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7-10-15 20:37:58本章字数:4679字

    现在,对于爱情之旅也不想预感了,也不想无聊的幻想(包括我的《爱之逆袭》)了,免得头疼,因为还记得上一次头疼:是该结束了,好像有某种预感一般,这一刻,再浏览她资料她也已经找到意中人了——默默的祝福她吧!更要祝福我自己!估计要失眠了,这不知是第多少次因为你而欲哭无泪,还记得有一次是看见你状态正在约会中,无数次是因为真的很想你,而这一次希望为你流下第一滴泪也是最后一滴泪吧,为这段感情烙上休止符的纪念——要忘怀我第一个为之流泪的女生了,不会再流泪了!甚至一度虚幻的感觉,我抛弃了这个世界,或者说这个世界抛弃了我更恰当些,使我坠入了黑暗与无尽的深渊中,万念俱灰般的感觉。可是虽然你不喜欢我,终究这世界还是爱我的,很快地把我吸回了现实世界中。可能已经有了前面的铺垫,失眠也就约一小时,还是很快入睡了,半夜醒了,想梦见你,可是很快又进入了没有梦见你也没有梦见任何事(或者梦见了什么而我不记得了)的睡眠中。也是,我从来就没有得到过你,也就谈不上失去你了,只是失去了希望?罢了,从来都就那么一点点与绝望无多大差异的希望,失去也罢,不失去也罢。遇见了就遇见了,认准了就是认准了。总之: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后天重获一个崭新的自己,外天意外惊喜,大外天无限可能。正如在辞职期间,自己感觉自己变胖了,可是有两个朋友却说自己变瘦了,自己去一称,变重了百分之十几,自己都不相信,再一称,原来是真的,还好在可接受范围内,这些都是意外惊喜。包括精神上的自己甚至难以感觉出来的等未来都还会有很多。

    但丁为贝阿特丽切写了《新生》与《神曲》,我呢?为她她她写了《情书之纪念那些年追或没追过的女孩》再加百分之多少(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多少)为她或她的《活着》,巨著谁敢比拟,或者都不是为她们的都是为了自己而已,只是也如堂吉诃德所幻想的女神杜尔西内亚一般,她或者她们都从不同程度上给了我力量一般。

    《新生》百度百科:“在这个世界上有且仅有一人,对你而言,她(他)是完美的,而且仅对你而言是完美的。也就是说,任何一个人,都有其完美的对象,而且只有一个。”

    但丁从九岁开始就爱上了贝阿特丽切,直到十六年后她的去世。对于普通人如我辈,约九岁喜欢的姑娘早不喜欢了,期间还不知道喜欢了多少个姑娘。哪怕贝阿特丽切嫁给了别人,依然是但丁心中的圣女,还在《神曲》中不朽了,但丁岂止爱了她十六年,简直爱了她整个历史,虽然在爱着她期间但丁也结婚生子了。只是不知道他老婆知情否?不知又会作何感想的?

    只是搞不好女神都是幻想出来的,正如《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盖茨比所幻想的黛茜一般,其实这世间根本就没有女神,如缪斯一般,只是神话传说!

    话说一个十岁小女孩的话也很让我印象深刻的。

    留着胡子的铭:你猜我多大了?

    女孩:三十多了。

    铭:不止吧。

    女孩:那四十,四十三,最多四十三了。

    铭大笑着:嗯,是四十三了。那我们几个人中我最大了。

    女孩:不是,他比你大。

    铭:他没有四十三。

    女孩:那你也没有。

    是啊,四十三,一般的话,小孩都应该比她大了,回到家里,好几个弟弟的小孩都得叫我伯伯了,有时亲朋等也总询问自己的工资,怕有XX多了,自己也总是不好意思的说哪有那么高的,确实自己也是该加油了,不能总让他们高估自己,而该让他们低估自己才对。毕竟一个人是可以臭美:“胸藏文墨怀若谷”,“腹有诗书气自华”。可是成家,不是一个人的事,孤掌难鸣,这会是成家之作吗?谁知道,看着不少很早就到外面混的老乡都携家带口自驾回家了,自己这个榜样不竖好,以后自己用什么脸去教我的侄儿侄女们等好好学习啊!不被他们或别人反讽才怪啦,因为本身农村挣点钱真就不容易,假如读书也如赌博一般,何不直接去赌博的,也难怪农村里小赌成风,学习氛围一点也不成风。

    春节回家有感

    一票难求迟还家,奔驰拉风是可豪。

    脑中不羞囊中空,囊中不涩脑中空。

    犹叹我非好榜样,但恐他者废读书。

    宜将四海认家乡,不可猴冠学霸王。

    有时一个人成就一句名言或是颠覆一句名言似乎都能不朽,沐猴而冠中的韩生与项羽皆是如此。只是俗话还说: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而楚霸王似乎同时也霸道地颠覆了这话。

    俗话也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只是不知道不拘小节能不能成大事的?毕竟欲成大事而让时间精力都给小事吃了,还怎么成其大事。

    上帝:废话那么多,收获有多少,不寂寞了?

    铭:以朋友解寂寞,独处的时候偏多;以老婆,总有同床异梦的时候;以理解,总有不被理解的时候;以金钱,欲望总有不足的时候;以知识,浮士德也有想自杀的时候;以快乐,总有没人分享的时候;以……

    上帝:有信仰的人永远都不会寂寞,因为上帝一直在他的心里。

    铭:信什么?我信耶稣,神又不待见我;我信佛教,胃与老二还不同意啦;我信儒家,那道家呢;我信真,那善呢,美呢;我信……我都信,还不如都不信呢!?

    上帝:你的偶像中,老庄是最不寂寞的了,他们也是信“道”的,是不……

    铭:嗯……不管信什么,只要找到自己心中的信仰、坚持就能排解无尽的寂寞吗?

    上帝:找到一种就像亚里士多德我爱我的老师,但我更爱真理一般的爱的信仰,真理也是道,道也是真理。

    铭:“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李白还得通过酒,有时信仰似乎就是一种自欺欺人的精神胜利法而已?而我呢?搞不好想信还没得信呢。

    上帝:我换用一种最简单的方式告诉你:爱是最能排解寂寞的,不管你爱什么,美女、才女、知识、金钱、自由等哪怕是明星等等,只要别陷入自我迷失、自我奴隶中,都是无可厚非的。其实爱也是一种信仰。

    铭:是啊,二十多年了,没恋爱过,可我还是一直信仰着真爱。

    一长辈说:你弟兄几个这回出去带不着媳妇回来,就别回来了,回来我也给你们踢回去。

    虽说他带有几分醉意,但是说得还是很有道理的,很多年前自己就想拿出混不出点出息就别回家的狠劲——“少小离家老大回”,可是自己对自己狠是无所谓的,如若同时也伤害到至亲还是过分了,所以从来都只是想想而已。

    又看见新闻上一城市女生一跟农村男友一回老家,有被震撼到,马上就选择了分手(后附:据说该新闻是假的,但是没被报道的类似的的新闻多的是,这跟没房没车什么的恋爱都不谈或是分手也没什么本质区别。)。自己早已见怪不怪了,倒也没啥震撼的了,反正这种人多了,只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还动不动就自豪的侮辱文化的人,若遇见自己都不稀得搭理的,因为有时自己要去改变一个愚蠢的人的思想,最终只会证明自己其实比他(她)还愚蠢罢了。

    早就想过自己在外面带一女生回来的话会不也上演这一出?只是一直都没机会在自己身上证实。也罢,大概老天是想让我多寂寞一久,晚点寻得真爱并好好珍惜。反正结婚不是找一个发泄生理欲望或是传宗接代的“工具”。

    当然了这都不是因为自己对那些丈母娘或是女生的诸多或是诸少要求有多大非议。一直都觉得娶妻花多少钱都是应该的,真爱无价,但也非买卖,有个度就好。说得漂亮谁不会,反正没钱说什么都行?不知未来丈母娘礼金能等等不能赊账的?一说这话,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无耻,如此不堪,如能能忍心让一黄花大闺女陪自己受罪的?我会不会如此不重要,但是广大屌丝男中总有真爱上白富美的,所以……所以(此处省略多字,前面有说,不再赘述)。若真能赊账的话,丈母娘的要求先欠着,一日为妻,终身为妻,哪怕离婚(当然了不是骗婚后而离婚)了,当初的承诺依然还要继续兑现的。俗话说大丈夫何患无妻,离婚也是因为自己这个丈夫没做好算不得大丈夫,净身出户也好,还是负身(负债)出户也好,就当交学费了,以后再继续作好这个人,这个大丈夫。毕竟人生一辈子,简单也好,复杂也好,其实就“做人”两个字,最好的,人中之神,非常好的,人中龙凤,次之,人才——大丈夫好女子等,再次之,普通人,再差了,半兽人——时而为人,时而为禽,再再差了,人中禽兽,人中猪狗,再再再差了,禽兽不如。不过话说回来有一种爱的不是最好方式也是接近最好也可能是最持久的方式是不断的付出并让对方一直有一种想回报你可是却一直回报不完的适当的亏欠与内疚感,当然了也得看情况也不能付出得太过头了,要不只能自伤,毕竟有恩不忘还能图报的好人其实也并不是那么多的,这个情况拿捏得准的话,你让他亏欠你得越多,他越会为你这个知己者死,只是这种人很少,正如豫让所说的国士报之。

    又得离家了,不知是长不大还是怎么着的!?已回家离家无数次,每次离家都有一种小孩子断奶的感觉,即使有时看见乱七八糟的一切,自己都忍不住挺讨厌家乡的,或许是讨厌自己吧,不能改变家里什么(不过这个可能是暂时的),更不能改变家乡什么。

    爱情,一直在寻找,一直没找到;金钱,一直在无视,一直看不透;理想,一直在追求,一直不理想;名利,一直在淡泊,一直没淡泊;欲望,一直在寡欲,一直没寡欲…...是啊,一切的一切,那就一直……一直……就对了。正如爱因斯坦所说:人生就像骑单车,想保持平衡就得往前走。是啊,不管成败得失、有无取舍等等的关键都在不断向前看并找到一个平衡点。这个平衡点或许也是一种中庸之道吧。往大了说就是孔子所说的中庸之至德。也有点像道家所提倡的效法天地自然无为(庄子有言:天无为以之清,地无为以之宁,故两无为相合,万物皆化。芒乎芴乎,而无从出乎!芴乎芒乎,而无有象乎,万物职职,皆从无为殖。故曰:天地无为也而无不为也,人也孰能得无为哉!)以免矫枉过正,可实际上哪怕就是人类没破坏自然环境,也会有天地之大灾变,也就是天地也有不中庸的时候,何况人乎,《周易》中也有言: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不管天地人物等最终也只能是永远都在变化中寻求中庸之平衡,而平衡与不平衡永远都如孟子所说的:物之不齐,物之情也。所以对于万事万物中之某些事物人类永远都会有不平衡之感,也永远都在寻求平衡之道,可是《理想国》可能永远都是理想国,谁心中没有一个理想国、理想家或是理想的那啥啥的也永远都只是理想,追求也不能过犹不及,否则落得个《浮士德》中欧福良的下场。这个平衡点或许也如体重等的平衡一般,我就希望这个体重范围,变胖或是变瘦了了,只要自己对自己狠或是好一点,很多美女是可以如克里斯蒂安贝尔一般动辄增肥或是减肥数十斤的,可是小的时候想长大却长得太慢了,大了想慢慢变老却老得太快了的这种平衡却是不受控的,类似的生老病死等等的平衡问题还有无数个。一定范围的压力是动力,不平衡超出了范围就变成了阻力、破坏力了,哪怕就是世界上最牛叉、最刚强的钢,给它一定范围内的压力,它或多或少都要变形的,而且还能恢复原样,材料力学专业术语叫“弹性变形”,可是一旦超出了许可值,就“塑性变形”变不回去了,且力大到一定程度,还能如烂泥一般被压一个稀巴烂。何况是人啊,超出了能接受的范围,瞬间变魔鬼是正常的,只是这个范围因人而异,正如不同材料的“弹性模量”差异也很大一般,所以中庸之道,平衡之道不得不谓至德,正如前面也有提到:在一定恶劣条件下,所有人都是魔鬼,反之,在一定良好条件下,所有人都是天使。正所谓人心叵测,就是因为平衡点各不相同还因时而异,谁能讲得清楚呢?无数的问题都会难以找到答案或是找着无数个答案,也如没有答案一般。所以莎翁提出了一个问题,同也是千古名言的: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这个问题无论你是谁都会考虑的,只要你活着就会考虑活着的问题,所以不管怎么说你都会考虑前半个问题,至于后半个,有的人可能考虑得较少,但是只是早点或晚点,临死或是临死前的你也肯定还是会考虑的,只是可能你还不知道莎翁说了那么一句千古名言。)同时也给出了一个答案。而歌德又给出了一种浮士德精神的回答,但同时又提出了一个浮士德难题。而我们要作一个简单的回答容易,但要作一个好的或是很好很好的回答,那太难了,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