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7-10-15 20:22:18本章字数:4497字

    回想过去,从小到大,简单说说自己喜欢过印象比较深的四个女人吧,记不清的想说也没法说的了,第一个即初恋,大概是十岁前后(好像喜欢了她两次)吧,当时还想着长大了要娶她啦,不记得喜欢过她多久,不过也只能说是儿时羞涩懵懂的喜欢,第二个;觉得作为一个已成年的男人,想克服自己的羞涩了,她喜欢我就继续喜欢她,她不喜欢我我就不喜欢她,只能说是想说出口(当时仅发了一条表白短信)的很干脆的喜欢而已,第三个,校园里见过数面,一种稍微成熟的隐忍的喜欢,也有一种淡淡的想娶她的欲望的喜欢,可是又上升到我的喜欢可与她是否喜欢我无关了的很纯净(或许也可能是我这一生中最纯净的,因为那时的自己还是比较单纯的,幼年的初恋是懵懂,和单纯还是有些区别的,而以后的因年龄上的增长,生理上自然难免的多了些欲望,可能会喜欢的更深但也没那时纯净了)的喜欢;第四个,前面也有所提到,一种已追求与可放弃的喜欢,也是有一种想娶她的冲动的喜欢,也是一种折磨似的喜欢,也是让感情成长得最快的喜欢。她们的共同点就是都不是我的朋友,也不是从朋友开始喜欢上她们的,对于我,是我不够专爱?已喜欢了那么些女人,还想怎样,就不能不改初心的专一吗?可是专一也是要寻找的,从多个中找到这一个,要有所经历的,人在成长与成熟,感情也是需要成长与成熟的,而且还是双方面的,不是单方面的,一喜欢就一辈子专一,那跟要求包办婚姻一定要充满爱与幸福没什么区别。至于爱,对她们从来没有口头上承诺过喜欢,更不用说爱了,爱这一个字也许只应该说于未来那个唯一的她并用行动来向她证明的。所以对于她们根本谈不上什么专不专爱的,也许要是真的认识她们四个后,搞不好一个都不会喜欢的,换几份工作后,最起码知道了哪一点或是哪几点是自己最不能容忍的,而从没谈过恋爱,又怎么知道不能容忍她们身上的哪些东西?工作的话,接下来的能容忍了吗?不能?要适应了吗?还是?而女生或是爱情恐怕必不可免地还要继续的寻找?接下来又会遇见什么样的喜欢?这些恐怕都只有老天知道了?

    也曾想:

    寂寂

    十年面壁空寂寂,一朝破壁天下知,

    良辰美景千种情,更与何人共享之,

    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而立

    父母紧催速成家,衣锦还乡携佳人?

    孤掌难鸣我奈何,业未先立何所托?

    而立而立而未迟,佳人尚未属他人,

    痛饮狂歌侣佳人,飞扬跋扈为伊雄。

    而立而不寂

    父母紧催速成家,衣锦还乡携佳人?

    孤掌难鸣我奈何,业未先立何所托?

    十年面壁空寂寂,一朝破壁天下知,

    良辰美景千种情,更与何人共享之,

    而立而立而未迟,佳人尚未属他人,

    痛饮狂歌侣佳人,飞扬跋扈为伊雄。

    问题是而立而不立啦?再晚些时候也不能立啦?那是不是小(大)鸡鸡立而无用武之地了?还是无奈大器稍晚成,只能老牛吃嫩草?到时就是自己想不老牛吃嫩草都不行,因为那时自己年龄大而立业能成家了,适龄女的都嫁给别人了,不太情愿也只能跟小牛抢嫩草吃了,当然自己最不情愿的还是嫩牛时候没有嫩草吃,再去抢得哪个嫩牛也像我这老牛般命运,终归还是心有不忍,就像自己有点不忍自己目前的处境一般。

    《红楼梦》里贾宝玉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现在的我似处于夏天气候中,是不是得找个泳池跳进去清爽一番,顺便也清洗掉自身的以及在男人泥堆里待久了所沾染的“浊臭”,贾宝玉大概是在群芳中才洗净了他身上的浊臭,一般人没他那么博爱,也没他那个福分,也没他那么圣人,咱能找到一个佳人洗掉身上多部分的就知足了?老聃还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哪里又找得到上善之女人?就是找到了也得她愿意做你的上善之水不是?还是那一池令人清爽的水在书中也能找到,比如《红楼梦》等。就算不能清洗身心那也能清洗心灵,就算不能置身于池水中,哪怕就是站于池边不是也能清爽一些?

    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姣花照水,行动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林黛玉长得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见,再一首《葬花吟》不知唱碎了多少男儿的心,就算没碎了,也不知引得多少男儿顿生怜香惜玉之情的,谁叫她就是那一朵娇滴滴最光彩夺目的花啦!美人比花更多娇,引多少男儿欲惜花,只可惜是只可远观的惜。她孤高自许,目无下尘,言辞犀利,才华与美貌齐飞,至今看来也无处不个性十足!曲高和寡,想不远观也都不行。她大概可以获一个中国(甚或是世界)文学史上最佳女主角奖了,后世电影电视等不能得起精魂而能再现其影子就堪称经典了。(那最佳男主角呢?恐怕是浮士德了,个人喜好与愚见(没看过几本书),读者一笑就好)

    话说林黛玉前世是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的绛珠仙草,因受到赤霞宫神瑛侍者天天以甘露灌溉,始得久延岁月,脱了草木之胎,幻化人形,修成女体,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饥餐秘情果,渴饮灌愁水。只因尚未酬报灌溉之德,故郁结着一段chan绵不尽之意。当神瑛侍者凡心偶炽下凡之时,绛珠仙子一道下凡,要把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此种还债方式想来也不是神瑛侍者下凡的贾宝玉所愿意接受的,她债是还完了,留给贾宝玉的却是后半生无尽的……真不知是她前世欠他的还是他前世欠她,既然是来还债的,好像应该等贾宝玉走后才泪尽?就如娥皇女英在舜死后痛哭泪尽而逝一般,可是贾宝玉的话,非得有一个要承受痛苦的话,他肯定还是希望他来承受痛苦的好。可叹她的命运也如她《五美吟》中的西施、虞姬、明妃、绿珠一般,但不管怎么说谱写的这千古绝唱贵在这一绝也足矣!

    薛宝钗,窈窕淑女,贤妻良母,为大众所喜爱型美女,但终究还是少了些个性,金玉良缘最终还是敌不过木石前盟,虽然金玉良缘都是大家所乐见的,但还是木石前盟更与众不同些。

    晴雯,有黛玉之风,身虽下贱,心比天高,美人撕扇与病补雀金裘无不让人怜香惜玉之情充溢的满满的。仙去后贾宝玉《芙蓉女儿诔》:……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其为性则冰雪不足喻其洁,其为神则星日不足喻其精,其为貌则花月不足喻其色……被花丛中的黛玉听了去,虽诔晴雯,也提前诔了黛玉。

    史湘云,不拘小节的睡海棠,亦妻亦友的女汉子。

    妙玉,畸人自称,嫌刘姥姥脏了她的茶器,心性高洁近乎精神洁癖,却也让人心生敬意。

    金鸳鸯,不愿屈从淫威,不趋炎附势,为保清白,不惜以死,可歌可泣的烈女子,与之相同者,尤三姐,为证清白,香消玉殒,男儿也很少有这般刚烈的。

    ……

    她们都是些绝色、佳人、尤物,是香是玉,只可惜了红颜多薄命。当然《红楼梦》中也还有很多颜如玉,别的书中也还有无数颜如玉,如小龙女、王语嫣等等等等。

    生活中我们都不知会遇见什么样的人,可能也注定遇不见这样的可人,甚至自己也不知道最喜欢哪一类的?也许只是在最正确的时候遇见,然后慢慢成为彼此生活的一部分,生命中的一部分。命中注定并不是因为她(他)是最好的、最美的,却是最值得的、最适合的而已,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本来就是很多东西(包括人),并不是它有多好,我们才那么的喜欢它,更多的是因为它是我的,是我所应珍惜的。反之,很多东西,并不是因为它不够好,我们才不那么喜欢它,只是因为我们不能拥有它,不想自寻烦恼罢了。就如别人比自己再怎么优秀,我们还是会更爱自己一般。另一半也是,只要是那一根肋骨就好,不需要是最优秀的、最漂亮的。那有人会说那爱情也太不完美了,就算不需最完美,为了更完美一些,是不是得多骑驴找马几次的,否则遗憾太多了?美如知识一般也是追求不尽的,抱着这样心态的人好多美你都没发现而已,比如婚姻中的坚持与专一,亲情与友情,感恩与责任等等好多美啦,都等着我们去发现。所以幻想什么的都没用,遇见了就是遇见了,正所谓的命中注定。

    看到黄晓明大婚与屠呦呦获诺奖网上PK有感:

    当此大心只一人,欲上青天揽明月。

    博得伊人一笑足,哪管说三与道四。

    更有大爱怀天下,圣哲为心小一身。

    面壁多年图破壁,斩获大奖圆众望。

    我们注定作不了黄晓明,更注定作不了屠呦呦,但我们还是要做我们自己,不管对错、是非,总得有自己独立的思想的。

    看到黄晓明大婚不禁想到:莎士比亚说:忠诚的爱情充溢在我的心里,我无法估计自己享有的财富。所以有时婚礼的豪华与否真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此时此刻忠诚的爱情充溢在彼此的心里,彼此所享有的幸福都是无价的!千金难买美人一笑,根据自己的能力而博美人一笑,只要美人笑了,是因千金或是一金而笑也无关紧要了!难道不是吗?还是太过阿Q了!

    有时娱乐圈,娱乐事件或是明星,只是娱乐大众,大众娱乐,皆大欢喜,好事,如此而已。

    至于娱乐这个行业,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有了,但现在无疑是蓬勃发展期,是存在无限可能,包括青史留名等,想古代条件好的话,可能白居易《琵笆行》中的琵琶音,李贺《李凭箜篌引》中的箜篌音,韩愈《听颖师弹琴》中琴音等也会流传下来了,与诗相得益彰,对应的音乐家也会更有名的,不过想来这些诗部分用来形容贝多芬或是迈克尔杰克逊的音乐可能也是恰当的。这个牛人自会有所评说,孤陋寡闻不才只想说:最起码,从莎士比亚到如今,编剧,演员,导演等及其相关的人也出过很多人了吧?可是不才知道的有点历史的却只有莎士比亚,是编剧,更是文学家,甚至还被称为人类文学史上奥林匹克斯山上的宙斯,这可能值得某些人思考的?

    当然必须为黄晓明为妻子成立的关爱宝贝慈善基金所资助的527个孩子的善举点赞。也必须为他千金难买美人一笑的英雄情怀点赞。

    黄晓明是全国很多年轻人喜欢的明星,毋庸置疑,但屠呦呦教授更是中国人的骄傲,也是为世界作出贡献的科学家,这也是毋庸置疑的,是没有像喜欢黄晓明一般的那么多人喜欢她,但这真的不是最重要的。

    柏拉图:真理可能在少数人一边。

    俗话说:真理永远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或许这是马克思或是列宁说的,网上有是这样说的,是啊,不得不承认,从历史上留名的只有少数人就看出来了,这话完全是真理,不才也早就说过:历史历来书真理。

    爱因斯坦:一个人的价值,应该看他贡献什么,而不应当看他取得什么。

    曾经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偌大世界上只有三个人能理解,到如今不知又有多少人能真正理解的?可是又何曾能影响其价值的。反正咱也曾学过相对论,真不懂,只是分辨一些基本道理的能力还是有的。

    杜甫: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圣贤自古淡名利,屠呦呦教授可能不屑与尔争雄长吧?当然这里的尔可指部分媒体的报道与否等,也可指极少数“三有”科学家等。屠教授是没有博士学位、留洋背景和院士头衔的非常值得人尊敬的“三无科学家”。

    有人感叹:莫言与屠呦呦的诺贝尔奖金只够在北京买半个客厅的。我只想说司马迁说过:古者富贵而名磨灭,不可胜记,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

    《圣经》里还说: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导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有时与其得到成千上万个傻叉人的尊重,还不如得到一个牛叉人的尊重,因为很多傻叉一辈子好像都是为别人而活的,这种人的眼光都太过在意的话,自己其实也比这种人好不到哪里去。知名演员黄秋生曾说:苍蝇见到一堆屎,蜂拥而上,当有人行过时,苍蝇就很仇视对方,好像怕别人会抢屎,这是很可笑的。虽对他的屎之论不赞同,但苍蝇论还是很赞同的,瞎嚷嚷,不讨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