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心

    更新时间:2017-09-25 07:36:20本章字数:1969字

    手术后的晓月除了心情有些抑郁,其他一切正常。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她给父母撒了个谎,她告诉父母自己在外旅游,不要担心自己。父母也就信以为真,没有在多问。

    接下来的日子,秋馨每天都陪着她,跟晓月住一个病房。早上早早的起床,到楼下给晓月带点粥,带点水饺,亲自喂她,就像对待自己的弟弟妹妹一样。晚上等晓月合上眼睛以后,自己才敢休息。

    这一切晓月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时间久了,也许她确实也意识到了,自己不能一直这样沉沦下去,以后的路自己还是好好的走下去,况且现在有这么好的一个姐妹陪着她,她自己也感到很知足,没有奢求太多。所以,以前的事情也就慢慢地淡忘了,不会有事没事的就想他,也不会有事没事就伤心,因为她已经很明确自己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手术一周后,晓月的身体恢复的很好,脸色有了些光泽,脸上也都有了笑容,每天会和查房的护士聊上一会,并不时会发出咯咯的笑声,看起来她真的在慢慢恢复。

    为了让晓月有一个更好的休息环境,一周后,秋馨给晓月办理了出院手术。在离开医院的时候,晓月停了下来,眼角有丝丝的泪水,她深深地朝医院的正门鞠了一个躬,显得很虔诚。这个时候的她肯定很伤心,肯定很忧郁。这个地方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来,就像一个坟墓一样,埋葬着她对于孩子的亏欠。

    “秋馨,我们以后还有没有机会来?”晓月变得有些哽咽。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也许这才是对你的最佳选择。”

    晓月靠在了秋馨的肩头,泪如雨下。

    她真的很舍不得离开,她真的很无奈,她真的心很软。

    秋馨什么也没有说,拍了拍晓月的后背,便拉着晓月上了车,晓月有些挣扎,满是不舍,趴着窗子一直看着,直到医院在我们的视野里消失,她已经哭得跟个泪人似的,如果有下一次的话,她应该再也不会将自己的孩子亲手送上断头台了吧。

    汽车穿过山林,爬过高山,走过厚厚的草地,留下了一道道的深深地痕迹,最后停留在了斜斜的丘陵上。

    这里绿草如因,这里花枝招展,这里美如画卷,这里犹如仙境,这里曾让无数人流连忘返,这里曾让人如痴如醉。

    这里有绿的草,蓝的天,白的云。这里有巍峨的高山,这里有潺潺的流水,这里有沁人心脾的空气,这里有让你陶醉其中的花香。

    这里的一切都让人怀念,都让人不舍。

    这里是秋馨的家乡,那个曾经就剩下十几户人家的家乡,那个曾经父亲依依不舍的家乡。

    小时候秋馨总是会陪着小伙伴在山间一起嬉戏,一起玩耍,一起打闹,一起看谁跑得快,一起攀爬;一起躺在草地上,看着蓝天,幻想自己的未来;一起溪水旁边戏水,最后搞的每个人身上都湿漉漉的。而如今,这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小伙伴都不见了踪影,昔日的幻想也都幻化成了泡影,留下的,只是两行清泪,一脸眉头。

    “秋馨,你怎么哭了?”晓月从伤心中慢慢地醒了过来,“这是那里?”

    “这是我的家乡,生我养我的地方。”秋馨若有所思,长长叹了一口气,“虽然人少了些,但风景依然是那么的秀美。”

    晓月点了点头,一脸迷惑,“你怎么带我到这里来了?”

    “这段时间你都呆着医院,发生的事情比较多,就顺道带你来了看看,放松一下心情,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晓月甜心的笑了。挽着秋馨的胳膊,就像个小媳妇。脑袋靠在了秋馨的肩膀上,圆圆的花边帽子,折出了一道弯沟,褐色的墨镜,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一丝丝亮光。地上的影子紧紧地靠在了一起,甚是甜蜜,好像这才是情侣之间真正的感觉。

    “走吧,带你到我们曾经生我养我的地方转转。”

    秋馨抬起右手扶了扶墨镜,略显伤感。也许对于她来说,眼前的这一切,就像一把把钥匙,每走一步,就会踏出一个脚印,每过一处都会勾起一段回忆。一片片的树叶,一圈圈的年轮,一颗颗石子,都会触动她内心的那根弦,弹奏出一段段伤心事。尽管这一切她都清楚,都明白,但是她还是要来,她只想晓月可以快速恢复,回到往日那个叱咤风云晓月,回到那个无所不能的晓月,回到那个无所不为的晓月而已。

    对于这一切晓月心如明镜,她紧紧地贴着秋馨,寸步不离。在阳光的照耀下,她们俩融合在了一起,一个影子,四只手,四只脚,形影不离。

    此刻,没有会人知道她们的过去,也不会有人清楚她们的未来,她们只是彼此相顾;

    在这个山清水秀的世界,不会有喧嚣,不会有打扰,有的只是鸟语,花香,她们徜徉在微风的怀抱里,陶醉在迷人的景色里,静听鸟的叫声,花的语言,一起都显得顺其自然。

    她们相互扶持。

    她们相互关心。

    她们很清楚彼此内心的真实想法,她们很清楚彼此目前的处境,她们相互取暖,她们相互鼓励,她们只是想让彼此过得更好一些。

    所以,她们要比常人更加努力,她们要比常人更加用心,她们要不断的突破自己,她们要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痛哭,她们要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挫折,她们需要不断的去挑战自己。

    她们就像青春里的一面红旗,一面在空中飘动的红旗,在不停地抒写着她们自己的青春。

    她们就像含苞待放的花蕾,要鼓足了紧才能突破最后的束缚。

    俗话说,春蚕只有破茧才能成蝶,百花只有齐开才能绽放,秋馨是这样,晓月是这样。