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马夫之死

    更新时间:2017-09-18 19:52:04本章字数:2725字

    ( 这是一个老套的故事,但是并不掉牙。)

    这个世界总有一些拥有梦想却无能为力的人。无能为力是因为无法突破差距,有些人叫它层次。

    在这个时代凡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名字只有两个字,这也是判断一个人身份地位的根本。

    纪晓锋这个名字一听就知道是个极其普通的人,人如其名外表也极其普通,身材中等,五官虽有些清秀却不出众,平日里话也不多,总之就是一个可以被众人遗忘的人物。

    他是娴公主府的一个马夫,这是他从小就已经注定了的人生,纪家世世代代都是皇家的马夫。

    他不知道他的父辈祖辈是不是享受这样的平淡,但是纪晓锋知道他和他们不一样。

    他喜欢上了自己的主人,娴公主舒雅。

    舒雅是大齐皇帝最小的女儿,封号“娴”,年芳十六,身姿卓绝面如温玉,有大齐第一美人之美名,仰慕者如过江之鲫。

    喜欢一个人有罪吗?

    有,这至少够纪晓锋死无数次了。

    “纪晓锋,准备车架。公主要出游。”舒雅的贴身宫女寒素衣站在房外捏着鼻子喊到。

    “知道了,素衣姐。”

    这是纪晓锋通常的工作,也是他最快乐的时候,即使看不到她,至少还能离她如此之近,哪怕只是车里一点轻微的响动也能让纪晓锋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存在,这就是小人物的美好,属于纪晓锋自己的美好。

    套好车架,把车停在固定的地方。初升的朝阳照在人身上,暖洋洋像寒冬的被窝,让人不愿挪动身体。

    纪晓锋有点激动,她要来了,每一次想到她就要和自己如此近距离的呆在一辆车上,不管一天多少次有多久,纪晓锋都会内心澎湃。

    这就是爱?他觉得是。

    “公主驾到。”尖锐的声音传来。

    “恭迎公主殿下。”纪晓锋跪在地上,额头触地,眼中的石地板被无限放大,清晰的纹路就像画里的山山水水。

    直到舒雅进到车里,他抬起微红的额头,迅速爬上车驾。

    和以往无数次一样,纪晓锋的控制着马儿的速度,马车缓缓前行。他的内心一片温暖。如果可以纪晓锋愿意这样走上一辈子。

    临安是大齐的国都,也是大齐最为繁华的城池,巨大的青石板铺成一条条干净的街道,街上人来人往,商铺林林总总而立,无数精明的商贩手里拿着东西,不停的向路人吆喝,仿佛自家的东西天上地下仅次一家。

    这才是活着的气息啊,纪晓锋心里感叹。

    马车穿行在人群中,纪晓锋看着这些为生活和梦想奔波劳碌的人,内心满是羡慕,和他们的梦想比起来,娴公主只能是他一生埋藏在心最深处的禁忌,除此之外他的人生一片空白。

    “公主,您为什么会拒绝大魏太子的求婚?难道一国之后您也不放在眼里吗?”素衣微弱的声音传到纪晓锋耳中,内容让他心中一动。

    以他的身份平日里连公主的面都见不上,又怎么会知道如此隐秘的事。

    公主已经快要到适婚的年纪了,求婚指婚也许随时都会发生,想到这里,纪晓锋心中一痛,可是他又能怎样。

    “你这丫头,一国之后又怎样,于我何干。你喜欢的话,你去呗。”舒雅空灵的声音刺进纪晓锋心里。

    果然超脱世俗,纪晓锋心道。

    “我倒是想啊,皇后多威风啊,享不尽的人间极致荣华。”

    “有时这人间尊崇却是祸端的开始,福兮?祸兮?”舒雅似乎有些伤感。

    车内陷入了沉寂。

    “素衣?”

    “在。”

    “以后不管哪位皇兄给我引荐的人,一律挡下。”舒雅语气坚定。

    “可是?”素衣犹豫。

    “没有可是。你听我的就是。”

    “遵命,公主”素衣无奈道。

    纪晓锋闻声迷醉。

    上天似乎从来都不会眷顾没有希望的人。就在他内心遐想的时候,意外来了。

    不远处的人群中,一双双锐利的眼睛跟随车架,这些人不知不觉中将公主府的众人围在中间,一路尾随。

    当马车行驶到一处路口时,人群中一个魁梧的中年人突然扬手一挥,对身边人低声说了句,射马。

    一只不知道从何方射出的箭直直的钉在了马儿身上,失控的马车就这样在人潮涌动的街头狂奔。

    “素衣姐,照顾好公主殿下。”纪晓锋大怒,竟然有人针对公主,该死。

    惊恐声,尖叫声,叫骂声交织在一起,刺激的马儿更加疯狂。

    “有刺客!”公主府随行的侍卫拔刀紧紧追向马车,但是一时之间却无可奈何。

    车里舒雅只在马儿刚刚发狂的时候失声尖叫了一声就立即拿手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素衣则像一只受了惊的麻雀。

    “纪晓锋,想办法把车停下。”素衣大声喊到。

    “素衣姐你扶稳公主殿下。”纪晓锋咬紧牙关。

    受惊的马儿,累死虎。哪有那么容易控制,纪晓锋双手勒着缰绳,一下紧,一下松,试图打乱马儿奔跑的节奏,从缰绳传来的巨大力量让他有些束手无策。只能稍微控制马车前进的方向减轻伤亡。

    等到马儿似乎有些累了,速度终于慢了一些。纪晓锋心中一喜。一踩车辕门整个人往前一跃。骑到了马儿身上,伸手揪住了马耳朵,整个身子贴在马背上,轻声安抚。

    公主府所有的马平日里一直都是由纪晓锋打理照顾,马儿和他都很熟悉亲近。感觉到骑在身上的是纪晓锋。慢慢安静了下来。后面紧跟的侍卫这时赶到将马车包尾得水泄不通。

    “公主有令,立刻救助伤患,告诉临安府,所有的损失统计下来送到公主府”片刻后,素衣有些慌乱的下车。原本俏丽的小脸还有些惨白。

    “诺。”其中一名侍卫应声而去。

    ”嘚嘚……” 一大群人鲜衣怒马而来。

    为首一人身着青龙莽袍,五官俊朗,轮廓分明,只是眼角上挑看起来有些阴冷,不过气势非凡,让人一见便有些畏惧。

    此人是大齐三皇子舒哲,舒雅的嫡亲三哥。

    “妹妹可曾受伤?”舒哲语气关切。

    公主府的人跪了一地问安,纪晓锋

    “谢谢皇兄关心,雅儿只是受了些惊吓。不碍事。”苏雅的声音依旧空灵如同山间的百灵鸟。

    “没事就好,大魏的玄烨太子托我给你带了样宝贝,刚好给妹妹压压惊,明日差人给你送过去可好。”舒哲爽朗大笑道。

    “麻烦皇兄转告玄烨太子,说舒雅感谢他的厚爱,不过舒雅无功不受禄,请皇兄帮忙退回去吧。”舒雅平淡的说。

    “皇妹真的这般落哥哥的面子吗?”舒哲笑容瞬间僵住。

    “哥哥是在逼妹妹吗?”良久舒雅问道。

    “好,为兄不说此事了。来人将驾车的内侍拉下去乱棒打死。”舒哲面色冷酷对自己身后的侍卫下令。

    纪晓锋眼前一黑,强忍住破口大骂的冲动。

    皇子要打死一个马夫,这需要理由吗?答案显而易见。

    纪晓锋恨,恨自己无力反抗,只是人为刀俎,他又能如何?

    如果,上天能给他一次机会,纪晓锋发誓一定不会让人再主宰自己的命运,连死都不可以。

    纪晓锋沉默不语,让人以为他已经吓傻了。

    也许死对于一个不能去追求梦想,追求爱的人来说也是解脱吧,纪逍遥苦笑。

    “皇兄,我公主府的人我自会管教,不劳您操心了。”舒雅的声音有一丝惊慌。

    “皇妹心软,这样没用的废物留之何用?给本王打。”舒哲大笑道。

    “噗,噗……”每一棍子都让纪晓锋痛入骨髓。纪晓锋咬紧牙,鲜血喷涌而出。

    “皇兄,住手。”舒雅不知何时下了车,看着鲜血淋漓的纪晓锋。眼圈微红。

    纪晓锋艰难的抬起头。他终于有勇气深深凝视这个女孩,他卑贱的人生中第一眼便无法忘却的女人。

    哪怕她永远不会对他拥有任何感情。

    纪晓锋冲着舒雅微微一笑,眼前最终一片漆黑。

    闭眼之前纪晓锋祈祷,下辈子一定要做个有能力去爱的男人。

    没有人注意到他胸前不起眼的玉佩绿光一闪,渐渐融入纪晓锋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