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7-10-15 20:31:20本章字数:4271字

    上帝:有时发现你还是很聪明的,有时又发现也很傻叉的,聪明难,糊涂更难,还是糊涂难,聪明更难,都得看你自己。《蜘蛛侠》里说过: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再想想老聃的辩证法。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曹操、耶稣皆是伟人,耶稣免不了受钉之苦,曹操觉都睡不好,弄出一出梦中好杀人,晚年中风头疼,华佗欲让其先饮麻沸散,再以利斧砍开脑袋,取出风涎,去掉病根,却被怀疑为为关羽报仇,借机谋杀他,于是命令左右将华佗收监拷问,致使一代神医屈死在狱中,同时也相当于自杀了。故需知其一,还得知其二,甚或其三、其四。

    铭:是啊,众人羡慕的那些众明星们,左一个右一个的去吸毒,后面的还是不长记性,他们有能力,有观众与自己的大爱,也积累了很多的影响力,可是怎么就看不到责任、损己、损名、损利等啊。他们也有聪明的地方,但也有我们这些普通人看不懂的傻叉之处。如何看得懂,他们曾经也做过禁毒大使,或是发表过如何远离毒品等金玉良言,就如很多贪官也发表过很多廉洁反腐的豪言壮语一般,最终还是做了自己某些思想与欲望的奴隶。

    上帝:再想想,你还想到了什么?或是学到了什么道理?

    铭:我不知看过了多少道理,记住了多少道理,领悟了多少道理?或是这号人物根本没法跟他讲道理,所以哪怕自己主动看过了一些书,可是这些书对我这号人物不过是对牛弹琴也说不好,所以我根本不知道的,至于我自以为所领悟的,还要想去对别人讲道理,我也不知道,会不会遇见这号人物同样也根本没法跟他讲道理的,谁知道呢?

    上帝:电影《英雄》中说:“剑法,其第一层境界,讲求人剑合一,剑就是人,人就是剑,手中寸草也是利器;其第二层境界,讲求手中无剑,剑在心中,虽赤手空拳,却能以剑气杀敌于百步之外;而剑法的最高境界,则是手中无剑,心中也无剑,是以大胸怀包容一切,那便是不杀,便是和平。”你又有何感想?

    铭:想到了老子与庄子。其实岂止剑法上“无”是最高境界,要将一切之“有”都能视若“无”才是一种生活的境界,这个“有”包括名誉、财富、地位等等的无数东西,无的时候虽然渴求有,但有的时候还似无,这样无论你有还是无都不会太为其所累的,也能活得更舒服一些,“有无相生”,生前无论拥有多少的东西,死后对你自己而言也终将都归于无。道理也如老聃所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上帝:有进步,感觉可更好一些?

    铭:知易行难,或是知难行更难,总算还多多少少有些领悟吧!要是很多事情都能如我所说的说到做到,那大概我也能成神了。

    上帝:再想想?

    铭:想毛啊,有完没完?

    上帝:不是我有完没完,而是我知道你还在思考着别的事。

    铭:只要还活着,思考肯定是没玩没了的,直到被死亡终结为止,或者死亡也终结不了,还会有人继续思考一些我曾思考过的问题,虽然我不知道他或者他们是谁,但我知道,偌大世界,肯定会有这样的人思考我这样的问题,就像我的灵魂的碎片终会融入他们的体魄中一般,哪怕我不知道了也没关系,因为也许灵魂是由很多小精灵(灵魂的碎片)组成的,人生前通过学习等不断地拼凑出自己整个的灵魂,而这被拼凑而来的组成整个灵魂的无数碎片则分别来自于那些生前已拼凑完自己灵魂的名人因仙去而灵魂分解而散落出来的精灵,就如自己死后灵魂也将变成很多精灵一般,自然生前拼凑的越大,死后散落得越多,正因为如此,很多时候我们才能在别人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或是共鸣点,正因她们都是源于相关或相似的灵魂碎片散落在了不同的人身上,世界上会有无数的各不相同的人,就是因为无数精灵有无数种排列与组合导致的,就是因为其无限组合排列甚至是轮回性,所以每一个拼凑出的灵魂都有其不可完全理解性的独特性,就如莎士比亚吧,留下了三十多部灵魂结晶的作品,后世者哪怕将其所有作品读了无数遍,哪怕背得滚瓜烂熟,同样也写不出与莎式风格媲美与匹敌的了,当然了像歌德等的已是另一种风格了,虽然他们的灵魂中有不少相同的灵魂碎片,但更多的是不同的灵魂碎片凝聚出的,已不是一种或延续或前缀或超越,而是一种或分支或另类或独特了,灵魂碎片与灵魂说着有点玄,但其实就像文字与作品的关系,一部优秀作品或是巨著中所有的文字我们似乎都认识,可是我们很多人却不能利用这些滚瓜烂熟的文字拼凑出一本属于自己的巨著,但是每一本被拼凑出的名著巨著背后却都实实在在的隐藏着一个或数个灵魂,有时就是一个成语或是新字等的背后都代表着一个灵魂。所以当然了这世界会有很多没有灵魂的人,无论如何自己是不想做一个没灵魂的行尸走肉般的人的。

    上帝:不错,你不说做人最高的境界是自由之境,现在又感觉如何?

    铭:自由,思想自由,灵魂自由,只有知道得越多才会感觉到越自由,可是知无涯,现在的我还早着啦,最起码需如祁克果所说:“寻找一个对我而言是真理的真理,寻找一个我愿意为它而活、为它而死的理念。”只能不断的追求了,要不还能咋办!

    上帝:身外之物,适度追求有益于身心健康,过度追求一切反而成为一切之奴隶,不可不知。

    铭:是啊,还好,思想与灵魂是身内的。

    上帝:不过都是身体的奴隶,没有了身体她们又归何处,追求自由,又何尝不会变为自由的奴隶,这一切都是欲望惹的祸。

    叔本华: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满足便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

    铭:似乎任何人都如此,天才也罢,凡人也罢。

    但丁:一样东西愈完美,愈感觉着愉快和痛苦。

    卢梭:一个人只要能够生活就感到满足的话,他就会生活的很愉快。我们愈不知道忍受,我们愈感到痛苦。

    辛弃疾:叹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

    铭:豪放派代表都曾这样叹人生,何况我辈,也还好,终究还有那一二如意之事,只要这十之八九换来那十之一二之时能自己对自己说一声值得甚或是很值得就够了。

    韩寒:我们听过无数的道理,却仍旧过不好这一生。

    铭:其实韩寒这话也就是代表普通的大多数人说的,其实没过好自己的一生,还是我们没搞明白某些道理罢了,只是我们蔑视了真理的同时也给真理蔑视了还不自知而已。所以他还有说:“历史只记得你的作品和荣誉,历史不会留下一事无成者的闲言碎语。”同时也还说明了很多道理其实也不是那么容易明白的,别以为知道一些闲言碎语就是道理了,有时各执一词,都他妈觉得我说的才是道理啊,其实都他妈没道理,殊不知道理有时就是一个循环怪圈,把多数人给困晕在里面了,也如所罗门王结一般,很多人都是解不开的,还是亚历山大牛叉,一刀就给劈开了,因为有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言,只有无视它或是毁灭它才是其道理,也正如有的后人正是在否定了或是打破了前人的理论等以后才创立自己的理论一般。所以有时可能讲道理难,讲人生就更难了。

    韩寒:我早就想通了,人们埋怨一成不变,但也埋怨居无定所,人们其实都无所谓,只是要给日子找点岔子而已,似乎只有违背现在的生活,才真正懂得了生活,生活就是一个婊子、一个戏子、一个你能想到的—切,你所有的比喻就往里面扔吧,你总是对的。因为生活太强大了,最强者总是懒得跟你反驳,甚至任你修饰,然后悄悄地把锅盖盖住。

    萨特:关于存在的问题是无法一次就回答清楚的。所谓哲学问题的定义就是每一个世代,甚至每一个人,都必须要一再的问自己的一些问题。

    铭:问去问来,总得不到一个满意的答案,因为无数的人无数的回答往里面扔也都是可以的,生活了太强大了,强大得一个答案就如一滴水滴入大海一般涟漪都不会起的,这就是生活或者说活着或是存在,没办法。生活太强大,不是我们生活生活,而是生活生活了无数的我们,而自己那么渺小,人再怎么多,朋友还真没几个,如何不寂寞啊,寂寞得只能跟书作朋友了,寂寞得只能自己跟自己做朋友了。

    上帝:人类发现的自己的潜在不过冰山一角,人活得越久,发现的自己越多,思考得越多,貌似越来越开阔了,其实只会越来越自我,越来越封闭,越来越寂寞。你还早着啦,后面有的是孤独,或者是孤高,所以古代不知有多少名人长叹知音难求!

    铭:大概越牛叉的人越容易感到曲高和寡吧。

    上帝:实际上这世界上真正最寂寞的是我,我还没说寂寞啦,有什么好寂寞的,对着镜子照一照,笑一笑,自言自语,还会有什么好寂寞的!?

    铭:是啊,撒泡尿都还能照一照的,有什么好寂寞的!得学学达摩,面壁十年又有何寂寥,何况……

    李仙:《独坐敬亭山》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 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铭:积蓄本少已散尽,爱如彩虹在天边。

    对镜相看两不厌,唯有苦笑镜中人。

    一忆曾读李白诗,还感同寂杜甫情。

    忘却今朝求独醉,三日醒后换新人。

    上帝:康熙有言:“读书能令古今人隔千百年觌面共语,能使天下士隔千万里携手谈心,成人功名,佐人事业,开人识见,为人凭据。”那么多书,总能找到安慰的。

    铭:还记得《倚天屠龙记》中张三丰教张无忌太极剑法的那一段话:

    “无忌,我教你的还记得多少?”

    “回太师傅,我只记得一大半”

    “那,现在呢?”

    “已经剩下一小半了”

    “那,现在呢?”

    “我已经把所有的全忘记了!”

    “好,你可以上了……”

    现在的自己不知记住了多少,忘记了多少,还是有多少融入到了自己灵魂中,根本不知道的了。

    上帝:那我再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成家与立业,只能选一个,你选哪一个?

    铭:这不是两个事情,成家立业这就是一个事情,如果非要说成是两个事情,那我也两个都要。

    上帝: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不可耍赖。

    铭:或许生与义不可兼得,但鱼与熊掌肯定可以兼得的。

    上帝:太贪心了,搞不好两者都不可得,有时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铭:贪心个毛,这是活着的基本意义好不好,就算是贪心也好,那也比害怕失望、绝望而放弃希望的好,不怀希望,真不知我和行尸走肉有啥区别的。当然了希望应该是希望,发现有的人一辈子的希望就是买彩票中奖,这不叫希望,这是奢望,希望当然不能是奢望。

    周星驰:做人如果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分别。

    铭:有了梦想,哪怕还是咸鱼,也是能翻身的咸鱼。

    上帝:那裴多菲的: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你可赞同?

    铭:当然赞同。

    上帝:那你还是只能选一样的。

    铭:房,我所欲也,老婆(爱),我所欲也,两者一定不可兼得,舍房而娶老婆(爱)也,爱,我所欲也,自由,我所欲也,两者一定不可得兼,取自由而舍爱也。至于成家立业,在很多人身上都上演了两全其美的故事,我当然也要两者或是数者兼得的,欲兼得而实在不可得的时候才进一步做取舍。

    上帝:不错。

    铭:大概一生做好成家立业这一件事就够了。

    余华《活着》: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

    铭:可若是活着只为活着本身而活着未免太悲剧,初始时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然后再为一些身外事活着,并且让这些身外事中的一些融合为自己活着的本身,最终又为活着本身而活着,并最后了无牵挂的死去,想来一生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上帝:还有什么别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