跟你咱们了,我们可不熟。”贝儿翻翻眼皮。“那一共有多少人啊?”上哪找这么多怪胎啊?

    钟离回过头咧嘴笑着,又温暖,又耀眼。“每队标配7人。”

    “才7人?”贝儿有些惊讶,但随即了然,也是,去哪找这么多怪胎组团呢。

    “7个人是最合理的配置了,就像七剑下天山,忍刀七人众,王下七武海,很帅吧?”钟离回过头对着贝儿挑挑眉毛,虽然还是笑着,可是眼中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

    “你怎么不说还有七个葫芦娃,七个小矮人,对了还有七仙女呢”,贝儿丝毫没注意钟离的变化,累的腿都要断了,还不忘挖苦几句。

    “哎不对啊,那既然每队7个人,唐队找我干嘛?还要招一队候补队员啊?”虽然体力消耗的快没有了,但贝儿的小脑瓜还是可以运转的。

    “去年的一次任务,我们失去了三个伙伴。”钟离说这句话的时候淡淡的,虽然看不见他的脸,可是只是背影,也在诉说着悲伤。贝儿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再一次恨自己的讲话不经过大脑,一定是生死与共的伙伴,所以失去后连这种嬉皮笑脸的人都会难过吧。

    两人都不再说话,抬头看看,才到10楼。

    “我给你介绍一下你未来的新队友吧”,钟离已经重新换上了他那灿烂的笑容,这一次,贝儿没有再说不是他们一伙的这样的话。

    “首先介绍全队最帅最有才的师兄,也就是在下”,钟离说着拍拍自己,

    “在下?在哪呢?”贝儿很不给面子的向楼梯下看,

    “别闹!”钟离回头拍了贝儿的头一下继续说道,“我跟唐队你都见过了,他是队长兼万事通,给你介绍其他人吧。”

    “琴言你也见过的,性格跟名字差不多,温婉古典,但是作为队医兼法医,她工作起来可是异常生猛的。”

    “能徒手撕鬼子吗?”

    “倒没生猛到这个地步,不过三队有个师兄可以,有机会介绍你认识”钟离说道,

    “还有一个长的阴森森的家伙,叫亓林,会点奇门遁甲和江湖法术,人倒是很好,就是脾气怪了点,大多数人都不能和他一起愉快的玩耍,你甭理他。”

    贝儿其实还想问问不在的那三个人是谁,有什么本领,她猜有一个应该像自己一样是能看见鬼的,可是终究还是很么都没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